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2章 攻占延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22章 攻占延吉

就在五家山血战的同时,徐锐带着新一团主力向着延吉马不停蹄而去。

  延吉是位于中朝边境的一座小城,居民以朝鲜族人居多,自从第七军围攻五家山以来,第七军从东北运转的后勤物资都要经过延吉才能运到五家山,所以,延吉成为了第七军的后勤基地,囤积了大量的战略物资。

  此时的延吉城门口,军曹岛津健二郎正在城门外站岗,现在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滴水成冰,岛津健二郎虽然身穿着厚厚的棉衣,但依然觉得有些冷,不断的搓手跺脚,不时向手中呵着气,每呵一次气,一团团白色的雾气就从他的指缝间钻出来。

  嗡……

  地面震颤了起来,岛津健二郎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而,那震颤越来越强烈,岛津健二郎向着远处眺望起来,只见远处天地相交的地方出现了无数的黑点儿,这些黑点儿组成了一条线,向着延吉城靠近着。

  那是什么东西?

  岛津健二郎皱起了眉头,仔细向着远处眺望,只见远处的黑线越来越粗,不断的变大,终于看清了,那是无数的骑兵正在朝着延吉而来!

  “是不是四十六师团的骑兵联队?”岛津健喃喃自语着。

  鬼子今天刚刚得到通知,第四十六师团从五家山返回延吉,在岛津健二郎想来,这些骑兵是四十六师团的骑兵联队的可能性很大,正因为如此想法,所以岛津健二郎并没有立即下令关闭城门,只是远远的看着那些骑兵不断的靠近。

  近了,更近了,岛津健二郎终于看清,一面红色的大旗在空中迎风招展。

  岛津健二郎瞬间石化,然后吓得跳了起来,口中大叫道:“是支那人的骑兵!敌袭,快关闭城门!”

  岛津健二郎立即指挥几个鬼子兵与伪军乱哄哄的去关城门,终于赶在骑兵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刻将城门关上,随后岛津健二郎开始插门栓。

  ……

  远远的看到鬼子关闭了城门,铁刚冷哼一声,带着士兵继续前进,在离城门百余米处才停了下来,铁刚一挥手,一个战士从马上跳了下来,然后将一门火箭筒从马背上取出来,对准了延吉的城门扣动了扳机。

  嗖~

  一枚火箭弹呼啸而出,向着延吉城门轰了过去。

  “轰!”

  延吉城门处发出一声巨响,整个城门都被炸开,,硝烟四起,爆炸声中,岛津健二郎被城门破裂的碎片击中了头部,白色的脑浆顿时汩汩的涌出来。

  铁刚咧嘴一笑,将腰间的马刀拔了出来,高高举过头顶,大吼一声:“弟兄们,冲啊!”

  “冲啊!”数百名骑兵在铁刚的带领下,向着延吉城门席卷而去,因为天寒地冻,延吉城上根本就没有几个鬼子兵,少数几个鬼子虽也稀稀落落的开了几枪,但面对快速推进的大群骑兵,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片刻后,铁刚的骑兵营冲入了延吉城中,在大街上,跟闻迅前来增援的一百多个小鬼子兵迎面遭遇。

  “同志们,杀啊!”铁钢高举着马刀,引吭长啸。

  下一霎那,滚滚的铁流冲入鬼子阵中,在如此近的距离内,骑兵对上步兵,那根本就是一边倒的屠杀。火了?[娱乐圈gl]

  “杀!杀!杀!”

  铁刚大吼着,手中的马刀不断的挥出。

  每一次挥出,就有一个鬼子人头落地。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片刻之后,当数百骑兵风卷残云一般冲过大街,原地就只剩下了一百多具鬼子的无头尸身。

  延吉县城内一共只有一百多鬼子守军,其实并不是很难打。

  上一次之所以没有打下来,完全是新一团想吸引鬼子回援,这次动真格的,这一百多鬼子守军根本就不够骑兵营砍的,转眼间就被杀了个干净。

  铁刚将马刀上的鲜血用舌头舔了舔,又嘿嘿狞笑道:“给团长发报,骑兵1营已经顺利赶在山本联队之前拿下了延吉!”

  ……

  半个小时后,山本秀男带着近两千残兵出现在了延吉的城门外。

  此时的山本秀男已是狼狈不堪,头发和眉毛被大火烧了一半儿,近两千名残兵败将,一个个无精打采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当看到延吉的城墙时,山本秀男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上,山本秀男一刻也不敢停歇,生怕被新一团追上。

  “呦西,终于到延吉了。”山本秀男欣然道。

  心想到了延吉自己可以喝口热水,吃口热饭,延吉有着第七军囤积的海量物资,有了这些物资,凭着自己的这两千来人,只要死守延吉,新一团想攻下延吉应该也不容易,等山下奉文司令官的援兵一到,就可以内外夹击全歼新一团了。

  “大佐阁下,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小矶少佐说。

  “嗯?”山本秀男疑惑的看了一下小矶少佐。

  “大佐你看,这城门是坏的,而且并没有皇军把守,会不会延吉发生了什么变故?”

  “索代斯奈,你说的很对啊,看来延吉县城很可能已经失守了。”山本秀男一边用望远镜看着延吉县城,一边皱眉说道。

  “大佐,不如直接去珲春岭,与第七军主力汇合吧。”小矶少佐说。

  “小矶少佐,你错了。”山本秀男摇了摇头,说道。

  “错了?”小矶少佐不明所以。

  “是啊,以我们现在的状态,你认为有可能走到珲春岭吗?就算走到了珲春岭,可延吉县城失守后,第七军在延吉囤积的物资就会落入新一团的手中,第七军失去了补给,最后也难免会覆灭,所以与其去珲春岭,不如孤注一掷,夺下延吉这个物资囤积地,到那时我们就可以重新打通第七军的补给线了!”

  “凭我们可以打下延吉县城吗?”

  “这么短的时间内,新一团的主力不会赶过来的,他们一定是派了小股部队抢在我们前头夺了延吉,所以,我们赶在新一团主力到来之前夺下延吉是完全有可能的。”

  “大佐英明!”小矶少佐佩服的说。

  “命令,准备战斗!”

  “哈依!”

  ……

  五家山要塞,下水道内。十二天劫

  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正在漆黑如墨的下水道中飞速穿梭。

  井上千代子身上的白色忍者服依旧一尘不染,朝比奈舞的黑色忍者服上却已经沾染了不少血迹,不过并不显眼就是。

  “师父,你确定我们真要这么做吗?”朝比奈舞不解的问。

  “我们已是皇军眼中的叛徒,为了活下去,我们别无选择,否则,一但五家山失守,皇军第一个要杀掉的就是我们两个。”井上千代子语气幽幽的道。

  “哈依!”朝比奈舞应了一声,眼神中显出一丝绝然之色。

  为了尽可能的提升杀人的效率,朝比奈舞与井上千代子分开行动,分别沿着黑暗的下水道攻击前进,黑暗在她们的眼中不但不可怕,反而成了最好的保护色,但是反过来,对于特战师团的鬼子特种兵来说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

  黑暗的下水道中,几个鬼子特种兵正打着手电向前方行进。

  行进中,一个名叫小林觉的鬼子兵说道:“八嘎,太臭了!”

  “小林君,大日本帝国的勇士连死都不怕,这点味道算得了什么?”另外一个叫大岛健的鬼子哼声说。

  “大岛君,你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小林觉问。

  “声音?什么声音?我没有听到啊。”大岛健满脸的茫然。

  “我刚才感觉有一阵风从身前吹过,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墙上过去了。”小林觉说。

  “也许是老鼠吧。”大岛健道。

  然而,小林觉的声音再没响起。

  “小林君!”大岛健低声叫道。

  依旧没有人回答他,大岛健又叫了另外几个鬼子的名字。

  “大竹君!松本君!小泉君!”依然没有回应,大岛健只觉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将手电向后照去,结果惊恐的发现,身后的五个特种兵已全都倒在了地上。

  “八嘎~”大岛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向后一窜,然后只感到脖子一凉,一股鲜血从他的颈侧喷射出来。

  下一霎那,大岛健便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大岛借着手电筒光,看到一个白色的婀娜的身影,缓缓的从他的视野中浮现出来,竟然是……井上千代子小姐?!

  ……

  干脆利落的杀掉六个鬼子特种兵,井上千代子忽又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当即一个闪身又陷入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一队十几人的鬼子特种兵快速开过来。

  当看到地上的六具尸体时,鬼子特种兵大吃一惊,因为从死亡情形看,这五个人并没有丝毫反抗迹象,瞬间就被杀死!到底是谁能够在这短的时间内杀了这五人?要知道他们可都是特战师团的特种兵,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被人杀死?

  难道是鬼魂所为?所有的鬼子都吓了一身的冷汗。

  看着前方幽深的黑暗甬道,十几个鬼子心生退意。

  然而这时候想退却是迟了,一个白色倩影无声无息的从这十几个鬼子特种兵的身后缓缓浮现,接着就有寒光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