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9章 义匪来投(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09章 义匪来投(跪求月票)

    鬼子的炮兵炸塌了城墙的一角,下一刻,二百多鬼子如潮水一般涌进了汪清城内,看到这一幕,一营二连连长丁力大吼一声:“兄弟们,和鬼子拼了!“下一刻,丁力带着百余名战士向着缺口处扑了过去。



    当看到中国守军冲上来的时候,日军立即展开了战斗队形,每三人一组背靠背成“品”字形,鬼子拥有优秀的拼刺技术,三个人一组相互配合,往往可以对付十几个中国军人,在抗日战争的初期,这种品字队形给中国军队以巨大的伤亡,中国军队在拼刺过程中往往会吃大亏,然而这一次,他们却遇到了强硬的对手抗联新一团。



    抗联新一团的老兵个个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对付这种白刃战也是游刃有余,当看到鬼子摆出了拼刺队形时,丁力将手一挥,几十个手持短枪的战士冲了出来,与鬼子相同的是,这几十个手持短枪的战士也是三个人一组,成“品”字形站位,然而与日军不同的是,他们的手中却都拿着短枪,有南部手枪,也有二十响的镜面匣子。



    “撒丝改改!”



    “板载!”



    鬼子向着中国军队发动了冲锋,想要用刺刀一举击溃正面的中国军队,巩固突破口。



    在以往的历史上,鬼子正是凭着强大的拼刺能力才取得了对中国军队的辉煌战绩,在鬼子的印象里,只要他们一冲锋,那么前面的中国军队必垮无疑,这招现象屡试不爽。



    在抗战初期,十几个鬼子兵凭着刺刀就可以击溃中国一个连的军队,几十个人在拼刺中完全可以击溃中国一个营,如果上千人冲锋,那么击溃一个整师是没有问题的,也正因为这种情况,日本人才热衷于拼刺刀,拼刺刀是战斗意志与勇气的较量,在这个方面,中国军队中除了西北军与桂军之外,绝大多数的军队都处于下风。



    此时上百的鬼子兵一冲,在鬼子的想法中,中国军队必然立即垮掉,或者被杀掉,或者逃走,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几十个手持短枪的中国士兵却突然冲入了日军的阵中。



    “啪!”



    “啪啪!”



    清脆的枪声响起,日军不断的中枪倒地,只在片刻之间,就倒下了百余人,这些中国士兵配合的极有章法,三人一组,只有两个人开枪,另外一个人则更换子弹,如此一来,保持了火力的持续性,将一个个的鬼子打倒在地,只见鬼子如砍瓜切菜般不断的中枪倒地,片刻之后,一个中队已倒下了大半。



    虽然鬼子拥有顽强的战斗意志,但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得不仓皇后撤,经过一番战斗,鬼子在扔下百余具尸体后终于退出了缺口。



    丁力立即组织战士们用碎石堵住缺口,同时用机枪封锁缺口处。



    汪清县政府所在地,徐锐知道,这样打下去,自己的部队会承受巨大的损失,自己的四个营虽有三千余人,又都是百战老兵,可是却缺乏重武器,现在又分散攻打四个县城,兵力并不充足,对面的日军四十八师团拥有完整的炮兵系统,粗略统计,来进攻汪清县城的少说也有三、四千人,也就是一个完整联队的规模,如果这样打下去,新一团的主力虽然可以冲出敌人的包围圈,但是在旷野之上,日军的机动优势将得到充分的体现,而新一团就算获胜也会损失惨重,自己的本钱小,是打不起这样的消耗战的。



    所以必须得击溃当面之敌!看来必须得出动骑兵营了!仇门千金



    外面炮火连天,对城中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徐锐立即命令铁钢率骑兵一营出击,从鬼子包围圈的薄弱处杀出去,干掉鬼子的炮兵大队。



    “团长,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小鬼子的炮兵给干掉。”



    铁刚领命而去,立即召集了骑兵二营官兵,趁着夜色从城中杀了出去。



    何书崖这时跑了过来,很有些焦虑的说道:“团长,鬼子的攻势更猛了,简直就跟疯了似的,二连的伤亡也很大!”



    “没事。”徐锐微微一笑,说道,“我们的援兵就要来了。”



    “援兵?我们还有援兵?苏联人?”何书崖有些纳闷儿的问道。



    “当然不是,苏联怎么可能出兵。”徐锐摇了摇头,又道,“是长白十八寨。”



    “长白十八寨?就是分散在长白山的那十几股土匪?”何书崖恍然大悟道,说起长白十八寨,他跟其中的镇三江、雪里红、花斑虎关系还不错。



    “不错,就是他们!”一抹笑意浮现在徐锐的嘴角。



    ……



    此时的黄守信带着他的二营一排来到了长白山的瓦石寨的寨门前,百余土匪正与他相对而立。



    “黄营长,你说话算数不,收编后真的不拆散俺们?”一个光头红脸大汉问道。



    “姜大当家,我黄守信代表的是抗联新一团,代表的是徐锐团长,吐口唾沫都是个钉儿!”



    “哈哈,黄营长,徐团长可是名震中外的大人物,俺们信得着他,说起来,俺们这长白十八寨的兄弟当初也都是抗联的人,可后来杨靖宇将军被鬼子打死了,俺们群龙无首也就一哄而散,你们是抗联新一团,俺们加入你们也算是重回组织了。”瓦石寨的大寨主姜权瓮声瓮气的说道。



    “你们原来也干过抗联?”黄守信闻言一喜。



    “是啊,说起来,这长白十八寨的兄弟们都干过抗联,不过后来抗联被鬼子打散了,我们只好上山当了土匪,继续跟小鬼子干到底!”姜权说。



    “姜寨主,其余的寨子都联系好了吗?”黄守信问。



    “放心吧,长白十八寨都是抗日的,又都久仰徐团长的大名,我已联系好了他们,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赶来的!”



    “姜寨主,我们来了!”



    远处,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黄守信向着那声音传来处看去,却是镇三江、雪里红等一大票土匪从远处走了过来,人数足有数千,黄守信一看不由大喜,雪里红一袭红衣,如雪中的一朵红玫瑰,看起来格外的妖娆妩媚。



    “怎么何书崖没有来?”雪里红问。



    “何营长在打汪清县,所以没有来,不过我可以代表新一团。”黄守信说。仵作攻略



    “咯咯……原来是黄营长,久仰大名。”雪里红一笑,向着黄守信一抱拳,不过神色间却有些许的失望之色。



    “黄营长,抗联新一团我们是了解的,你们是真正打鬼子的队伍,我们长白十八寨的各位当家已聚过,一致同意接受抗联新一团的改编!”镇三江说。



    “是啊,我们中很多人原本就是干过抗联的,现在再加入抗联,也算是重新回到了组织了。”众土匪纷纷说道。



    黄守信大喜,这长白十八寨的土匪加起来足有三千多号,现在他们都加入了抗联新一团,抗联新一团的实力必然大增,对付小鬼子就多了几分把握。



    正想着,远处一个士兵匆匆跑了过来。



    “营长,不好了!”那士兵一边跑一边叫道。



    “什么事这么急?”黄守信问。



    “刚刚团里来电,小鬼子的第四十八师团已经回援,同时攻击珲春、图们、延吉、汪清,团长叫你完成任务后火速增援汪清。”



    “知道了。”黄守信点了点头,他知道,前线的战事一定非常激烈,否则徐锐也不可能给自己来电,自己必须带着这些人尽快赶回去增援。



    “黄营长,你下命令吧,我们都听你的!”镇三江说。



    “是啊,黄营长,你下命令吧,俺们都听你的!”姜权与雪里红等寨主纷纷表态。



    “好,那我们这就杀向汪清,与徐团长会合!”黄守信说。



    ……



    随着鬼子第四十八师团的回援,图们的新四营,延吉的新三营,珲春的新二营与汪清的新一营都受到了鬼子第四十八师团援兵的进攻。



    林蔚的新四营正在进攻图们县城,背后突然发现鬼子四十八师团的援兵,林蔚心想鬼子的援兵来的好快,当下也不恋战,立即按原定计划向汪清撤退。



    珲春的新二营在连长杨八难与孙长河的带领下不断对珲春进行进攻,但是因为珲春距离珲春岭太近了,鬼子又有一个大队驻守,所以,打了一夜,新二营却没有一丝的进展,见鬼子的援兵赶到,杨八难与孙长河带着四连和五连撤出了战斗,同样也向着汪清转移。



    新二营与新四营顺利的进行了转移,但是奉命攻打延吉的新三营高楚部却遇到了麻烦。



    说起来,高楚部的新三营大多数都是大梅山独立团的老兵,从战斗力上来说是最强的,不过他们所攻打的延吉与其它地区的情况却是不同,这是因为,延吉的居民不同于其它地区以汉族为主,这里是以朝鲜人居多,而鬼子占据朝鲜已有几十年,收编了大量的朝鲜二鬼子,他们从延吉的居民中也吸收了很多的朝鲜二鬼子,编成了一个朝鲜大队,这个朝鲜大队的战斗力非常强,其人员的战斗意志完全不逊于日本人。



    高楚看到第四十八师团的援兵赶到,想要撤退,但却被朝鲜大队死死缠住,急切间怎么也无法摆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