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6章 超级重机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36章 超级重机枪

    “前进!前进!”



    秋田招呼着士兵,快爬起来向前冲锋。



    原本趴地上的鬼子见对面机枪哑了火,纷纷站起来,高喊着板载向前猛冲。



    可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碉堡中再一次响起了机枪的吼叫,将冲过来的三十多个鬼子一下子扫倒了一大半儿。



    这个时候硝烟已经散开,直到这时候,秋田才看到,掷弹筒虽然击中了新一团守军的碉堡,但却并没有给碉堡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刚才中国人之所以突然间停止射击,不过是引诱自己的部队冲锋以便于射杀。



    “八嘎!狡猾的支那猪!”秋田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一片。



    “轰!”一枚迫击炮的炮弹突然落下,在秋田的身边炸开,秋田一下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掀飞起来,离地足有两米高。



    “扑!”



    片刻后秋田又掉落在地,幸好现在地面铺着厚厚的一层雪。



    好半晌,秋田才爬起身,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小队的士兵正在地上翻滚着,然后只觉耳朵一阵嗡鸣,他分明看到自己的士兵张大嘴巴正在大声的叫喊,可是自己的耳朵却什么也听不到,只知道他的士兵看上去非常焦虑。



    秋田踉踉跄跄的往前冲,并且不断高喊着,让手下的士兵冲锋,可是这些士兵根本不听他的,只有两个士兵服从命令跟着冲锋,但是很快就被打成了筛子,对面碉堡的重机枪火力实在太凶残,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冲过去。



    不过秋田却是奇迹般的没有被打死。



    恍惚间,秋田看到一个士兵双膝跪地正在虔诚的祈祷,手里还捏着一枚佛像,定睛一看却是北岛司,这个家伙竟然在祈求神佛。



    “八嘎!北岛你这个懦夫,快冲锋!”秋田大吼一声。



    北岛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秋田便一把抢过了北岛手中的佛像,拉着北岛大叫着:“懦夫,快去战斗!”



    见手中的佛像被秋田抢走,北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发出如狼一样声嘶底里的叫声,一下将秋田扑倒在地上,去抢秋田手中的佛像。



    “还给我!快还给我!”北岛疯了般的大吼着。



    这佛像是北岛的妈妈在北岛参军前特意从寺庙求来的平安符,就如同北岛的命一样,一见被秋田抢去,北岛的情绪完全失控彻底爆发出来。



    “还给我!”



    “还给我!”北岛像疯了一样掐着秋田的脖子,秋田只觉自己无法再呼吸,双手在身边胡乱摸了半天,终于在腰间找到了一支南部式手枪,然后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枪,对准北岛的太阳穴就扣下了扳机。



    “啪!”



    一股鲜血从北岛的太阳穴溅出,秋田用力一推,将北岛的尸体推到了一旁,嘴里不断大口大口的喘息。



    “八嘎!”



    半晌,秋田才喘匀了气,然后扭头向四周望去,他惊讶的发现,整个小队除了两个重伤的伤兵不断惨叫,已经没有活人。



    秋田像傻子一样呆坐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小队的鬼子步兵从秋田的身边冲了过去,这些鬼子以一种很鄙夷的眼神看着秋田,但是根本没有人停下来理会秋田,在他们的眼中,秋田不过是个被战争的残酷吓得精神崩溃的胆小鬼而已。逆天强宠:纨绔嫡女



    ……



    鬼子第三十八师团与三十九师团向五家山发动了最为猛烈的攻击。



    霎时间,硝烟弥漫,杀声震天,鬼子如潮水般向着五家山要塞冲杀,然后又被一次次打退,五家山要塞外,无数的尸体已经铺满了雪地,大口径重机枪的子弹,将冲过来的鬼子打得血肉横飞,很多鬼子连尸体都被打得残缺不全。



    鬼子损失惨重,但却并没有放弃进攻,在鬼子不计伤亡的攻击之下,五家山要塞除主阵地外已经全部失守,剩余人员全都退缩到主阵地。



    ……



    主阵地的一处碉堡中,狙击手老牛不断的打着哈欠,这二十来天,老牛除了撒尿拉屎都呆在碉堡中,由于鬼子不断的进攻,老牛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每天最多只能睡上两、三个钟头,由于长时间缺少睡眠,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



    老牛看了身旁的石长庆一眼,又转回头来连续不断的打起哈欠。



    石长庆用望远镜不断看着外面,碉堡外面,鬼子的尸体密密麻麻铺了一层,这几天光死在这个碉堡前的鬼子,就不下千人。



    不一刻,石长庆放下了望远镜,狞声说道:“小鬼子这是要和我们拼命了!”



    “营长,已经打了快二十天了,兄弟们这些天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也没有吃过一顿安生饭,我怕这样下去,兄弟们的身体要撑不住了。”



    十三连的连长丁文豹走了过来,皱着眉头说道。



    “鬼子这是黔驴技穷了,团长在外面消灭了鬼子两个师团,占了延吉,切断了鬼子的后勤补给线,别看鬼子现在打的这么凶,只要咱们顶住鬼子这三板斧,用不了两天,鬼子一定就会撤走,到时就该轮到我们反攻了!”



    说到这停顿了下,石长庆又说道:“这样吧,今天晚上给大家伙加餐,让伙房做猪肉白菜炖粉条,管够!”



    “好哦!”



    “太好了!”



    战士们一听这话,顿时欢呼起来。



    “一顿猪肉白菜炖粉条算啥。”石长庆嘿嘿一笑,又说道,“弟兄们,等到打完了这一仗,老子请你们吃席!正儿八经的酒席!”



    “营长,酒席不敢想,等打完了仗,能不能给俺们放天假,让俺们好好睡一觉,俺已经十多天没好好睡一觉了。”老牛说道。



    石长庆听了这话心中一酸,已经快二十天了,战士们每天都在战斗中度过,每个人都疲劳到了极点,很多人站着都能睡着,每个人的眼睛中都布满了红血丝。



    当下石长庆大声道:“同志们,趁鬼子还没有发动下一波的进攻,抓紧时间休息而且你们尽管放心,等仗打完了,老子不光要请你们吃酒席,还给你们放假,让你们睡他个三天三夜!”



    “好啊!”



    战士们越发欢呼起来。



    老牛也竖起大拇指道:“营长真够意思!”



    “行了,老牛,你多打死几个鬼子就成!”石长庆说完这话,又带着丁文豹,到别的碉堡视察去了。



    老牛抓过了一把雪在自己额头上擦了擦,经冰凉的雪一刺激,老牛只觉精神了许多,头脑也清醒了一些,这几天,每到困得不行时,老牛就用这个办法提神,还挺管用,然后,他就看到小鬼子又摸了上来。医鸣惊仙



    “嗨嗨,别睡了,小鬼子又上来了!”



    老牛用手指捅了捅身旁的机枪手赵海。



    “啊……”



    赵海一脸懵逼的将头抬了起来,眼睛茫然的看向前方,就在聊天的这会功夫,赵海已经打了一个盹,嘴里还叼着吃剩的半个馒头。



    老牛抓起一把雪直接抹在赵海的脸上。



    “老牛,你干啥?”赵海叫了起来,半个馒头掉到地上。



    老牛嘿嘿一笑,说道:“让你精神点儿,准备战斗吧!”



    老牛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那杆莫辛纳干步枪从射击孔伸出去。



    远处,密密麻麻的鬼子兵已经冲了上来,老牛此时却早已没有了刚才的倦怠,调整一下呼吸之后,啪的就是一枪。



    六百多米外,冲最前面的鬼子应声而倒。



    “老牛,你这枪法真是神了,六百多米啊,子弹走的不是直线儿,而是一条曲线,你还能一枪命中,我算服了你!”赵海说道。



    “这算啥,别说六百米,就算是八百米外的兔子,老子也能打中。”老牛得意的说。



    赵海一翻白眼儿,就说:“打中八百米外的兔子?你就吹吧,反正吹牛皮不用交税。”



    “一会儿就该你上场了,我这只是小打小闹儿,还是你这大家伙好使。”老牛一拍赵海前面的DSKH重机枪,一脸的羡慕。



    “哈哈,这东西真他妈好,有了他,小鬼子来多少,老子灭掉他多少!”赵海也很是得意的拍了下重机枪,又把枪机打了开来。



    “啪!”



    老牛又是一枪,再次在五百多米的距离干掉一个鬼子。



    鬼子越来越近了,终于进入了三百米范围之内,随后,赵海大吼一声,摁下了DSKH重机枪的发射钮,一串串比手指还粗长的重机枪子弹,立即就如密集的雨点般,向着前方的鬼子劈头盖脸扫了过去。



    不得不说,DSKH重机枪具有强大的火力与威慑力,与鬼子的九二式重机枪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只要被击中,不死也得残废,不似鬼子九二式重机枪子弹,虽然穿透力强,杀伤力却有限,就算打身上,只要不是要害部位,直接就穿了过去,还可以带伤坚持战斗。



    随着DSKH重机枪的开火,冲在前方的鬼子被打的屁滚尿流,不断有破碎的肢体与脑壳飞出,那子弹打在脑袋上,直接就可以把脑袋打爆,炸出一片血雾,如果打在躯干上,直接就能把整个躯干都给打碎。



    “狗日的小鬼子!都过来送死啊!”赵海咬牙切齿,兴奋异常,最后竟然脱掉了棉袄,光着膀子站在那里射击,一边射击一边大吼,身体随着子弹的射出而不断的颤动着。



    “赵海这小子,打起仗来真他妈像个疯子。”看到赵海光着膀子,老牛不由一乐。



    赵海平时很老实很木讷,可是一打起仗来,却立刻就跟疯子一样,完全的不要命,连衣服都不穿,DSKH重机枪的枪口焰,与赵海那古铜色的肌肤形成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



    受赵海的感染,战士们一个个热血沸腾,轻重机枪与步枪一齐开火,打的前方的鬼子鬼哭狼嚎,成片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