第2201章 狙击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01章 狙击战

    天亮了,徐锐他们几个已经回到了要塞。



    吃了亏的鬼子特战师团也撤回到了山下。



    这时候,狼牙大队主力却悄悄的出动了。



    风向西北,风速,骆驼取出一根枯草,根据草的摆动不断计算着,手中的莫辛纳干狙击步枪已瞄准了远方。



    四倍的瞄准镜内,一个鬼子少尉正在战壕内慢慢的走动。



    骆驼将棉衣反穿,外面再罩一件带有兜帽的雪白色披风,完全与雪原融为了一体,就算是走到离他十米之内,只怕也很难发现。



    此时的骆驼已锁定了目标,一抹微笑浮现在他的唇角上,手指缓缓的扣下了扳机。



    “啪!”加装了消音器的莫辛纳干步枪发出一声轻微而又低沉的响声,一秒钟后,山下那个日军少尉便颓然倒在地上,后脑的半个头盖骨都飞出去,被子弹搅成一团的白色的脑浆与鲜血混在一起喷得满地都是。



    “第十一个!”骆驼将一枚黄豆放进了玻璃瓶里,只半天的时间,骆驼已击杀了十一个鬼子,其中有六名军官,两名士官以及三名士兵,骆驼正在与山鸡进行一次比赛,每射杀一个目标,就会向玻璃瓶里放一粒黄豆以做记录。



    打完了一枪,骆驼穿上木板制成的滑雪板迅速转移,进入了下一处狙击阵地中,这是骆驼成为狙击手后养成的习惯,绝不在同一地方开第二枪,很多时候,一个狙击手能够活多长时间,就是由一个个细节所决定的,而骆驼无疑将细节做到了极致。



    见少尉被打死,山下的鬼子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很多人立即趴到了地上,以原木为掩体,四下胡乱射击。



    骆驼迅速进入到下一个狙击位。



    片刻后,骆驼再次发现了目标。



    一个鬼子将半个脑袋伸出了圆木,往四下里张望,一丝笑意浮现在骆驼的嘴角,稍稍瞄准后又是啪的一枪,弹头被挫成了十字形的达姆弹又一次一枪爆头,骆驼将又一粒黄豆放进了瓶子里,再一次迅速的转移阵地。



    潜伏在不远处的又鸡正好看到这一幕。



    “妈的,骆驼这家伙的枪法虽然比老子差了一点,但是这样子下去可不行,没准老子真会输掉比赛!”山鸡将一粒炒黄豆放里嘴里嚼了两下,又含糊的道,“老子可不想给这头骆驼洗一个月的臭袜子,那会熏死人的。”



    于是乎,山鸡一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叭!瞄准镜视野中的那个小鬼子倒在了血泊中。



    一枪毙命!山鸡嘿嘿一笑,不过他并没有如骆驼一样每打一枪就换一个狙击点,山鸡甚至还把消声器也也拆卸了下来,清脆的枪声响彻林海。



    这声枪声立即引来了一个小队的鬼子,约有五十多人,这些鬼子一边开枪一边向着山鸡所埋伏的地点冲过来。相倾以墨



    山鸡依旧是一动不动,啪啪啪连开三枪,干掉三个鬼子,然后从藏身点跳起身,踏着滑雪板滑向了远处。



    日军没有滑雪板,在齐膝的大雪中不断艰难的向前行进着,这时山鸡却回过头来,藏在了一块大石的后面,开始用枪给日军不断的点名,每一枪都能干掉一个鬼子,二十分钟后,一个小队五十四名鬼子一个不差,全都倒在了雪中。



    山鸡嘿嘿一笑,踏着滑雪板去寻找下一拨目标。



    五家山要塞附近,一百多名狼牙就如同一百多柄尖刀,不断从鬼子身上将肉一点点的剔下来,只一个上午,一百多名狼牙就干掉了上千的鬼子。



    “纳尼?”一上午就损失了一千多人?这可是整整一个大队的兵力啊!山下奉文与小林浅三郎又惊又怒,他们没有想到,才消停了一天,狼牙竟然又在大白天出来祸害人了,而且还人自为战,打死了这么多的日军士兵。



    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封锁珲春岭了啊?



    “八嘎!这些狼牙可真是难对付啊!”山下奉文只觉头皮有些发麻,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狼牙这般难缠的对手,山下奉文第一次有了麻爪的感觉,那种被别人掌控在手中的感觉真的很让人难受。



    “小林君,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解除狼牙的威胁?”山下奉文问道。



    小林浅三郎的嘴角现出一抹苦笑,口中说道:“将军,恐怕,我们只能用狙击手来反制狼牙的狙击手。”



    山下奉文一听小林浅三郎这话用力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



    “可恶的狼牙,可恶的徐锐,以为这样就能逼迫皇军撤出珲春岭吗?做梦!”山下奉文怒吼了一声。



    “命令,所有人加强戒备,只要遇到可疑人等,立即格杀勿论!各部立即挑选狙击手掩护大部队修建工事。”



    “哈依!”小林浅三郎应了一声,小林浅三郎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己方的狙击手根本不是狼牙的对手,但是,却也是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阻止更大的损失,只是这些狙击手又能够有多少人活下来呢?



    不得不说,小林浅三郎的主意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的,日军挑选了几千名狙击手倾巢而出,与狼牙进行了一场猎杀与反猎杀大战。



    骆驼此时潜伏在了一株大松树的阴影下,再一次锁定了一名鬼子,啪的一声枪响,骆驼一枪击毙了这个鬼子,就在骆驼起身就离开的时候,一丝危险的气息笼罩了过来,骆驼头一偏,一枚子弹擦着骆驼的脸呼啸而过。



    骆驼第一时间趴到了地上,鲜血从他的脸上不断的滴落,骆驼却浑然不觉,目光不断扫射着远处,可是却没有发现日军的踪迹。



    藏的好隐蔽,骆驼知道,自己一定是遇到了日军经过专门训练的狙击手了,自己已失了先机,被对方锁定,这下子可麻烦了。



    骆驼不敢抬头,他知道,只要一抬头,自己就有被鬼子狙击手爆头的危险,一咬牙,骆驼用枪挑起自己的背包,下一刻,背包直接被打穿,不过利用这个机会,骆驼终于发现了敌方狙击手的位置,那是一棵红松树的阴影里,鬼子狙击手枪口喷出的火焰极为刺眼,不过那鬼子很警觉,一见中计,心知不妙,立即躲到了红松的后面。重回彼岸



    骆驼微微一笑,莫辛纳干的枪口对准了红松啪的就是一枪,这红松是一株上百年的老松,需要两人才能合抱,络驼这一枪只在树上留下了一个孔洞,但并没有打穿。



    骆驼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击发,连续三枪之后,子弹终于穿透了树洞,高速旋转的达姆弹正中鬼子狙击手的额头,鬼子狙击手连一声也没有吭,直接倒了下去。



    骆驼松了一口气,刚要离开,下一刻,他的心头一跳,因为他发现,在那大树的旁边,竟然有一抹黝光一闪而逝。



    骆驼知道,那一定是日军潜伏狙击手瞄准镜的反光,他不由大吃一惊,想不到鬼子的狙击手竟然不止一个,骆驼又伏了下去,再一次观察起来。



    终于,他再一次捕捉到那一抹黝光,骆驼取出小镜子,迎着阳光对着远处鬼子狙击手潜伏的位置一照,鬼子狙击手下意识用手一挡,心知不妙。



    下一霎那,两个人几乎同时出枪并开枪,不过,鬼子狙击手被骆驼的镜子一照,只觉一阵刺眼,视觉受到影响,只能凭着感觉开枪,所以准头偏了那么一丝,而骆驼的子弹却准确的击中了鬼子狙击手的脸,直接从眼睛射入,从后脑穿了出来。



    呼!



    骆驼长出了一口气,将两粒黄豆放进了玻璃瓶里。



    “三十个。”骆驼心里默默数着,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骆驼再一次转移向下一个狙击点……



    自从日军与苏联红军开战之后,日军开始重视狙击手的作用,尤其远东方面军,在各个师团配备了大量的狙击手。



    然而,日军这些所谓的狙击手,不过是神枪手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而已,与后世真正意义上的狙击手差得太多,与狼牙的这些接受过严格狙击训练的特种兵比起来,更是差得太远,所以真正打起来,这些狙击手完全被狼牙大队的特种兵们压制。



    第七军前线指挥部,山下奉文手中拿着搪瓷杯,不断将茶水一口口抿进嘴里。



    “小林君,尝尝龙井茶,这可是支那人的好东西啊。”山下奉文说道,到中国久了,他也渐渐沾染上了中国人喜爱喝茶的习惯,每逢大战,山下奉文总是爱喝一杯普洱以使自己镇定下来,茶叶同时还有提神的效果,使山下奉文可以何持清醒的头脑。



    而龙井的味道比较淡,与日本人平常爱喝的煎茶味道很相像,更重要的是,山下奉文对茶道有所研究,所以喜欢自己泡茶来喝。



    小林浅三郎摇了摇头,与山下奉文比起来,在西方留学过的小林浅三郎更喜欢咖啡的味道,只是这时,小林浅三郎却没有心思喝咖啡,根据刚刚传来的消息,在派出了狙击手与狼牙对攻之后,只两个小时的时间,日军已损失了四十七个狙击手,这些狙击手可都是日军的精英啊,每一个都是宝贝,就这样被消耗,小林浅三郎的心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