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5章 鬼子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15章 鬼子急了

战斗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第四十八师团的主力陆续抵达汪清城外,听说对汪清县城的进攻受阻,到现在甚至还没有突破外围的城垣工事,中川广顿时气坏了,立刻命令赶到城外的各部投入对汪清县城的围攻。

  当然了,中川广其实也清楚,想要吃掉新一团还是有很大困难的。

  一来第四十八师团的步兵第一四四联队已被吃掉,而台湾第一联队又受到了重创,只剩大约两千人,就算加上人数相对整齐的台湾第二联队,能战斗的步兵加起来也不过五千人左右,关键是这五千人都是以台湾本地征集的士兵为主,其战斗力与从日本本土征集的士兵组成的部队比起来要差了很多。

  但既便如此,中川广仍决定孤注一掷,准备在炮兵的配合下将所有的步兵都投入到攻坚战中,一举夺下汪清,吃掉徐锐的新一团。

  因为老鬼子知道,这一仗的风险虽大,收益却也巨大!

  富贵从来都是险中求,军功更是要从战场上拿命换的!

  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两个台湾联队以步兵中队为单位,潮水般向汪清县城外围的城垣工事发起攻击,与此同时,鬼子的炮兵火力也不要钱的炮击,还有步兵支援火力,经常会对战场实施玉石俱焚式的无差别的火力覆盖。

  这给新一营造成了非常大的人员伤亡。

  ……

  “营长,前边的弟兄们顶不住了!”警卫排长赵大奎冲进来向何书崖大吼“该轮到让我们警卫排上了吧?”

  “不到时候。”何书崖摇了摇头,再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发现离徐锐要求守住城垣工事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当即下令道,“命令各主力连,立即放弃外围的城垣工事,将鬼子放入城中,准备打巷战!”

  “是!”赵大奎道。

  ……

  轰!

  轰轰!

  几声巨响传来,汪清城的城墙再次倒塌了一片,无数的鬼子从倒塌处冲了进去。

  通过望远镜的视野看到了这一幕,中川广大喜,口中说道:“呦西,前田君不愧是名将之后,指挥的不错。”

  “将军,把台湾第二联队也调过来吧?”参谋长濑户重田说。

  濑户重田的意思,是集中兵力于一点,破其一点,溃其全线,这么做的好处是相对容易获胜,坏处是最终只能打成击溃战,新一团主力大部还是会逃走,但是这显然不是中川广的目标,这个老鬼子想要的是是全歼!

  “不!”中川广霍然举手,狞声说道,“命令各步兵大队,仍按原定计划四面合攻!一定要把新一团消灭在汪清县城内!”

  “哈依!”濑户重田顿首道。

  ……

  前方战场,在攻破城墙的那一刻,前田左光立即下令士兵攻击前进,此时前田左光的心情是很兴奋的,仿佛消灭新一团的不世战功已然是唾手可得。

  少尉新野右兵卫是个参加过七七事变的老兵了,在满洲,他数次参与过对抗联的围剿,在西伯利亚,他也参加了数次大的战役,所以,新野右兵卫的战斗经验是非常丰富的,见中国军队撤离了城墙,新野右兵卫立即带二十几个人追了上去。刀啸天涯

  追了不到百米,就已经深入到了汪清城内,就在这时候,一声巨响传来,冲在最前面的三个士兵应声倒在了地上。

  “地雷!”看到三个士兵被炸飞,新野右兵卫的瞳孔猛的一缩,当即扬手大喝道,“停止前进!叫工兵过来!”

  不一会,两个拿着探雷器的工兵跑了过来,开始探雷。

  然而还没有等探测到一颗地雷,只听得叭叭两声枪响,那两个可怜的鬼子工兵的头部猛然绽开血花,一声不吭倒在了地上。

  “支那人的狙击手,撒丝改改!”新野右卫兵大吼了一声,指挥着身后的九二式重机枪对枪声传来的方向进行压制性射击。

  ……

  消息很快传到前田左光的跟前。

  “大佐阁下,前面发现支那兵布置的雷区,我军无法再继续前进。”第1联队参谋长关根雄铁青着脸走到前田左光的面前说,沉声道。

  “工兵派上去了吗?”联队长前田左光问。

  “工兵已经上去了,但支那人在城中埋伏了大量的狙击手,工兵联队损失惨重,目前已经无法进行正常的排雷。”

  “八嘎,该死的支那人!”前田左看了看时间说,狞声说道,“如果不能够尽快突破支那人的地雷阵,那么支那人就有溜走的可能,我们的努力就会功亏一篑,勇士们的鲜血将会白流,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大佐阁下,问题是怎么快速通过雷区?”

  “实在不行,就用炮火进行诱发式排雷吧。”

  “恐怕不行,现在皇军已进入城内,与抗联新一团犬牙交错,距离非常近,再加上现在又是夜间,且还是这种复杂的巷道地形,根本无法做到精确炮击,这种情况下,皇军有可能在炮击中受到重大损失且无法达成目标。”

  “这么说来,就只有一种办法了。”

  “大佐阁下,你的意思是说……”

  “不错,抓一些支那人,用他们的生命趟出一条安全通道来。”

  “大佐阁下,恐怕您要失望了,汪清城中已经找不到哪怕一个支那的居民。”

  “八嘎,徐锐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哪!”前田左光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凶光,然后满脸狰狞的道,“不能够再这样拖下去了,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用皇军勇士的生命开辟出一条安全通道吧!”

  前田左光现在真的急眼了,竟想出了用人肉扫雷这种最笨的办法来。

  前田左光的命令被迅速传达了下去,雷场前,数百日军将白色的布条绑在头上,已经做好玉碎的准备。

  “勇士们,敌人就在你们的前方,为了帝国的荣耀,前进!用你们的生命铸就帝国的伟业,前进前进!”

  “板载!”只有少数鬼子振臂高呼,然后一口干了缸中米酒。

  “米酒,这是家乡的味道。”一个来自台湾的士兵落下了眼泪,听了他的话,一些鬼子士兵竟然哭了起来。

  “八嘎,不许哭,为天皇陛下尽忠是你们的光荣!”一个鬼子军官一耳光打在那士兵的脸上,空气瞬时间有些凝滞。灵灵幽魅

  “你们是帝国的勇士,为天皇陛下献身是你们的光荣,帝国会记住你们的!”那鬼子军官大叫道。

  很多来自台湾的士兵表面上虽不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有些凄然,这些军官,只知拿台湾人的生命与鲜血去染红自己的军功章,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殖民地军队的悲哀,这些来自台湾的士兵没有选择。

  “为了帝国的荣耀,前进!”那军官大吼一声,下令这些以来自中国台湾为主的士兵们十人一排,高唱着《拔刀进行曲》手拉手向前走去。

  吾等乃官兵

  敌人为天地不容的朝廷之敌

  敌将是古今无双的大英雄

  ……

  直到敌人全军覆没

  我们一起前进、前进!

  拔起武士刀、带著必死觉悟向前进!

  轰!

  一个鬼子触发了地雷,这是一颗反步兵定向雷,第一排的十个鬼子谁也没有跑掉,全都被炸得血肉模糊,边上的两个鬼子并没有立即死去,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听到这惨叫声,胆小的鬼子兵吓得全身发抖,但在后面鬼子军官的威胁下只能硬着头皮,一边唱着《拔刀进行曲》,一边含着泪继续前行。

  “大佐阁下,这样做会不会太过残忍。”远处城垣上,关根雄透过望远镜的视野正好看到这残酷的一幕,侧过头对前田左光说道。

  “他们这是在为帝国尽忠,这是他们的荣耀,更何况,他们不过是一些殖民地军队,又不是真正的大日本帝国的勇士,死了有什么可惜?”前田左光冷然道。

  关根雄默然了,在前田左光这样的大多数日本人的眼里,台湾不过是他们的殖民地,台湾人只不过是他们的炮灰而已,死了也没有什么。

  轰!

  轰轰!

  地雷不断的爆炸,再加上新一团官兵的射击,鬼子一片片的倒了下去,然而,这些鬼子却用自己的生命生生的走出了一条通道。

  当通过通后的雷区时,二百多鬼子只剩下了二十几个人。

  新野右兵卫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想不到竟然活了下来,因为太激动,新野右兵卫情不自禁的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嗒嗒嗒嗒。

  就在这时,对面突然响起了新一团的重机枪声。

  下一霎那,波波沙冲锋枪声、莫辛纳干步枪的枪声交织成一片,残余的二十多个鬼子瞬间就倒在地上,只有新野右兵卫在枪响后的第一时间就趴在了地上,然后环顾四周,发现除了他自己之外,整个步兵中队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幕,前田左光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此时他所率领的台湾第一联队,在经过了数小时的血战之后,已减员大半,到现在为止整个联队可以战斗的兵员已减少到不足一千人,已经进攻乏力了,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台湾第二联队,在新一团的有力打击下,鬼子的两个联队都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