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2章 井上的抉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02章 井上的抉择

狙击手在鬼子任何部队中都是王牌,培养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鬼子的师团中,狙击手都是宝贝一样的存在,可是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中,鬼子就有四十七名狙击手被击毙,这样的损失是鬼子所无法承受的,小林浅三郎的心在滴血。

  咬了咬牙,小林浅三郎说道:“将军,再这么打下去,用不了两天,我们几个主力师团的狙击手就会损失殆尽,要是这样的话,皇军主力师团的战斗力将会大大下降,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马上把剩下的狙击手撤回来吧。”

  山下奉文的脸一沉,口中说道:“小林君,想出用狙击手对付狼牙的是你,现在提议撤出狙击手的人又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将军,是我低估了狼牙的作战能力,我们的狙击手与狼牙之间的差距过于巨大,他们根本就是送死,请将军处罚我吧。”小林浅三郎低头说道。

  “处罚你有什么用?那么多优秀的狙击手已经战死了,而且他们还在继续损失,必须想出一个办法来遏制狼牙,用火攻,用毒气,只要能有用都可以!”山下奉文说道。

  “将军阁下,现在是冬天,到处是雪,火攻根本没有一丝的作用,至于毒气,风向是吹向我们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施放了毒气,狼牙与抗联新一团不会有事,中毒的反而会是我们。”小林浅三郎无可奈何的说。

  “嗯。”山下奉文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搪瓷茶杯放了下去,口中说道:“那就把狙击手撤下来,不过也不能这么便宜了狼牙,让他们对我军不间断的冷枪杀伤,命令炮兵部队,每隔十五分钟对五家山可疑位置进行炮击,一定要打乱狼牙的节奏。”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我这就去办。”小林浅三郎点了点头说道。

  夜色如墨,狼牙大队持续了一天的冷枪终于终束了,然而对于鬼子特战师团来说,噩梦才刚刚开始。

  为了防止狼牙的夜袭,特战师团再一次出动,特战师团一共有两个联队,其中特战第二联队已经全员玉碎后再一次补齐,共计35个中队,3500人,经过这几天的消耗,特战师团已由缩减到不足三千人,此时特战师团的特种兵们分布于封锁线前的林海雪原中,防止狼牙大队的偷袭。

  由于昨天晚上有一百多人被杀,所以今天晚上,特战师团的士兵格外谨慎,为了防止意外,他们采用了四个一小组的模式,如果一人被杀,相距不远的另外三个人就会发出讯号,对来犯的狼牙给以打击。

  不得不说,三浦贵之与角田旭的办法还是可行的,但是再好的办法也要人来执行,当敌对的双方实力差距悬殊时,再好的战术也只能成为无用的摆设,现在的特战师团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

  虽然加强了戒备,然而在徐锐、冷铁锋、地瓜和李蛋的四人组不断的进攻下,还是不时有鬼子特战队员被杀,当然,由于加强了戒备与防范,今天徐锐四人行动时的阻碍增加了许多。名门隐婚:前夫,别乱来

  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紧紧的跟随着徐锐,如同两个幽灵一般,然而,她们却并没有出手,只是冷眼旁观看着徐锐不断杀死一个个的鬼子特种兵。

  徐锐心中暗想,如果让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加入进来,一定可以大大提升作战效率,因为井上千代子是一个传说中的影忍者,也许井上千代子的武技不如徐锐,但是论起杀人的速度与技巧,绝对要比自己强的多,一整天,徐锐就想着如何将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卷进这场杀戮之中。

  不远处,一个鬼子特种兵身上披着伪装,伏在雪地里,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一丝的异常,就在这时,这个鬼子特种兵发现远处有一个人影窜了过来,鬼子特种兵大惊,举枪就要瞄准,可是那人影根本就不给他瞄准的机会,一瞬间已到了鬼子特种兵的身前,匕首一下子割开了鬼子特种兵的咽喉,鬼子特种兵用手抓着喉咙,血水顺着他的手指缝不断的向外溢出,喉咙间发出古怪的声音。

  声音虽小,但却将四周的四个鬼子特种兵警觉了起来,四个鬼子特种兵同时向着徐锐三人悄悄围了过来。

  这时,一个鬼子特种兵已摸了上来,下一刻,一只大手却担住他的后颈,那鬼子特种兵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扔了出去,在空中,他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正站在他的前面。

  鬼子特种兵知道,这里除了他们就是狼牙的人,很显然,这个女人必然是狼牙,于是毫不犹豫的取出匕首向着那白衣女人刺下去。

  黑暗中,井上千代子发现一个物体向自己飞来,下意识的,一支手里剑飞了出去,正中那鬼子特种兵的胸口。

  鬼子特种兵惨叫一声从空中坠落,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当井上千代子听到那黑影发出的惨叫声心中就知坏了,自己中了徐锐的计,杀了日本人,当下就想退走,可是听到鬼子特种兵临死前发现的声音,周围的几个鬼子同时杀向了井上千代子。

  这几个鬼子特种兵配合很是默契,完全封死了井上千代子退走的路线,手持着军用匕首向着井上千代子杀了过来。

  当看到那寒光四射的匕首向自己刺来之时,井上千代子就知道,今天要是不动手,自己怕是走不了了。

  当下井上千代子如鬼魅一样的身影一闪,已掐住了第一个特种兵的咽喉,心中正犹豫着要不要下死手,身后与身侧,两柄匕首同时刺到,井上千代子扔下了手中的那个特种兵,闪过了两人的合力一击,那落地的特种兵立即从腰间取出南部手枪,瞄向了井上千代子,下一刻,他只觉眼前一花,一枚忍者镖已刺中了他的咽喉,出手的正是朝比奈舞。

  “为什么要杀他?”井上千代子一边后退一边喝斥道。

  “我要不杀他,他是会开枪袭击你的。”朝比奈舞说道。
夫人画风有毒
  井上千代子长叹一声,他知道,朝比奈舞是为了救自己而杀了日本人,她的身上沾了血,与自己沾血又有什么区别呢?

  此时,余下的三个鬼子特种兵又杀了过来,井上千代子长叹一声,下一刻,如同一抹鬼影在原地凭空消息,瞬息之后出现在了两个鬼子特种兵的身后。

  扑扑扑!

  两个鬼子特种兵同时倒地,他们的咽喉已被井上千代子割开,鲜血流了一地,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血腥的味道。

  结束了吗?

  坐在一旁看着热闹的徐锐不由微微一笑,在自己的算计下,井上千代子终于开了杀戒,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就怕没有第一次,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最后的麻木,这也就是所说的万事开头难,现在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都对鬼子开了杀戒,剩下的事情就要好办的多了。

  井上千代子用能杀人的眼神看向了徐锐,徐锐的唇角现出一抹笑意,完全无视井上千代子的眼神,再一次向着前方摸了过去,井上千代子想了想,叹了一口气,还是跟了上去。

  这一晚,在徐锐的不断算计下,井上千代子开了对鬼子的杀戒,从最开始的忿忿,到中间的沉默,以至于最后的麻木,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经历了一段心路的历程,最终,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也想明白了,自己杀一个也是杀,杀十个也是杀,总之,自己已成为了叛徒,只能在这条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再也回不来了。

  既然已打定了主意,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杀人的速度加快了许多,特别是井上千代子,就如同一道鬼影,将一个个鬼子特种兵斩杀。

  不得不说,日本忍者拥有着数不尽的杀人方法,虽然这些方法对徐锐构不成什么威胁,但对付普通的鬼子特种兵还是很有效果的,再加上井上千代子那远超正常人的速度,连徐锐都比不上井上千代子的杀人速度,至于冷铁锋与地瓜、李蛋,更是与之相差太远。

  由于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的加入,整个猎杀小队的效率极大的提升。

  第二天黎明的时候,三浦贵之刚刚起床,角田旭就匆匆走进了他的帐篷。

  看到角田旭脸上的神色很不好看,三浦贵之知道要坏事,用忐忑不安的声音问道:“角田君,昨晚怎么样?”

  “昨晚共有二百二十三名特战队员阵亡。”

  “纳尼?二百二十三名特战队员伤亡?”三浦贵之大吃一惊。

  “不,是阵亡,而不是伤亡,没有受伤,只有阵亡。”角田旭黑着脸说。

  屋内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三浦贵之内心的震惊是无与伦比的,在加强了戒备的情况下,自己的特战队员阵亡的竟然比第一天晚上增加了一倍,还有比这个更打击人的吗?难道那些苦心训练出来的特战队员都是纸糊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