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7章 德军奸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67章 德军奸细

莫斯科河北岸,一队苏军战士正躲在街垒后面休息。

  两个小时中,德国人已发动了三次进攻,这些苏军战士承受着巨大伤亡,最终还是顶住了德国人的进攻。

  战斗的间隙,士兵们有的闭目养神,有的手中拿着十字架不断祈祷着,还有的在那里擦拭着步枪。

  “列夫捷特,给同志们吹个曲子。”连长普希金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士兵说。

  列夫捷特,在俄语中的意思是“革命的孩子”,列夫捷特的父母原本都是工人,参加了十月革命,所以,用列夫捷特给自己的孩子命名。

  列夫捷特本来是个文艺兵,但在莫斯科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主动要求到步兵连队做一名士兵,亲手打击侵略者。

  “好的,连长,我给大家吹一个《莫斯科保卫者之歌》。”

  “列夫捷特,就是你前几天教我们唱的那首歌吗?很有力量的歌。”普希金说。

  “是的。”

  列夫捷特将口琴放到嘴边,开始吹奏起来,催人奋进的旋律自口琴中发出,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战士们开始跟着音乐的节奏小声哼唱,随后,这歌声却越来越响,越来越嘹亮,伴随着歌声,战士们的斗志重新鼓舞起来。

  “我们向敌人猛力进攻,战士大跨步往前冲。我们身背后就是首都,莫斯科比一切都贵重。我们在战斗中,最顽强最英勇,因为有莫斯科在心中……”

  歌声嘹亮,气壮山河,战士们兴奋起来,列夫捷特站起,一边吹奏着乐曲,一边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战士们一边鼓掌,一边开心的大笑着。

  “啪!”

  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苍穹,音乐嘎然而止,一枚子弹一瞬间已射入了列夫捷特的后脑,将半个脑壳掀飞。

  “扑通!”

  列夫捷特倒在地上,圆睁的双眸失去了神采,黄白的脑浆与鲜血混在一起不断的流出……

  战士们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下一刻,一阵巨响传来,只见远处的巷口,一辆德国坦克在步兵的保护下重新向前推进,横冲直撞,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物碾得粉碎。

  片刻后,战士们看到,德国人的坦克停了下来,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街垒。

  “快卧倒!”

  “轰!”

  一朵绚丽的火光冲天而起,两个战士被炸得飞起来,砰的一声落到地上,一个战士的腿已没了踪影。

  “啊!”

  几个重伤的战士惨叫,连长普希金刚要指挥战斗,只觉小腹一阵剧痛传来,低头一看,自己的肠子竟然从肚子里流出来。

  这时,一个手臂上绑着红十字标志的医务兵向着普希金猛冲而来。

  “啪!”

  一枪爆头!

  那医务兵倒在地上已没了呼吸。

  “该死的德国佬!”普希金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

  这些德国狙击手杀人是有选择性的,医务兵和军官是他们的首要目标,因为狙杀军官可以使敌方的指挥混乱,猎杀医务兵可以使敌方的士气下降,而且受伤的人得不到有效救治,生还的可能性很小,增加敌方的战损。穿越之秀才田园记事

  普希金侧着身子爬到了那倒地的医务兵身旁,从他的药箱里取出一支吗啡扎进了自己的肚皮。

  普希金将肠子塞进了肚子里,用纱布将小腹缠上,然后再一次回到了指挥的位置上。

  德国的坦克太厉害了,街垒在坦克面前根本就不起太大的作用,半个小时后,激烈的枪炮声平息下来,身旁的战士都已经死光,只剩下了普希金。

  普希金仰面倒在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取出了两个燃烧瓶放在手中。

  德国人的坦克越来越近了,眼见就要碾压过来,普希金猛的一个翻身,站起来将两个燃烧瓶扔到德国坦克上。

  坦克上立即燃起熊熊大火,下一刻,坦克后面的德军士兵已将普希金打得浑身是枪眼。

  “苏联……万……岁……”

  普希金吐出最后一口气,轰然倒下,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

  徐锐带着二嘎子、山鸡、叫驴、鲁汉、刘洪等十几个狼牙来到莫斯科河北岸防御阵地的时候,德国人已经占据了莫斯科河北岸的部分街区,苏军虽然顽强抵抗,但却无法阻止德军前进的脚步。

  徐锐看到,远处,一群苏军士兵正在向后逃跑。

  “都站住!”徐锐火了,大叫了一声,身旁的别多夫也用俄语大叫起来。

  “达瓦西里!你们是来增援的吗?”

  不远处,那群二十左右,还稚气未脱的苏军看到了徐锐等人,不断的大叫着。

  徐锐就说:“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一些的苏军上尉军官说道:“我们是波多利斯克军校的,奉命赶来增援,可是刚刚我们得到了命令是要撤退,我们正在执行命令。”

  “原来是一群学生兵,怪不得一见到德国人就怂了。”

  山鸡很是不屑的说。

  徐锐却说:“苏联军校的学员都受到了严格的训练,其战斗力要远比一般士兵强的多,你可别小瞧了这群学生兵,关键时刻,他们说不定能顶大用场。”

  “上尉同志,我是莫斯科城防司令部的参谋主任徐锐,现在,你们必须听我的指挥,立即回去战斗。”徐锐表明了身份。”

  “对不起,我无法确认你的身份。”那上尉军官说。

  别多夫主动向朱可夫要求与徐锐一起到前线来,朱可夫同意了他的请求,此时,别多夫立即将自己的军官证交到了上尉的手中。

  那上尉一看别多夫是朱可夫卫队的队长,立即向别多夫敬了一礼。

  “现在,回到你们的岗位上!”徐锐大叫。

  就在这时,一个少校军官从远处跑了过来。

  “快撤退,为什么要停下!”那少校军官大叫道。

  徐锐眉头一皱,带着别多夫来到那少校面前,口中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莫斯科城防司令部的参谋!”那少校大声说道。

  “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别多夫眉头一皱说。

  “同志,我军的两个师正在向克里姆林宫集结,组成新的防御阵地,我们必须撤退到克野姆林宫去!没时间和你细说了!”那少校急切的说道。Boss的贴身女保镖

  徐锐口中说道:“我们刚从克里姆林宫过来,并没有接到这样的命令。”

  别多夫对这少校的身份起了疑心,口中就说:“同志,让我看看你的证件。”

  少校将自己的军官将交到了别多夫的手中,别多夫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一扭头,他看到了少校的鞋子,口中就说:“少校同志,把你的脚抬起来,我要看看你的鞋子。”

  少校就问:“看我的鞋子干什么?”

  别多夫说:“红军的鞋子与德军的鞋子在外表虽然相差不大,但是德国人鞋底的鞋钉是圆的,红军鞋底的鞋钉是方的,让我看看你的鞋子!”

  别多夫说完不由分说将少校的脚抬了起来。

  下一刻,别多夫叫了一声:“是圆的!”

  “德国人的奸细!”

  那少校猛得将别多夫一推,转身就向前跑去。

  “啪!”

  徐锐一枪打爆了少校的脑袋,少校倒在了地上。

  “达瓦西里,看到了吗?这个人是德军的奸细,德国人的特种部队是无孔不入的,千万不能中了他们的诡计。”

  徐锐大叫:“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即回到自己的阵地上!”

  “是!”

  那群军校学员应了一声,立即掉头往回跑。

  徐锐跟随着军校学员的身后前进,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群炮兵拉着两门战防炮正从前方溃退下来。

  “站住,你们干什么?”别多夫大叫道。

  “让开,不要挡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兵大吼一声。

  徐锐就说:“别多夫同志,你没看到吗?他们正在准备逃跑。”

  “你们这群懦夫,回到阵地去!”别多夫大叫。

  “同志,德国人的攻势太猛了,我们一个战防炮连,现在就剩下两门战防炮了。”那老兵见别多夫是军官,连忙放缓了口气。

  “胆小鬼!”徐锐冷哼一声。

  狄安娜将徐锐的话准确的翻译过来。

  “你说什么?”那老兵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

  “我说,你们是胆小鬼!”徐锐大叫。

  “我们不是胆小鬼!”那老兵一边说一边气呼呼去拎徐锐的衣领,徐锐没有穿苏军军装,所以那老兵并不知道徐锐也是军官,把他当成了苏军中常见的蒙古裔士兵。

  “砰!”

  徐锐一记背摔,直接将那老兵摔倒在地,痛的老兵大叫。

  “你干什么?这是莫斯科城防司令部的参谋主任徐锐同志,不得无礼!”别多夫说。

  那老兵爬了起来,随即将头上的帽子一摘,蹲在地上哭着说:“我们不是胆小鬼,我们一个炮兵连,一百多个同志,可是打到现在,只剩下十几个人了,进攻的德国兵最少有三十多辆坦克,几百人,再打下去,我们就要全军覆没!”

  “身为一名军人,明知是不敌,也要与敌人战斗到底,逃跑只是懦夫的行为,没有任何的理由辩解,是个男人的话,就跟我们到前线去,与德国人干到底!”徐锐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