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9章 鬼子偷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19章 鬼子偷袭

    五家山要塞外,炮击声此起彼伏,碎石纷飞,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鬼子三个师团不断以中队为单位车轮进攻五家山要塞,经过几天激烈的战斗,鬼子终于夺下了五家山要塞外围的四个子堡,鬼子没有任何停歇,直接向主堡发动了进攻。



    王沪生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他真的已经很困很乏了,但是又哪里敢去睡觉?



    留守要塞的兵力原本就只有五营与新成立的要塞营,经过这几天的激战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兵力,王沪生没有充足的兵力发动反冲锋,只能依托要塞进行顽强的防守,好在徐锐临走的时候,把地瓜、李蛋与半个狼牙大队给留了下来。



    正因为有半个狼牙大队的存在,才得以坚持到现在。



    趁着鬼子进攻的间隙,王沪生刚想打个盹,警卫员田言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政委,下水道出口发现了鬼子的特种兵!”田言走到王沪生面前小声说道。



    王沪生顿时脸色大变,心说鬼子真是狡猾,竟然想到了从下水道搞偷袭,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初老徐和狼牙大队好像也是从下水道偷袭得手的,想到这王沪生不免自责,自己真该死,明知道下水道有漏洞,竟然没有引起重视!



    当下王沪生急声说道:“立刻通知狼牙!”



    “是!”田言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



    时间拨回十五分钟前。



    经过连续几天的战斗,二嘎子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此时二嘎子已经撤回到主堡内,与十几个战友在宿舍里休整,二嘎子水喝多了,有些尿急,图方便跑到下水道口准备撒尿,忽然听到下水道里面有声音。



    二嘎子最初以为是耗子,也没有当回事儿,可是再一听却发现不太对头,这声音虽然很轻,但应该是人走步的声音



    二嘎子探头下去喝问道:“谁啊?”



    二嘎子还道是哪个倒霉蛋掉进下水道里了。



    没有想到,一梭子冲锋枪子弹直接从下水道底射了出来,差点儿没打中二嘎子,二嘎子向后猛一闪身,险险躲过了,一泡尿却已经憋了回去,坏了,一定是鬼子摸进来了,这些狗曰的,还能不能让老子愉快的撒尿了?



    二嘎子顾不上将话儿塞回到裤裆,直接就从腰后解下一枚手雷,再在钢盔上重重一磕扔进了下水道入口。



    轰的一声响,隐隐还有几声惨叫。



    紧接着就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好像人还挺多。



    二嘎子一边大叫一边又向下水道里扔了一枚手雷,这也就是二嘎子警惕性高,撒尿还带俩手雷,这要是别人,那真就麻烦了。



    两枚手雷一扔完,二嘎子也没了办法。



    眼见一个鬼子从下水道中钻了出来,好在听到二嘎子的叫声与爆炸声,正在宿舍休息的二嘎子的战友冲了过来,二嘎子抢过一支步枪对着下水道的出口就是一枪,正好将那个钻出来的鬼子一枪爆头,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哧”



    一枚手雷冒着白烟从下水道里扔出来。



    “手雷!”二嘎子大叫一声,赶紧卧倒。



    冲过来的战友听到示警声,也赶紧卧倒。



    可是这枚手雷并没有爆炸,只是不停的喷吐着白烟,竟是一枚烟雾弹。凤凌天骄



    烟雾迅速扩散,下水道出口附近完全笼罩在烟雾中,借着烟雾的掩护,七八个鬼子从下水道爬了出来,手中MP8冲锋枪不断的向着附近的新一团战士进行扫射。



    鬼子的火力很猛,新一团的这几个战士,大部分用的是莫辛纳干步枪,只有两个配备了波波沙冲锋枪,火力上处于绝对的下风,而且这些普通士兵与鬼子特种兵的单兵战斗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局面立刻变得岌岌可危。



    嗒嗒嗒嗒!



    激烈的扫射声中,二嘎子身旁的一个小战士因为战术规避动作慢了点,直接就被鬼子火力打成了筛子。



    “小五儿!”二嘎子立刻咆哮起来。



    小五儿今年十七岁,与二嘎子年纪相当,两个人是铁哥们儿。



    一见小五儿被打死,二嘎子眼睛都红了,端起步枪对准前方的鬼子就是一枪,将那打死小五儿的鬼子一枪爆头。



    “支那人的狙击手!”



    鬼子兵大叫了起来,密集的冲锋枪火力立刻倾泄过来。



    二嘎子倒地再一滚,迅速转移,躲到了另外一个拐角。



    不过其它的新一团战士就没有二嘎子那么灵敏的身手,在鬼子密集的冲锋枪火力扫射下不断的有人倒下。



    不得不承认,鬼子特种兵的战术素养还是很高的,MP8冲锋枪运用的炉火纯青,一边掩护,一边进攻,不断交替前进,完全控制了战场的局面。



    在烟雾的掩护下,越来越多的鬼子特种兵从下水道口钻了出来。



    少尉堀史贵是这支特种部队的分队长,这一次,特战师团选择了十三个战斗力最强的分队,顺利的在河水中找到了下水道的出口,然后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脱光衣服从下水道的入口潜入到了五家山要塞。



    却把这些小鬼子冻得够呛。



    进入要塞之后,这些鬼子又赶紧从油纸包中取出棉衣穿上,以免冻死。



    五家山要塞的下水道的地下网络四通八达,这十三个分队在下水道中只能分头行动,堀史贵的分队最先找到一个出口,但也最先暴露,这让他很恼火,自己弄的一身臭气不说,还被新一团给发现了。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只能变偷袭为强攻了。



    前面的这伙中国兵的战术素养似乎很一般,看上去很快就会被消灭掉。



    然而,还没等堀史贵得意,他的瞳孔便猛然收缩了下,他吃惊的发现,对面突然来了几个中国兵,其中有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中国兵,手持着加特林机枪发出一连串快的让人窒息的扫射声,一下子将特战队员打倒了四、五个。



    “撤!”堀史贵发一声喊,抢先从下水道口跳了下去。



    余下的几个鬼子特种兵跟在堀史贵的身后也迅速跳下,不过殿后的那两个鬼子特种兵却还是被加特林机枪打成了筛子。



    堀史贵退回到了下水道里,清点了下人数,发现整个分人只剩下五人。



    “八嘎!”堀史贵咒骂了一声,已经没有勇气从原来的入口发起进攻,当下对身后的几个特种兵说,“我们找下一个出口!”



    “哈依!”余下的个特种兵齐齐应了一声,跟在堀史贵身后迅速离去。



    ……



    地瓜在鬼子退走之后向下水道又甩了两颗手雷。

贰生橘之楚明未央

    轰轰两声爆炸过后,下方的下水道没有了声息,地瓜刚要跳进下水道,一扭头却看到了二嘎子,二嘎子的枪法,刚才他们已经是见识过了。



    当下地瓜轻哼一声,问道:“敢不敢跟我一起去追小鬼子?”



    “有啥不敢的,俺要为小五报仇!”二嘎子说完就跟上来,地瓜当即带着二嘎子与四十几个狼牙跳下了下水道,开始了追击。



    地瓜知道,既然有鬼子出现在这,那就绝对不止一股鬼子!



    显然还有更多的鬼子特种兵从下水道潜入到了五家山要塞。



    如果让鬼子特种兵从下水道上来,那五家山要塞就危险了,所以地瓜一面通知五营派人守住下水道口,一面则带着狼牙地入到下水道猎杀鬼子特种兵!



    地瓜与李蛋兵分两路,刚才过来支援的就是地瓜的这一路。



    “等等,我好像闻到了血的味道。”地瓜霍然举手,说道。



    狼牙队员都知道地瓜的六识灵敏,一听地瓜这么说,便纷纷停了下来。



    地瓜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周围的一切,探查到方圆几百米范围内的动静,半晌,他睁开了眼睛,口中说道:“这附近有两股鬼子,左侧前方一百米左右,有五个人,右侧前方五百米左右,有十三个。”



    “前方七百米左右还有两股鬼子,每队都是十三个。”二嘎子突然开口。



    “你怎么知道?”地瓜霍然回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直勾勾看着二嘎子。



    “我能感觉到”二嘎子一摊手说。



    “你确定?”地瓜还是有些不信。



    “我确定,我的感觉从来没错过。”二嘎子沉声说。



    地瓜闻言,神情顿时间微微一窒,他自己的六识所能感知的范围也不过五百米左右,团长的六识感知范围也不过一千米左右,而二嘎子竟然能够感知到七百米远,这岂不是说,这家伙的六识比他都还要敏锐?



    地瓜感到面子上挂不住,哼声说:“你小子真能吹。”



    “我二嘎子从来就没吹过牛。”二嘎子不乐意了。



    “二嘎子?切,好土的名字。”地瓜一撇嘴说道。



    “你的名字也不怎么样,还地瓜,咋不叫红薯呢?”二嘎子反呛了地瓜一句。



    “呀嘿,说话还挺冲啊,你咋知道我名字叫地瓜?”地瓜一边跟二嘎子斗嘴,一边连续的打出手语,示意身后狼牙分头出击。



    “你是团长高徒,全团谁不知道?”



    “行,二嘎子,我给你几个狼牙,你能带着他们找到鬼子吗?”



    “能。”二嘎子毫不犹豫的说道,“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



    “山鸡,你们几个跟二嘎子一起,老鹰,你带几个人跟我走。”



    “是!”二十多个狼牙答应一声,迅速即分成了两拨,分头离去。



    临分别之前,地瓜对二嘎子说道:“二嘎子,你要是真的没吹牛,真能带着山鸡他们找到小鬼子,等打完了眼前这一仗,老子一定跟队长说,把你招进狼牙。”



    “狼牙有啥好的?你让我进,我还要考虑一下呢。”二嘎子哼声道。



    “嘿!你还挺拽!”这一下,不但地瓜不爽,其它的狼牙也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