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9章 流血的山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39章 流血的山坡

“不!”秋田一边大叫一边冲出了帐篷,将两个外面排队的士兵撞倒在地上,秋田却理也不理,发了疯一样向外跑。

  “啪!”

  身后的帐篷内,一声清脆的枪响传来,这枪声在夜空中显得如此的刺耳,秋田正在向前奔跑的身子一下子停了下来,再缓缓回头,此时的秋田已意识到帐篷里发生了什么,他的未婚妻,秋田美智子,自杀了!

  “美智子!”秋田悲嚎一声,然后不顾一切的向着帐篷狂飙。

  帐篷里边已经围满了一群人,秋田扒开了一群,只见美智子赤着身子倒在了血泊中。

  “美智子……”秋田步履踉跄地来到美智子的尸体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用手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美智子……”

  秋田取过衣服给美智子换上,然后抱着美智子的尸体向外走去。

  身后,很多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每个人的心中都莫名的酸楚,他们不由扪心自问,为什么要来中国,为什么要打仗,如果没有这场战争,秋田也许和美智子已经结了婚,生了孩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现在……这场该死的战争!

  秋田将美智子的尸体放到了一块僻静的角落处,费了好大的劲才用刺刀挖了一个小小的坑,只能勉强将美智子的尸体盖住,秋田本想刻一块木牌立在那里,但转念一想,又怕来年被中国人看到了这块木牌,反而会破坏了美智子的尸体,于是只好作罢。

  “美智子,等着我,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来陪你了。”秋田神色凄然,美智子死了,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对未来,秋田已失去了希望,他已经决定以死殉国了。

  “秋田,快要开始进攻了!”远处,一个士兵大叫着。

  秋田再一次看了那小小的坟堆一眼,神色一凛,转头向着集结处走去。

  集结阵地前,山崎取出一块武士巾包裹在头上,呛啷一声,山崎从腰间将指挥刀拔了出来,口中高喊道:“勇士们,为天皇尽忠的时候到了,为了天皇陛下,为了第七军,为了帝国的大业,前进!”

  “天皇陛下板载!”

  “板载!”山崎大队近千名鬼子齐声高呼,随后,每个人都取出了武士巾系在了头上,每个人眼中现出狂热的神色。

  “板载!”山崎狂吼着。

  “板载!”

  鬼子士兵高举着双手,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

  “敌人为天地不容的朝廷之敌,敌将是古今无双的大英雄。追随他的壮士悍勇无比,个个有不愧鬼神的英勇。但是天诛地灭的叛逆者,自古以来没有不灭亡的。直到敌人全军覆没,我们一起前进、前进……”

  鬼子士兵一边唱着《拔刀进行曲》,一边端着刺刀向着前方的五家山要塞汹涌而去,他们的枪中已没有子弹,准备用刺刀去进攻五家山要塞,做最后的殊死一搏。

  ……

  “赵海,看到没!”看着远处密密麻麻前进的鬼子,老牛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眼睛一亮。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老牛,这么多的鬼子,快赶上蝗虫了,你咋不害怕,反而在那里傻笑呢?”赵海问。

  “笨啊,你快看,鬼子的枪上都有什么?”

  “刺刀啊……”

  赵海说到这儿也是眼睛一亮,口中叫道:“你是说,鬼子已经打光了子弹,只能拼刺刀了?”

  “不错,鬼子一定已经打光了子弹,所以才在枪上安了刺刀,准备做垂死一搏!”老牛说。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小鬼子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傻子才和他们拼刺刀!兄弟们,都精神着点儿,只要顶住了小鬼子这波儿攻势,小鬼子就完蛋了!”赵海兴奋的去取子弹,准备挂在机枪上,这一走,因为困乏已极,只觉眼睛一花,扑哧一声倒在地上。

  “赵海,你怎么了?”老牛去拉赵海,只见赵海的脸都磕破了,不过眼睛却闭着,竟然打起了呼噜。

  “娘的,这样儿你也能睡着。”老牛苦笑不得。

  五家山的战斗已经打了二十天了,新一团的战士已经困乏到了极点,有的人竟然一边开枪一边打盹,站着都能睡着,赵海是重机枪手,比别的战士也更累一些,他真的是到了身体上的极限了。

  “赵海,鬼子上来了!”老牛在赵海的耳边大叫。

  赵海缓缓睁开了眼睛,老牛将水壶放到了他的嘴边,赵海喝了一口水,这才精神了一些,硬撑着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向了机枪。

  “准备战斗!”

  老牛大叫一声,碉堡中的几个战士纷纷行动起来,做好了战斗准备。

  老牛通过狙击枪上的瞄准备持续监控鬼子的距离。

  五百米,只见鬼子开始加速前进。

  四百米,老牛看到鬼子不断大叫着向着前方奔跑。

  三百米,鬼子已经全力冲刺,一片乱哄哄的“板载”声清晰传到老牛的耳中。

  “啪!”

  老牛扣下扳机,将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军官一枪爆头。

  枪声就是命令,下一刻,整个碉堡内的士兵开始了对鬼子的疯狂的屠杀。

  是的,这已经并不能称之为一场对称的战斗,而是一场屠杀,鬼子一方,每个人都拿着刺刀,以血肉之躯迎着新一团士兵的枪林弹雨勇猛突击。

  老牛暗暗佩服鬼子顽强的战斗意志,然而,他们毕竟是血肉之躯,在机枪、迫击炮、步枪的联合剿杀下,冲锋的鬼子成片的倒下。

  “啊……”

  赵海大叫着,操纵着机枪不断发射出愤怒的子弹,如一条亮晶晶的鞭子抽打扫荡着鬼子,DSHK重机枪的子弹不断将一个个鬼子打倒,血肉横飞。

  老牛现在已经用不着瞄准了,鬼子发动的这次攻击,完全违背了常理,如此密集的队形,根本就是给机枪送人头,至于步枪,现在的老牛已经懒得瞄准,这么密集的队形,根本无需瞄准,只要随便射击就可以打中鬼子。重生之农女当自强

  老牛看到,鬼子一片片的倒下,又一片片的冲上来,不少轻机枪的枪管都打红了,根本来不及换,好在这是冬天,随便抓把雪往枪管上一扔,枪管就发出一阵吱吱声,随后一片水雾就腾空而起。

  “爹、娘,海子我为你们报仇了!啊!小鬼子!来吧!都来吧!”

  “小鬼子,我弄死你们!”赵海眼睛一片血红,光着膀子,发了疯一样射击。因为操纵重机枪,身子伴随着子弹的射出不断抖动着。

  “给我往死里打!”

  老牛将一枚柠檬手雷扔了出去。

  “轰!”

  柠檬手雷在鬼子中开了花儿,直接将周围的十几个鬼子全部炸倒。

  “真他妈痛快!”老牛兴奋的叫了起来。

  “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儿啊……”老牛一边开枪,一边竟然唱起了二人转《小拜年》,可见是畅快之极。

  老牛当了这么多年的兵,还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爽快的仗,这简直就是割草一样啊,小鬼子就他妈是送人头儿呢!

  “小鬼子,都来吧,爷爷好好招呼你们!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儿啊,也不论那……”

  ……

  五家山下,成千上万的鬼子以一腔热血猛冲五家山要塞,他们手中的枪中大多没有了子弹,然而却义无反顾,完全置生死于度外,就如同淞沪战场上的桂军,六万人迎着鬼子在上海坚固的工事进攻,结果在鬼子的机枪下一天内几乎全部阵亡,只不过现在主客互易,送死的变成了小鬼子!

  五家山要塞修筑的相当坚固,碉堡之间形成了良好的交叉火力,射击几乎没有死角,再加上充足的弹药与武器,鬼子来的再多,凭着血肉之躯也只能白白送人头儿,密集的阵形反而给了鬼子以巨大的损失,前一波儿被打倒,后一波儿又冲上来,到了最后,鬼子的尸体将整个要塞外面方圆几百米完全铺满,前面的鬼子尸体甚至摞在一起堆成了小山,鲜血已将整个山坡染红。

  一个小时内,足有上万鬼子倒在冲锋的路上。

  这注定是一个流血的夜晚,许多年以后,秋田在回忆这一晚时说道:“这注定是我一生中最为难忘的一夜,身旁的战友在中国人如暴雨般的子弹中不断的倒下,虽然我们前仆后继,但始终无法击破新一团的防线。

  我前面的尸体已堆成了一座小山,很多人并没有死去,不断的惨叫着,然而,却没有人去理会他们,因为后勤补给的缺失,医务兵的手中早就没有了药,甚至连镇痛的吗啡也早就用光了,这些重伤员不断惨叫着,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因为太过疼痛,很多人选择了自杀,然而,他们枪中的子弹大多已打光,于是,他们就用刺刀刺入自己的身体……

  这不是一场对称的战争,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屠杀,我亲眼看到木下大尉在冲锋的冲上被打穿了颈部动脉,血水如泉水一般喷出,我也看到山崎少佐的脑袋被大口径的重机枪子弹打掉了一半儿,他的脑浆就喷在了我的脸上,模糊了我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