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6章 竹篮打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06章 竹篮打水

当萨武什金见到山下奉文的那一刻,心中对于徐锐能否守住珲春岭的顾虑反而一下子消失了,这是因为,如果徐锐守不住珲春岭,那么山下奉文根本用不着跑这么远到海参崴来见自己,山下奉文来见自己,只能说明,徐锐的抗联新一团真的很强,强到可以抵卸住山下奉文的进攻。

  “萨武什金将军,根据我的情报,海参崴的工厂设备正在进入珲春岭,这严重的伤害了日本人对苏联人的感情。”山下奉文说道。

  萨武什金脸上露出了极为惊诧的表情,摊了摊手说道:“司令官先生,你说的事情我怎么一点儿听也不懂呢?”

  看到萨武什金的表情,切列夫政委有一种感觉,不让萨武什金去做演员实在是太屈才了。

  山下奉文也是一愣,显然他没有想到苏联人会矢口否认这件事情,山下奉文当下脸色沉了下来,口中说道:“司令官先生,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贵国海参崴的工厂正在经克拉斯金诺源源不断的进入五家山要塞,也就是抗联新一团所控制的区域,我想,这是谁都无法抹煞的事实。”

  “有这样的事?司令官先生,我实在是不知情,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那一定是某些不法份子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铤而走险干的,这绝不是政府行为,我以我苏联公民的人格来担保,这事情真的不是我干的,我一定会尽快查出事情的真相,避免破坏苏日两国关系的事情发生。”

  见萨武什金这么信誓旦旦,山下奉文还真是相信了几分。

  事实上,山下奉文并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明海参崴的工厂转移到了珲春岭,日本人的情报人员只是说海参崴的一些工厂进行了拆卸经陆路运走,不过到底运到了哪里,山下奉文只是猜测是珲春岭。

  现在见萨武什金这样的表情,山下奉文也就不好在这个事情上揪住不放,毕竟自己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嘛。

  于是山下奉文决定谈下一个话题,山下奉文说道:“我相信您苏联公民高贵的人格,现在大日本皇军正在对珲春岭五家山要塞的抗联新一团进行封锁,出于日苏两国长久友谊的考虑,我希望苏联一方配合我军的行动,从珲春岭东对五家山要塞进行封锁。”

  萨武什金不由一笑,口中说道:“您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苏联是一个爱好和平与自由的国度,我们不想介入到贵国与中国人之间的战事中去,我想,我说的话您是懂的。”萨武什金向山下奉文投去了一个和善的眼神,仿佛苏联人真的不想掺合到这场战争中来一样。

  山下奉文心中一沉,心说这个萨武什金似乎在敷衍自己,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想到这儿,山下奉文决定对萨武什金施加一下压力,当即说道:“萨武什金将军,如果贵国不能配合大日本帝国的行动,等同于帮助抗联新一团,这样的话,大日本帝国会重新考虑对苏的政策,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萨武什金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打太极了,日本人在远东有百万大军,而自己的远东方面军只有五万人,实力相差太过于巨大,山下奉文明明在告诫自己,如果不配合日本人封锁珲春岭,日本人很可能对苏联人再次动手,这样的话,以现在的情况,苏联的远东方面军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

  当然,萨武什金能当上远东方面军的司令员,自然也不是吓大的,当即鼻子一哼说道:“七百年前,苏联的前身莫斯科大公国不过是蒙古金帐汗国下属的一个小公国,可是,现在却发展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苏联人民爱好和平,但也不惧怕战争,俄罗斯民族是战斗的民族,不会屈服于任何来自外界的威胁!”

  山下奉文一听萨武什金真的生气了,气焰反而无法再嚣张下去。

  毕竟与苏联再次开战并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将军所能决定得了的,如果把苏联人惹急了,那么就会影响到日本既定的政策。

  想到这儿,山下奉文的态度软了下去,口中说道:“也许是我说重了,不过我希望苏联朋友配合我军的行动,不要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萨武什金见戏做足了,山下奉文的态度也软化了,也就坡下驴,口中说道:“司令官先生,出于苏日两国的传统友谊来考虑,我们苏联方面会相应的配合贵国的军事行动,不支持一切反日武装,当然,这其中就包括抗联新一团。

  山下奉文松了一口气,他最怕抗联新一团从苏联得到援助,同时,也怕抗联新一团借道苏联绕过封锁线对满洲的其它地区进行袭击,现在苏联人答应了不支持新一团的行动,他也就松了一口气。

  双方谈定了大事,接下来的气氛就轻松了许多,山下奉文因为忙于军务,与萨武什金告别,离开了海参崴,回到了珲春岭。

  “司令员,你真的打算听从山下奉文的话,帮助他封锁珲春岭,拒绝抗联新一团借道吗?”切列夫关切的问。

  萨武什金哈哈一笑,口中说道:“山下奉文也许是一个好的军人,但在政治上真的还很稚嫩,中国有句老话说的好,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既然提出来了,我们就答应他,不过我们该怎么做,却不用管他。”

  “哈哈,司令员,你真是太狡猾了。”切列夫也笑了。

  “不,那不是狡猾,是聪明。”萨武什金与切列夫开心的大笑起来。

  ……

  山下奉文自以为得计,回到了五家山的前线,只等着一点点的将抗联新一磨死,为此,山下奉文开始不断用炮火打击五家山要塞,然后派出小分队对五家山要塞进行渗透,但这些行动无一不受到狼牙的打击,日军小分队损失惨重。

  不过山下奉文并不气馁,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断坚持下去,早晚会一点点将抗联新一团磨死。

  第七军前线指挥部内,山下奉文正在沙盘前不断的观察着。

  沙盘上,五家山要塞已被围得如铁桶一般,山下奉文心中得意,只要继续围困下去,用不了多久,抗联新一团的战斗力就会持续下降,等到了临界点时,第七军发动总攻,那时,一定可以一举荡平抗联新一团,铲除掉徐锐这个帝国的心腹大患。

  心中正想着,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小林浅三郎一路小跑进了帐篷里。

  “小林君,你快过来看看,我们对五家山要塞的包围圈已经形成,抗联新一团支撑不了多久了。”说到宛和,山下奉文得意的笑了起来。

  小林浅三郎的脸色却很是不好看,看了山下奉文一眼低声说道:“司令官阁下,刚刚传来消息,昨天晚上,延吉、图们、汪清以及珲春县城同时遭到了攻击,汪清县城更是遭到攻陷!”

  “纳尼?你说什么?”山下奉文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了小林浅三郎,眼神中充满了惊骇之色。

  小林浅三郎刚所说的又重复了一遍,末了说道:“根据目前的情况来,在东北能做出这么大战术动作的,只有徐锐的新一团了。”

  山下奉文在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出毛病后气的大叫一声:“八嘎!”

  围困珲春岭已经有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内,为了围困住抗联新一团,山下奉文调集了六万士兵,数万民夫,付出了上伤亡上万人的巨大代价,本以为终于将新一团死死的包围在五家山一隅,胜利的天秤已向自己倾斜。

  却没有想到,新一团竟然跳出了自己布下的包围圈,同时攻打四县,也就是说,自己被苏联人给欺骗了,徐锐一定是从苏联借道对四县发动了攻击,如此一来,自己这一个多月的所有苦功都已经白白浪费了。

  除了得到了上万人的上伤亡外,根本就是一无所获。

  “八嘎!可恶的徐锐,可恶的抗联新一团!可恶的苏联人!”眼见数月苦功毁于一旦山下奉文仰天大吼,一口老血猛的喷了出来,仰天摔倒在地。

  “司令官阁下,请以身体为重!”小林浅三郎与几个参谋跑了过来,将摔倒在地,面如白纸的山下奉文扶了起来。

  ……

  汪清城,徐锐坐在县长的办公室内,翘着二郎腿,一脸的得意之色。

  “我说团长,这次借道苏联,咱们的四个营分别进攻了四个县城,要是山下奉文那老鬼子知道了,非得气得吐血不可。”新一团参谋陈学东说。

  “嘿嘿,山下奉文那老鬼子自以为得计,还亲自跑到了苏联去向萨武什金施压,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一营长何书崖也笑着说。

  “是啊,谁也没有想到,日本人的防守这么空虚,整个汪清县城只有几十个鬼子的顾问与宪兵队,打下汪清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陈学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