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8章 兵棋推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58章 兵棋推演

稍事休息,用过了午餐,徐锐和狼牙上了汽车来到火车战,见火车站已是人满为患,大量的车皮停在车站,站台上,很多苏联红军正在上车。

  徐锐一看就明白了,苏联人这是将远东方面的兵力抽调到欧洲战场去啊,看来欧洲的情况已到了极为危急的地步,以至于苏联人竟然不顾日本人的威胁从远东抽调兵力。

  虽然火车站人满为患,不过徐锐一行人却得到了优先登车的待遇,几个内卫人员亮明的身份,车站方面不敢怠慢,站长亲自安排狼牙登上了朱可夫的专列。

  朱可夫早已到了车上,见徐锐和狼牙来了,立即吩咐出发,列车向着莫斯科方向隆隆而去。

  一路上,朱可夫很少睡觉,一直在地图前研究目前的战局。

  事实上,在斯摩棱斯克失守之前,朱可夫制订了一下很好的计划,那就是在罗斯拉夫利——戈梅利——斯摩棱斯克一线进行防御,从而使莫斯科不受到德军的侵犯,但是随着斯摩棱斯克的失守,这个计划一下子成了泡影,这让朱可夫急得嘴角起了一串水泡。

  虽然朱可夫对守住莫斯科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但莫斯科身为苏联的首都,也是苏联核心利益所在,在莫斯科,有大量的工厂,现在这些工厂正在搬迁转移中。

  好在德国人虽然占据了莫斯科城区的四分之三,但大多数工厂所在的重工业区并没有沦陷,苏联红军依旧在用血肉之躯为工厂的搬迁赢得时间。

  如果莫斯科这么快丢失了,这些工厂无法搬迁,将对战局有着致命的影响,对苏联的战争潜力也将是一个沉得的打击。

  所以,朱可夫决定,一定要誓死守卫莫斯科,能拖多长时间就拖多长时间。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对于此次莫斯科保卫战,你可否谈谈自己的看法。”

  徐锐说:“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莫斯科虽然难以坚守,但却也并不是没有一丝希望。”

  朱可夫说:“看来你对局势很乐观。”

  徐锐说:“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我们还有机会。”

  朱可夫不可置否,显然,他对莫斯科保卫战是没有信心的。

  徐锐就说:“现在你是德军统帅,由我来指挥莫斯科保卫战,我们来一次兵棋推演如何?”

  朱可夫一点头表示同意。

  朱可夫说:“现在我兵分三路,北方集团军群已占领列宁格勒,包抄莫斯科后背,南方集团军群已占领了基辅,全歼了西方方面军,正在向外高加索推进,以占领重要的油田地区。

  至于中央集团军群已攻入了莫斯科。如果我是中央集团军群的统帅,我会在继续对莫斯科进行猛攻,最好是能一举摧毁苏军的指挥机构。”

  朱可夫将三面黑色小旗放在了莫斯科城的位置。

  “当然,我也可以采用围困的方式,围得莫斯科弹尽援绝,然后就可以轻易占领莫斯科全城,或者采用第三种办法,先休整一段时间,再集中全力占领莫斯科,最后一种可能,就是直接退兵。”

  徐锐说:“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想要围困莫斯科,这需要一个长期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苏联红军随时可以集结大量军队反攻,打破围困,所以围困并不是一种好的办法,至于退兵,德国人好不容易打到莫斯科,真要这么退兵,他们的元首就疯掉的,所以,退兵也没有可能。

  至于第三种办法,先休整再进攻,可能性也极小,德国人已占据了四分之三的莫斯科,这个时候,正是一鼓作气夺下莫斯科的良机,所以,德国人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集中全力,猛攻莫斯科。”

  朱可夫点了点头,徐锐的话很有道理,如果他是德军指挥官,必然会选择全力猛攻莫斯科。

  “我现在已经占据了莫斯科市的四分之三,在这种情况下,我有几种选择,一是直接发动攻击,二是重火力攻击后步兵进攻。”

  徐锐说:“莫斯科重工作区外面有着坚固的防御,如果你直接由步兵配合坦克发动攻击,那必然会受到沉重的打击,所以你只能采取第二种战法。”

  朱可夫接着说:“好吧,那我采取第二种战法,用大炮猛轰与飞机轰炸相结合,在火力打击后步兵再出动发动攻击。”

  徐锐说:“如果我将主要兵力配备到外围,那么就会遭受很大的损失,而且一旦被突破一点,整个防线将会崩溃。

  所以我会象征性的在外围进行一番抵抗,然后与德国人在莫斯科进行巷战,以杀伤德国人的有生力量,由于我拥有狼牙,所以在巷战中也具有很大的优势,一定可以坚持到最后。”

  朱可夫接着说:“这样的话,在正面进攻的同时,我会出动一部分特种部队,袭击苏军的指挥部,破坏苏军的指挥,从而缩短战役的进程,打破战场上的僵局。”朱可夫说完,将一面小黑旗放到了苏军指挥部的位置。

  “这个我早有准备,我会派出狼牙保护苏军指挥部,狼牙素质在德国特种兵之上,如果德国特种兵真的敢对苏军指挥部进行斩首,那么狼牙将粉碎德国特种兵的斩首行动。”徐锐拔掉了这面黑色小旗。

  朱可夫一皱眉,不甘心的说:“在斯摩棱斯克的巷战中,我的特种兵全歼了苏联统帅部卫队,所以,在莫斯科巷战中,我还会使用特种兵辅助进行巷战。”

  朱可夫又将一面黑色小旗放到了地图上莫斯科的位置。

  徐锐就说:“不论你出不出动特种部队,我都出动狼牙针锋参加巷战,以狼牙的素质与实力,完全可以压制住德国特种兵的进攻。”

  徐锐接着说:“我同时还会对使用狼牙对德军指挥部进行反斩首,干掉德国人的指挥系统,随后发动大规模的反击,以攻代守,派出一支部队绕到斯摩棱斯克,切断德军的后路,摆出全歼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姿态。”

  徐锐再一次将摆在莫斯科城的小黑旗拔掉,同时将一枚红色的小旗插在了地图上斯摩棱斯克的位置。

  朱可夫说:“这样的话,我有几种选择,第一种,我将会减少正面战场用于进攻的兵力,回师增援斯摩棱斯克;第二种,我可以不理睬你的进攻,全力进攻莫斯科,在攻下莫斯科之后,等待你这支偏师的只能是被消灭;第三种,我会出动空军对你的偏师全力轰炸,配合斯摩棱斯克守军守住城池。”

  徐锐就说:“如果你采取第二种方法,全力进攻莫斯科,那么首先你要有足够的军需,我会派出小股部队袭扰你的后勤补给部队。

  其次,我可以派出侦察兵侦察到你的物资储存地,然后用重炮和飞机攻击你的物资储存地。

  总之,尽一切可能破坏你的军需物资,让你无法坚持长期有效的进攻,同时,我会不断增加防守兵力,加强防守的厚度,寸土必争,消耗你的物资,在没有物资补充的情况下,你的中央集团军群主力最后只能后撤,而我将趁机反攻。”

  “至于你的第三种选择,出动空军轰炸机,那我会选择夜间行动,现在的轰炸机还不具备全天候作战的能力,在我的绝对优势兵力面前,斯摩棱斯克最多坚持不了三天!”

  朱可夫说:“这么说,我只有第一种选择了,从莫斯科抽调兵力回师增援斯摩棱斯克,先打掉你的偏师,这样一来,莫斯科方面,我只能暂缓攻势了。”

  朱可夫取走了莫斯科城下的一面小黑旗,然后拔掉了斯摩棱斯克位置上的小红旗。

  徐锐一笑,说道:“其实我进攻斯摩棱斯克可虚可实,打下斯摩棱斯克最好,那样将是对德军致命的打击,若德军回师,我无法攻下斯摩棱斯克,也可切断莫斯科城下德军的物资补给,最大限度削弱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战斗力。

  同时莫斯科的主力部队立即与这支部队配合,自莫斯科趁机发动反攻,以攻代守,全力攻击莫斯科城下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

  德军兵力不足,不过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死守莫斯科,但被切断了后勤,等待他们的只有全军覆没的命运,所以他们最终只能撤退,则莫斯科也可以就此解围!”

  徐锐将莫斯科城下的小黑旗统统拔掉,将红旗向斯摩棱斯克方向推进。

  “这样一来,莫斯科之围就解了?”

  当看到兵棋推演的结果是苏军解了莫斯科之围时,所有人都无比的震惊。

  朱可夫皱着眉,并不放弃,口中说道:“我可从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芬兰等地征召仆从军,增加兵力的厚度,稳住战线,再次进逼莫斯科。”

  “你可以抽调兵力,不过我同时也会将新组建的部队源源不绝投入到莫斯科战场,占据兵力与装备在数量上的优势,你再想打下莫斯科,怕是千难万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