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6章 宰一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56章 宰一刀

在得知苏联人用五个步兵师和一个炮兵师的武器换取自己时,徐锐的心情不错,想不到自己能为中国争取这么多的利益,这也从侧面间接说明了自己的价值。

  “妈的,老子还真值钱。”徐锐有点小得意。

  王沪生就问:“老徐,那你去还是不去苏联?”

  徐锐看了王沪生一眼,说道:“我不去行吗?上级的调令都下来了,再说,这六个师的装备如果给了八路军,那八路军的战斗力就会有一个极大的提升,为了这六个师的装备,老子也非要去苏联这一遭。”

  “既然你决心已下,那你准备带谁去苏联?”王沪生问。

  徐锐说:“既然斯大林点名要狼牙去,那这一次就把狼牙主力带去,我拟一个名单,到时名单上的人都和我去苏联。”

  “行,你这就拟一个名单,不过地瓜和李蛋你得给我留下,咱们长白山根据地必须有几个高手坐镇,否则万一鬼子特战队来了无法应对。”

  “成。”

  当下徐锐草拟了一个名单,这份名单上以狼牙的老兵为主,包括:韩锋、莫子辰、时小迁、牛大器、风无边、吴寒、雷响、老鹰、叫驴、山鸡、大兵、东北虎、刘洪、李正、王强、彭亮、鲁汉、林忠、余必灿、老鱼、陈元贵……

  这份名单上一共是八十七人,以老狼牙为主,又加上了一些新狼牙,徐锐想了想,又加了个二嘎子。

  王沪生取过名单一看,对别人没有什么疑义,但是当他看到二嘎子的名字时,眉头却皱了起来。

  王沪生说:“二嘎子确实不错,不过还只是一个新兵,让他去苏联,是否有欠考虑?”

  徐锐却说:“二嘎子的潜力很大,他的六识灵敏,对狼牙帮助很大,虽说实战的经验少了点儿,但是老兵都是从新兵过来的,这次去苏联,也是对他的一个历练,对他的成长很有帮助,我相信等二嘎子从苏联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狼牙。”

  王沪生就说:“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没什么意见了。”

  徐锐说:“那就这样定了,一共八十八个人,再加狄安娜做翻译,明天给所有去苏的狼牙放一天假,后天早上出发,到海参崴机场,乘飞机前往莫斯科。”

  “好!”

  从王沪生那里出来,徐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江南看着徐锐,口中说道:“上级又有新任务了吧。”

  徐锐一点头,说道:“上级命令我立即到莫斯科去,帮助苏联人对付德国佬。”

  “你又要走了?”江南眼圈儿一红。

  “嗯。”徐锐见江南这样,心头也是有些不好受。

  “老婆,又不是生离死别,你哭什么?你放心,我在外面一定会守身如玉的。”徐锐笑着说。

  江南白了徐锐一眼说:“我听说苏联人很开放,你要是真敢在外面乱搞,我就把你给阉了。”

  徐锐说:“听说苏联女人全身都是毛,我对她们可没兴趣。”

  江南反问:“你咋知道?”

  “咳咳……你看医院和通信队的那些苏联女兵,胳膊上的毛多粗。”冷情总裁的豪门女王

  “你一个团长,成天盯着人家苏联女兵胳膊看什么?”江南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老婆,在家等着我,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徐锐的语气一下子变得轻柔,缓缓蹲在了江南的面前,将头贴在江南的肚子上,轻轻吻了一口。

  江南只觉心儿一颤,说道:“老徐,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徐锐一点头,口中说道:“放心,你男人我在战场上拼杀了这么多年,没那么容易死的,我还要见见我的儿子呢。”

  “你咋知道是儿子?”

  “一定是儿子……”

  与此同时,狼牙队员在接到任务后,一个个不但没有反感,反而很是高兴,闻战则喜已成了狼牙的传统。

  这些狼牙有女朋友的纷纷与找自己的女朋友,没女朋友的找到老乡、好友一起喝两杯,虽然有些伤感,但是狼牙都知身上肩负的重担,所以并没有人埋怨,每个人都默默的收拾行囊,准备踏上新的征程。

  ……

  海参崴机场,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员萨武什金与政委切列夫来到了飞机场,为徐锐和狼牙大队送行。

  机场上,四架DC-3型运输机停在那里,虽是夜里,但此时的机场却亮如白昼,机场跑道两侧的指示灯都已点亮。

  “徐锐同志,祝你们一路顺风,早日到达莫斯科!”萨武什金说。

  徐锐就说:“我说老萨,以后长白山根据地可就交给你们了,我老徐为苏联征战,你们也不能亏了新一团哪,不然我在前线心情一不好,怕是要出错啊,我一出错,苏联的同志们怕是要有所损失啊。”

  徐锐让自己的俄语翻译狄安娜将这段话一字不差的翻译给萨武什金听。

  萨武什金一听徐锐这话,一脸门子黑线,口中就说:“徐锐同志,有困难尽管提出,我们一定会尽量帮助长白山根据地。”

  “有你这话就成,我也不多要,我看那个DSHK重机枪倒是不错,我也不多要,你先给我弄个一百挺,配上五个基数弹药,另外150榴弹炮的威力也还可以,你也给我弄个一百门吧,再给我配一万发炮弹。”

  萨武什金一听徐锐这话,吓得舌头都伸了出来,心说徐锐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一百挺DSHK重机枪,整个海参崴的DSHK重机枪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

  至于一百门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老天,那可是一个重火力炮兵师的规模,整个苏联远东方面军都没有这么多的大口径榴弹炮。

  “这个……徐锐同志,你也知道,我们远东方面军很困难,一时怕是满足不了你的要求……”萨武什金喃喃的说。

  徐锐脸一黑,口中说道:“萨武什金同志,我徐锐是去保护苏联,是苏联人民的朋友,难道你们苏联人对朋友都是这么吝啬的吗?”

  一旁的切列夫是知道徐锐一向的嘴脸的,轻咳了一声说道:“徐锐同志,你要的东西我们虽满足不了,但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这样吧,我和萨武什金司令商量一下。”

  徐锐说:“好吧,反正我也不着急,大不了晚几天去苏联。”明末强梁

  “这可不行,斯大林同志来电,要你尽早动身。”萨武什科连忙说。

  一旁的切列夫连忙把萨武什金拉到了一旁,口中低声说道:“萨武什金同志,我了解徐锐,他的嘴巴可是什么都会说的,如果我们不满足他的要求,那他到斯大林同志那里乱说一气,那后果是我们无法承担的。”

  萨武什金听了切列夫的话后双眉紧皱,如果斯大林同志真的发了脾气,那后果可是他一个小小的远东方面军司令所无法承受的。

  事实上,现在的徐锐开出什么条件,萨武什金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答应下来,否则,徐锐在斯大林的面前说点儿什么,那他萨武什金的乌纱帽掉了事小,小命儿也许都不保。

  想到这儿,萨武什金哭的心都有了,与切列夫商量起来。

  不一刻儿,二人商量已毕,切列夫就说:“徐锐同志,我们一定尽最大的能力帮助你,你看,三十挺DSHK重机枪,二十门150毫米口径的榴弹炮,这已经是我们所能提供的最大限度帮助了。”

  徐锐心中一乐,自己之所以狮子大开口,不过是为了更好的讨价还价而已,苏联人一下子给了自己三十挺DSHK重机枪和二十门重型榴弹炮,应该是他们已经尽力而为了。

  不过徐锐表面上还是冷着脸说:“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们,萨武什金同志,你再给我提供一百挺DP-27轻机枪。”

  萨武什金有一种吐血的冲动,咬着牙哼哼说:“五十挺。”

  “成交。”徐锐哈哈一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萨武什金听狄安娜翻译徐锐的话后如释重负,不过一看徐锐的表情,心中又升起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总算把徐锐应付过去了。”

  萨武什金长口中说道:“徐锐同志,现在可以登机了吗?”

  “这个……”徐锐声音一顿,萨武什金的心又提了起来。

  “没问题。”徐锐哈哈一笑。

  “呵呵……”萨武什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徐锐嘻嘻一笑,口中说道:“萨武什金同志,切列夫同志,再见了,放心,用不了多久,我还会回来的。”

  “咳咳……”

  萨武什金心说你可不要回来了,要不我这老底儿都让你掏空了,萨武什金强自咧开了一丝笑容,向徐锐挥手作别。

  徐锐来到了飞机门口,想了想又转了过来,萨武什金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随后就听徐锐说:“再见了,达瓦里希。”

  “再见!”萨武什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啊!

  四架Dc-3型运输机在夜色中缓缓起飞,向着西北方面飞去,渐渐消失在了视野中,萨武什金与切列夫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萨武什金说:“上帝啊,他终于走了。”

  切列夫却说:“可是……他还会回来的!”

  “噢,我的上帝……”

  DC-3运输机内,徐锐一脸得意的笑,临走了还能大宰苏联人一刀,真是意外的惊喜啊,萨武什金、切列夫,我徐锐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