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3章 攻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13章 攻城

台湾第1联队的联队长前田左光大佐来自于大阪,其先祖前田利家是战国时期最为传奇的人物羽柴秀吉麾下大将,前田左光出身于前田家这个没落的武士家族,从小就有大志,他立志恢复先祖的荣光,报国从军,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几经周折后,他竟然被分配到了三流部队台湾第1联队做联队长。

  说起台湾联队,自从重藤支队成建制被徐锐全歼之后,鬼子大本营认为,台湾旅团的战斗力是很低下的,不能再单独以旅团建制使用,所以,以台湾本地居民为主的旅团被打散编成联队充实到各个师团中。

  虽然被分配到了台湾联队这样的三流部队,但是前田左光并没有自暴自弃,他觉得,没有不好的兵,只有无能的将领,台湾联队哪怕再烂,只要在自己这样有为的军官率领下,一样可以立下不世的战功。

  这一仗,只要全歼了徐锐所部,自己是一定可以升迁为将军的,拥有光辉的前程,巨大的诱惑让前田左光意气风发。

  所以说,前田左光是怀着雄心壮志,一心要有所作为的,因此,他的部队在围剿徐锐的部队中成为了急先锋,在之前与二营的交战中,前田左光的部队虽然有所损失,但没有伤筋动骨,这让他认为徐锐的新一团也不过如此,一路狂追,成为了四十八师团第一个抵达汪清城下的部队。

  没有任何的炮火准备,立功心切的前田左光大手一挥,属下的第一大队立即向汪清城发动了攻击,汪清战斗正式打响!

  鬼子的先头部队第一大队第三中队甚至连炮火准备都没有进行,就开始从北、东、南三面对着汪清城发动了攻击,第三中队的步兵摆出了战斗队形,不断交替掩护向前推进。

  不得不承认,前田左光还是有一定的能力的,将原本战斗力很差的台湾联队也训练的有了些精兵的模样,然而,凭着他们真的能吃掉徐锐的主力吗?

  城墙上,何书崖用望远镜不断观察着自己的对手,何书崖的胆子很大,竟然将自己的营指挥部摆到了城墙上就近指挥。

  如此一来虽然危险,但却可以就近指挥,更好的打击鬼子。

  “营长,可以开始了吗?”三连长雷鹏有些急不可待的说。

  “不要着急,鬼子这一次不过是试探进攻,命令各连只留一个排位于坚守一线阵地,其余部队待命,不要轻易开火,暴露方位。”何书崖放下了望远镜缓缓说道。

  在前线只保留一小部分兵力战斗,而将主力留作预备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可以大量减少伤亡,这也是何书崖在无数的鲜血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小鬼子竟然想跟老子玩儿试探,那老子就让他偷不到鸡反蚀把米!”一丝笑意挂在了何书崖的嘴角上。

  雷鹏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指挥位置,取出了一杆莫辛纳干狙击步枪,口中说道:“都听我枪声为号!我的枪声响起你们再开枪!”

  鬼子越来越近了,雷鹏啪的一枪,击中了一个鬼子胸口。腹黑嫡女:相公求你休了我

  下一刻,重机枪、轻机枪、步枪交织成一张大网,向着鬼子袭了过去,鬼子似乎无心恋战,死伤了十几个人后便迅速撤了回去。

  “原来鬼子这么好打啊。”几个新兵窃窃私语起来,认为鬼子不过如此,有些不把鬼子当回事儿。

  “停,先别打了!”雷鹏大叫一声,组织战士们立即撤出阵地。

  “连长,鬼子这么好打,咱们为啥要撤啊。”一个新参军的战士问。

  “呵呵,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雷鹏一笑,带着战士们撤了下去,就在雷鹏带着人刚撤出不久,空中出现了一道道流星,向着汪清的城头扑天盖地袭来,随后,一连串的爆炸响了起来。

  原本不解雷鹏用意的那个新战士吓得一吐舌头,心说连长真是料事如神啊,竟然猜出鬼子要用炮攻击城头上暴露的火力点,这要是晚撤下去几分钟,非吃大亏不可。

  鬼子的炮火来得十分猛烈,足足轰击了十几分钟,随后,鬼子三个大队分别从东、北、南三面同时进攻汪清,用前田左光的话说,这一次不分主攻,谁先打进汪清城,谁就是主攻,三个大队为了抢先进入汪清都,纷纷出动了主力,从东南北三面向着汪清城的城墙冲了过来。

  看着鬼子的攻击方向,何书崖不由一哼,鬼子又是老一套,围三阙一,这是想把新一团从汪清城向西挤出去,而汪清城西边是一片平原,到了平原,鬼子在人数上与重武器上的优势将得到充分的发挥。

  “鬼子打的好算盘,那老子就陪你们好好玩玩儿!”何书崖冷哼一声,口中说道:“命令各连,以城垣为依托死守汪清,最大程度的杀伤鬼子!”

  “是!”

  (分割线)

  刘小毛是在新一团进入奉天后当的兵,当兵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杀寇报国,当兵前,刘小毛以第一名的成绩满洲国的军事学校毕业,曾经受到了溥仪的接见,得到了溥仪亲自授予的勋章,然而私下里,刘小毛却是抗联的地下党员,他不过是奉了组织的命令打入伪军的内部发展武装而已,当新一团进入奉天的时候,刘小毛担任上尉连长,带着一个连的伪军投了新一团,因而受到了徐锐的肯定,任命他为连长,在进入五家山进行整编之后,因为部队损失过大,所以刘小毛成为了一连姚磊手下的一名排长。

  刘小毛的单兵素质极好,甚至成为了狼牙的预备队员,这一次,他奉姚磊的命令镇守东门,看着城门外如潮水涌来的鬼子,一个新兵吓得腿直哆嗦,刘小毛笑了笑说:“咋的,三驴子,你平时不挺能咋呼的吗,真见到鬼子就怂了?”

  “俺没害怕,俺就是冷了,冻的。”三驴子是个新兵,心中虽然害怕,嘴却很硬。

  刘小毛哈哈一笑,说你就犟吧,不过新兵都这样儿,你没尿裤子已经不错了。

  “排长,那你当新兵的时候也尿过裤子?”三驴子问。强势攻婚,总裁大人爱无上限

  “滚,没大没小的。”刘小毛往三驴子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说道:“鬼子马上就上来了,所有人都注意,把鬼子放近了再打。”

  “是!”

  鬼子越来越近了,距离城墙只有一百多米了,刘小毛一声令下,战士们纷纷开枪,刘小毛的部下大多是投诚过来的满洲国伪军,这些满洲国的伪军与关内的伪军是不一样的,都经受了鬼子顾问的严格训练,很有战斗力,打仗也很沉稳,三驴子看到老兵都这么沉得住气,受到感染,自己也镇定了下来,瞄准了城下的一个小鬼子就是一枪,这一枪正中那小鬼子的胸口,小鬼子应声而倒。

  “我打中了!”三驴子高兴的站起来大叫。

  “趴下!”一个老战士一把将三驴子扑倒在地,下一刻,一枚掷弹筒发出的榴弹准确的在三驴子原来所在的位置爆炸,弹片四射,等三驴子从老兵身子下面爬出来的时候,发现老兵已经停止了呼吸。

  “老哥!是俺害了你啊!”三驴子大叫着,刚才还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已变成了一具尸体,这一刻,三驴子终于真正见识了战争的残酷。

  “三驴子,发什么愣,快开枪啊!”班长大叫着。

  三驴子将老兵的尸体放好,抹干了眼泪,咬了咬牙,他决定,一定要为老兵报仇,多杀几个鬼子。

  三驴子躲在掩体后面,手中的步枪不断的开火,每开一枪就大吼一声。

  在刘小毛的带领下,一排的战士连续击退了鬼子的三波攻势,城墙下留下了百余具尸体,鲜血染红了城下的白雪。

  ……

  “八嘎,可恶的新一团,把那两门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调上来,直接攻击城墙!”台湾第一联队的联队长前田左光见久攻无功,立即下令将大炮调上来,想要一鼓作气,攻破汪清城的城门。

  “可是大佐,150毫米的榴弹炮射程有十几公里,而且是曲射炮啊。”参谋长关根雄说道。

  “曲射炮就不能当直射炮用吗?只要将榴弹炮抵进直射,完全有可能炸塌城墙!”前田左光说。

  “大佐阁下真是高明啊。”关根雄连伸大拇指。

  “去吧,这一次,务必要冲入汪清城中!”

  “哈依!”

  打退了鬼子的三次进攻,刘小毛刚刚松了口气,就在这时,远远的看到鬼子将两门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推了过来。刘小毛的瞳孔急剧的收缩了一下,刘小毛一看那大炮的口径,心知麻烦了,口中叫道:“快卧倒!”

  轰!

  轰轰!

  不得不佩服,鬼子的炮兵素质很高,曲射炮当成直射炮用依然打的极准,连续发了五发炮弹,都击在了城墙的同一片城墙内,在150毫米大口径榴弹炮的炮弹不断轰击下,城墙顿时被炸塌了一大片,随后,上百鬼子如潮水一般向着那塌陷的地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