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2章 夜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72章 夜战

    寒风呼啸,十几个德国兵的尸体倒在地,吴寒将尸体的银针一一回收,这些银针,吴寒都抹了剧毒,见血封喉,造价很高,吴寒自然不会轻易扔掉。

    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坦克的轰鸣声,吴寒看到,两辆坦克不断向前移动,每过一处建筑,这坦克喷出了一股炽热的火焰。

    在夜战,德国人竟然使用了喷火坦克!

    喷火坦克是会喷火的特种坦克,坦克装喷火装置,喷火装置利用压缩空气的压力,将燃油喷出,在炮口处由点火器点燃,喷发出火焰。

    在意大利与埃塞俄亚的战争,意大利人最早使用了喷火坦克,取得了很大的战果,德国人也研究出了2号喷火坦克,被称为怒火金刚。

    这支喷火营隶属于第18装甲师100喷火营,此次奉命前进增援勃兰登堡特种兵部队。

    两辆2号喷火坦克不断前移,每经过一处可疑建筑,都要向里面喷出火焰,几个协助狼牙作战的苏军战士从一幢建筑里面冲出来,浑身是火,不断惨叫、翻滚着。

    喷火坦克的后面,一队德军士兵在坦克的掩护下不断开枪,向前攻击前进。

    吴寒躲到一处建筑的门口处,猛得将一枚F1手雷扔进坦克后面的德军之。

    “轰!”

    六七个德军被炸倒在地,几乎同一时间,吴寒一个前滚翻,从一具尸体抓起一把P—40冲锋枪和两枚手榴弹,身如电闪,片刻后已到了坦克的附近。

    此时的喷火坦克附近并没有步兵掩护,吴寒将手榴弹一拉弦,扔进了坦克的履带。

    “轰!”

    喷火坦克嘎然而止,一个士兵打开盖子,手拿着可以折叠枪托的P—38冲锋枪要逃走,吴寒一记飞针扔出,那德军坦克兵惨叫一声,从坦克跌落到在。

    吴寒一个箭步冲了坦克,用P—40干掉了正从坦克钻出的另外两外德军士兵,然后爬进了坦克。

    一旁的彭亮也跳进了坦克里协助吴寒,他们将炮塔来了个九十度的拐弯,对准了后面的另外一辆坦克。

    “呼!”

    一条火龙喷射而出,将后面开来的喷火坦克直接烤成了一块烙铁。

    “轰!”

    第二辆喷火坦克内的汽油由于受到高温立即爆炸,整个坦克变成了一团炽热的火球,不断熊熊燃烧着。

    第二辆坦克后面跟随着的二十多个德军士兵一边开枪,一边向着吴寒操控的坦克冲来,想要夺回坦克。

    “呼……”

    一条刺目的火龙汹涌狂奔,一瞬间将二十几个德国兵全都罩了进去。

    下一刻,一片火海,二十几个浑身是火的德国兵不停惨叫着……

    “咻咻~”

    远处的天空,一排迫击炮的炮弹划破夜空,向着喷火坦克袭来。

    原来德军见喷火坦克被夺了去,于是使用了迫击炮,想要击毁这辆喷火坦克。

    “撤!”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吴寒叫了一声,与彭亮从坦克猛地跳出,向着远处狂奔。

    “轰!轰轰!”

    身后,一连串的炮弹不断爆炸,两个人在爆炸声,一跃而起,跃过了街垒。

    “轰!”

    炮弹在身后爆炸,将那辆喷火坦克彻底炸毁,但吴寒与彭亮却毫发无损。

    “你们两个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可把老子吓坏了!”韩锋笑着一敲吴寒的胸口,吴寒呵呵一笑,口说道:“死不了!我们两个的命还长着呢!”

    随着两辆喷火坦克的被击毁,德国人的攻势为之一顿,也许,他们也没有想到,在自己最擅长的夜战竟然能被对手占了风,这对德国特种部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德国人的这攻势被打退了,由于喷火坦克被摧毁,协助狼牙作战的苏联红军战士再一次占据了两侧的建筑,准备迎接德国特种兵新一轮的进攻。

    ……

    残月如钩!

    小半个月亮从地平线升到了天际,远处,两辆喷火坦克不断燃烧着,将这黑暗的夜色照得雪亮。

    冷铁锋与东北虎坐在一处钢筋水泥搭建的高楼内,这楼足有六层高,冷铁锋和东北虎在第一层的窗口处,窗口的下半部已经用沙袋堵,不过透过半部的窗户,还是可以看到远处燃烧的喷火坦克。

    “吴寒这小子干得漂亮。”冷铁锋说。

    东北虎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说:“队长,这德国人的特种兵虽说一般的士兵厉害的多,但与咱狼牙起来,跟本不够瞧的。”

    冷铁锋说:“不要轻敌,德国的特种兵还是很厉害的,只是被我们占据了有利地势与先机,进攻的一方总是要伤亡大一些。”

    东北虎取出军用水壶想要喝水,直到此时他才发现,水壶里的水已冻成了冰。

    东北虎说:“俺们东北冷,这苏联的天东北还要冷,真是受不了。”

    “我这南方人都没说什么,你这东北人倒叫苦了,外面有雪,实在是渴了,到外面去吃雪。”冷铁锋说。

    “好吧。”东北虎一脸的无奈,不过他也知道,这是目前止渴的唯一办法,指望在这冰天雪地里喝热水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升起火来,又会成为德国人迫击炮攻击的目标,所以只能吃雪止渴了。

    东北虎溜到了门口,悄悄探出了半个头,见没有动静,这才找到一块相较干净的雪堆处,拂了拂雪的脏东西,抓起一把雪大口嚼起来。

    “嗯?”东北虎突然心一惊,远处,只见有几个黑影悄悄的贴着墙摸了过来,他们弯着腰,绝不超过窗底的高度,不断向前方逼进着。

    妈的,德国特种兵这是想夜袭啊!

    东北虎刚想开枪,这才想起,自己的机枪扔到屋里了,在他要转身向屋里跑去取枪时,已经被德国人发现,德国人立即向东北虎开枪。

    东北虎赶紧趴到了地。

    德国特种兵见行迹败露,索性不再隐藏行迹,几个德国特种兵冲进了屋子,下一刻,一团白影一闪而逝,几个德国特种兵立即没了动静。吾家盲妻

    东北虎见那几个特种兵没了动静,连忙跑进了楼内,只见四、五个人倒在地,每个人的咽喉处都钉着一枚手里剑。

    是井千代子出手了!

    东北虎心一喜,这一次,徐锐除了带狼牙来到苏联外,同行还带了井千代子与朝奈舞,徐锐并没有给井千代子和朝奈舞分配任务,只是让他们跟随冷铁锋行动。

    此时,在德国特种兵偷袭即将成功之时,一直潜伏在暗的井千代子和朝奈舞终于出手了。

    事实,与留在长白山对付自己的同胞相,井千代子与朝奈舞当然更喜欢去杀德国人,所以,当徐锐给她们是留在长白山还是去苏联的选项时,她们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如果说徐锐是太阳下的王者,那井千代子是暗夜里的幽灵,她与朝奈舞潜伏在夜色,开始了对德军特种部队的猎杀。

    一支德军特种部队正在企图偷袭,猛然间,雪地闪过一道白光,井千代子自雪地腾空而起,六枚手里剑同时飞出,直接击六名德军特种兵的咽喉。

    “什么人?”

    余下的两个德军特种兵刚要动手,下一刻,两枚手里剑已击了他们的咽喉,两个德军特种兵连哼都没哼一声倒了下去。

    一眨间,井千代子的人影已消失在了夜色之。

    ……

    韩锋带着吴寒、钻山豹、彭亮守在一处钢筋水泥的大楼内,钻山豹说:“我要拉屎。”

    韩锋一皱眉,这对于每个人简单的事,现在却成了大问题。

    因为德国特种兵的狙击手遍布于四周,只要一露头,可能被德国人的狙击手爆头。

    所以,队员们有了大便,都是是屋内解决,虽然臭了点儿,恶心了点儿,但总送了命强。

    “到外屋拉去。”韩锋说。

    钻山豹说:“不,我要到楼外去拉。”

    韩锋说:“你想找死啊。”

    钻山豹说:“我这几天火大,真要在屋里拉,这屋里你们别想呆了,我琢磨着,现在天这么黑,到外面拉应该没什么大事儿。”

    韩锋一想钻山豹说的也有道理,说道:“那好,注意点安全,快去快回。”

    钻山豹来到了大楼门外,快速跑了出来,来到了一堆瓦砾废墟前,想用这堆废墟当掩护,防止德军狙击手的偷袭。

    钻山豹选了个较平坦的地儿,正位于那堆瓦砾后面,将裤子一脱,蹲在那里自己和自己较劲儿,声音挺大,隔着老远知他在干什么,把不远处韩锋熏得点起了一根香烟,用来驱除臭味儿。

    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从瓦砾堆的一旁窜出来,手里拿着一支P—40冲锋枪,似乎是想要偷袭大楼,并没有发现钻山豹的所在。

    钻山豹看到了这个偷袭的德国特种兵,此时他的裤子褪到了膝盖的位置,虽然蹲在那里,但腰带的手枪却触手可及。

    钻山豹一把掏出—33红星手枪,也顾不得擦屁股,猛地站起。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