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9章 意外的收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79章 意外的收获

经过一番观察,冷铁锋终于找到了对面德军狙击手的位置,冷铁锋将枪口对准了墙壁,猛的一扣扳机,子弹呼啸而出,向着对面的大楼猛烈袭击。

  子弹击在墙壁上,不过却没有将墙壁打穿,冷铁锋又连开两枪,每一枪都击在同一个位置。

  “啪!”

  冷铁锋第四枪发出,这一枪终于击穿了墙壁,将躲在墙壁后面的德军观察手迪姆直接一枪爆头。

  迪姆的尸体倒在地上,一旁的卢卡斯大吃一惊,这墙壁足有半米厚,表面还是水泥结构,迪姆是怎么被击毙的呢?

  随即卢卡斯就明白过来,一定是有狙击手用子弹击中了同一点,穿透墙壁击毙了迪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狙击手将是自己一个极为强劲的对手。

  卢卡斯看了一眼地上迪姆的尸体,口中低声说道:“迪姆,你放心,只要我不死,一定会帮你将欠下的债还清。”

  卢卡斯猫着腰迅速离开了三楼,进入了二楼,来到了一扇窗户前,将毛瑟98K狙击枪伸出去,利用枪上的瞄准镜不断寻找着对手的所在。

  卢卡斯将目标先是锁定了房顶,可是寻找了片刻,他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他知道,对面的狙击手一定是转移到了其它的狙击点,一时间想要找出来,怕是很困难。

  就在这时,卢卡斯看到对面的三楼有东西动了一下,卢卡斯迅速开火,将那移动物体击中,然而在扣动扳机的那一瞬,卢卡斯已意识到自己上了当,那个移动的物体似乎只是一顶钢盔。

  “不好!”

  卢卡斯刚要躲闪,一枚子弹已击穿了他的脖子。

  “扑!”

  一股鲜血喷洒而出。

  卢卡斯仰面倒在地上,瞪大双眼,不断剧烈喘息,恍惚中,安娜出现在他的眼前。

  “卢卡斯,我在等你回来娶我……”一个少女迈着轻盈的脚步,身穿着长裙子向着卢卡斯款款走来。

  “安娜,亲爱的,我又看到你了……”卢卡斯的眼中带着一抹笑意。

  “卢卡斯,我走了,你来追我啊……”安娜笑着跑向远方,一边跑,一边回头朝着卢卡斯笑着,渐渐消失。

  “安娜……不要走……”卢卡斯用手去抓,想要留住安娜,下一刻,一股无边无际的黑暗向他笼罩下来,直至将他完全吸入那无底的黑暗深渊之中……

  卢卡斯所在大楼对面的三楼内,冷铁锋放下了枪,他确信对面再也没有敌人。

  “火狐,老子给你报仇了!”冷铁锋一咬牙,回到了一楼,见到了东北虎与青狼等几个队员。

  “队长,干掉了?”东北虎问。

  “干掉了。”冷铁锋一点头。

  “一共是两个人,应该是德国人的狙击小组,都被我干掉了。”冷铁锋说。

  冷铁锋听到,德军所占领的控制区内,枪声和爆炸声响个不停,心知这是狼牙们已展开了行动,照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德国人就会乱成一团。

  随后的一段时间,冷铁锋带着自己的小组又干掉了两个德军特种兵的战斗小组,就在这时,冷铁锋听到东北虎的声音:“队长,你看,德国人的特种部队开始撤退了。”网游之黑暗德鲁伊

  冷铁锋向外看去,果然,不断有德国人的特种兵从远处溃退下来。

  青狼就说:“应该是我们在德军后面进行的活动引起了德国人的混乱,德国人在回缩兵力进行重新调整。”

  冷铁锋看向了远处的天边,此时,东方升起了鱼肚白,冷铁锋一思索,口中说道:“让各战斗小队迅速撤出战斗。”

  “撤出战斗?队长,现在咱们正是势头猛的时候。”东北虎说。

  “天快亮了,只要天一亮,狼牙就会丧失夜战的优势,就算可以打击德国人,但自身必然也会损失重大,不能让火狐小组的惨剧再重演了。”

  说到这儿,冷铁锋立即取过了步话机,命令各小组立即退回原有防守阵地。

  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已经响了一夜的枪声和爆炸声变得稀疏起来,冷铁锋带着战斗小组回到了己方坚守的街区内,与此同时,狼牙大部都已返回。

  冷铁锋就问:“都回来了吗?”

  “报告,队长,叫驴和大兵那个小组没有回来。”东北虎说。

  冷铁锋说:“立即用步话机联系他们。”

  东北虎说:“已经联系了,可是一直没有联系上。”

  冷铁锋一听就急了,说道:“那就再联系,一定要联系上他们!”

  东北虎“嗯”了一声,再一次呼叫叫驴的小队。

  此时叫驴的小组在不知不觉中已深入德军控制区数公里之远。一路上,他们炸毁了两个德军的油罐车,干掉了一个德军的特种兵小队,不过四周的德军越来越多,看到天亮,叫驴知道麻烦了,自己已经深入到了德军的纵深,想返回去,怕是很困难。

  “叫驴,咱们怕是回不去了。”大兵说。

  “不管怎么说,也得返回去,妈的,怎么和上面联系不上了,这该死的步话机,到了关键时刻一点用都没有!”叫驴气急败坏的说。

  李正和王强跑了过来,王强说道:“叫驴,这步话机最远也就能传一公里多的距离,咱们现在已深入德军阵地最少三公里了,步话机根本就用不上。”

  “什么玩意儿。”叫驴气呼呼的将步话机放到了一旁。

  “叫驴,你快看,他们在干什么?”大兵低呼一声。

  随后,叫驴、李正和王强都趴到了窗户前向外看去,只见远处走过来一队德国兵,这些德国兵押着几个苏联战俘,来到了叫驴所在的空地上。

  只见这些德国兵让这几个苏联战俘都跪了下去,然后一个德国兵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把揪住了一个苏联战俘的头发,然后竟然用匕首生生将这个苏联战俘的头割了下来,那战俘的鲜血喷了德国兵一身,德国兵将人头栓在自己的枪上不断的晃来晃去,还哈哈大笑,似乎在做着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狗娘养的,竟然把活人的头割下来!”叫驴骂了一声,立即吩咐大兵、王强、李正准备动手。

  就在这时,空地上的德国人把第二个苏联战俘的裤子扒了下来,大冷的天,那苏联战俘被冻的瑟瑟发抖,一个德国兵一刀就割下了那苏联战俘下面的蛋蛋。江山争雄

  “啊……”

  那苏联战俘惨绝人寰的叫声让叫驴再也忍不住了,叫驴拿起狙击枪对着那手拿着的匕首的德国兵,直接扣动了扳机。

  “啪!”

  一枪爆头。

  几乎同一地间,大兵手中的DP—27轻机枪与王强、李正手中的波波莎冲锋枪也叫了起来,那七、八个德军猝不及防,片刻间全都倒在地上。

  四个人从大楼内跑出来,将那个唯一还幸存的苏联战俘救了下来,向着远处跑去。

  转过了一个街角,四个人进入了一幢二层小楼内,叫驴看向了那被解救下来的战俘,只见那战俘竟然长着黄种人的面孔,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你怎么被俘虏的?”叫驴一边说一边在那里用手势比比划划,想与那战俘交流,却见那战俘用十分地道的中国话说:“我是在前天的战斗中被德国人俘虏的。”

  “你是中国人?”叫驴惊讶的说。

  “是的,我叫罗小力,两个月前刚刚到莫斯科附近的国际儿童院。”

  “国际儿童院?那是个什么地方?”叫驴问。

  “那是一所专门收留各国共产党领袖子女的寄宿学校。”罗小力说。

  “那你怎么到这里了,还穿着军人的服装?”叫驴问。

  “前一段时间,我们学校放寒假,学员就到各地去度假,没想到这个时候德国人发动了入侵,于是国际儿童院都搬迁到了西伯利亚一带,我和几个国际儿童院要好的学员商量了一下,决定留下来打击德国侵略者,所以我们一起加入了红军。”罗小力说。

  “怎么,你还有同学?他们也被俘了?”

  “是的,刚才被处决的那两个就是我的同学,他们和我一起被俘了,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也已遭到德国人的毒手。”

  “对了,我还有一个叫香香的中国同学,就在这附近,他没有被德国人抓到,不过我们必须要去救她,否则她又冷又饿,就算不被德国人抓到,也会饿死冻死的。”罗小力很是着急的说。

  “好,那你快带我们过去。”叫驴说。

  李正就说:“叫驴,咱们现在自身难保,还带着他们那不是累赘吗?”

  叫驴就说:“李正,不要忘了,他们是中国人!你要不想去就自己回去!”

  李正顿时语塞,点了点头说:“好,如果你决定了,那我们就一起去救。”

  当下,四个人达成了共识,一致决定去救那个叫香香的女孩儿。

  罗小力就说:“这附近到处是德国人,我们这么去一定会被发现的,必须换上德国人的军装才行。”

  叫驴看了罗小力一眼,心说这小子心还挺细,倒是个好苗子,于是五个人从德军的尸体上扒下了几套衣服,分别穿上。

  五人向前行去,路上,罗小力向叫驴了讲了自己身世,罗小力的父亲竟然是八路军的一名高级指挥员,而那叫香香的女孩儿,父亲也在陕北很有地位,得知这个消息后,叫驴四人更加坚定了救人的决心,叫驴不由想,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