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0章 钻狗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50章 钻狗洞

罗先,位于朝鲜境内,由罗津和先锋两部分组成,北与延吉、珲春相邻,同时又与苏联的滨海边疆区隔图们江相望,罗先有着56公里长的海岸线,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鬼子的军舰常年驻扎在罗先港内。

  罗先城外的公路上,许多身着白色长衫,穿着大裤裆裤子等传统朝鲜服饰的行人走在路上。

  为了掩人耳目,地瓜等人在罗津城外的一个小镇上弄了不少的朝鲜族服装,乔装改扮一番,然后分开行动。

  地瓜和二嘎子走在一起,二嘎子一扯衣袖就说:“你瞅瞅这衣服,裤裆那么老大,衣服又这么白,跟孝服似的。”

  地瓜说:“这是朝鲜人传统的服装,是人家的特色,你穿着就好,发什么牢骚。”

  顿了顿,接着说道:“二嘎子,前面就是罗先城了,咱们先混进去,你可别给老子捅什么篓子。”

  二嘎子就说:“地瓜,到了朝鲜地界儿,你还真得用我。”

  地瓜说:“为啥?”

  二嘎子说:“你忘了,我可是延吉人,延吉也是朝鲜人居多,所以我从小就学了不少朝鲜话,正好能派上用场。”

  “嘿,二嘎子,行啊,以后与朝鲜人交流就看你的了。”

  地瓜与二嘎子来到了城门口,几个朝鲜二鬼子见二人的服饰,也没有理会他们,两个人顺利的进了城。

  刚一进城,地瓜在一处墙角处停了下来。

  二嘎子就问:“咋地了?”

  “李蛋他们已经进城了,就在前面的拐弯处。”

  二嘎子问:“你咋知道?”

  “我们狼牙自然有联络的标记与方式。”

  地瓜说完,也不理二嘎子,向着前方走去。

  罗津城一家酒馆内,摆放着几张小桌,几个朝鲜人围坐在桌旁喝酒,桌上只摆了几个简单的小菜,更多的则是辣白菜等腌菜,以及一些打糕制品,虽说并不丰盛,但这些朝鲜人却吃得津津有味儿。

  地瓜和二嘎子上了楼上的单间儿,看到李蛋已点了几个小菜等着自己。

  地瓜就问:“人都齐了吗?”

  “都齐了,在客栈中休息。”李蛋回答。

  地瓜问:“那就好,情况都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山下奉文今天下午进的罗津城,现在城防司令部中,如果我们能突袭城防司令部,就可能干掉他。”李蛋说。

  地瓜问:“鬼子城防司令部的地图弄到了吗?”

  李蛋说:“鬼子的城防司令只是一幢大院儿,前后三进,前后各有一个门,大约有一个中队守卫,不过城防司令部的不远就是鬼子的宪兵司令部,只要枪声一响,鬼子宪兵队就可以在五分钟内赶到,所以,我们必须在五分钟内解决战斗。”

  地瓜说:“嗯,李蛋,你带一半儿人从正面强攻,吸引鬼子的火力,然后我从后面偷袭,双管齐下,一旦击毙山下奉文,立即发信号撤退,千万不要恋战。”

  “是。”

  ……

  夜色如墨,鬼子城防司令部外一切如常,虽然山下奉文到了罗先,但是因为罗先远离战场,谁也不会认为新一团会进攻罗先,因此罗先城内的鬼子并没有什么戒备,依旧如平常一样,没有特意加强城防司令部的戒备。TFBOYS十年之约之爱的邂逅

  此时的山下奉文坐在城防司令部的办公室内,腿上缠着纱布,二嘎子那一枪击中了他的腿,好在不是要害,除了走路受到影响外,别的也没什么大碍。

  山下奉文的心中很是酸楚,整个第七军都完了,近七万人,只有自己逃了回来,这一战,将是自己一生的污点。

  不过与此同时,山下奉文又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轻松,山下奉文有着坚强的意志,他并不会因一次失败而丧失继续战斗的勇气,他反而在心中想,只要大本营肯再给他机会,那自己就一定要洗雪前耻!

  这一次五家山之役的失败,主要是自己过于急功近利,新一团的战斗力强大,不应该与之正面交锋,而是应该进行封锁,待其物资消耗殆尽,战斗力减弱时再全师出击,这样,一定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当然,从战术上,自己不断分兵也是一个败笔,这使得第七军各师团被新一团各个击破,否则,第七军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失败。

  这二十多天,自己真的太累了,特别是最后一天,该死的狼牙一直在追杀自己,身边的人不断倒下,一个特战中队一百人,活着走到罗先的只剩下了十几个人,好在现在终于安全了。

  一股倦意涌上,山下奉文打了个哈欠,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呼噜打得山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下奉文被一阵枪声惊醒,山下奉文吓了一跳,一按椅子把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

  “砰!”

  房门被打开,冈田少佐跑了进来,口中说道:“司令官阁下,不好了,支那人在进攻城防司令部,您必须立即撤离!”

  山下奉文就问:“支那人在哪里?”

  “在正门强攻,我们从后门走,到兵营去,那里安全。”

  通过几次交手,山下奉文对这些神出鬼没的狼牙已经有所了解,他摇了摇头说:“狼牙很狡猾,正面进攻不是他们的风格,一定有狼牙在后面张网等我们。”

  “那我们怎么办?”冈田少佐急了。

  山下奉文说:“冈田,这司令部应该有狗洞吧。”

  “司令官阁下,您不会是想……不行,这太有失您的颜面!”冈田摇头说。

  “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中国古代的大将军韩信尚能忍受胯下之辱,我又有什么不可?与生命比起来,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哈依!”

  冈田应了一声,当即在几个士兵的带领下来到院墙附近的狗洞旁,山下奉文一咬牙,竟然真的从狗洞里钻了出去。

  冈田不由叹了一口气,堂堂的第七军司令竟然被逼得钻狗洞,这要传出去,怕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他恶狠狠的对旁边的士兵说:“今天的事谁也不许说出去,否则……”

  “哈依!”

  “哼!”

  冈田冷哼一声,从狗洞里爬出。

  “八嘎!”

  山下奉文从狗洞里爬出后骂了一句,原来狗洞边竟然有一堆狗屎,山下奉文弄了一手狗屎,气得他不断咒骂,随手将狗屎在墙上一蹭。

  冈田少佐说:“司令官阁下,我们去军营,那里比较安全。”
帝煞天下颜华离殇
  山下奉文又摇了摇头,口中说道:“狼牙很狡猾,如果我是狼牙,在发现目标不在城防司令部,一定向军营追击。”

  “那我们……”

  “绕路,去军舰!上了军舰,我们才真正的安全!”

  “哈依!”

  冈田护着山下奉文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

  “地瓜!都搜遍了,没有发现山下奉文!”李蛋叫道。

  “妈的,山下奉文这个老狐狸,一定是从地道逃跑了!“地瓜说。

  “地道未见得,不过他一定是逃了。”李蛋说。

  地瓜说:“嗯,山下奉文一定去了军营,给老子追!”

  地瓜带着狼牙向着军营所在处狂奔,然而一路上,并没有发现山下奉文的踪迹,地瓜心头一动,一挥手,众人停了下来。

  “不对!”地瓜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所有狼牙看向了地瓜。

  “妈的,让山下奉文这个老狐狸给骗了,他一定是使用了逆向思维,猜出我们的想法,所以,他并没有去军营!”

  “那他去哪儿了?”李蛋问。

  “军舰!”地瓜想了想,脱口叫道。

  “那咱们还追不追?”

  “追,当然要追,就算追到天涯海角,咱们也要把山下奉文给抓回来!走,去港口!”

  地瓜带着狼牙立即掉转方向,冲着港口冲去。

  ……

  “呜~”

  军舰的汽笛声响个不停。

  等地瓜带着狼牙赶到港口附近时,只见港口岸上到处是军警,显然已经有了防备,而原本停靠在岸边的鬼子一艘三千吨级的军舰已驶离了军港,向着海面驶出。

  看到这一幕,地瓜脸上写满了不甘,功亏一篑啊!

  数百里追杀,最后还是让山下奉文这老鬼子给跑了。这老鬼子也太贼了,这逃命的本事真是牛逼,他要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地瓜,咱们接下来干什么?”李蛋问。

  地瓜苦着脸说:“还能干什么?撤吧,回五家山。”

  ……

  罗先港外的一艘鬼子驱逐舰上,汽笛长鸣,军舰的大烟囱中不断冒着滚滚黑烟,一些鬼子海军在军舰上走来走去。

  军舰的船长室内,山下奉文用纱布重新包扎了一下腿上的伤口,一卷纱布用完,才将崩裂的伤口止住血。

  “军舰出港了吗?”山下奉文问。

  “司令官阁下,军舰已经出港,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船只。”舰长回答。

  “命令岸上留守士兵,不要让任何船只下水!凿沉所有的小渔船,以防狼牙偷袭!”山下奉文说。

  “司令官阁下,真的有这个必要吗?”舰长愣愣的问。

  山下奉文说:“如果你与狼牙交过手就会知道,狼牙是多么的可怕,他们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就如同一群魔鬼,死死的缠着你!”

  “我明白了。”舰长面色一凝,向山下奉文敬了一礼,转身离去。

  山下奉文缓缓坐了下去,随后长出一口气,自己这条命终于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