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1章 遇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21章 遇险

一个小时后,上千民兵在王沪生的面前集合,王沪生目光扫过这些民兵,发现他们脸上的表情很是紧张,有的人甚至流露出畏惧的眼神。

  王沪生心知如果让这些民兵就这样投入战斗,那么很大可能会不战而溃,所以必须得先把士气鼓舞起来。

  深吸了口气,王沪生扯开嗓子吼道:“同志们,你们面前的鬼子很强大,他们都是鬼子中的精英,与他们交战,你们很可能受伤,甚至死去,你们怕不怕?”

  “不怕!”有少数战士大声回应道。

  “再说一遍,怕不怕?”王沪生道。

  “不怕!”更多的战士齐声回应,声音比刚才高了些,但依旧显得底气不足。

  “不怕才怪!”王沪生哼声说道,“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差点儿吓得尿了裤子。”

  “哈哈~~”人群中发出一阵哄笑声。

  “同志们,怕是正常的,谁还没有第一次呢?然而,咱们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现在鬼子欺负到咱们的头上来了,如果让他们打下了五家山,那你们和你们的家人,谁都逃不出鬼子的毒手,与其等死,还不如和鬼子拼了,你们说是不是?”

  “还真是这个理儿。”人群中,不少人下意识的点头应和。

  “同志们,咱们不光是为自己而战,还要为了咱们的亲人而战,为了咱们的孩子不受奴役,为了咱们的妻子、姐妹不受鬼子的糟蹋,我们必须站出来!为了家人而战,为了国家而战,为了民族而战!活着是英雄,死了是鬼雄!”

  王沪生的话谈不上有多煽情,但是听了他的话,不少原本心怀恐惧的民兵就渐渐的镇定了下来,本来一想到要跟凶残如狼的鬼子正面博杀,他们全都怕得要死,可是,一想到这是为了父母妻儿而战,心中的恐惧立刻就变淡了不少。

  一个汉子就说:“王政委,你别说了,俺老婆孩子都在珲春岭,为了他们活的更好,俺和小鬼子干到底了!”

  “王政委,你下命令吧,俺们和鬼子不死不休!”战士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好!同志们,鬼子想从下底下的水道攻上来,狼牙正在下水道里边顶着,咱们这就去增援狼牙,把鬼子赶出去!”

  “是!”众人齐声大吼,随后在民兵队长的带领下从各个入口进入了下水道。

  看着这些士气高昂,纷纷进入下水道的民兵,王沪生心中有些伤感,但凡有一点办法,自己也不会让这些没有实战经验的民兵去阻击鬼子的特种兵,那根本就是让他们去送死,这根本就是拿他们的人命去填。

  可是,现在五家山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下水道失守,那么整个五家山要塞必将陷落,到时,五家山要塞的所有人都会遭到鬼子的毒手,有时候,用小的牺牲来谋取大的利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轰!”

  只觉一阵震颤,头顶上的灰尘纷纷落了下来。

  王沪生知道,一定是鬼子再一次从正面向五家山要塞发动了炮击,鬼子这一招两面夹击真的很厉害,现在的五家山要塞是腹背受敌,正面战场还可以支持,有坚固的工事,鬼子一时打不上来,可是如果鬼子从下水道杀上来,那一切就都完了,必须得守住下水道。

  想到这儿,王沪生一咬牙,从腰间拔出手枪就要进下水道。

  “政委,你不能下去!”警卫员田言劝阻道。

  “能否守住五家山,就看能否守住下水道了,我必须亲自去!”王沪生说完也不再理会小田,纵身跳进下水道。

  ……

  下水道里,激战正酣。

  “二嘎子,干掉前面这两挺鬼子的冲锋枪!”地瓜叫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地瓜发现,在这黑暗的下水道中,其它人的枪法的准确率都有所下降,唯有二嘎子竟然丝毫不受影响,这主要得意于二嘎子敏锐的六识,所以在黑暗中与平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只听得啪啪两枪,对面的两挺冲锋枪立刻哑了。

  “二嘎子,你小子不进狼牙可惜了。”地瓜说。

  “狼牙有什么拽的,没兴趣。“二嘎了一撇嘴说。

  “嘿,早晚你会求老子进狼牙。”地瓜侧身啪的就是一枪,将一个鬼子打倒在地,然后一拉枪栓再轻轻的一推,将又一发子弹推入到枪膛中。

  嗒嗒嗒!

  密集的枪声中,十几个鬼子一边端着冲锋枪猛烈开火,一边顺着下水道冲了过来,地瓜便再也顾不上发话,火力全开还击。

  子弹很快打光,鬼子却源源不断的顺着下水道涌进来。

  “二嘎子,你还有子弹没有?”地瓜扭头大吼道,“给我点子弹。”

  二嘎子没做声,不断的用六识感受着鬼子的方位,然后用步枪给小鬼子逐一点名,二嘎子连开了三枪,打死了三个鬼子,鬼子的气焰为之一顿,不过片刻后,又有更多的小鬼子从后面涌了上来,每个人都手持MP38冲锋枪,火力全开。

  密集的弹雨打得地瓜、二嘎子两人头都抬不起来。

  地瓜急了,厉声吼道:“老牛,火力反制!”

  “地瓜,牛哥受伤了!”有狼牙答道。

  “妈的,和鬼子拼了!”

  地瓜将一枚手雷扔到了对面,轰的一声,几个鬼子特种兵被炸翻,不过更多的鬼子特种兵冲了过来,地瓜的身旁只剩下六、七个完好的狼牙,眼见就要完蛋,就在这时,地瓜的身后传来一阵枪声,却是王沪生带着民兵到了。

  “地瓜,坚持住!”王沪生的声音传了起来。

  “姐夫,你怎么来了?”地瓜冲过来拦在王沪生面前,旋即又声色俱厉的冲着田言大吼道,“老田,快保护政委回去!快!”

  田言只能报以苦笑,我也很无奈啊。

  王沪生却挣脱地瓜,不由分说的道:“地瓜你别管我,快打鬼子!”

  随着王沪生带领民兵的到来,整个下水道的战斗空前激烈起来,总体上来说,鬼子仗着训练有素,不断的向前推进,来增援的民兵虽然士气很高,但说到底并没有经过什么实战的考验,与鬼子的特种兵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在鬼子特种兵的进攻下损失惨重。

  “小鬼子,我日你祖宗!”一个民兵一边扣动着扳机,一边声嘶力竭大吼。

  “啪!”一声枪响,民兵的脑后绽起一团血雾,然后直挺挺的往后倒下去。

  地瓜带着人去包抄,正面只剩下王沪生带着二十几个民兵阻击鬼子的进攻,鬼子的火力很猛,而且枪法也极准。

  混战中,王沪生忽然感到胳膊一麻。

  “政委,你受伤了!”一个民兵大叫道。

  “不要管我,挡住鬼子!”王沪生大吼道。

  那民兵抄起莫辛纳干步枪冲前方连续开火,不过没能打中鬼子,反而因为暴露方位招来鬼子火力的覆盖,哒哒哒哒,密集的扫射过后,那个民兵便立刻倒在了血泊中,转眼间王沪生身边便只剩下两个警卫员。

  “政委快走!”警卫员小刘焦急的高喊道。

  “不要管我,打鬼子!”王沪生厉声喝道。

  就在这时候,又一阵密集的冲锋枪火力扫射过来。

  “政委小心!”警卫员小刘一下子扑倒了王沪生,还是晚了,密集的子弹瞬间将小刘的背部打成了筛子。

  “小刘?!”王沪生惨然大叫道。

  前方的鬼子仍在快速接近,一边猛烈开火。

  田言挡在了王沪生的身前,口中大吼:“政委,快走!”

  “走不了啦,跟鬼子拼了!”王沪生闷哼一声,再次举起勃朗宁手枪,冲着前方漆黑的下水道连续开火,黑暗中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鬼子,但是勃朗宁手枪的枪口焰却立刻把鬼子的火力吸引过来,又是一阵密集的弹雨倾泄了过来。

  挡在王沪生面前的田言立刻胸部中弹,当场壮烈牺牲。

  “活捉前面的支那军官!”

  此时鬼子见几个中国士兵奋不顾身的保护王沪生,心知王沪生必然是中国的大官,所以纷纷停止了射击,想要活捉王沪生。

  见远处的鬼子如潮水般的袭来,王沪生神情惨然,心说想不到自己竟然要死在这下水道里,虽然心中有些不甘,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就算是死也不能当了战俘,王沪生取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就在王沪生要扣下扳机的瞬间,两道倩影从王沪生身后鬼魅般出现,其中的一个倩影手腕轻轻一翻,便打落了王沪生手枪,王沪生急回头,想要看是什么人阻止自己自杀,下一刻,那两道如鬼魅一般的影子已然消失在黑暗之中。

  下一刻,凄厉的惨叫声便从前方甬道中响成一片。

  片刻后,对面甬道便安静了下来,王沪生打亮手电筒,向对面照去,只见地面横七竖八倒着十几具鬼子尸体,全都被抹了喉,再然后,王沪生就看到两个白影,定睛细看,却竟然是井上千代子还有朝比奈舞她们两个。

  王沪生讶然说道:“井上小姐?”

  井上千代子一顿首,口中说道:“王政委,这里就交给我们俩吧。”

  下一刻,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原地只留下一脸怔忡的王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