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0章 中心开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60章 中心开花

克里姆林宫,位于莫斯科的心脏地带。

  在俄语里,克里姆林宫意为“内城”,它建于博罗维茨基山岗上,南临莫斯科河,西北接亚历山大罗夫斯基花园,东南与红场相连,呈三角形,有塔楼十八座,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带有鸣钟的救世主塔楼,克里姆林宫享有“世界第八奇景”的美誉。

  克里姆林宫瞭望塔上原本有几百年来象征沙皇权威的双头鹰,但在一九三五年被拆毁,取而代之的是新政权的标志——五颗红色五角星。

  在斯大林带领的苏维埃政府迁到喀山之后,克里姆林宫就成了莫斯科城防司令部的所在。

  为了防止德国飞机的轰炸,保护克里姆林宫,苏联人采取了瞒天过海的办法,此时,占地28公顷的克里姆林宫被全部涂上伪装色,建筑蒙上布,教堂顶端闪闪发光的金色也被涂料掩盖起来。

  此时,克里姆林宫的北侧,莫斯科河上,十几个苏军士兵正在冰面上行进着,与普通的苏军不同,这十几个苏军士兵大多数都拿着波波沙冲锋枪,还有两挺DP—27轻机枪,一支莫辛纳干步枪,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

  很快,这十几个苏军士兵就从冰面上过了莫斯科河,来到了克姆林宫的北门,此时的克林姆林宫北门,密密麻麻布满了士兵。

  远远的一个少尉问道:“我们是哪个部分的?”

  渡河而来的十几个苏军士兵中,一个面色苍白,气质忧郁的上尉走了出来,用流利的俄语说道:“我叫久加诺夫,我们是21集团军的,奉命来找朱可夫将军。”

  那守门的少尉一皱眉,口中说道:“有上级开的介绍信吗?”

  久加诺夫立即从怀里将一张介绍信取了出来,那介绍信上还盖着第21集团军的公章。

  那少尉向上尉敬了一礼,口中说道:“上尉同志,请再出示你的军官证。”

  “嗯。”久加诺夫将军官证递了过去,少尉比对了一下证件照片与上尉,在确信没有什么问题后将军官证还给了少尉,然后说道:“上尉同志,最近德国佬的特种兵活动猖獗,我们必须严加盘查,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了。”

  久加诺夫看起来言语不多,也不想和那少尉过多交谈,于是一点头,收起了自己的军官证,带着自己的士兵向着克里姆林宫走去。

  “听说斯大林同志就在里面。”少尉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久加诺夫和身后的士兵立刻脚步一顿,旋即就听到那个少尉大吼道:“不好,是德国人的奸细!”

  糟了!

  “久加诺夫”一下就反应过来。

  刚才那少尉最后一句话竟然是用德语说的,自己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心细,在自己放松戒备时竟然来了这么个突然袭击。

  “干掉他们!”“久加诺夫”大叫一声。

  一场激烈的战斗瞬间爆发,子弹在空中穿梭。

  那“久加诺夫”正是奥古斯特所假扮,当下奥古斯特的特种部队立即与克里姆林宫的守卫部队交上火。

  为了伪装,奥古斯特和他的部下都没有使用自己最擅长的德式武器,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战斗力,身为特种兵,掌握各种型号的武器已经是必备的技能。豪门夺爱:亲亲老公别太坏

  更重要的是,为了加强火力,奥古斯特和他的士兵人手一支波波沙,还有两挺DP—27轻机枪和一支莫辛纳干,这样强大的火力让他们在正面的遭遇战中瞬间占了上风。

  “嗒嗒嗒……”

  波波沙冲锋枪与DP—27轻机枪交织出一片收割生命的大网,将四周的二十几个苏联士兵顷刻间扫倒在地。

  奥古斯特手持着一支莫辛纳干,身为一个超级狙击手,他还是习惯使用步枪,虽说在他看来,莫辛纳干比毛瑟98K要差了那么一丝,不过总算是聊胜于无了。

  “啪!”

  奥古斯特向空中打了一发红色信号弹,下一刻,渗透进苏军控制区内部的其余四支特种兵分队立即按着原来的约定同时向克里姆林宫方向快速逼进。

  “走!”奥古斯特带着自己的士兵向着克里姆林宫迅猛突击,寻找着苏军指挥部的所在。

  ……

  克里姆林宫,苏军城防司令部。

  朱可夫正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小憩,突然被一阵清脆的枪声惊醒,朱可夫一下子站了起来,口中大声喝问:“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之后,一个上尉冲了进来,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德国人已经打进了克里姆林宫,我们快撤吧。”

  朱可夫一听,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那上尉,口中说道:“德国人怎么可能打到这里来?难道莫斯科已经全面失守了吗?”

  “这个还无从判断,但德国人确实打进了克里姆林宫,这里十分危险,我们必须立即撤退。”上尉说。

  “不能撤!”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随后,徐锐与锹安娜走进了朱可夫的办公室。

  一看徐锐来了,朱可夫立即镇定下来,口中说道:“徐锐同志,德国人已打进了克里姆林宫,现在局势很混乱,在局势明朗之间,指挥部应该撤退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以免被德国人一网打尽。”

  徐锐摇了摇头说:“朱可夫同志,克里姆林宫是莫斯科的中心,也是苏联的象征,现在局势不明,如果贸然撤出,被德国人占据了克里姆林宫,那将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朱可夫问:“怎么说?”

  徐锐说:“德国人这么容易就进入了克里姆林宫,多半是少量的特种部队渗透进来,我军的控制区的防线现在很稳固,德国人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就有所突破。

  所以,只要我们将入侵克里姆林宫的德军特种部队消灭或驱逐,克里姆林宫自然可以转危为安。

  反之,如果贸然放弃克里姆林宫,那么对莫斯科守军的军心和士气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再想守住莫斯科就千难万难了。”

  朱可夫很是认同徐锐的话,他不由想起了与徐锐在火车上进行的兵棋推演,在兵棋推演中,就有德军特种部队斩首的假设,想不到德国人真的这么干了,看来,应该出动狼牙了,也只有狼牙,才有能力对付德国的特种部队。

  朱可夫口中说道:“徐锐同志,又到了你的狼牙大显身手的时候,我相信,狼牙一定会战胜强大的敌人!”我真是召唤师

  徐锐说道:“朱可夫同志,如果你是德军指挥官,在得知特种部队已攻入克里姆林宫时,你会有什么反应呢?”

  “你是说……德国人会趁我军指军混乱之机发动全线猛攻,想要借此机会一举突破我军在莫斯科的防线?”朱可夫大吃一惊。

  徐锐说:“不排除这种可能。”

  “我明白了,徐锐同志,我立即指挥各部防御,克里姆林宫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好。”

  徐锐转身而去,不一会儿,八十八名狼牙已汇集在徐锐的面前。

  远处的枪声越来越近了,不过这些狼牙却不为所动,仿佛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的心志早如磐石一般坚硬。

  徐锐就说:“兄弟们,德国的特种部队已杀进了克里姆林宫,现在是到了你们露两手儿的时候了!”

  狼牙们有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的欣喜,有的开始摩拳擦掌,闻战则喜,已成为狼牙的传统。

  “团长,不就是德国的特种部队吗?手下败将,这几天闲得蛋疼,正好拿他们开开杀戒!”鲁汉毫不在意的说,完全没把德国特种部队放在心上。

  “鲁汉,不要轻敌,现在的德国特种部队,经过了无数次大战的洗礼,已完全不是苏芬战争时的状态,与我们狼牙比起来也不逊色,一会儿打起来,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一听徐锐这么一说,这些狂傲的狼牙一个个满心的不服气,开始跃跃欲试,徐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对这些狂傲的家伙,激将法比别的办法要好用的多。

  “二嘎子!”徐锐叫了一声。

  “到!”二嘎子连忙应声。

  “一会儿打起来,你跟在我身旁,不要乱跑!”

  “是!”

  “出发!”

  徐锐一挥手,带着众狼牙向着克里姆林宫前面枪响处冲去。

  ……

  “啪!”一枪爆头!

  奥古斯特已经用手中的步枪连着干掉了十几个苏联红军,不过苏联红军却前仆后继,用生命挡住了奥古斯特分队前进的道路。

  奥古斯特不想做过多的纠缠,于是爬上了一座塔楼,控制住制高点,配合小分队的行动。

  塔楼上的奥古斯特发现,其余的四支特种兵小分队也已进入了克里姆林营,五个小分队的兵力加起来也有七、八十人,而苏联人守卫克里姆林宫的也不过三、四百人。

  从实力上来讲,只要给自己一个小时的时间,就一定可以拿下克里姆林宫。

  一想到可以拿下克里姆林宫,这个苏联人心目中最为神圣之处,奥古斯特就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这将是军人毕生最大的荣耀。

  通过观察,奥古斯特发现,苏联人在左侧的防御是薄弱点,于是他立即用背上背着的步话机指挥自己的小队,向左侧攻击前进。

  奥古斯特所使用的步话机,是由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发明的单兵背负式调频步话机,通讯距离有1.69公里,全机只有5磅重,德国统帅部通过秘密渠道弄到了几部,随后进行了仿制,其中一部分优先装备给了特种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