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8章 干掉坦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68章 干掉坦克!

狄安娜准确的将徐锐的话翻译过来,那老兵听完,一咬牙站了起来,口中声嘶底里的大叫:“我们不是懦夫,不是胆小鬼!”

  “达瓦希里,跟我上!”老兵大吼一声,身后的那些士兵推着战防炮掉转方向,向着前方猛扑过去!

  看到这一幕,徐锐点了点头,这些苏联人还是有血性与骨气的,只要激发了他们的斗志,那莫斯科一定可以坚持下去,直至击退德国人的进攻。

  徐锐带着这些军校学员和两门战防炮向前而去,一路上不断将溃散的苏军士兵聚集起来,到了阵地时,徐锐的身旁已聚集了大约一百多人,徐锐立即给这些人分配任务。

  “山鸡,这两门战防炮就交给你了,你和炮兵连的同志给老子把街道封锁住。”徐锐说。

  山鸡就说:“团长,你就放心吧,有这两门炮,只要炮弹充足,德国人有多少坦克都过不来。”

  徐锐也不再理山鸡,他观察了一下地形,这条街道宽约二十米,将两门战防炮放到中央,正好可以攻击德军的坦克。

  街道两侧是两幢3层楼房,徐锐把别多夫叫了过来,让他带着军校的学员进入两侧楼房,将重机枪也搬上楼顶,从两翼形成交叉火力,封锁住街道。

  随后,徐锐让剩下的人立即加固街垒,将一挺DSHK重机枪放到了街垒中央,从而形成立体的火力网。

  远处的枪炮声越来越近了,身旁的一个军校学员有些嚅嚅的说:“我要尿尿!”

  徐锐知道,这些学员应该是第一次上战场,紧张是在所难免的。谁还没有个第一次呢?

  “别慌,你先去尿,一会儿德国人来时,瞄准了再打。”徐锐一笑,然后对狄安娜说,“狄安娜,这里太危险,你先回去,等打完了这一仗,我再去找你。”

  狄安娜摇了摇头,口中说道:“不,徐锐同志,我要和你一同战斗。”狄安娜用异常坚定的口吻说。

  徐锐冷冰冰的说:“狄安娜同志,你在这里会妨碍我的战斗,请你立即离开!”

  狄安娜眼圈儿一红,咬牙说:“徐锐同志,我要留在你身边,与你生死与共!”

  徐锐见狄安娜真的不想走,而且自己在指挥时确实有需要她的地方,所以无奈的一点头,说道:“那好,你留下来,一会儿德国人来了,你就躲进后面的屋子里去,不可以随便乱跑!”

  “是!”

  这一次狄安娜答应了下来,一想到能与徐锐一起战斗,她真的很开心。

  所有人都感到了空气中紧张的气氛,用不了多久,德国人就要打过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初升的太阳。

  没有人说话,很多士兵将手中的枪擦了一遍又一遍,也有的士兵靠在墙壁上,用空洞而又无神的双眼看着远方的天空。

  狄安娜也感到了这种紧张的气氛,口中说道:“我给同志们唱个歌儿吧。”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一念化苍穹

  悠扬的歌声在空中回荡,一切都安静下来,远处的枪声、炮声、爆炸声这一切仿佛消失,只剩下狄安娜那优美而饱含感情的歌声在空中回荡。

  很多苏军士兵都跟着狄安娜小声吟唱起来,这首《喀秋莎》在苏联家喻户晓,几乎每个苏联人都会唱。

  这饱含着少女纯情的歌声,使得抱着冰冷的武器、卧在寒冷战壕里的战士们,在难熬的硝烟与寂寞中,心灵得到了情与爱的温存和慰藉。

  渐渐的,那些军校学员兵的手不再颤抖,他们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暖的春意,仿佛离开了这战火纷飞的战场,仿佛与心爱的姑娘手牵手一起徜徉于林间草地……

  “咻~”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徐锐一把将狄安娜按到了身下,尘土四溅,硝烟腾空。

  炮声过后,一群德军士兵在一辆坦克的掩护下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他们正在不断向前推进。

  “准备战斗!”徐锐大吼一声。

  所有人立即从刚才的温存中清醒了过来。

  现在还没有和平,苏联的大地正在遭受德国法西斯的入侵,为了保卫和平,保卫家园,再见到自己可爱的姑娘,必须拿起武器与敌人战斗到底!

  每个人都拿起了枪,热血在他们的胸膛里沸腾,这一刻,战斗开始!

  “鲁汉,把狄安娜带到后面去!”徐锐大叫。

  “不,我不走!”狄安娜说。

  然而鲁汉不由分说,粗暴的推着狄安娜走了。

  徐锐来到了山鸡面前,口中说道:“准备开炮!”

  这时只见那炮兵连的老兵跑了过来,带着十几个士兵开始开启弹药箱,动作熟练的给战防炮装弹。

  “轰!”

  那老兵开了一炮,但那炮弹却打到了一旁。

  山鸡在一旁干看着,徐锐就说:“山鸡,你愣着干啥,来帮忙开炮啊!”

  山鸡搔了搔头说:“团长,这炮怎么和小鬼子的战防炮不一样啊。”

  “废话,小鬼子的战防炮只有37毫米口径,这苏联人的战防炮有57毫米口径,能一样吗?不过这些战防炮的操纵方法都差不多,你小子炮打得最准,给老子狠狠的打!”

  “是!”

  山鸡应了一声,立即开始调整战防炮的角度,那苏联老兵连忙说:“这样不行,是打不到的!”

  山鸡也不管他,一拉弦,猛的开了一炮。

  轰!这一炮打到了坦克的右侧,这时,那辆坦克也发现了这门战防炮,开始将炮塔转了过去,想要敲掉这门战防炮。

  “快上炮弹!”

  山鸡一边大叫,一边调整战防炮的角度。

  “开炮!”

  “轰!”

  抢在德国坦克炮之前,战防炮再一次发出怒吼。

  这一炮,正击在德军坦克的正面炮塔上,一团冲天的火焰自炮塔上升腾。

  “打中了!”豪门春色之妖娆调香师

  山鸡兴奋的大叫起来,通过调试,山鸡对这种炮的性能有了底,知道这种炮完全能够击穿四号坦克的正面装甲,如此一来,德国人的坦克就受到了制约。

  随着德军坦克的被击毁,德军的步兵失去了坦克的掩护,立即受到屋顶两侧机枪的扫射,在留下十几具尸体之后,德军的攻势终于被打退了。

  “立即把战防炮后移!”徐锐一边比划一边叫道。

  不过那苏联老兵却并不想后移,一脸的不服气。

  “你要不想炮被炸毁就赶紧后移大炮!”徐锐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那老兵心中虽然不服气,但还是决定执行命令,当即带着人把两门战防炮推到了后面。

  就在两门战防炮被推走不久,德国人将四门七十五毫米的步兵炮推了出来,对着苏军的防御阵地就是一通狂轰滥炸,而轰炸的重点就是刚才战防炮所在的位置。

  如果不是把步兵炮撤走,这时一定已经被炸毁了。

  看到这里,那老兵和别多夫连挑大拇指。

  “哈拉少!徐锐同志,你太厉害了!”

  那句哈拉少徐锐还是能听明白的,知道别多夫和老兵在夸自己。

  炮击过后,徐锐又示意老兵把战防炮推上来。

  刚刚把大炮推上来,德国人的进攻就再一次开始,德国人的坦克炮完全将战防炮压制住,不断的轰击。

  这一次,德国人同时出动了四辆坦克,后面跟着百余士兵,不断向着巷口逼近。

  “四辆四号坦克,德国佬这是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打下我军阵地啊。”徐锐放下了望远镜说。

  “团长,怎么办?”山鸡问。

  “鲁汉,火箭筒带了吗?”

  “带了!”鲁汉应了一声。

  徐锐说:“给老子瞄准了打!”

  “好!”鲁汉扛着火箭筒瞄准了,好后扣下了扳机,只听咻的一声,一枚火箭弹向着正前方德军的四号坦克袭去。

  “轰!”

  一声巨响过后,徐锐惊讶的发现,火箭弹竟然没有洞穿德军坦克的正面装甲。

  山鸡就说:“团长,火箭筒对付日本人薄铁皮的九五式和九七式还够用,对付有着厚重装甲的德国四号坦克,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啊。”

  “山鸡,你在这里守着,鲁汉,把火箭筒给我!”

  徐锐说完,从鲁汉手中接过了火箭筒,立即扛上了楼顶。

  鲁汉紧跟着徐锐的身后,只见徐锐趴在楼顶上,火箭筒对准了一辆坦克,一扣扳机。

  “咻~”

  一枚火箭弹发出刺耳的尖啸,向着最前方的一辆坦克袭去。

  “轰!”

  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最前方的那辆德国坦克顿时升起一团火球,瞬间被摧毁,火光冲天。

  鲁汉惊呼一声,说道:“团长,你是怎么搞的,同样的火箭筒,怎么刚才我就打不穿德国人的坦克,而你一下就打穿了呢?”

  “嘿嘿,打仗是要靠脑子的。”徐锐有点小得意。

  鲁汉就问:“团长,咋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