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0章 古德里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80章 古德里安

叫驴没有想到,这个罗小力和他们要去救的香香竟然都是八路军高级指挥员的子女,这样一来,更加坚定了他们救人的决心。

  转过了几个弯,遇到了一队德国兵,不过几个人都用脖套护着脸,所以那几个德军士兵也没有在意他们,叫驴五人顺利过关。

  七拐八拐,就到了一处小院前,罗小力打开了院门,将叫驴四人叫了进来。

  罗小力来到了院中间的一口枯井前,推开了盖在井上的石块,向下叫道:“香香,你在里面吗?”

  “我……在……”

  枯井里传出一个虚弱的声音。

  罗小力大喜,立即将香香弄了上来,只见香香哆哆嗦嗦,嘴唇冻得发紫,已经很难说出话来。

  罗小力立即将香香抱到了自己的怀中,叫驴将一口酒灌进了香香的嘴里,罗小力不断揉搓着香香的大腿,半晌之后,香香终于缓过一口气。

  大兵将一块面包交给香香,香香立即大口吃起来。

  这么一折腾,香香终于有了精神,哇的一声哭了。

  然后香香就问:“阿廖沙和贝尔呢?”

  罗小力神色一黯,口中说道:“我们几个把你藏好后不久,就被德国人俘虏了,阿廖沙和贝尔都被德国人杀害了。”

  香香的神色一黯,口中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叫驴就说:“现在带着你走很不方便,不过如果我们能弄到一辆汽车,就会容易得多,大不了闯过去就可以了。”

  罗小力就说:“你想去偷德国人的汽车?”

  “对!香香这个样子,不可能跟上我们的,而且他是一个女人,很容易引起德国人的怀疑,要想离开,只能坐车。”

  “那好吧,我和你一起去。”罗小力说。

  叫驴嘿嘿一笑,说道:“小子,不错,还有点胆子,不过你这身手还是太差了些,你和香香在这里呆着,等我们回来。”

  叫驴又叮嘱了几句,让他们不要出去,把步话机留了下来让两人看管,然后才和大兵、王强、李正走了出来。

  四人身上了穿了德军的军服,为了不穿帮,几个人都换上了德军的武器,叫驴拿着一杆捡来的毛瑟98,而大兵三人每人则拿着MP—40冲锋枪。

  “叫驴,好像我们越走越往里了。”大兵苦笑着说。

  “嗯,没什么可怕的,脑袋掉了也就碗大个疤!”叫驴说。

  “好,就冲你这句话,咱们哥儿四个,就闯闯这龙潭虎穴!”大兵说。

  四个人也不再多说,一路向着前方而去,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一辆汽车,把罗小力和香香接回去。

  转过了两个弯,突然看到远处一幢两层小楼外停满了军车和坦克,楼外天线林立。

  叫驴就说:“看到没,这应该是德军的一个指挥部,可惜咱们的步话机不好使,不然只要说明了坐标,咱们的飞机一炸,那德国人的指挥部就完了。”

  “哥儿几个,要不咱们到德国人的指挥部里溜达溜达?”叫驴笑了笑说。

  “就怕白天咱们几个不好混进去。”大兵说。

  “这样,咱们玩儿个声东击西,老李,我记得你还有一枚定时炸弹来着。”为情所困:磬少心尖上的宝贝

  “嗯,还在我身上。”李正点头说。

  “你把定时炸弹放在大楼的左侧,定好时间引爆,然后,咱们几个就去大楼右侧,只要炸弹一爆炸,咱们就利用德国人混乱的时候杀进大楼,干掉德国人的指挥机构。”

  “好!”

  李正应了一声就布置去了。

  叫驴猜得没错,这所大楼真的是德军的指挥机构,而且还是德军中央集群第2集团军古德里安的指挥部。

  此时的古德里安正坐在自己的指挥部内闭目思考着如何打破目前的僵局。

  古德里安出身于军人家庭,父亲是一名军官,子承父业,古德里安一战时已是一名军官,担任骑兵部队的指挥官和参谋长。

  青年时期的古德里安,就具有创造性的想象力,从不满足于现有的战术、技术、兵种。他经常在《军事周刊》杂志上发表探讨当代军事问题的文章,以至于这个周刊的主编阿托克将军经常访问他这个军中后辈。

  他经常利用战术演习和兵棋推演的机会,发表自己关于坦克将成为地面战场主宰的新观念。于是,古德里安逐渐有了名气。

  当希特勒看到古德里安亲自指导的摩托化部队表演时,情不自禁地一再说道:“这就是我所需要的东西!”

  1934年7月,德军建立装甲兵部队,希特勒派古德里安为装甲兵总监。

  得到了希德勒赏识的古德里安从此平步青云,在德国开疆扩土的一系列战争中,他的坦克部队充当了急先锋。

  此时,古德里安已高升为第2装甲集团军的指挥员,负责进攻莫斯科的南线,在之前的战斗中,古德里安的部队摧枯拉朽,几乎兵不血刃占据了莫斯科南部的大部分地区,然而,当他的部队推进到克里姆林宫附近时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为此,古德里安很是恼火。

  自己一向无坚不摧的装甲部队到了这莫斯科城里,面对着苏联人的巷战与节节抵抗反而没有了作为,古德里安无奈之下只好把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调了上来,想利用特种部队在巷战中的优势消灭苏军的部队,进而攻占克里姆林宫。

  然而从昨晚送来的战报来看,勃兰登堡特种部队遇到了强大的抵抗,损失极为惨重,不得不撤下来进行修整。

  古德里安很是费解,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战斗力是极为强悍的,立下了无数的功勋,怎么在这莫斯科城中就不灵了呢?

  现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因为伤亡过大,已经重新开始集结和编组,短时间内,难道自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打到克里姆林宫了吗?

  决不能让攻占克里姆林宫的荣誉让别人抢了去!

  哪怕用重炮把克里姆林宫轰成一片废墟,也要继续打下去,不惜一切代价!

  古德里安已准备将装备有155毫米口径的炮兵师调上来,他相信,只要炮兵师一到,就可以将克里姆林宫炸成平地!

  “轰!”

  远处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古德里安大吃一惊,片刻后,大楼外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

  “怎么回事?”古德里安大声问道。

  “将军,指挥部遭到攻击,你必须立即离开这里……”

  “轰!”神侃

  随着大楼另一侧爆炸响起,德军纷纷向着另一侧跑去,利用这个机会,叫驴和大兵、王强拿着枪来到了大楼前方的防御工事前。

  一个德军向着叫驴大叫,示意他们不要再前进。

  “叫你大爷!”

  叫驴一枪干掉了这个德军。

  王强将一枚F1柠檬手雷扔进了工事中。

  “轰!”

  工事内,三、四个德军被炸翻。

  “冲!”

  叫驴大叫一声,带着大兵和王强冲了进去,此时,大楼前一片混乱,利用这个机会,王强和大兵手拿着德军的MP—40大开杀戒,将门口的德军守卫扫倒,然后三个人冲进了大楼内,见人就杀。

  此时的大楼内多是一些非战斗人员,很多人连手枪都没有佩戴,叫驴三人一通屠杀,将一个个德军打倒在地。

  “砰!”

  三个人踢开房门,冲进了古德里安的指挥室,见里面只有几个作战参谋正在收拾机密文件。

  “啊!”

  大兵怒吼一声,与王强将手中MP—40冲锋枪一通乱射,将指挥官内的几个顿时被打得血肉模飞。

  “叫驴,你看那里!”

  王强大叫一声,叫驴顺着王强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窗外,一队德军军官正族簇拥着一个人正在向远处狂奔。

  “好像是个上将!”王强叫道。

  “妈的,一定是古德里安,干掉他!

  叫驴立即将毛瑟步枪对准了远处,然而古德里安被一大群人簇拥着,自己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枪声与脚步声,却是德国人的援兵到了。

  “快点儿,我们快撑不住了!”王强与大兵守着门口,打倒了两个要冲进来的德军士兵,王强回头向叫驴吼道。

  “知道了!”

  叫驴一咬牙,对着远处众人簇拥的古德里安就是一枪。

  “啪!”

  因为古德里安在跑动中,身体并没有稳定,所以这一枪本来瞄准的是古德里安的头,结果却打在了他的耳朵上。

  远远的听到古德里安一声惨叫,却是一只左耳被打掉。

  “妈的,就差了一点儿,这要是有瞄准镜,老子一定可以打爆他的头!”叫驴气的大叫。然而战机已失,古德里安被那些军官挡得严严实实,叫驴再也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行了,我们撑不住了,快撤!”

  大兵吼道。

  “撤!”

  叫驴打开窗户,立即从窗户跳了出去。

  王强也从窗口跳出,大兵打了一梭子子弹,将一枚F1柠檬扔出去。

  “轰!”

  一声巨响传出,随后传来一片惨叫,大兵却早已从窗户跳了出去。

  “嗡……”

  不远处,一辆德军欧宝闪电运输卡车猛冲过来。

  叫驴对着车内就要开枪,就在这时,里面的驾驶员却伸出头大叫:“叫驴,快上车!”

  那驾驶员,赫然是李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