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6章 羊群效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26章 羊群效应

“项大龙,没事儿就别装死,快给老子打坦克去!”铁刚道。

  这时,一个战士将又一具火箭筒扛了上来,项大龙便站起身,一瘸一拐的扛着火箭筒来到城墙边儿上,再一次瞄准了下一辆鬼子坦克。

  延吉的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鬼子仗着人多势多,不断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延吉已经是岌岌可危。

  “嗒嗒嗒……”

  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对着延吉的城头不断的射击,打的城头的守军头都抬不起。

  “轰!”一发50mm口径的掷榴弹在城头猛然爆炸,直接将两个战士炸飞了起来。

  “啊,我的腿!”一个战士发出狼嚎一般的惨叫,左边的大腿已经被炸飞了出去。

  战斗打到现在,骑兵一营已经伤亡大半,铁刚知道,延吉保卫战已到了最后阶段,他叫来了巴特,沉声道:“巴特,你立即派两个人去炸仓库,准备引爆物资,绝不能让物资让鬼子夺回去。”

  话音还没有落,城外忽又响起了吱吱的炮弹尖啸声。

  “小鬼子又打炮了!”巴特大叫一声,本能的卧倒。

  铁刚和其余的老兵也纷纷趴倒在地上,然后,并没有炮弹落在城头。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那些炮弹竟然全都落到了小鬼子的阵地上,将小鬼子炸得人仰马翻。

  “这又是怎么回事?”

  铁刚和巴特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没有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炮弹打到了小鬼子的阵地上呢?什么时候鬼子炮兵的素养这么差了?还能犯这种错?

  “轰!”

  “轰轰!”

  越来越多的炮弹在鬼子的阵地上爆炸,将鬼子炸的鬼哭狼嚎。

  紧接着,一阵嘹亮的冲锋号响了起来,随后,排山倒海般的喊杀声,从小鬼子的阵地背后传了过来。

  “那是……我们团主力到了!”

  铁刚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五个多小时了,自己的骑一营已经伤亡过半,再打下去,骑一营就要全军覆没,好在最危急的时候,团主力终于是赶到了!

  ……

  “命令!二营从正面强攻,三营从左翼包抄、四营迂回鬼子右翼,狼牙大队继续炮击鬼子出击阵地,小要再让小鬼子组织起像样的抵抗!”

  夜色下,徐锐立于一高岗之上,不断的下达一个个的作战命令。

  此时的鬼子步兵第一二三联队与师团直属战车分队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猛攻之后,已经呈现出疲态,特别是师团属战车队,损失了大部分的坦克,剩下的那几辆坦克也已经打光了全部的炮弹,基本变成了一个摆设。

  最多就是给鬼子步兵提供一下掩护而已。

  鬼子战车队的失败对鬼子的士气打击是很大的,鬼子步兵失去了坦克的掩护,气势为之一颓,再经大炮一炸,顿时间变得混乱起来。

  ……

  趁你病,要你命,要命时刻骑兵一营也反击了。系统才是主角

  “杀啊!”延吉城内杀声震天,铁刚脚踩在马蹬上,双腿夹着马腹,仅存的右臂高举过头顶,雪亮的马刀在月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寒光。

  铁刚一马当先从城中冲了出来,在他的身后,百余骑兵紧紧跟随,组成一个三角形的战斗队形,如一柄利刃,一瞬间切开了鬼子的队形,而铁刚就是这柄利刃的刀尖儿,快速的向前推进,神挡杀神,魔当杀魔,刀光所过,人头飞起,鲜血四溅。

  “死!”铁刚大吼了一声,手起刀落,直接将挡在前方的一个鬼子一刀连头带肩劈了下来。

  “嘭!”战马往前狂暴冲撞,直接将一个鬼子撞得吐血飞出去。

  “杀!”铁刚身后,项大龙与项大虎两兄弟怒发冲冠,他们一左一右,马刀犹如雪练般旋转飞舞,将一个个鬼子砍翻在地。

  “杀!”百余骑兵齐声大吼着,在鬼子阵中横冲直撞,铁骑所过之处,鬼子兵犹如波分浪裂一般,纷纷倒卧承了血泊之中。

  与此同时,二营也正从面发起了猛攻。

  此时的二营几乎集中了全团的冲锋枪,火力那叫凶残!

  “涛次改!”在刚开始的时候,鬼子还想顽抗,在军官的组织上试图发动反突击,至少两百多鬼子犹如蝗虫,向着二营猛扑过来。

  “狗日的来的好!”黄守信大吼一声,猛烈开火。

  在黄守信的身后,一百余名突击队员,端着波波沙冲锋枪,同时猛烈开火。

  霎那之间,一百多道耀眼的火舌便交织成一片密集的火网,将鬼子笼罩住。

  下一霎那,端着三八大盖向前冲锋的鬼子便如割倒的野草,一片片的倒下。

  鬼子也是血肉之躯,自然也是怕死的,见前面的战友成片成片的倒下,意志再顽强的鬼子也是难免会精神崩溃,越来越多的鬼子开始掉过头向后逃跑,不到片刻,少数鬼子步兵的溃逃就演变成了整个步兵联队的大溃逃,鬼败如山倒!

  “团长,鬼子要跑。”山岗上,徐锐身旁的参谋杜俊杰说。

  “没事,我故意的!”徐锐眼中精芒一闪而逝,嘿然说道。

  “什么?你故事的?”杜俊杰闻言愕然,故意放跑小鬼子?

  “不错,我故意的。”徐锐微微一点头,又道,“因为我的目标,是来援的整个鬼子第四十六师团!”

  “什么?”杜俊杰闻言勃然变色。

  旁边的陈学东等人更是面面相觑。

  顿了顿,徐锐又道:“阿杜,你看过赶鸭子吗?”

  “什么,赶鸭子?”杜俊杰满脸茫然的看着徐锐,不知所云。

  徐锐说:“一个人如果想赶成千上万只鸭子的话,那么他会先赶一部分的鸭子向前跑,然后,这些向前跑的鸭子就会带动更多的鸭子向前跑,直到成千上万只鸭子都跑起来,于是一个人就赶跑了上万只鸭子,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明白了!团长这招真是高啊!”杜俊杰眼睛一亮,当下就明白了徐锐的用意,这其实就是羊群效应。逆乱青春伤不起

  看到别人还不明白,杜俊杰又道:“情报显示,这次鬼子是整个四十六师团全部回援延吉,步兵第一二三联队不过是鬼子的先头部队而已,其它的联队还在后面,如果我们驱赶着一二三联队的溃兵向前,就可以冲垮小鬼子的主力。”

  “原来是这样!”众人恍然大悟,一个个兴奋的不行。

  真要是能一举冲垮第四十六师团,那可真是太够劲了。

  徐锐嘿然说道:“阿杜说的大体上是对的,但我的目的不是击溃鬼子,而是最终消灭鬼子,而且我不但要消灭小鬼子的第四十六师团,还要消灭鬼子整个第七军!我要驱赶着第四十六师团去冲击鬼子的第七军,然后将鬼子聚歼珲春岭下!”

  听了徐锐的话,所有人立时就觉得全身热血都沸腾起来。

  尼玛,团长这是要逆天啊,无疑,徐锐设计了一个庞大的战役构想,他竟然想用五千人去消灭第七军余下的五万大军,一般人的眼中,这绝对是一个天方夜谭,不敢去想的事情,然而这里的所有人却了解徐锐,徐锐不会说谎,也不会吹牛,只要他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不成为实现的,一想到最后要全歼鬼子的第七军,大伙都兴奋的血脉喷张,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把鬼子全部干掉。

  “命令,各营连全速追赶,记住,是追赶,不是追击,不要打狠了,但也绝不能让鬼子有片刻停歇!赶着他们往前跑!”

  “是!”众人齐齐应了一声。

  徐锐的目光看向了延吉城的方向,这将是决定长白山根据地命运的一仗,而延吉将是这一仗的起点。

  ……

  “八嘎!不许跑!”

  中条丰马怒吼着,掏出手枪打死了两个逃兵,然而这却毫无作用,很快又有一股逃兵跑过来,中条丰马怒道,“八嘎!快回去战斗!”

  中条丰马连开了两枪,又打死了两个逃兵。

  在开第三枪的时候手中的南部手枪卡了壳,气得中条丰马将南部手枪一扔,拔出了指挥刀,冲上去连续劈死了两个士兵,就在他要砍最后一个士兵时,中条丰马只觉胸口受到了重击,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胸口,一股血水正在汩汩的冒出来。

  中条丰马诧异的看向了前方,再然后发现,那个自己要劈杀的逃兵正用颤抖的手拿着步枪对着自己,这个该死的,逃兵!

  “八嘎!”中条丰马很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失去了指挥的鬼子开始四处乱跑,不过新一团的三营、四营已经从两翼包抄过来,所以逼的鬼子只能够向着珲春岭方向逃跑,不过也正遂了这些逃兵的意,因为他们都知道,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师团主力向延吉开过来。

  ……

  “冲啊!”铁刚带着百余骑兵不断追杀鬼子,将一个个鬼子砍倒在地,就在这时,几个人影从前方向他迎上来,铁刚红着眼,手起刀落。

  “钢子,你要干啥?”其中一人大吼了起来。

  铁刚这才从杀戮的狂暴状态之中恢复了过来,一看来人,却正是林蔚。

  “小林!”铁刚舒了口气,然后身体晃了下,从马背上一头栽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