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8章 重创鬼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18章 重创鬼子

    汪清城外,一片尸山血海。(  .    .   )



    当黎明到来的时候,枪声渐渐平息了下去,昏暗的天空下,空气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儿与尸体被烧焦的味道,当徐锐带着新一团的各营主官来到城门附近时,新一团的战士已经开始扫打战场。



    汪清城的大火依旧在燃烧着,映红了小半个天空,没等到近前,徐锐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浪扑过来,炙烤得人毛发枯焦。



    汪清城的城垣已已经塌了数处,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与战后的余烟。



    城门口处,横七竖八的鬼子尸体将地面铺了一大片,城门口一棵被烧成黑炭的大树挂着一节长长的东西,走近了一看竟然是一截残破的肠子,城门口的积雪已被融化了大半,混合着鬼子血水,汇成了一条血水沟。



    当然,战死的并不只是小鬼子。



    鬼子困兽犹斗,尤其是到了最后阶段时的决死突围,给新一团造成了非常大的伤亡,战场随处可见牺牲的新一团的官兵。



    一株大树底下,一个新一团的战士手持着一柄鬼头刀倒在了那里,他依旧保持着死前的姿势,手已砍得卷刃的鬼头刀这样高高举过头顶,胸膛尽是刺刀捅出的窟窿,在他的脚下,足足倒卧着七八个鬼子的无头尸体。



    看到这无残酷的一幕,徐锐也不由得神情一凝。



    两个士兵走过来将那个已经咽气的老兵抬了下去,剩下的士兵则继续打扫战场,遇到新一团士兵的尸体抬到一旁,见到鬼子尸体那补刀。



    横七竖八的鬼子尸体,难免会有装死想要蒙混过关的懦夫。



    “啊,请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了”一具鬼子尸体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坐了起来,一边摇动着双手,一边向高举着刺刀的新一团官兵苦苦哀求,遗憾的是,对面的新一团官兵却是没什么反应,手起刀落捅穿了鬼子的胸膛。



    “呃”鬼子惨哼一声,很不甘心的倒在了地。



    那老兵一刺刀捅死鬼子,心下却终究是有些担心,忍不住回过头看了徐锐一眼。



    徐锐却回过头看向他处,装作根本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一幕,那个老兵看到这,嘴角便立刻绽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端着刺刀继续打扫战场。



    很快,战果统计出来,陈学东兴冲冲的报告道:“团长,经一夜激战,我军重创了第四十八师团的主力,这一仗,最少消灭了八千多鬼子,其包括击毙鬼子四十八师团的师团长川广,缴获了鬼子炮兵的二十多门山炮,步枪有两千多支,子弹数万发,黄营长他们还在西门外活捉了台湾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长前田左光。”



    徐锐听了后却直皱眉头,问道:“这次被引到汪清的鬼子足有一万多人,但我们只消灭了八千多,也是说还有两千多个鬼子跑了?”



    “这个……”陈学东顿时语塞,眼睛却看向杨八难他们仨。



    杨八难硬着头皮前道:“团长,这都怪我们二营没有用,没能堵住鬼子最后的临死反噬,让他们突出去了,你处罚我们吧。”睡在枕边的清纯女友



    黄守信见状便道:“团长,这事责任在我……”



    “行了,争什么争?打了败仗难道很光荣吗?”徐锐说道,“回去好好总结,为什么别的营都堵住了口子,你们二营没有?”



    黄守信和三个连长赶紧挺身立正,大声应是。



    这时候,冷铁锋带着四十多个狼牙走了过来。



    狼牙大队的表现依旧出色,一整夜混战下来,干掉鬼子无数,自身却零伤亡,只有两名队员受了轻伤。



    冷铁锋道:“老徐,第四十八师团的主力已经基本被消灭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回援五家山了?”



    五家山要塞的情况很不乐观,鬼子已连续攻破外围的四座子堡,正准备对主堡发起最后的总攻,形势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如果新一团主力在这个时候回援,无疑可以极大的充实五家山要塞的防御力量,不说反攻,打退鬼子的进攻还是很有希望的。



    徐锐却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个时候回援,又有什么意义?如果选择回援,当初我们根本用不着出来。”



    冷铁锋皱眉说道:“那你的意思是?”



    徐锐眸子里有寒光一闪即逝,说道:“夺了延吉还有图们县城!”



    “嗯?”冷铁锋闻言顿时神情微动,“夺了延吉还有图们县城?”



    “没错,夺了延吉,还有图们县城!”徐锐点点头,沉声说道,“第四十八师团的鬼子跑了一部分,但是他们已经无力阻止我们对延吉县城还有图们县城的进攻了!而只要夺取了延吉县城以及图们县城,鬼子第七军立刻会陷入困境!”



    鬼子第七军的所有军需物资都是通过图们、延吉从东北运来的。



    所以说,如果新一团占领了图们以及延吉,鬼子第七军的后勤通道立刻被切断,考虑到朝鲜境内的交通不便,而且道路遥远,鬼子第七军有大麻烦了!



    冷铁锋点点头说道:“这便是围魏救赵么?确实要直接回救五家山要塞更高明。”



    “不仅仅只是围魏救赵!”徐锐嘿然说道,“以我对山下奉这个老鬼子的了解,既便后勤通道被我们给切断,他也不会轻易退兵的!”



    冷铁锋顿时间神情一凛,沉声说道:“老徐,你该不会是想要一口吃掉山下奉的第七军吧?”



    徐锐森然说道:“既然有机会,为什么不?”



    “什么?你还真这么想?”冷铁锋闻言凛然。



    其余的营长连长也是面面相觑,团长这目标,有些大啊。



    徐锐轻哼一声,冷然道:“立即炸掉所有拿不走的装备,包括那二十四门山炮,书呆子你带着新一营和长白十八寨的好汉攻打图们县城,其余各营跟我一起攻打延吉县城,这次不仅要夺取两座县城,还要将四十八师团彻底干掉!”乡野灵异手册



    “是!”何书崖等几个营长齐刷刷的挺身立正。



    黄守信带着二营的三个连长来到了徐锐的面前,沉声说:“团长,汪清这一仗,我们二营没打好,跑掉了两千多个鬼子,你给我们二营一个雪耻的机会吧,延吉这一仗,无论如何要让我们二营担纲打主攻。”



    徐锐点头说:“知耻而后勇,我让你们二营担纲主攻,这次能不能拿下延吉,看你们二营的本事了!守信,千万不要再让我失望。”



    “谢谢团长,我们二营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全体都有,出发!”



    ……



    第四十八师团主力遭到重创,师团长川广阵亡的消息很快通过逃走的山本联队传到了珲春岭下的山下奉的司令部。



    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山下奉的脸色一下变了。



    “川广这个饭桶,一万多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徐锐的新一团给打垮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这一仗的?”山下奉气急败坏的吼道,“是派一万五千头猪过去,排着队让新一团杀,一晚的时间只怕也杀不完。”



    小林浅三郎沉声说:“司令官阁下,第四十八师团遭到重创,延吉县城、图们县城只怕是保不住了,而如果延吉县城、图们县城失守,那么我们第七军的后勤保障通道会被新一团彻底切断,这一来麻烦了!”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又道:“所以,趁现在局面还没有失控,赶紧撤兵吧!”



    山下奉的脸便流露出挣扎之色,理智告诉他,应该撤兵,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仗继续打下去,第七军会面临重大风险,可是情感,他却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辛苦忙碌几个月,付出这么大代价,最终落这么一个结果?如何甘心?



    看到山下奉还在犹豫,小林浅三郎立刻急了,大声劝道:“司令官阁下,不能再犹豫了,请您赶紧下令撤兵吧!”



    被小林浅三郎这么一催,山下奉反而下了决心。



    “不!绝对不能够撤兵!”山下奉霍然举起手,沉声说道,“对五家山要塞主堡的进攻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留守的新一团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只要我们这边能够抢先攻占五家山,算徐锐的新一团主力攻占图们以及延吉,也是没用!”



    小林浅三郎皱着眉头说:“司令官阁下,你要跟徐锐抢时间?”



    “索代斯,而且我坚信胜利一定属于远东方面军!”山下奉点点头,又道,“特战师团休整了半月,现在该到他们出击的时候了,对五家山要塞的最后的总攻,我决定从明暗两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这次无论如何要一举拿下要塞!”



    看到山下奉决心已定,小林浅三郎只能顿首领命。



    山下奉的命令很快传达到了特战师团,要求特战师团冒着严寒从排污管道渗透进入五家山要塞内部,并且从内部向守军发起攻击。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