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9章 血战巷口-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69章 血战巷口

徐锐说:“你刚才攻击的是坦克正面的装甲,坦克正面的装甲一般来说是最厚的,而我攻击的是坦克侧面的装甲,相比较来说,那是坦克的薄弱部分,所以才能击穿。”

  “原来打坦克还有这么多讲究啊。”鲁汉拍着脑门儿说。

  徐锐不禁想,小鬼子的装甲力量薄弱,火箭筒很容易就击穿他们的薄皮坦克,所以自己以前也没有和狼牙说怎么打坦克。

  不过遇到德国人就不一样了,德国人拥有强大的装甲力量,如果不知道这些,狼牙是要吃大亏的,看来,有必要向狼牙再进行一下反装甲知识的普及。

  “鲁汉,剩下的坦克交给你了。”

  徐锐说完将火箭筒交给了鲁汉。

  鲁汉将一枚火箭弹装进了火箭筒,对准另一辆坦克开火。

  “轰!”

  拖着长长尾烟的火箭弹瞬间击中坦克的侧面装甲,直接将坦克击毁,两个身着黑色坦克服的德军坦克兵从坦克中钻出来,身上尽是火焰。

  “啪!啪!”

  趴在楼顶的二嘎子连开两枪,结束了两个德军坦克兵的痛苦。

  鲁汉哈哈一笑,心说用火箭筒打坦克真是管用,立即将火箭筒对准了第三辆坦克,而这时,第三辆德国坦克也已经发现了鲁汉所在的位置,坦克的炮塔对准了鲁汉所在。

  “我艹!”

  鲁汉与那辆坦克几乎同时开火,坦克的炮弹在鲁汉身旁爆炸,直接将鲁汉炸得飞上了天,与此同时,这辆德国坦克也被火箭弹击中,爆出了一团火焰。

  鲁汉的身子从空中落下,碎石纷飞,落在身上,痛得鲁汉连声惨叫,心说自己这次算是完蛋了。

  “鲁汉,装什么怂,快起来!”二嘎子的声音传来。

  鲁汉睁开了眼睛,向自己身上看了看,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在事儿,只是手臂蹭破了点皮。

  “老子没事儿?”鲁汉高兴的叫起来,心说老子命倒是蛮大的,这样也没有被炸死。

  鲁汉向下望了望自己攻击的那辆德军坦克,发现那辆坦克已经燃烧成了一团火球。

  “轰!”

  最后一辆德军的四号坦克被战防炮击毁,山鸡的笑声从楼下传来。

  “山鸡,你一共才打掉了两辆坦克,老子一口气干掉了三辆。”鲁汉一撇嘴说。

  “你小子的火箭筒那么轻便,要是给老子用,德国人的坦克来一个灭一个。”山鸡说。

  “你就吹吧。”

  “行了,别说了,德国人又要进攻了。”徐锐说。

  失去了坦克的掩护,德国人再一次把四门步兵炮一字排开,对着两幢小楼和巷口就是一通狂轰滥炸。

  这个时候,就看出房子坚固的好处来,这两幢小楼都是钢筋水泥结构,德国人的步兵炮虽然厉害,但并不足以击垮小楼。

  在连续损失了五辆坦克之后,德国人尝到了守军反坦克武器的厉害,所以放弃了坦克支援,数百名德军在步兵炮的支援下,成散兵线向着巷口推进。

  “德国佬这是被打怕了,不敢再用坦克了。”

  徐锐示意所有人不要乱动,听自己的命令行事。[白蛇聊斋]情缠

  这些德国军人手中拿着毛瑟98步枪和MP40冲锋枪,开始不断向巷口靠近。

  三百米,德军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所有人看向了徐锐,徐锐却连一丝反应都没有。

  二百米,德军已开始全力冲刺。

  战士们再次看向徐锐,徐锐把手举起来。

  一百五十米,德军已经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全力向前猛冲。

  “打!”

  徐锐大吼一声,下一刻,巷口的那挺DSHK重机枪发出了震天的吼叫,子弹如冰雹一般砸向正冲上来的德军,与此同时,小楼两侧的DP—27轻机枪形成交叉之力,在如此的立体防御之下,子弹异常密集。

  徐锐看到,德军成片的倒在机枪的枪口下,特别是那挺DSHK重机枪,发挥了极大的威力。

  “嗒嗒嗒……”

  徐锐看到,一个德国兵被DSHK重机枪子弹打中了左臂,下一刻,他的整个左臂就飞了出去,另一个德国兵被重机枪子弹打中了脑袋,半个脑袋直接飞出,红色的血水与黄白的脑浆洒了一地。还有一个德国兵被重机枪子弹打中了胸口,那胸口竟然透出了一个大洞,心脏已被打的粉碎。

  DSHK重机枪只能用“残暴”来形容,每一个被击中的德军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鲜血与残肢断臂到处乱飞,将白色的雪地染成了一片片的鲜红。

  “啪!”

  “啪!”

  徐锐向上看去,只见二嘎子不紧不慢的用枪给德军点名,才几分钟,死在二嘎子枪下的德军已超过了十个。

  徐锐心中暗赞,这个二嘎子,潜力犹在地瓜之上,绝对有可能成为最优秀的狙击手,自己一定要重点培养他。

  与此同时,徐锐也看到了,苏军的那些军校生打的也很是勇敢,没有丝毫的怯懦。

  这时,徐锐看到德军在损失了近半的兵力之后,开始向后退去。

  “乌拉!”

  一声大吼从身后传来,随后,更多的喊声传来,十几个军校生从身后冲出,竟然向德军发动了反冲锋,这样的勇敢行为充分显示了战斗民族的本色,但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这样做,又显得有些鲁莽。

  “快回来!”徐锐急了,这些军校生到底是初上战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贸然冲锋,怕是会有极大的伤亡。

  果然,徐锐话音未落,用作支援的两挺德军MG—34通用机枪德开始不断射击。

  MG—34通用机枪是一款极为优秀的机枪,也是通用机枪的鼻祖,将轻重机枪的优点融为一体,有效射程可以达到800到1000米,在MG—34通用机枪的猛烈射击下,十几个军校生纷纷被子弹击中倒地。

  这时,更多的军校生想要冲出去,但徐锐伸出手臂将他们拦了下来。

  “山鸡,你们把德国佬给老子挡住!”徐锐扭头对山鸡等狼牙大叫。

  随后,徐锐扭过头来说道:“快回去!”

  徐锐知道,在这种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贸然发动冲锋,造成兵力大量损失,其结果就是阵地的失守。

  徐锐明白这个道理,狼牙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这些在军校学习的孩子却不明白,见自己的同学纷纷倒地,他们都红了眼睛,想要冲上去。嫡女策:覆君江山

  他们虽不明白徐锐说什么,可是却从动作上知道了徐锐的意思,一个军校生举起枪对准了徐锐,口中大叫道:“让开!”

  “不要开枪!”狄安娜从窗户里看到这一幕,立即从屋子里冲出,想要去帮徐锐挡子弹。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志!”

  别多夫也跑出来,大声喝斥着那拿枪对准徐锐的军校生。

  “让开!”那军校生大叫着,枪口对准了徐锐,眼中寒芒四射。

  徐锐冷哼一声,下一刻,他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原地,还没等所有人缓过神来,徐锐已到了那军校生的身侧,一巴掌甩在军校生的脸上,那军校生直接被打倒在地,脸上现出五个清晰的指印。

  “你的枪口是用来对准敌人的,而不是对准自己的同志的!”徐锐大吼。

  狄安娜这时已跑到近前,立即将徐锐的话翻译了一遍。

  听了徐锐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看着眼前这个黄皮肤的中国人,对于东方人,他们原本是有些不屑的,可是,此时他却被徐锐震住了。

  是的,枪是用来打敌人的,而不是用来对准自己同志的。

  “他们不能白死!”那被打倒在地的军校生突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咆哮着,刚才死的那十几个人都是他的同班同学,眼见着平时相处在一起的同学被打死,这军校生的心理几乎崩溃。

  “他们不会白死!只要守住阵地,他们就不会白死!军人,必须服从命令!”徐锐的声音是如此的有穿透力,一时间,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还在看什么?快回到自己的阵地去!服从命令!”徐锐大叫着。

  “团长,德国人打过来了!“山鸡大叫。

  “还愣着什么,快去战斗!”徐锐吼道。

  “是!”

  不自觉的,众人齐齐应了一声,徐锐用他的个人魅力征服了这些人的心,现在,这些原本是天之骄子的军校生完全被徐锐所折服,纷纷回到了自己的战斗位置,与狼牙一同抗击冲上来的德军。

  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德军留下一地的尸体后被击退,战场再一次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从对面突然走出几十个没拿武器的德军士兵,来到战场上。

  二嘎子一看,将子弹推上膛就要开枪。

  “二嘎子,住手!”徐锐叫了一声。

  二嘎子看向了徐锐,口中说道:“团长,为什么?”

  山鸡也问:“这些德国佬要干什么?”。

  徐锐说道:“他们是来收尸的。”

  “收尸?”

  “嗯,收尸体的人不能打,不然就犯了战场上忌讳。”

  “忌讳?”二嘎子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徐锐。

  “交战的双方都是要死人的,如果连收尸的人都要打,那以后战死士兵的尸体就只能爆尸荒野了,这样的话,一来容易引起瘟疫,二来对军心和士气也有很大的打击,是战争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