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6章 烈焰熊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66章 烈焰熊熊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北侧,莫斯科河北岸,一支由一百多辆坦克组成的强大装甲力量不断向前挺进。

  这支装甲力量,正是德军最为精锐的第17坦克旅。

  德国第17坦克旅,名义上是一个旅,实际的兵力已达到了一个装甲师规模,全旅共有坦克152辆,装甲车96辆,摩托车1300辆,汽车510辆,马车1500辆,迫击炮54门,反坦克炮50门,105毫米轻型榴弹炮24门。

  全旅包括一个装甲团,一个掷弹团,一个炮兵团,共计人员一万一千余人。

  说第17旅是德军最为精锐的部队一点也不为过,他们拥有德军最先进的坦克,全部实现了机械化作战,第17坦克旅下辖的主力坦克营,共有45辆三号坦克,两个辅助坦克营,装备共约一百辆四号坦克。

  这样的武器配备,使第17坦克旅成为了第3集团军的一柄锋利战刀,从对苏战争开始,第17坦克旅就冲在了最前面,几乎参加了中央集团军群对苏的所有大型战役,所向披靡。

  弗雷德少将是第17坦克旅的指挥官,弗雷德是一名有着二十多年军龄的优秀军官,他作为一个士兵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凡尔登战役中,弗雷德一个人俘虏了一百多名法军,从而成为了德国的民族英雄,甚至为此得到了德国皇帝的接见,这件事,让弗雷德一直引以为傲。

  一战后,已升任上尉的弗雷德成为了德国军官团的一员,在德军的重建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随着德军的不断壮大,费雷德的军衔也不断提升。

  在过去的几年中,弗雷德曾带着装甲兵参与了入侵波兰的行动,弗雷德的装甲兵立下了赫赫战功,面对着德国的钢铁洪流,机械化作战,波兰的骑兵一触即溃,最后只能发动自杀性的进攻,成片的倒在坦克的炮火与机枪下。

  随后,弗雷德又追随古德里安闪击法国,三十几天就占领了巴黎,法国投降,正因为一系列的战功,使得弗雷德最终升任第17坦克旅少将旅长。

  在长期的作战中,弗雷德对闪电战的运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成为了德军的一员悍将。

  此时的弗雷德打开了装甲指挥车的仓盖儿,用望远镜看着前方,只见在他的前面是一片居民区,楼房林立,楼宇之间的大街上到处是苏联人修建的街垒,苏联人已封锁了每一处通往莫斯科河的道路,看得出来,苏联人已决心顽抗到底。

  弗雷德眉头紧急,从对苏联作战开始,第17坦克旅一路上所向披靡,还没有遇到太大的抵抗,不过这一次,苏联人看样子是要战斗到底,不经过一场血战,很难向前推进了。

  坦克的优势在于野战,在野战中,特别是平原上,坦克的火力、装甲、机动性会得到最大化的发挥,反之,在城市巷战中,坦克的机动性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只能做移动的炮塔使用。

  弗雷德并不想自己的坦克陷入巷战,但在他却别无选择。

  看来,没有丝毫取巧的机会,只能强攻了。

  想到这儿,弗雷德放下了仓盖儿,利用指挥车内的通讯器材命令第52坦克营出击。

  弗雷德的手中一共有三个坦克营,其中一个装备着3号坦克的主力坦克营,两个装备着四号坦克的辅助坦克营。绝色女魔斗狼王:至尊红颜

  第52坦克营是其中的一个辅助营。

  弗雷德将一个四号坦克营派了出去,以掩护步兵进行巷战。在巷战中,主要用于攻击敌方坦克的3号坦克的用处不是很大,而携带了高爆炸药的4号坦克则可以发挥出自己支援的特长,所以弗雷德才会将四号坦克营派出去。

  “嗡……”

  坦克发动机的马达声嗡嗡做响,十几辆四号坦克不断向前推进,所过之处,苏联人设置的屏障直接被碾压成了碎片。

  在距离苏军阵地不远处,坦克停了下来,随后,炮口对装了街垒。

  “轰!”

  “轰!轰!”

  一声声爆炸响起,对面的街垒被炮火不断的摧毁,地动山摇,浓烟滚滚。

  摧毁苏军街垒后,德军坦克在身后步军的保护下重新向着前方缓缓推进。

  “嗒嗒嗒……”

  一辆坦克的附近,一幢二层小楼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枪声,一串串的DP—27子弹打在坦克上,发出铛铛的响起,火星飞溅。

  那辆四号坦克见有人袭击,立即将那巨大的炮塔转过来,对着小楼就是一炮。

  “轰!”

  小楼被一炮轰地塌陷,里面反抗的苏军被埋在了土里。

  坦克撞开了面前街垒的残骸,从小楼面前驶过,一个手持火焰喷射器的德军将火焰喷进了小楼的废墟中。

  “啊!”

  一个苏军战士浑身是火,从小楼的废墟里钻出来,德国士兵一脸的冷酷之意,并没有理会这个苏军战士,直到这战士被烧得倒地不起,成为一堆散发着肉香的焦碳。

  “轰!轰!”

  这辆四号坦克继续前进,坦克炮不断轰击着四周反抗的苏军,而坦克附近的德军步兵则对坦克形成保护,步坦协同战术被德军运用得炉火纯青。

  “乌拉!”

  一个苏军士兵从一幢被炸得没了门窗的小楼里猛冲出来,手里拿着两个燃烧瓶,向着坦克用力扔出,砸中一辆坦克。

  坦克嘎然而止,熊熊燃烧起来,那苏军第二个燃烧瓶刚要扔出,坦克附近的德军已用冲锋枪将他打成了筛子。

  那正在燃烧坦克附近的一个德国兵向远处走去,他听到身旁的大楼有声音,于是将头向里面探去看了一眼,只见被炸得没有了门窗的房间内,几十个平民蜷缩着身体躲在角落里,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那德国兵嘿嘿一笑,立即回去将那喷火兵找了过来,那喷火兵拿起火焰喷射器对着屋内立即喷出了一股涛天的烈焰,那火焰迅速将几十个平民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

  德军采用了步坦协同,不断推进的方法,总的来说,还是很有成效的,一步步挤压着苏军的空间,而缺少重武器的苏军战士只能用血肉之躯与德国人殊死搏斗。

  ……

  安德烈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战前,他是莫斯科郊区的一个农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战争爆发后,安德烈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军人,安德烈在被教会了怎么使用枪支之后就被推上了战场。康熙母佟妃传

  此时的安德烈,正位于一幢四层大楼的上方,手中拿着枪瞄向了远处的德军,手心儿一全是汗水。

  指导员就在身旁说:“安德烈,放松一些,瞄准了再开枪,不会有事的。”

  安德烈向指导员感激的看了一眼,随后开始瞄准,只见远处的德国人已渐渐进入了射程,一辆四号坦克为先导冲在最前面,掩护着后面的步兵不断向前推进。

  “打!”

  指导员一声令下,几十个战士立即开枪射击,一下子打倒了四、五个德军士兵,这时,前方那辆四号坦克将炮塔转过来,对着大楼猛轰,一时间,大楼硝烟弥漫。

  指导员大叫道:“谁去干掉那辆坦克?”

  没有人说话,指导员目光在众人面前不断的扫来找去,这时安德烈说道:“指导员,我去吧!”

  “好样的!安德烈,我为你感到骄傲,拿着它们,扔到坦克上就行了!”指导员将两个燃烧瓶塞到了安德烈的手中。

  安德烈拿着燃烧瓶并没有下楼,而是跑到了楼顶,将一个燃烧瓶向着德国人的坦克扔去。

  “轰!”

  安德烈看到一团火起,不过这燃烧瓶并没有碰到德国人的坦克,那辆坦克依旧在向前行驶,渐渐来到了楼前。

  “轰!”

  坦克再次开炮,一炮将最上方的一层楼轰得垮塌,安德烈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安德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十几个德国兵与那辆坦克已到了楼下,浑身是血的指导员和几个没死的苏军士兵被德国人从一楼内拖了出来。

  指导员显然已经受了伤,但并没有屈服,不断大骂着德国兵。

  德国人将指导员和几个俘虏的战士都推靠在墙上,然后将枪举了起来。

  “苏联万岁!”指导员大吼着。

  “嗒嗒嗒……”

  安德烈看到,两个德国人用手中的冲锋枪向着指导员和那几个俘虏猛烈射击,随后,指导员他们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杀完了人,德国人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一个个嬉笑着,仿佛干了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两个德国人还点燃香烟吸了起来,看起来很是惬意。

  安德烈心中悲愤异常,这时他注意到,那个没扔出去的燃烧瓶就在身旁,安德烈将燃烧瓶拿在手中,这一刻,恍惚中,他又看到了农村的生活,家中那三间土坯房前蹲着一条大黄狗,年迈的母亲正在做饭,等着自己归来,自己的弟弟正在田地里耕作,还有那因酗酒而瘫痪在床的父亲,不断在床上祈祷着上帝保佑自己。

  “再见了,妈妈!再见了,我的亲人!”

  “苏联万岁!”

  安德烈从上面纵身一跃,向着德军的坦克扑去。

  轰!

  一团火焰自上而下将坦克包围,不断熊熊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