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5章 短暂的温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55章 短暂的温存

    “斯大林同志,如果这样的话,只要德国人全力进攻,那莫斯科必然失守!”朱可夫说。



    斯大林说:“好在事情还有转机,德国元首希特勒已经命令中央集团军在占领斯摩棱斯克后再进攻莫斯科,只要我们守住了斯摩棱斯克,那就会赢得喘息的时间,将后方的增援部队抽调上来。”



    听了斯大林的话,朱可夫和崔可夫长出了一口气。



    德国人没有趁机全力进攻莫斯科,这绝对是一个重大失误,如此一来,一切尚有可为!



    “看来,能否守住斯摩棱斯克是能否守住莫斯科的关键了,哪怕斯摩棱斯克的守军能多坚持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也可以有时间将新组建的部队抽调上来。”崔可夫说。



    “报告,斯摩棱斯克来电!”一个军官走了进来,将一封电报交给了斯大林。



    斯大林看了看电报,然后面无表情的说:“斯摩棱斯克的正面防线已被德国人突破,瓦西里率领的特种部队正在与德国人进行巷战。”



    朱可夫与崔可夫再一次愣住了,德国人的推进速度太快了,这么短的时间就突破了斯摩棱斯克的防线,如此强大的突击能力,真是太可怕了。



    瓦西里的特种部队虽然厉害,但德国人如此凶猛的攻势,他们又能顶多久呢?难道莫斯科真的要被德国人占领了吗?



    斯大林站了起来,走到了窗边,目视着窗外,半晌,他转过头来说:“一定要守住斯摩棱斯克,能不能拖住德国人就看这一战了,光凭瓦西里的特种部队怕是势单力薄啊。”



    “可是主席同志,瓦西里的特种部队是我军唯一的一支特种部队。”崔可夫说。



    “要是徐锐同志在就好了。”斯大林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在苏芬战争中,徐锐出色的表现给斯大林极为深刻的印象,正是在徐锐的指挥下,苏联才取得了苏芬战争的胜利。



    此时此刻,斯大林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徐锐的名字,他不禁在想,如果让徐锐来指挥这场战争,战局一定会有极大的改观。



    当这个想法从斯大林的脑海中出现在,斯大林比磐石还坚强的心便颤动了。



    “徐锐确实有出众的军事才能,可是他现在中国与日本远东方面军交战,一时之间怕是无法分身。”朱可夫说。



    “根据最新的情报,徐锐已经重创了日本远东方面军,建立了长白山抗日根据地。”



    “可据我所知,徐锐到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团长,以一团之力,怎么可能重创日本远东方面军的数十万精锐之师?”崔可夫不可置信的说。



    “没有什么事情是徐锐做不到的。”朱可夫冒出一句。



    朱可夫原本在西伯利亚一带驻防,对徐锐有相当的了解,所以才说出了这句话。



    “嗯,崔可夫同志,你现在就以我的名义向八路军总部去电,要求他们借调徐锐到苏联,参与我军指挥作战。”斯大林转过身来,眼神之中充满了希望。



    “是!”崔可夫应了一声,虽然他不相信徐锐可以力挽狂澜于即倒,但却也觉得,徐锐在苏芬战争时的表现不错,如果把他弄到苏联来协助指挥作战,那对苏联将有很大的益处,想到这儿,崔可夫大步向外走去。



    ……



    五家山要塞,这几天,徐锐的心情不错,没事儿逗逗大王,训训猛男,陪陪老婆,随着五家山战役的结束,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战事,所以徐锐除了主抓一下训练外,其余的时间都腻在家里,哄着老婆热炕头儿,小日子过得挺美。钢骨绝杀



    卧室内,徐锐正在和江南温存着。



    徐锐一把将江南搂在怀里,轻柔的在她的额头一吻,褪却了战场的疲惫,徐锐只觉这一刻是如此的美好与难得。



    江南就说:“老徐,我想红果儿和开心果了,也不知他们在延安过得怎么样,吃得好不好,有没有生病。”



    徐锐,口中说道:“放心,有娘照顾她们呢,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们对不起这些孩子,不过为了胜利,有些牺牲是必须的。”徐锐接着说道。



    江南就说:“嗯,道理我知道,只是心里有些难受。”



    徐锐说:“反正最近没有什么战事,要不这样,过几天,我们这些有家属在延安的人分别坐苏军的飞机去一趟延安,看看孩子们。”



    “嗯,老徐,到时千万把我带上,我一定要看看红果儿和开心果。”



    “好。”徐锐点了点头。



    “哇……”江南突然恶心的吐起来。



    “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徐锐问。



    江南吐完了,转身白了徐锐一眼,口中说道:“傻样儿,你又要当爹了都不知道。”



    “真的?”徐锐高兴的一下子将江南抱了起来。



    “小心点儿,别伤了咱们的孩子。”



    “嗯,一定不会伤了咱们的儿子。”徐锐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江南。



    “还没生呢,你咋知道是儿子?”



    “已经两个女儿了,这第三胎一定是儿子。”徐锐笑着说。



    “想不到你倒是个大男子主义。”江南有些不高兴了。



    其实对徐锐来说,男孩儿女孩儿他并不在乎,只是有了两个女儿,就想着想要个男孩子,也算是儿女双全。



    徐锐刚要解释,江南一笑,说道:“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呢。“



    徐锐点了点头说:“对,无论是男是女,都是我们的宝贝,我们一定会爱他们,保护他们,不让他们受到一丝的伤害,来东北这么长时间了,还没休息过,明天我领去出去玩玩儿。”



    “这可是你说的,可可没有逼你。”江南听了这话微微的一笑,又慢慢的依偎进徐锐的怀中。



    ……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冬日的早晨,太阳显得绵软无力,虽然是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又处天寒地冻的东北,可是徐锐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此时的徐锐带着江南来到了小河边。



    “老婆,想吃鱼不?给你补补身子。”徐锐问。



    江南就说:“这么冷的天儿,河面上又结了冰,怎么打鱼啊。“



    “呵呵,看我的!”



    徐锐取出铁钎子用力将冰捅开了一个大洞,露出下面的水来。芙蓉里



    “啪!”



    冰下的鱼儿为了呼吸,争着向外跳出来,一条巴掌大的鲫鱼一跃而起,落到了冰上,扑腾了两下,就被冰冻得结结实实。



    “哇,真的打到了啊!“江南兴奋起来,生活在南方的江南还是第一次看到东北这种捕鱼的方法,感到很是新奇。



    这时一旁的大王跑过来,一口叼起鱼跑到一边,用爪子按住鱼,然后吃了起来。



    “大王,你这家伙,哪儿有好事儿都能找到你。”徐锐瞪了大王一眼,转过头然后又去捉鱼。



    不一会儿,徐锐就捉了好几条鱼,徐锐说:“老婆,今天晚上,我给你做鱼,你别看这鱼小,这可是冷水鱼,一年也长不了多长,肉味儿很鲜美。”



    “是吗?那我可一定要尝尝。”江南笑着说。



    江南穿着棉袄,不过围了一个红围巾,这一笑,就如同一抹火红风中招展,看起来分外动人。



    “真好,今天晚有有鱼吃了,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鱼了,记得在南方的时候,我家附近河里的鱼特别的肥美……”江南的目光有些迷离,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乡。



    “哎呀,你别抓鱼了,身上都弄混了,多冷啊。”江南心痛的说。



    “老婆,我觉得你越来越像一个人了。”



    “谁啊?”江南问。



    “延安的王大妈啊。”



    “我哪里像她了?”江南诧异的说。



    “婆婆妈妈,像王大妈一模一样……”徐锐笑嘻嘻的说。



    “去你的,你才像王大妈呢!”江南气得追打徐锐,徐锐就在前面跑,一边跑一边开心的大笑,江南也笑着抓起雪在后面扔,一旁的大王看到了也冲了过来,不断在徐锐的面前跳来跳去。



    这一刻,徐锐觉得,一切是那么的完美与和谐,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宁愿时间静止,让这一切成为永恒。



    “团长!上级来电!”卓力格图从远处一边大叫一边向徐锐跑来。



    徐锐眉头一皱,五家山战役之后,各方的贺电该来的也来了,延安的嘉奖令也到过了,五家山战役的余波已经过去了,上级怎么又来电了呢?看来,一定又有大事发生了。



    “老婆,我去看看,你先回去。”徐锐说。



    “嗯。”江南懂事的点了点头,她知道,每次上级来电,都有大事要发生,这一次,又有什么事情了呢?



    五家山要塞,王沪生手中拿着上级发来的电报,一脸的凝重。



    “老王,上头有什么指示?”徐锐问。



    王沪生说道:“老徐,上面说,要你立即带着狼牙前往莫斯科,参加苏联的卫国战争。”



    “什么?去苏联?”徐锐的眉头一皱。



    “听说苏联人给了八路军五个步兵师和一个炮兵师的装备,只为了换你去苏联,老徐你的面子可够大的啊。”王沪生一脸的无奈。



    “五个步兵师和一个炮兵师的装备,苏联人倒真看得起我徐锐,看来,这一次苏联怕是真的遇到麻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