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4章 关东刀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14章 关东刀客

鬼子打红了眼,竟然把150毫米口径的重炮当成了直射炮来用,不过这一招还真管用,直接炸塌了一大片城墙,鬼子如潮水一般向着塌陷的城墙缺口处冲了过来。

  刘小毛深倒吸了一口凉气,鬼子的进攻真的太凶猛了,战斗开始不过一个小时而已,自己所把守的东门就有被攻陷的危险,刘小毛也豁出去了,口中大叫道:“一排全体上刺刀,把鬼子赶出去!”

  “是!”

  一排的近百名战士纷纷在枪上装上了刺刀,向着冲入城墙的鬼子发动了反冲锋,想要将鬼子赶出城去。

  一支军队是否能打硬仗,首先要看是否敢于白刃格斗。

  这一点上,鬼子做的很好,鬼子的士兵普遍都敢于白刃格斗,刺杀技术也都经过严格训练,而一般部队的中国士兵则缺乏这种白刃格斗的勇气,只敢远远的开枪,鬼子一冲到前面就直接丧失的抵抗力。

  在抗日战争的初期,几十个鬼子拿着刺刀往往可以击溃成营的中国兵,真正敢于与鬼子拼刺刀的部队少之又少。

  只有中国最为精锐的部队才有与鬼子白刃格斗的能力。

  不过徐锐的新一团却拥有顽强的意志,在徐锐的严格训练下,士兵们在战火中不断的成长,个个拥有良好的拼刺技术,在与鬼子的白刃战中并不落下风。

  “杀鬼子啊!”

  刘小毛一马当先,杀入了鬼子的阵中,一个弓步挺刺,直接刺倒了一个鬼子,鬼子阵式一乱。

  “杀鬼子!”

  其余的中国守军发出如狼一般的嚎叫,向着鬼子勇猛的冲了过来……

  如两股洪流,刘小毛的一排的近百人与百余鬼子撞击在一起,双方展开了最原始的白刃战。

  “杀鬼子!”

  新一团的战士一个个都杀红了眼,与鬼子搅作一团。

  一个战士被鬼子一刺刀刺透了胸口,那鬼子刚要拔枪,那战士却左手死死的把住鬼子的步枪,然后右手挥枪用力一刺,直接刺破了鬼子的心脏,那战士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

  “板载!”几个鬼子同时向着刘小毛冲了过来。

  “小鬼子,来吧!”

  刘小毛一刺刀刺透了第一个鬼子的身体,随后又扎在了第二个鬼子的身上,把两个鬼子变成了一串糖葫芦,就在这时,一个鬼子从侧面一刀刺向了刘小毛。

  “排长!”

  三驴子从斜次里冲了出来,手中鬼头刀一抡,一刀砍死了那个刺向刘小毛的鬼子,救了刘小毛一命。

  “三驴子,干得好!”刘小毛向三驴子一挑大拇指,三驴子咧嘴一笑,再一次向着鬼子杀去。

  白刃格斗是最为惨烈的,战斗的双方比得是勇气、智慧、技巧与力量,鬼子虽然受过严格的白刃格斗训练,但可惜,这一次他们遇到了刺杀技术更好的新一团,与这些台湾二鬼子比起来,新一团的战士拥有更加顽强的意志与勇气,与鬼子白刃格斗反而占据了上风。

  三驴子杀得性起,虽然是大冬天,竟然脱下了棉袄光着膀子,每杀一个鬼子,就砍下那个鬼子的头系在腰间,不一会儿,他的腰间已系了七、八颗鲜血淋淋的人头,看到三驴子和一排的战士如此勇猛异常,这些出身台湾的鬼子兵神经终于崩溃了,拼了命向外逃去,三驴子拿着大刀与一排其余的战士不断的追杀,将这些鬼子兵一直逐出了城墙百米之外,鬼子的溃兵不断的向城外奔跑着,如同见到了鬼一般。

  “你们这群懦夫,快回去战斗!”鬼子用喇叭大声叫喊着,然而此时这些战斗意志已完全丧失的鬼子却根本停不下来,只想着要退回己方阵营中。

  “好机会!”姚磊看到这种情况心中一喜,如果溃败下去的鬼子冲动了鬼子的阵形,那自己的部队只要一个反击,就可以将面前的鬼子这个大队击溃,姚磊不断的调兵遣将,准备扩大战果。

  “你们这些懦夫,快回去!”鬼子的喇叭依旧在大叫着,然而,并没有人理会这声音。

  “你们这群懦夫,真是太可耻了!立即向他们射击!”

  “大尉,他们都是自己人哪。”一个少尉说道。

  “八嘎,他们都是台湾人,给我射击!”大尉蛮不再乎的说。

  鬼子的指挥官大吼一声,下一刻,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同时发生怒吼,两道火蛇喷出,不断将后退的鬼子不断扫倒在地。

  看到这一幕,刘小毛当机立断,叫回了包括已杀红了眼的三驴子,向着城内退了回去,然后组织士兵用碎石将城墙的缺口堵住。

  嗒嗒嗒……

  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不断扫射着,最后,一百多个临阵后退的鬼子全都倒在了自己人的枪下。

  见鬼子为了保持阵形的完整,果断开枪击杀了溃兵,城墙上的姚磊不由长一声,鬼子真的很狠,对自己人竟然也大开杀戒。

  姚磊见机会已失,只好命令其余部队撤了回去。

  刘小毛见已经将鬼子赶了出去,在填完了缺口之后,将三驴子叫了过来。

  “三驴子,你小子把鬼子的脑袋割下来别在裤腰上想干吗?”刘小毛问。

  “排长,俺刚参军,以前听说书的说,是要按斩首的首级数算战功的,俺把鬼子的脑袋切下来,就是为了记录战功啊。”三驴子说。

  “嗨,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刘小毛有些哭笑不得,让人给三驴子取了件棉衣穿上,然后问道:“三驴子,真看不出来,你的刀法不错啊。”

  “嘿嘿,不瞒排长,俺家祖辈都是关东山上的刀客,俺从小就学了一手关东刀法,只是一直没有杀过人,这回杀鬼子总算派上了用场。”

  “三驴子,你们祖辈都是关东山的土匪?”刘小毛诧异的问。

  “啥土匪啊,多难听,是刀客!”三驴子纠正道。

  “好好,是刀客,三驴子,你这手刀法,只要好好干,我看有机会加入狼牙。”刘小毛说。

  “狼牙是啥东西,俺为啥要加入?”三驴子搔了搔头,不明所以的说。

  “你小子,连狼牙都不知道,在部队真是白呆了半个月,狼牙是新一团最精锐的部队,个个身手了得,只有最出色的勇士才能加入狼牙,我也是狼牙的后备队员。”刘小毛骄傲的说。

  “我说排长,你就是一个后备队员,怎么骄傲成这个样子,我还和你说了,俺还不稀罕加入这个什么狼牙,俺就在你手底下当兵,多杀鬼子!”三驴子不服气的说。

  “三驴子,真正的狼牙可比你厉害多了,你一次杀七、八个鬼子,可是咱们狼牙的人,每个人一次干掉几十个鬼子不成问题,你小子在狼牙面前,根本就不够瞧的。”

  “嘿嘿,老子就不信了,狼牙真就那么厉害?”三驴子摇着脑袋说。

  “你小子,就是嘴硬,这毛病要改改,否则以后要吃亏的。”刘小毛笑着看着三驴子,心说自己这回算是捡到宝了,有了三驴子,以后就不会怕与鬼子拼刺刀了。

  “一班的李班长刚才战死了,三驴子,我现在任命你为一排一班班长,好好干,跟着新一团干,没你的亏吃。”

  “是!”三驴子嘿嘿笑了起来。

  一排战斗的一幕被何书崖敏锐的捕捉到,当看到一个赤着上身的大汉连砍了七、八颗鬼子脑袋的时候,何书崖眼睛一亮,心中暗想,看来狼牙又要有新人加入了。

  “营长,战斗已进行了两个小时,鬼子依旧没有攻破汪清城,不过鬼子那两门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抵近直射城墙,对城墙的威胁很大啊。”雷鹏说。

  “呵呵,小鬼子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把重炮当直射炮使用,既然他们把大炮拉来了,那就别想再拉回去了,雷鹏,把全营的迫击炮都调过来,给我把鬼子的大炮给炸了,全营迫击炮来个三连射,这么近的距离,想打不中都难。”何书崖笑了笑说。

  “是!”

  雷鹏应了一声,立即下去准备去了,十分钟后,在一片连天的炮火声中,城中守军发射的迫击炮弹准确的击中了鬼子的两门重炮,直接将两门重炮炸成了两堆废铁。

  看到两门重炮被炸,前田左光急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这样的重炮,在鬼子的部队里也是宝贝,整个第1联队也就只有这两门,这还是前田左光费了好大的力气,走后门儿从山下奉文那里讨回来的,现在却被炸了,前田左光是要多心痛有多心痛。

  “大佐,现在我们怎么办?”参谋长关根雄问道。

  “命令各大队,全力进攻,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夺下汪清城!”前田左光红着眼睛叫道。

  “哈依!”关根雄应了一声,将前田左光的命令传达了下去,随后,日军再一次从东、南、北三面对汪清城发动了全面进攻,然而当太阳落山的时候,台湾第1联队依然没有打开汪清城的缺口,反而损失了近八百人的兵力。

  消息传到第四十八师团部,师团长中川广大怒,下令台湾第2联队全力增援第1联队,同时,山炮兵两个大队加入战斗,大战再起,汪清城又是一片血雨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