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8章 人间悲剧-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38章 人间悲剧

夜色如墨,鬼子前线联合指挥部内,小林浅三郎背着手,不断的踱来踱去,已经十二个小时过去了,第七军虽然全力猛攻,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却只打下了几个小碉堡,五家山主阵地牢牢掌握在新一团的手中。

  “小林君,已经十二个小时了,我们已经打光了包括75毫米步兵炮,甚至迫击炮在内的所有炮弹,可是五家山要塞依然无法攻克,距山下司令官所规定的期限只剩下十二个小时了。

  如果在规定期限内无法打下五家山,第七军将陷入绝境,那么我们只能以死谢罪了。”村上启作说。

  村上启作的说法还算客气,藤井洋治已对小林浅三郎失去了奈心,他的话就有些带着火药味儿,他说道:“小林君,我们原本可指望你能力挽狂澜于即倒的!可你的表现太让我们失望了!”

  小林浅三郎冷冷扫了藤井洋治一眼,说道:“如果在十二小时内还不能攻下五家山,我愿意剖腹以谢罪。”

  藤井洋治一听小林这话,也不好再说一些难听的话,遂即又道:“小林君,我军已经连续作战近二十天,疲惫致极,又没有了炮火的掩护,根本无力再战。”

  小林浅三郎说道:“我们累,五家山守军更累,现在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谁能坚持最后的五分钟,谁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轰!”

  一声巨响从背后传来,整个帐篷都晃了几晃,小林放在桌上的水缸跳了起来,里面的水洒了一大片,将地图都浸湿。

  所有人大吃一惊,立即走出帐篷向爆炸响起处看去。

  “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巨大的火焰不断在夜空升腾,仿佛群魔乱舞。

  火焰中,一连串如炒豆子般的子弹爆裂声响起。

  “那是……我们囤积军火的地方……”

  小林只觉两眼一黑,身子颤了两颤,差点儿坐在地上。

  “小林君,怕是我们的军火被新一团炸了!”藤井咽了口唾沫说。

  “这是我们仅存的军火了,如果没了,士兵们只能拿着刺刀去冲锋。”村上说。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放弃,哪怕是打光了最后一粒子弹,我们就是用刺刀、用拳头砸、用牙齿去咬!也要夺下五家山!只要夺下五家山,那就可以得到要塞的物资,我们就可以赢得这一战!”

  小林知道,自己已没有退路,一咬牙,立即下令:“命令,各个单位全面出击,这是最后的总攻,我重复一遍,这是最后的总攻!”

  ……

  鬼子的进攻再一次被打退,老牛不断打着哈欠,已经七十二小时没有合过眼了,老牛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

  今天的鬼子就像疯了一样,一波攻势刚被打下去,另一波攻势又开始,老牛知道,用不了五分钟,鬼子的下一波攻势就要开始了。

  “把烟给老子点上!”老牛捅了捅一旁着着瞌睡的赵海,不过赵海却捂着肚子说:“不行,我要撒尿,憋不住了。”

  赵海说完跑出碉堡去撒尿。

  “娘的,懒驴上磨屎尿多。”

  老牛嘟囔了一句,用在烟袋锅里放了些捏碎的烟叶儿,然手用火镰打火点燃,美美的吸了一口,这才感到精神了一些。我家古宅连着异界战场

  “轰!”

  远处一声巨响传来,老牛吓了一跳,手中的烟袋差点儿掉到地上,扭过头向着碉堡外望去,只见远处鬼子兵营的后面一团火光冲天而起,随后,更多的火光升起,如炒豆子般的子弹爆炸声响个不停。

  “乖乖,一定是狼牙把小鬼子的弹药库给端了!”老牛说。

  “这下可好了,小鬼子没有弹药,看他们拿什么打五家山。”赵海一边系着裤子一边走了进来。

  “错了,小鬼子怕是要拼命了,都准备好吧。”老牛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前所未有的凝重,这是一个老兵的经验。

  “鬼子!鬼子上来了!”远处,一个战士大叫起来。

  “大田,又不是没见过小鬼子,慌什么?”老牛道。

  “老牛,你快看……”

  大田手指着远处的鬼子,眼是尽是惊恐之色。

  老牛向着外面看去,借着雪光的反射,老牛看到,密密麻麻的鬼子,手拿着冲锋枪,头上绑着武士巾,一边大叫着板载,一边向前冲锋,铺天盖地、无穷无尽。

  “我艹?!”老牛的眼睛瞬间瞪圆了。

  ……

  巨大的爆炸声被秋田震得清醒了过来。

  “秋田君!秋田君!”一个少佐用力的摇动着秋田的肩膀,秋田终于从那种迷糊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山崎少佐……”

  秋田愣愣的看着大队长山崎。

  山崎长出了一口气,口中说道:“秋田君,你终于清醒过来了。”

  秋田终于想起来了,在自己清醒的最后一刻,一枚迫击炮弹在身旁爆炸,然后自己就失去了意识。

  秋田向四周望了望,只见四周到处是人,很多人在不断的擦拭着刺刀,也有的在整理着武士巾,没有人说话,死一样的寂静。

  “山崎君,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秋田问。

  “情况很不好,我们已经打光了所有的子弹,连手雷和掷弹筒的榴弹都打光了。”山崎叹息道。

  秋田问:“没有人送弹药吗?”

  山崎叹了口气说:“你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存放弹药处的爆炸声,剩下的弹药都被炸了,不要说我们大队,就算整个第七军也已经没有多少弹药,而且刚刚接到了通知,我大队必须在天亮前拿下前面的碉堡群,秋田君,我已决定,带领所有部队进行决死冲锋!”

  听了山崎的话,秋田一脸的绝望之色,没有想到,战局竟然已经糜烂到这个样子。

  秋田沉顿首道:“山崎君,我愿意加入到决死冲锋的队伍中,为天皇陛下尽忠!”

  山崎点了点头,沉声说道:“秋田君,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以写下来,我让每个人都写了遗书,带给我们的家人。”

  “心愿?”秋田一脸的懊丧,自己没有亲人,只有一个未婚妻,自己到了满洲后,未婚妻来信说她也要来到中国找他,后来听说未婚妻到了盛京,自己因为忙于战争就一直没有时间去找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得到她的消息,自己的遗书就算寄,又能寄给谁呢?大汉第三帝国

  “秋田君,那边送来了一群从国内来慰问皇军的女人,我们可以对她们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你一定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吧,可以去试一试,一次两日元,钱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去快活一下吧,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就要发动进攻了。”山崎说。

  秋田并没有说话,山崎的话像刀子剜着自己的心,也许这是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了,可自己还没有品尝过女人的滋味儿,不能白活这一世啊。“想到这儿,秋田向着山崎所说的地方而来。

  这是一片临时搭起来的帐篷,每个帐篷的外面都排着十几个人,很多人已经等不及解开了裤腰带,秋田向着其中一个帐篷走了过去,将最前面排队的鬼子兵推到了一旁。

  “喂,你干什么……”那鬼子回头狠狠瞪了秋田一眼。

  当看到秋田是个少尉时,那鬼子不敢再说话,乖乖的退到了一旁,在等级森严的鬼子军队中,军官凡事优先,比士兵有大得多的特权,连玩女人也不例外。

  秋田走进了帐篷,只见一个女人在这寒冷的冬天蜷缩在被窝里,地上满是衣物与凌乱的纸巾。

  秋田来到了那女人的面前,发现女人背对着自己,不让自己看她的脸。

  “请多关照。”女人背对着秋田说。

  当听到这个声音时,秋田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一样,耳朵嗡嗡直响,心跳异常加快,这声音怎么这样的熟悉?

  “转过来!”秋田命令道。

  “你可以这样开始了。”女人说。

  “我让你转过来!”秋田大叫了起来。

  女人的身子一颤,口中说道:“请不要介意,我有一个未婚夫,几年前来到了满洲,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做这个,所以我的脸,只能给我的未婚夫看。”

  听了女人的话,秋田的身子一颤,来到了女人的面前,口中用颤抖的声音问:“你的未婚夫是不是叫……秋田?”

  女人身子一颤,终于将头转了过来。

  下一刻,秋田看到了一张苍白而没有血色的脸。

  “美智子!”秋田大叫了一声,这女人,赫然是秋田日思夜想的未婚妻,一瞬间,秋田心中犹如刀割,一抬脚就要向美智子走过来。

  “不!秋田君,不要过来!”美智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秋田的身体便僵在了那里,屈辱、震惊、渴望、相思、不甘、无奈……一霎那间,无数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

  “不!”

  秋田突然大吼一声,转身如疯了一样向外跑去。

  “秋田君!秋田君……”

  帐篷内,悲痛欲绝的美智子撕心裂肺的悲啼起来。

  然后美智子取出了一支手枪,这手枪是刚刚士兵发给她的,每个女人一支,士兵走时告诉她们,如果落到了中国人手中,那就用这枪来自杀,枪里面就只有一发子弹。

  美智子无比凄凉的用颤抖的手拿起了手枪,泪水从眼中滚滚而落,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秋田君!为什么帝国要发动这场残酷的战争!

  美智子用颤抖的手握紧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