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8章 捅鬼子的腚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28章 捅鬼子的腚眼

    可前面的小鬼子也不含糊。 



    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形成了交叉火力,完全封死了溃兵前进的路线。 



    不时有溃兵中枪倒下,此时,很多溃兵拥挤在了路上,前有机枪拦路,后有黄守信的二营的猛烈进攻,不断有鬼子的溃兵倒下去,很多步兵一二三联队的鬼子知道末日即将到来,抱在一起痛哭,这场面怎一个惨字能形容? 



    寺内城一正在指挥一挺九二式重机枪,无意间一扭头,忽然看到一队陌生的士兵正在向着他们步兵第九小队靠近,当即便喝问道:“你们是哪个步兵大队的?” 



    然而对面为首的少尉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带着部队继续迅速逼近。 



    “八嘎!站住!””寺内城一当即大喝道,“你们到底哪个单位的?” 



    “西内,我们是来要你们命的!”那个少尉忽然间掏出南部式手枪,对着寺内城一就是一枪,寺内城一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眉心中弹,倒在了血泊之中,紧接着,跟着那个少尉过来的几十个鬼子也纷纷开枪。 



    步兵第九小队的鬼子纷纷中弹,阵形顷刻就乱了。 



    这队鬼子自然不是真正的鬼子,而是冷铁锋所率领的狼牙大队假冒。 



    看到步兵第九小队的鬼子兵莫名其妙的遭到袭击,前面被阻的鬼子溃兵立刻懵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冷铁锋用日语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逃命啊!” 



    吼完了,冷铁锋又往步兵第九小队的阵地上扔了两颗甜瓜手雷,一边用日语高喊:“支那人过来了,大伙快跑啊,快跑啊!” 



    看到这,原本已经停下来的溃兵便又重新狼奔豕突的往前逃跑。 



    狂奔的鬼子溃兵很快就越过步兵第九小队的防线,接着冲进步兵第四中队的防线,紧接着又冲垮了步兵第三大队的警戒线。 



    …… 



    前方的变故,很快就引起了鬼子联队本部的注意。 



    “八嘎牙鲁!”西莲寺元火道,“命令,步兵第三大队稳住防线!” 



    “大佐阁下,步兵第三大队怕是稳不住,他们事实上已经崩溃了!”一个大尉说。 



    “八嘎牙鲁,竹中右兵卫这个蠢货究竟在干什么?他为什么就不阻止溃兵的前进?”西莲寺元大声咆哮。 



    “大佐阁下,溃兵已经过来了,怎么办?”大尉说道。 



    “传我命令,步兵第一大队及步兵第二大队,立刻就地构筑防御,对前方逃下来的溃兵进行无差别射击,步兵第三大队的溃兵也不例外,绝对不能让这些溃兵冲过来!把我们的联队本部给冲乱了,快,快快滴!” 



    “哈依!”大尉重重顿首道。 



    西莲寺元的命令很快传下去,鬼子步兵第一四七联队所属的步兵第一大队与步兵第二大队就地组织防御,十几挺九二式重机枪外加二十多挺歪把子轻机枪被集中起来,对准前方溃逃下来的溃兵进行无差别的扫射。 



    “八嘎牙鲁,快给我滚回去!” 

奢侈时代

    “一群懦夫,你们这群懦夫,快回去战斗!” 



    “撒丝改改,给我打死他们,死啦死啦滴!” 



    几十挺轻重机枪猛烈的开火,喷吐出几十道耀眼的火舌,就如死神手中带着烈焰的鞭子猛烈的抽向溃兵,火鞭所过之处,鬼子溃兵一片片的倒下来,不到一刻钟时间,公路上就已经铺满鬼子溃兵尸体,血流成河。 



    …… 



    看到这一幕,黄守信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刚刚狼牙大队所制造的混乱,这么快就让鬼子给化解了! 



    按目前情形,这些溃兵恐怕是不可能冲垮鬼子的援军了。 



    只等溃兵被打光,恐怕就该他们二营与鬼子正面硬刚了! 



    然而前方鬼子足有一个联队,单凭他们恐怕是很难速胜! 



    眼见着鬼子的溃兵越来越少,鬼子的防线开始趋于稳定,黄守信便渐渐的有些发急,三营与四营怎么还没有发动进攻呢? 



    …… 



    一轮残月似弯刀孤悬于天空。 



    北风呼啸,齐膝深的雪地里,高楚带着三营快速推进,每一脚踩下去都没到膝盖,然后再把腿拔出来,奋力向前,后面的人为了行动方便,只好寻找前面走过的脚印踩进去,每踩一下,雪地中都会发出咯吱一声。 



    “呼!” 



    “呼!” 



    每个人都费力的走着,大口大口喘息。 



    在雪地中行军中是极为消耗体力的事,而且速度想快也快不起来。 



    高楚走在队伍最前面,当徐锐下令让三营包抄小鬼子侧翼的时候,高楚就选择了绕开大路,从雪地中行军,如此一来虽然走的慢,却可以在没有阻击的情况下绕到鬼子身后,从时间上来说,反而是更快了。 



    “营长,东北的雪也太大了,以前在大梅山的时候,常年都不下雪,这东北都能把人给冻成冰棍儿。”黑皮说道。 



    “那是,黑皮,你胡子都变成白的了。”高楚笑道。 



    “营长,你还说我呢,你不也是一样。”黑皮也笑。 



    对于很多南方人来说,东北的冬天简直冷的让人难以忍受,而现在,又是一年之中最为寒冷的季节,现在室外的温度怎么着也有零下三十多度,不过,因为长时间的行军,三营的战士每个人反而浑身是汗,只是这脸上的汗才刚冒出来,就被冻成了雪白的小冰晶,以至于每个人的眉毛、胡子都变成了白的。 



    这个时候,一阵隐隐约约的枪声忽然从身后传过来。 



    “营长,枪声怎么在咱们身后,咱们是不是走过了?”黑皮问道。 



    “没过,这才哪到哪。”高楚闷哼一声,旋即又扯开嗓子大吼道,“弟兄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咱们要从小鬼子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干他们!” 



    “是!”三营的战士轰然回应,士气如虹,不愧是大梅山的老底子。 娱乐圈之闪婚



    “营长,这点路不算啥,俺们黑龙江的雪比这里还要大,一脚下去,都能没腰,当年俺们抗联在赵司令的带领下打小鬼子,有时一昼夜在雪地里就要走上百里,就没有一个人掉队的。”一个新参军的汉子说。 



    这汉子名叫袁亮,原来是抗联的老兵,一直都在黑龙江一带打鬼子,后来受了伤离开了队伍,等他伤好想要归队时,抗联早就不在了,直到听说抗联新一团又在珲春活动,他才不远千里从黑龙江跑过来参军。 



    黑皮一听就说道:“阿亮,你们抗联真那么能打,就不会被打散了。” 



    袁亮便皱眉说道:“连长,话不能这么讲,俺们抗联一个军才千八百人,十一个军加起来最多的时候也就是三四万人,可东北的鬼子足有上百万人,俺们能够坚持这么些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你是不知道当初我们有多么艰苦。” 



    “黑皮,你丫的给我闭嘴!”高楚训了黑皮一句,又扭头对袁亮说,“阿亮,你别听这小子瞎咧咧,这小子就是嘴碎,其实大伙儿谁不知道,老抗联的人全都是好样的,你们能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坚持那么久,这已经堪称是奇迹了!” 



    又过了一刻钟,黑皮忽然说道:“营长,前面好像有动静!” 



    借着皎洁月光,高楚向前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大路上,亮起了一片雪亮的车灯,隐隐还有马达的轰鸣,听声音似乎是大队的汽车在前进。 



    “这肯定是小鬼子的辎重车队,全都有,准备战斗!”高楚说完将手枪掏了出来。 



    大约五分钟后,一队汽车就从前方山坳中开了过来,高楚借着车灯粗略的数了数,竟然有数十辆之多,当时就乐了,这是遇到鬼子的辎重队了,当即举枪对着头顶就是一枪,早就埋伏在路边的三营官兵便火力全开。 



    火力急袭持续了五分钟,三营官兵便又发起了冲锋。 



    不到一刻钟,鬼子的辎重队就被全歼了,公路上横七竖八躺着几百具鬼子的尸体,黑皮抓到了两个俘虏,经审讯,从俘虏的口中得知,这果然是鬼子第四十六师团的辎重队,奉命给前面的步兵一四七联队、一四六联队送给养。 



    听到这里,一个计划在高楚的脑海中形成。 



    “全都有,给我上车!”高楚厉声大喝道。 



    “营长,你是要干啥?”黑皮问道,“上车干啥去?” 



    “干啥?”高楚森然的一笑,说道,“捅鬼子的腚眼去!” 



    顿了顿,高楚又说道:“咱们已经跑到鬼子的后面来了,切断了鬼子的退路,现在就坐汽车往回打,捅小鬼子的腚眼去!” 



    黑皮闻言精神一振,立即上了汽车。 



    高楚的三营官兵中很多都是大梅山独立团出来的老兵,其中有不少人会开车,找出几十个司机不难,当下高楚挑选了二、三十辆完好无损的汽车,由大梅山的老兵驾驶,载着全营几百号官兵,顺着公路,径直往小鬼子的身后猛扑好过来! 



    …… 



    与此同时,林蔚带着四营也正在从右侧向鬼子侧翼逼近。 



    林蔚的运气要比高楚差不少,因为右侧没有森林做掩护,所以四营在迂回的过程中遭到了鬼子的炮击,损失倒是并不大,但是耽误了不老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