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5章 战地歌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25章 战地歌声

“营长,有烟没?给一根儿。”项大虎说。

  “你狗曰的,就知道打老子的秋风。”铁刚从口袋里取出了两根烟,一根给项大虎递了过去,项大虎身子一偎,靠着铁刚接过了香烟,取出洋火给铁刚点着了,然后才给自己点上,先用力吸了一口,憋子半天才慢慢的吐出烟雾。

  项大虎幽幽的说道:“营长,你说咱们能守住延吉吗?”

  “一定能守得住,从时间上推算,团长他们应该快到了。”

  “大虎,听说你二人转学的不错,给大伙儿唱一段儿。”有一个老兵说道。

  那个老兵的左手只剩下了三根手指,另外两根手指被鬼子的子弹齐刷刷的打折了,不过他只简是单的包扎了一下,不肯下火线。

  “嘿,大伙儿想听吗?”项大虎问。

  “想听!”战士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行,那俺就来一段儿《小拜年》。”

  “不好,还是唱段儿《王二姐思夫》吧。”战士们起哄说。

  “也行,那老子就给你们来段《王二姐思夫》。”项大虎清了清嗓子,优美的二人转唱词便从他的嘴里传出来。

  “二姐我闷坐绣楼,眼泪盈盈啊,思想起我那二哥哥,张相公……”大虎苍凉的吟歌声在夜空之中不断的回荡。

  战士们静静的听着项大虎的歌声,很多人的心中泛起一阵阵的酸楚,有一个战士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大虎,别唱了,伤士气啊。”巴特走到项大虎面前,低声劝阻道。

  “可别,让他唱。”铁刚摇摇头,又问那个哭的老兵,“腾格尔,你怎么哭了?”

  “营长,俺想起家里的老婆来了,俺刚结婚三天就参了军,俺老婆现在一定眼巴巴的等着俺回家呢。”叫腾格尔的蒙族战士哽咽着道。

  听了腾格尔的话,项大虎的歌声嘎然而止,他不知到底是该唱,还是不该唱了。

  铁刚便挣扎着站起身,大声说道:“弟兄们,谁没有父母妻儿,谁没有兄弟姐妹,可是小鬼子打进了中国,到处烧杀抢掠,南京大屠杀,几十万同胞惨死在了鬼子手里,多少中国人被小鬼子害得家破人亡?”

  “我们打鬼子,就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家人不受欺辱,就是为了让他们有机会更好的活下去!弟兄们,不要悲伤,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营长,你别说了,俺错了,俺不哭了!”腾格尔说。

  “大虎,就唱《王二姐思夫》,大家一起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今天打鬼子,为的就是家人过上好日子!”铁刚说。

  “哎!”大虎应了一声,再一次大声唱起来。

  “王二姐闷坐绣楼,眼泪盈盈啊,思想起我那二哥哥,张相公,二姐我……”

  大虎越发卖力的唱了起来,随后,更多人跟着大虎一起唱着,这忧伤的歌声在夜空中回荡,也飘到了外面正要进攻的、步兵第一二三联队官兵的耳朵里。

  鬼子步兵第四十六师团,是以第六师团的留守兵团为主编成,熊本地方贫瘠,民风十分彪悍,所以也使第六师团成为了鬼子最能打的师团之一,同样的,第四十六师团的步兵第一二三联队也来自于熊本,也继承了第六师团彪悍的作风,战斗力很强。

  步兵第一二三联队的联队长中条丰马,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桃花宝典

  “大佐阁下,可以进攻了。”柴田少佐大步过来对中条丰马说道。

  “等等,柴田君,你听。”中条丰马一指延吉城头,小声的说道。

  柴田侧耳怜听片刻之后说道:“大佐阁下,好像是支那人在唱歌。”

  中条丰马狰狞一笑,又说道:“不,不不,他们唱的不是歌,而是二人转,唱得是《王二姐思夫》”

  “这和我们的进攻有关系吗?”柴田少佐有些摸不着头脑。

  中条丰马说:“当然有关系,柴田君,你听说过四面楚歌的故事吗?”

  “没听说过。”柴田少佐摇了摇头,皱眉道,“还请大佐阁下明示。”

  “四面楚歌说的是,汉高祖刘邦与西楚霸王项羽争夺天下,项羽的军队战斗力很强,为了瓦解项羽的军心,刘邦的谋士张良找了很多楚地的人唱楚歌,项羽的军队听到歌声思念家乡,于是一夜之是走了个干干净净,支那人唱《王二姐思夫》,那是士气低迷的表现啊,再等等,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崩溃,我们下一次的进攻一定会取得胜利。”

  “大佐真是学识渊博啊。”柴田少佐一脸钦佩的说。

  “大佐阁下,这次我们战车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了。”四十六师团战车队队长松永美尚少佐说道,在刚刚的战斗中,松勇美尚的战车队被火箭筒击毁了四辆坦克,表现可以说十分糟糕,所以憋着口气想要找回场子。

  “哟西。”中条丰马欣然点头,又对松永美尚说道,“松永君,你们独立战车队能有如此高昂的士气,我深感换慰,不过,我更希望你们战车队能够将高昂的士气转化为强大的战斗力,引导我们步兵联队打进延吉!”

  “哈依!”松永美尚重重顿首道。

  ……

  延吉城头,项大虎的歌声已经停下来。

  项大虎说:“营长,《王二姐思夫》太伤感,不如唱个《小拜年》吧。”

  “不!”铁刚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就唱王二姐思夫,接着唱王二姐思夫!”

  项大虎说:“接着唱啊?”

  铁刚点头:“接着唱!”

  项大虎只能接着又唱了遍王二姐思夫,而且歌声比刚才更嘶哑、苍凉,骑一营官兵听了之后也更揪心,但正因为揪心,正因为思念亲人,也更坚定了他们的决心,因为他们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楚也更明白,他们已无法后退。

  直到项大虎唱完两遍,鬼子又一次发起进攻。

  ……

  “嗖~”

  “嗖嗖~”

  一道道流星划破苍穹,拖着长长的尾焰向着延吉城头袭来。

  “鬼子打炮了,卧倒!”

  铁刚大吼一声,随后,战士们纷纷卧倒,鬼子的第四次进攻终于开始了。

  “轰!”

  “轰轰!”

  碎石纷飞,硝烟冲天。

  城垣之外,再一次响起了鬼子战车引擎的轰鸣声,鬼子的战车一边前进一边开炮,打的城墙硝烟弥漫,簌簌震颤。

  “火箭筒!”铁刚扭头大吼。
一锤定姻,总裁大人别追我
  “来了!”一个老兵扛着一具火箭筒快步跑过来。

  “轰!”然后不等那老兵发射火箭弹,一枚炮弹便已经落在了他的脚下猛然爆炸,瞬间就将他连同火箭筒炸得四分五裂。

  “虎子!”铁刚顿时间瞠目结舌。

  “营长,我来了!”项大龙冒着鬼子猛烈的炮火,扛着又一具火箭筒,冲到了铁刚的身前。

  “快给老子把小鬼子的坦克干掉!”铁刚大叫道。

  “营长,你就瞧好吧!”项大龙瞄准一辆鬼子坦克狠狠扣下扳机,一枚火箭弹顿时发出哧哧的声音,飞射了过去。

  很遗憾,对面的那辆九五式坦克竟然是早有准备,值此生死关头,走了个“S”字型路线,一扭身,堪堪躲过了。

  “妈的,竟然打偏了!”

  项大龙再次将一枚火箭弹装进火箭筒,这一次,他留好了提前量,屏住呼吸,看准时机猛一勾扳机。

  “呲啦~~”

  火箭弹呼啸而出,带着一股长长的尾焰,向着下面那辆九五式坦克飞射过去。

  “轰!”

  这一弹正中城下那辆九五式坦克的车身。

  一声巨响过后,整个九五式坦克顿时间化为了一团燃烧的火球,在漆黑的夜色之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打的好!”铁刚兴奋的一握拳。

  “又来了一辆!”项大龙再次将火箭筒对准了第二辆鬼子坦克。

  不过这辆鬼子坦克却已经发现了项大龙,当即抬升主炮的射角,迅速锁定了半跪在城头上的项大龙。

  “轰!”

  “嗖~”

  在坦克开炮的同时,项大龙的火箭弹也飞了出去,下一刻,巨大的爆炸声从城头上与坦克所在处几乎同时响起,小鬼子的坦克变成了一团燃烧的火球,而项大龙也被坦克炮弹炸得飞了起来,火箭筒更直接飞到半空中。

  “嘭!”项大龙被炸得跳起足有三米高,又重重摔到地上。

  “大哥!”

  “大龙!”

  项大虎与铁刚同时叫了起来。

  项大虎疯了一样冲到了项大龙的身前,只见项大龙一身的硝烟,脸被熏得黝黑,下半身被尘土与碎石所覆盖。

  “大哥,你醒醒,你醒醒啊!”项大虎抱着项大龙的身体大叫。

  “咳咳,喊什么,老子还没死呢。”项大龙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邀天之幸,刚才他仅仅只是被炮弹爆炸产生的气浪蹭了下边,不然,要是被炮弹直接命中,只怕整个人早就已经被打成碎片了,那可是37mm口径动能弹!

  “大哥,你没事吧?”

  “全身都疼!”项大龙说。

  “你快动动,看看有没有事儿。”

  项大龙动了动身子,见自己身上只有一些擦伤,只不过从空中掉下来时被摔的够呛,此外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嘿嘿,老子没事儿。”项大龙说道。

  “哥,你先下去处理一下伤口,我在这里守着。”

  “说什么呢,我又没大伤,处理个屁伤口,只可惜了老子的火箭筒,让小鬼子给炸了。”项大龙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