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6章 解救战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76章 解救战俘

“出发!”

  徐锐对着无线电大吼一声,然后带着三辆坦克与一百多个苏军战士向着前方推进,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击垮德军第17坦克旅的进攻,打垮德军在北线的攻势,从而稳住莫斯科北部的战局。

  坦克一路前行,走了没有多久,就见到前方有一股上百人的德军部队正在快速赶来。

  徐锐眼睛当时就是一亮,送上门来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

  “快装弹!”徐锐一扭头,对鲁汉说。

  鲁汉立即将一颗炮弹装进炮膛,山鸡瞄了一下,然后将炮弹猛地发射出去。

  “轰!”

  徐锐看见炮弹在德国兵中开了花,直接炸飞了三、四个德国兵,随后,刘洪操控坦克上的机枪向着德国兵凶猛扫射。

  只见德国兵在坦克机枪的扫射下一排排倒下,后面的德国兵一边大叫,一边逃跑。

  “冲过去!“徐锐大叫。

  随后,那驾驶坦克的狼牙一踩油门儿,坦克立即向前方狂飙,将两个逃得慢的德军卷入了履带里,碾成了两团模糊的血肉。

  “冲!”

  徐锐所在的坦克一马当先,不断向前攻击前进,坦克炮的炮弹一枚接一枚落在德军之中,后面的别多夫也带着士兵不断开枪。

  “冲!”

  二嘎子操控着第二辆坦克的车载机枪,不断发射愤怒的子弹。

  “乌拉!”

  别多夫挥舞着手枪,指挥着战士们奋力向前。

  “嗒嗒嗒……”

  波波莎与车载机枪不断向着目标射击。

  “轰!轰!”

  炮弹不断在德军中爆炸。

  没用十分钟,已经将前面拦路的一个连德军全部击溃,德军大半战死,少数逃离。

  “前进!”

  徐锐对着无线电大吼一声,三辆坦克向着前方不断前进。

  前行没多久,远远的看到一队德军正坐在篝火旁烤火,德军的身后放着几辆维修车辆,很显然,这是一个德军的坦克维修连,坦克声并没有引起这些德军的注意,他们以为是己方的坦克正在开回来维修而已。

  几个德军的维修人员甚至主动迎了上来。

  下一刻,一条火舌从坦克上倾泻而出,将几个德军打成了筛子,然后从他们的尸体上碾压而过。

  “嗒嗒嗒……”

  坦克不断推进,追逐着这些德国兵。

  徐锐看到一个德国兵拿着两个手榴弹向着坦克扑过来。

  “刘洪!”徐锐大叫。

  “看到了!”

  刘洪用机载机枪对着这个冲过来的德国兵就是一梭子。

  “轰!”

  这个德国兵手中的手榴弹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下一刻,德国兵倒在地上。

  “铛铛铛……”

  子弹不断打在坦克上,激起一片火星,却无法穿透坦克的装甲。

  在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德国兵开始组织起来,远处,几个德国兵拿着手榴弹就要扔过来。

  就在这时,坦克后面响起了一片波波莎冲锋枪的吼叫,却是别多夫带着士兵猛冲而来。

  随着别多夫带着士兵的加入,残余的德军终于被彻底击溃。

  徐锐从坦克上跳下来,对跟上来的别多夫说:“这应该是德国人的一个坦克维修连,属于后勤部队,看来,我们已经打到德国人的身后。”

  看到别多夫一脸茫然的表情,徐锐才想起,别多夫不会中文。

  这时狄安娜这时没在身旁,在冲锋开始之后,徐锐就让两个战士带着狄安娜回到了安全地带,所以徐锐向别多夫说了一大堆,别多夫愣是一句话没有听懂,徐锐脑子一转,连忙用英语向别多夫又说了一遍。

  别多夫一听英语很是高兴,立即用英语与徐锐交流了几句。

  “什么声音?”徐锐眉头一皱,拿着一把缴获德国人的MP—38来到了旁边的一座大楼前,只见大楼的门紧锁,里面传来一阵呼喊声,听声音,似乎是俄语。

  “砰!”

  徐锐取出别在腰间的鲁08,一枪打开了门锁,身后的鲁汉点燃火机向里面照去,却见这大楼内出现了一张张惶恐的面孔,人数足有三、四百人,看相貌似乎都是苏联人,身着破烂的苏军军服。

  “达瓦希里!”

  看到这里,徐锐大吼了一声。

  “达瓦希里!”

  里面的人纷纷站起来,用吃惊的表情看着徐锐。

  “达瓦希里!”徐锐再次大叫。

  “达瓦希里!达瓦希里!”这些人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欢呼着、雀跃着,这里原来是一个关押苏军的战俘营,这些苏联战俘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了希望,突然之间被解救出来,很多人经历了大喜大悲之后,竟然喜极而泣。

  更有两个苏军老兵紧紧的拥抱着徐锐,鼻涕一把泪一把。

  这时别多夫走了进来,用俄语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只见那些苏联战俘一个个振臂高呼着“乌拉!”纷纷冲出大门,捡起德国人扔下的枪支加入了队伍中。

  徐锐一看,心说别多夫刚才是在做动员,要这些战俘加入到战斗中,有了这三、四百战俘的加入,那跟随自己的步兵就达到了四、五百人,完全是一个加强营的编制。

  有了这群生力军的加入,徐锐的信心大增,刚要上坦克,这时别多夫带着一个战俘向徐锐走来。

  别多夫立即用英语指着身旁那个战俘对徐锐说:“这位是伊利亚同志,他在不久前与德军的作战中被俘,他说,前面不远处有一处德军的一个师旅级指挥部。”

  “一定是德军的第17坦克旅指挥部!”徐锐眼睛一亮。

  徐锐就说:“别多夫同志,咱们立即出发,只要捣毁了德军的指挥部,就可以挫败德国人对北线的攻势,为莫斯科保卫战赢得时间。”

  别多夫就说:“徐锐同志,我会全力配合你的行动。”

  “好!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出发!”

  徐锐登上了坦克,立即指挥着坦克向前进发。

  ……

  莫斯科河北的一处街区内,弗雷德少将正站在作战地图前,在之前的四十八小时内,弗雷德的部队从北线迅速向莫斯科推进,已占据了莫斯科北部大半城区。

  本来弗雷德对自己部队的进度是很满意的,在他的计划下,只需要再用二十四小时,自己的部队就可以打过莫斯科河,攻入克里姆林宫。

  然而事实总是难以预料,就在自己的部队正不断向前推进时,突然在一处街区遭遇了顽强的抵抗,从白天到夜晚,十几个小时已经过去,自己的部队不但没有向前方推进一寸,反而损失了大量的人员与重型装备,十几辆坦克被击毁。

  弗雷德的眉头皱起来,他可不想落在其它各线的后面,他要赶在南线和西线之前,最先冲入克里姆林宫,占领这个苏联的标志性建筑群,自己必将载入德意志的史册。

  “将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苏联人一定把他们最得力的部队派到了莫斯科北线,我们的坦克暂时还无法冲破苏军的防御,不过,如果我军的重炮能够加入战斗中,那战斗的结果又会不一样。”一个少校参谋说。

  弗雷德说:“不错,用重炮轰掉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确实是最为保险的办法,不过我军的重炮团还在后面,估计还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加入战斗,可惜啊,如果我军刚研制成功的自行火炮能够投入战场,那战斗打起来就要轻松很多。”

  “将军,现在的情况看,为了避免更多无谓的牺牲,我们只能等重炮团到达后再进行进攻。”参谋说。

  “不!我们要最先冲进克里姆林宫,哪怕牺牲再大,也要抢在别人的前面,命令全旅的三个坦克营全部投入战斗!”弗雷德说。

  “报告!”一个通讯兵匆忙跑了进来。

  “将军,我军的52坦克营、53坦克营、502重型坦克营遭到苏军的突然袭击,全军覆没!”

  “请注意你的用词,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弗雷德冷声说。

  “我军的三个坦克营遭到苏军的突然袭击,全军覆没!”那通讯兵又重复了一遍。

  “不可能!苏军在这附近并没有重型坦克,而且我军还有近百辆坦克,其中还包括四十辆三号主力坦克,苏军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全歼我军的坦克呢?”弗雷德诧异的问。

  通讯兵就说:“苏军偷袭了我军坦克部队的宿营地,我们猝不及防,以至于全军覆没。”

  “尤尔根真是蠢货,竟然将三个坦克营放到一起宿营!”弗雷德气得大骂。

  “尤尔根在哪里?我要枪毙了他!”

  “将军,尤尔根参谋长已经被苏联人打死了。”

  弗雷德不由一怔,他没有想到,连在前线指挥作战的尤尔根都战死了,看来,战况真的很不妙啊。

  “嗒嗒嗒……”

  不远处,坦克车载机枪与波波莎的枪声响个不停,随后,只听一片混乱的尖叫,那枪声越来越近。

  “将军,苏联人已经打过来了,快撤退吧!”

  门外,一个少尉冲了进来。

  弗雷德一听,立即吩咐几个作战参谋收拾作战地图,然后自己却先出了屋子,进入了一辆装甲指挥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