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4章 喋血延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24章 喋血延吉

    铁刚的骑兵营全歼了逃到延吉的第四十八师团残部,延吉县城彻底落入了新一团的掌控之。!



    遂即铁刚开始让人查点延吉仓库里的物资,这一看,铁刚乐得合不拢嘴。



    整个延吉囤积着海量的物资,光是步兵炮有十几门,另外还有数以万计的枪支、以及迫击炮、掷弹筒和相配套的弹药,铁刚估算了一下,光是堆积在延吉的物资装备可以装备一个完整的师团。



    更重要的是,在延吉城里还发现了大量的药品、粮食与棉衣,整个第七军的物资大部分囤积在延吉城内,这一下全都成了新一团的战利品。



    “发财了!”铁刚咧着嘴笑着,心想这一次自己可算是立了大功了,不但干掉了两千鬼子,拿下了延吉,还缴获了这么多的物资,可以扬眉吐气一把了。



    不过没等铁刚得意太久,巴特跑了过来。



    “营长,城外发现鬼子大部队!”巴特说。



    铁刚连忙与巴特了城墙,用望远镜向外面看去,只见城外,铁流滚滚,十几辆九五式坦克发出巨大的轰鸣不断向前,在这些铁王八的后面,密密麻麻的鬼子步兵正以四路纵队向延吉开过来,人数少说有数千。



    铁刚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然还有鬼子的装甲部队,这一定是鬼子的精锐。



    铁刚猜的没错,这次出现在延吉城外的正是鬼子第四十六师的步兵第四十六联队,也是第四十六师团最为精锐的联队。



    铁刚不由得有些担忧起来,自己的骑兵一营刚刚长途奔袭占领了延吉县城,又刚刚跟第四十八师团的残部的场遭遇战,现在已经是人困马乏,想要挡住城外这股鬼子,只怕是很难啊,看来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了。



    铁刚立即下令道:“巴特,立即让人在各个仓库安放炸药,万一延吉失守,把这些物资全都炸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小鬼子再把物资夺回去。”



    “是!”



    巴特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下去准备去了。



    铁刚又回头喝道:“弟兄们,准备战斗!”



    骑兵一营的战士都了城墙,看着铺天盖地杀来的鬼子,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又来这么多鬼子,这次还能守得住吗?



    ……



    五家山,下水道口。



    地瓜和二嘎子脱光了衣服,用从鬼子那里捡来的油纸包好,然后背在身。



    用毛巾蘸水擦了一下身子,做了一下热身,地瓜一个鱼跃跳进冰冷刺骨的河水里,地瓜招呼二嘎下来,二嘎子一咬牙,也跳入河水。



    河水冰冷刺骨,要不是做了热身,两个人根本没办法承受这河水的温度。



    两个人沿着河水向前泅渡了片刻,出了河床,抬头看时只见河面已被冰封,从鬼子破开的窟窿里浮出水面,再抬头往前方看,只见前面不远的河边,矗立着一片帐篷,外面天线林立,里面灯火通明。



    地瓜说:“这么大片帐篷和天线,多半是鬼子的特战师团部!”



    顿了顿,地瓜又扭头问二嘎子道:“二嘎子,敢不敢和老子闯一闯?”牛津腔



    “有什么不敢的。”二嘎子说道。



    “好,先穿衣服。”当下地瓜与二嘎子以最快的速度穿了鬼子的棉军装,再然后两人便大大咧咧的向着前方那边帐篷走去。



    此时特战师团的主力都已进入了下水道,所以河边的师团部反而没有什么人。



    两人很容易进入到了鬼子的师团部里,然后找到间最大的那个方顶帐篷。



    这个最大的帐篷里不时有人出入,而且进出的都是军官,地瓜向二嘎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背着从鬼子那里抢来的P38冲锋枪向着帐篷门口走去。



    “站住!”两个站在门口的鬼子一伸手,拦住了两人。



    “口令!”那鬼子喝问道。



    “口令你奶奶个腿儿!”



    二嘎子拿起P38冲锋枪对着门口把守的两个鬼子是一梭子,然后直接冲进了那顶方顶大帐篷,只见里边站着十几个鬼子军官。



    “小鬼子,给老子去死吧!”地瓜大吼一声,扣下冲锋枪扳机。



    霎那之间,P38冲锋枪的枪口喷射出耀眼的枪口焰,犹如一朵璀璨的死亡妖花,妖花所照耀之处,十几个鬼子军官犹如被狂风吹过的野草般倒伏下来。



    眨眼之间,帐篷里的十几个鬼子军官便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之。



    枪声停歇,地瓜和二嘎子翻看鬼子军官的尸体,才发现打死的人竟有一个将军衔的老鬼子,显然,他是特战师团的师团长三浦贵之,倒在他身旁的是一个大佐,应该是特战师团的参谋长角田旭,地瓜便顺手将两个老鬼子的肩章撕了下来。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叫嚷声,却是附近鬼子听到枪声冲过来支援,地瓜取出匕首在帐篷后面一划,然后便与二嘎子从后面冲出了帐篷。



    不时有鬼子特种兵从地瓜与二嘎子的旁边经过,因为地瓜和二嘎子穿着鬼子的军服,并没有人怀疑他们,地瓜与二嘎子趁着混乱向外逃去,最后还顺手将几枚手雷扔进了鬼子的帐篷里,炸死了不少的鬼子特种兵,随后,两个人消失在了夜色之。



    ……



    鬼子特战师团的指挥部被端,下水道内的鬼子特种兵立即失去了指挥,再加井千代子还有朝奈舞的猎杀,进入到下水道内的鬼子特种兵完全陷入混乱之。



    “摩西摩西,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下水道内,鬼子两个联队的电台失去了与师团部的联系,一遍遍的呼叫却没有任何回复。



    “八嘎,一定是师团部出了问题!”第一联队的玲木大佐迅速与第二联队的张本浩大佐取得了联络,“张本君,我们应该立即通知各个队,立即从下水道撤出。”



    “索代斯,玲木君,开战至今,我们特战第二联队已伤亡了将近一半,确实是不能再打下去了,撤吧。”张本浩深以为然。



    “各队,各队,撤出战斗!”与张本浩达成共识之后,玲木玖便立刻切换通讯频道向出击的各个特战队下达了命令。



    ……



    “能行的,我们一定能够守住!”



    铁刚不断的在心里重复告诉自己。我的坑兄坑弟



    城下,小鬼子的坦克已开了过来,进入到五百米的距离后,冲在最前面的两辆鬼子坦克率先发炮。



    “轰!”



    其一炮正好打在了城头,顷刻间将一个垛堞打成碎片,碎石纷飞之间,铁刚溅了一脸的尘土,太阳穴更被一枚碎石擦破了皮,鲜血顿时淋漓而下,铁刚却没理会,两眼圆睁瞪着城外的鬼子坦克,厉声大吼道:“大龙,把鬼子的坦克干掉!”



    “是!”项大龙扛起火箭筒,对准鬼子坦克的侧面搂了火。



    “哧!”一枚火箭弹拖带着一道尾焰,向着鬼子坦克的侧面车体呼啸而去。



    “轰!”九五式坦克的装甲本不厚,侧面装甲更加的单薄,一下被火箭弹一下子打爆,化为一团火球。



    ……



    不过,鬼子的火力报复很快倾泄过来。



    “轰!”



    “轰轰!”



    不仅是后续跟进的鬼子坦克连续发炮,已经在远处高地架设起来的九二式步兵炮也开始猛烈开火,一排排的炮弹顷刻间铺天盖地的攒落在城头。



    “轰隆!”一声巨响后,铁刚只觉整个身子飞了起来,然后又重重的摔到地,一下摔得七昏八素,差点没晕过去。



    好半晌,铁刚才爬起来,接着又一枚炮弹在身旁爆炸,一块破片带着尖啸飞过,瞬间在铁刚腹部拉出一道世大豁口。



    “啊啊!”铁刚吃疼之下立刻大声惨叫起来。



    医务兵赶紧过来给铁刚包扎伤口,一边说道:“营长,我背你下去!”



    “不要管我,快打鬼子!”铁刚说完将那医务兵一推,又趴到了垛堞,举着二十响盒子炮连续的开火。



    “弟兄们,给我狠狠的打!”



    看到铁刚被鬼子伤成这样,骑兵一营的官兵们霎那之间一个个都红了眼,当下纷纷抄起各式枪械冲城外鬼子猛烈开火,尤其是几个火箭手,当下也不顾自身的安危,直接扛着火箭筒从城头直起身,瞄准了再开火。



    “呲呲呲!”三发火箭弹尖啸着,飞射了过去。



    “轰轰轰!”三辆鬼子坦克瞬间被打成火球,后续跟进的鬼子步兵失去了保护,立刻成了城头守军官兵最好的靶子,连续不断的枪声,鬼子步兵一片片的倒在了血泊,很快鬼子流下的鲜血将城墙底下染成了一片的黑褐色。



    ……



    骑一营在两个小时内连着打退了鬼子的三次进攻,鬼子进攻的势头终于为之一滞,不得已撤了下去进行重整,准备下一次的进攻,而骑一营也为此付出了伤亡近百人的代价,其战死的占了三分之一,损失可谓极其惨重。



    在鬼子的第三次进攻被打退后,战场出现了短暂的宁静。



    铁刚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惨白,身子靠在城墙的垛口不断的喘息着,只觉口干得厉害,喝了一口酒,脸才多了一抹红润。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