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2章 连根拔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32章 连根拔起

    “去死!”金圣杰一把将扎在自己手臂的手术刀拔了下来,向着那日本女人走过去。!



    “不要!”身后传来林蔚的叫声,不过,金圣杰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滴血的手术刀向着女人的喉咙割下去……



    扑!



    一抹热血从女人的脖颈之间飞出,溅了金圣杰一脸。



    “老金,你他妈疯了,怎么连女人也杀?而且还是非战斗人员,这可是违反纪律的。”林蔚已带着人冲过来,与金圣杰汇合在一起,看到这幕后皱着眉说。



    “慧子!”两个鬼子女护士跑了过来,看到那女人倒在地浑身是血,立即哭成一团。



    “老金,今天的事儿,营党委要开会研究对你的处罚。”林蔚说。



    “营长小心!”



    金圣杰突然将林蔚推了出去。



    “啪!”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金圣杰惨叫一声倒在了地。



    “支那猪,我要杀光你们!”尸体旁的女护士不断扣动着南部手枪,然而那南部手枪却卡了壳。



    “娘的!”



    林蔚站起来,拿着手枪对着这两个女护士啪啪是两枪,把两个护士打死,然后跑过去看金圣杰。



    “老金,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金圣杰的肩了一枪,虽说痛点儿,但并没有伤到骨头,金圣杰站了起来,一边撕下绑腿将肩膀伤口包住一边说:“营长,你也打死鬼子的非战斗人员了,是不是也要开党委会研究处罚啊。”



    “你小子还得理不饶人,没完了是不?”林蔚白了金圣杰一眼,心说要不是金圣杰自己完了,这帮小鬼子,不论男女,真他妈不是东西,对他们必须下死手!



    林蔚接着说:“连小鬼子的娘们儿都这么顽固,让兄弟们都小心着点儿,千万不要可怜他们,只要拿着武器的一律格杀勿论!”



    “是!”



    身后的战士立即跑去传达命令去了。



    此时林蔚看到战斗已进入尾声,拿枪的鬼子被全部干掉,至于鬼子的医护人员,林蔚却并没有斩尽杀绝,他觉得这些医护人员一定还有用,抗联新一团里有一些日本籍的医护人员,以后加以教育,其有一些人应该是可以为新一团所用的。



    战场的枪声终于彻底平息下来,林蔚和金圣杰向四周望去,战斗已经结束,地面到处是鬼子的尸体,鬼子千人的野战医院被连根拔起。



    林蔚带着几个连长来到了关押俘虏的空地,只见三十多个医护人员一个个满脸沮丧的坐在那里。



    林蔚眉头一皱,千人的野战医院,大多是非战斗人员,投降被俘虏的竟然只有三十几个人,小鬼子还真他妈太顽固。



    看了一下时间,刚刚过去了二十分钟,林蔚留下了几个战士负责看管这些战俘,然后准备离开,在这时,金圣杰走过来,用手一指俘虏的一个男医生说:“把这个小鬼子给老子拉出来!”秀恩爱[快穿]



    两个战士走过去立即将那个鬼子拽了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能对待爱好和平与生命的医生!”战俘一个年男人站了起来,接着用有些生涩的说道:“我是吉平医生,我们只是医护人员,我们是挽救生命的天使,并不是战俘,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们必须立即释放我们!”



    林蔚的头一下子转了过来,饶有兴味的看向了这个叫吉平的医生,然后问:“你们是不是军人?”



    “我们虽然有军籍,但我们只是医生和护士,所以,你们不能把我们当成战俘对待。”吉平不卑不亢的说。



    林蔚对这个叫吉平的小鬼子产生了一些兴趣,心说这个小鬼子的胆子倒是很大,是个人物。



    “你们只是医生和护士?我的三个战士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爱好和平的白衣天使杀死的!”



    金圣杰红着眼睛接着一指那拉出来的男医生又说:“我亲眼看到这个人用枪打死了我们的一个战士!”



    “吉平医生,救救我!”那男医生痛哭流涕的用日语大断大叫。



    吉平慌忙说道:“好吧,我承认我们的医护人员在保护自己时可能杀死了你的几个士兵,但是那只是迫于无奈保护自己的行为,你们不该对我们使用暴力!”



    “暴力你奶奶个腿儿!”金圣杰拉着那男医生的头发向地一摔,然后啪啪是两枪,打的那男医生脑浆流了下来。



    “魔鬼,你们是一群魔鬼!你们不能这样做!”吉平声嘶力竭的大叫着。



    “老鬼子,给我闭嘴!你们日本人才是真正的魔鬼,你们侵我国土,杀我国民,光是在南京杀了三十多万平民,还舔着脸说自己是爱好和平的医护人员,我呸!老子告诉你们,想活老实点儿,否则,老子把你们都毙了!”林蔚也火了。



    身为营长,本来林蔚是很注意部队的纪律与风气的,可是看到这些小鬼子被俘虏了还这么嚣张,林蔚再好的性子也忍不住了,当即怒斥吉平。



    见林蔚发火,又见那男医生被直接枪毙,这些鬼子终于感到害怕,生怕也被枪毙,一个个瑟瑟发抖的坐在冰冷的雪地,连那吉平老鬼子也不敢再说话。



    见鬼子老实了,林蔚冷哼了一声,对四周几个连的主官说:“看到了吗?这是鬼子的本质,色厉内荏,你对他们越好,越讲道理,他们反而不在乎你,认为你蠢,反过来欺负你,你只要狠狠的打他们,打到他们服了,不把他们当人看,他们反而会来巴结你,奉迎你,真他妈贱!”



    “没时间耽搁了,这些鬼子老子还有用处,留一个班押着他们,其余人立即集结合,向鬼子的主力部队发动攻击!”



    “是!”三个连长同时应了一声,立即分头去集合队伍。



    眺望一下远方,林蔚喃喃自语道:“黄守信、高楚,别急,老子这来了!”



    解决了鬼子的野战医院,林蔚带着四营全力前进,向着鬼子第一四七联队与一四六联队所在地杀去,远远的听到枪炮声大作,杀声震天,一股鬼子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跑来。



    林蔚立即大吼一声:“同志们,冲啊!”
穿越之民国名媛


    四营的战士虽然已经极为困乏,但在林蔚的指挥下再一次打起精神,如下山猛虎向着远处的鬼子杀过去。



    随着四营的加入,新一团终于堵住鬼子逃跑的口子,完成对鬼子主力的合围,鬼子一四七联队与一四六联队一部覆灭已进入了倒计时。



    一四七联队的西莲寺元大佐此时坐在一个帐篷内,手拿着一个军用水杯,水杯里的水伴随着爆炸的振动不时溅出杯子外,浸湿了西莲寺元的衣袖,但西莲寺元却仿佛没有知觉一样,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像是一个泥塑的假人一样。



    帐篷外,枪炮声不绝于耳,不时有新一团的迫击炮弹落在帐篷的周围爆炸,发出巨大的响声。



    “大佐阁下!支那人从前面攻来了!”



    “报告大佐,支那人从后面冲来了!”



    “大佐,不好了,支那人从侧面包抄过来了!”



    “八嘎!”



    西莲寺元终于开口,然后缓缓站起来。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西莲寺元手的水杯掉到了地,弹了两下归于平静,那水洒在西莲元的裤子,而西莲寺元仿若未觉。



    “大佐阁下,怎么办?”几个联队指挥部的参谋看向了西莲寺元。



    西莲寺元心说你们问我怎么办,我他妈又问谁去?



    帐篷外的枪炮声越来越近了,新一团战士那冲天的喊杀声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西莲寺元知道坏了,新一团已经冲破了自己的阵地,照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第一四七联队会全军覆没,自己则很有可能成为新一团的俘虏。



    虽说当徐锐的俘虏没有什么丢人的,开战至今,被徐锐俘虏和死于他手的皇军将领已经有几十名,至于像自己这个大佐这个级别的军官,那更是数不胜数,不过,如果自己真的被俘虏了,那一定会成为西莲寺家的耻辱,自己在日本的家人也会因此而受到连累,所以,权衡再三,西莲寺元觉得,与其苟且的活着,还不如战死沙场,也落得一个为国尽忠的名声。



    西莲寺元本来想切腹自尽以谢天皇,可是他费了半天的力气,结果还是没有勇气去自尽,西莲寺元知道,第一四七联队的覆灭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既然自己没有勇气去自尽,那应该走战场,与新一团做最后的战斗,可是让自己战场去像士兵一样战斗,他还是没有勇气,于是只能呆坐在这里。



    一旁的几个参谋一见西莲寺元这个反应,还以为西莲寺元是沉稳无惧的表现,心立即生出对西莲的无景仰之情。



    “大佐阁下临危不乱,才是帝国真正的勇士啊!”



    “大佐阁下镇定自若,果然有名将之风!”



    “哎,跟追随大佐阁下这样英勇的将领,真是我们的幸运啊!”



    看着参谋们眼流露出来的对自己无崇敬的目光,西莲寺元内心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来。



    西莲寺元心暗暗想,妈啊,本大佐要是有胆子早自杀了,还用得着在这里硬挺……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