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2章 力挽狂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42章 力挽狂澜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鬼子终于占领了五家山阵地主碉堡,眼见就在取得最后的胜利,占领整个要塞,就在这时,要塞前枪声大作,却原来是新一团二营的黄守信,率兵在最危急的时候赶到了,越过边境的山脊线猛扑过来。



    这时候,王沪生他们正好从地道出来,准备撤退进入苏联境内。



    看到黄守信,王沪生顿时间大喜过望:“守信,快反攻,反攻!”



    事实上,用不着王沪生多说,新二营早就已经漫山遍野发起反攻,黄守信派了一个连下入地道增援守军,剩下两个连则直接从地表向鬼子发起潮水般的猛攻,随着二营的到来,五营与要塞营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



    “啊!狗日的小鬼子,老子日你十八辈祖宗!”赵海一边咆哮着,一边猛烈的开火。



    “赵海!”



    “赵海!”小喜子用力的拉了一下赵海。



    赵海红着眼睛,目光有些呆滞的转过头看向小喜子,再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小喜子身后的杨八难。



    “援兵到了!我们的援兵到了!”小喜子兴奋的道。



    “援兵……到了?”赵海木讷的眼睛中有了一丝神采。



    “到了,到了!”小喜子眼中噙着泪花,用力的点点头。



    赵海的嘴角露出一丝笑,然后两眼一闭,扑通一下就倒了下去。



    小喜子吓得赶紧用手指到赵海的鼻孔间探了探,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没事儿,是累的,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杨八难一点头,来到了重机枪前,此时的鬼子虽然杀进了地道,但在得到了二营强大火力的增援后,鬼子的攻势很快被遏制。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在疯狂过后,就是无奈与疲惫,鬼子连冲锋的速度都大不如前,说到底,小鬼子也是血肉之躯,面对死亡也无法做到无视。



    “连长,鬼子好像打不动了。”一个战士说道。



    杨八难轻嗯了一声,沉声道:“不错,鬼子打不动了,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咱们新一团反击了!”



    “连长,营长命令立即发动反冲锋!”一个通信兵跑来说道。



    点点头,杨八难道:“传我命令,包括炊事班在内,全连有一个算一个,都他妹抄起家伙给我冲锋,全体出击,老子要杀小鬼子一个人仰马翻!”



    “轰!”



    “轰、轰!”



    一枚枚手雷在鬼子中爆裂,发出绚烂的光芒,映亮了地道,在手雷的密集轰击下,小鬼子成片的倒下。



    下一霎那,十几个守军从地下掩蔽所冲出来,一字排开来,一边扫射着,一边从容不迫的向前推进着。



    “兄弟们,杀鬼子啊!”



    杨八难一边大声吼叫,一边端着冲锋枪扫射。



    震耳欲聋的枪声之中,赵海再一次醒了过来,甩了一下头,问身边的小喜子道:“小喜子,人去哪了?”



    “杨连长带着人向鬼子发动了反冲锋,人都去杀鬼子了!”



    “我也去!”赵海一翻身,抱起一挺DP-27轻机枪就站了起来。



    “小喜子,走,为老牛报仇去!”帝少独宠萌妻:老公,治么



    “好!”小喜子跟着赵海一起向着山下的鬼子杀去!



    “杀鬼子啊!”



    五连战士手中的冲锋枪喷吐出一道道火焰,如死神镰刀一样不断收割着鬼子生命。



    几乎在五连发动反冲锋的同时,三连、四连也在黄守信的带领下,发动了反冲锋。



    黄守信将两个连一百多支冲锋枪放到了最前头一字排开,其余的战士则站在冲锋枪后后面,每个人的腰间都揣满了柠檬手雷,不断向鬼子阵中抛出。



    “嗒嗒嗒……”



    这是冲锋枪在吼叫,一串串耀眼的火光从枪口喷射而出,密集的火力打的冲在前面的鬼子不断倒地。



    “轰!”



    “轰!”



    这是柠檬手雷的爆炸声,每一次爆炸,最少都能带走几个人的生命。



    杨八难并没有急着带人冲入鬼子中间,鬼子现在已经没有了子弹,所以与鬼子近身肉搏反而正中鬼子的意,傻子才会做那种事情,杨八难将火力运用到极致,带着士兵断踏着鬼子尸体向前缓缓推进,用子弹尽情屠戮鬼子。



    “杀鬼子啊!”



    杨八难大吼着,手中冲锋枪猛烈开火,发出一道道死亡之火。



    “杀鬼子!”



    十余支冲锋枪火力全开,不断打倒敢于顽抗的当面之敌。



    “杀杀杀!”



    战士们一边怒吼一边不断射击。



    杨八难远远的就听到很多鬼子用日语大叫着:“魔鬼!”



    在强大的火力近距离打击下,鬼子终于有些吃不住劲儿了。



    “快跑啊!”



    “妈妈呀!”



    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前方的鬼子在心理上开始出现动摇,很多鬼子掉头就跑,一路回撤到地表工事,地下工事安全了。



    ……



    珲春岭东麓,黑夜下,一门门简易的喀秋莎火箭炮如巨兽一般一字排开,对准了鬼子所在的方向。



    火箭炮旁,几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薛老幺不断的在火堆前打着哈欠。



    “妈的,这东北的天气可真冷,前面烤火倒是挺暖和,这后背烤不到又冻得要死!”薛老幺说。



    “营长,我们抗联的军歌里有这么一句,‘火烤胸前暖,风吹后背寒’,当年我们抗联的战士都是这么过来的,那时候鬼子每天都在围剿,战士们又累又饿又冷,很多人一坐下去,就再也没起来过。”一个抗联老兵说。



    “你们抗联倒是够苦的,我们这几天都受不了,你们却要长年坚持在这种环境下战斗,没有顽强的意志根本就坚持不下来。”薛老幺发自内心的对抗联感到敬佩。



    老兵说:“所以啊,抗联到了最后,是死的死,逃的逃,散的散,很多人因为抗联太苦了而离开了部队,对坚持到最后的,真是少之又少啊。”



    “抗联都是好样儿的,不说了,都好好休息,一会儿怕是有大仗要打了。”薛老幺说完又打了个哈欠。地狱客运站之死亡之旅



    扭过头看了一眼指导员梁军,薛老幺口中嘟囔着:“老梁,打了几天的仗了,你不累吗?怎么也不休息?”



    “我睡不着,老薛,咱们都等了几个小时了,你说营长那里怎么还没有动静呢?按理说,营长他们也该到五家山要塞了。”梁军说。



    “老梁,你就安下心吧,营长把这么多的火箭炮交给我们,可不是让我们留着玩儿的,那是要派到关键时刻用的。薛老幺说。



    “连长!指导员!营长来电,让我们做好开炮的准备!”不远处,看守电台的战士跑到薛老幺的面前报告。



    “终于等到了!”薛老幺与梁军一听,精神很是亢奋,两个人立即站起,只听薛老幺大吼一声:“准备战斗!”



    下一刻,炮排的战士们便纷纷站起来,在薛老幺的指挥下来到了一门门火箭炮的旁边。



    薛老幺口中叫道:“兄弟们,营长来消息了,让咱们立即准备战斗,咱们就让小鬼子尝尝火箭炮的厉害!都给我精神点!”



    “是!”战士们齐齐回答。



    “好,一发试射!”薛老幺大叫道。



    “是!”炮兵排的战士们轰然回应。



    ……



    此时的王沪生与黄守信正站在主碉堡的出口处,黄守信低声说:“政委,小鬼子被打退了,我们马上就要开始了。”



    “咦,守信,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开始什么?”



    “嘿,政委,这次我从苏联绕路回来,奉团长的命令,以联合指挥部的名义,从苏军那里调来五十门简化版喀秋莎火箭炮,现在这些火箭炮就在珲春岭的东麓的公路上,现在该是动用这些喀秋莎火箭炮一举摧毁鬼子的时候了。”



    “老徐还真是可以啊,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后招。”王沪生说。



    “政委,你和团长在一起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摸不透他啊,团长要论起打仗来,怕是整个中国都找不出第二个来!”黄守信说。



    “是啊,老徐是个不世出的军事奇才,这一点是所有人公认的,你与何书崖都是他的高徒,也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啊。”



    “我和何书崖比不了,那小子,比我鬼的多,团长也最喜欢他。”黄守信笑着说。



    “你小子也不比他差,守信,那赶紧开始吧!”王沪生也有些期待火箭炮的齐射。



    “好!”黄守信应了一声,连忙联系自己留在珲春岭东麓接收喀秋莎的部队,同时让地瓜做好着弹点的记录。



    黄守信与薛老幺沟通后立即用望远镜向外看去,虽然他们不知道发射阵地的具体位置,但是大致方位还是知道的,不一会儿,望远镜中出现了一点火光,那是一枚火箭弹在空中高速飞行,只见那枚火箭弹在越过最高点后开始下落,飞行轨迹呈现一条弧线,落到了鬼子的营地外,并没有给鬼子造成任何的伤害。



    “要再向西二百米!”地瓜一瞬间就计算出了火箭弹的误差,口中说道。



    “告诉薛老幺,他的着弹点短了二百米,俯仰角还需要再调半个刻度。”



    “是!”



    黄守信下达了火箭炮开炮的命令,下一刻,珲春岭东麓百炮齐发,无数的火箭弹喷射着长长的尾焰冲天而起,带着巨大的呼啸之声猛烈射向前方,向着珲春岭下的鬼子营地袭去。



    此时的小林浅三郎正在用望远镜在临时指挥部外看着远处的战况,就在这时,从东面突然传来一阵吱吱的破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