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枪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8章 枪毙



当天晚上,徐锐主动提请召开党委会。

列席会议的除了王沪生和徐锐,还有肖雁月、大兵,墨韵书店老板刘金标及冷铁锋,冷铁锋已经在半个月前成为预备党员。

党委会的议程有好几项,对南霸天的处罚排在最后。

会议由王沪生主持,首先说道:“先进行第一项议题,大梅山抗日民主政府的梅山银行已经正式成立,不过先期十万元的本金还得独立大队支持。”

徐锐便道:“老王这事你别问我,得问我们的女财神爷。”

王沪生便扭头问肖雁月:“雁子,从你的后勤处出十万元应该没问题吧,我可记得,上次老徐从蒲城光是银元就弄回来三十万,还不算金银珠宝。”

“行,给十万没有问题。”肖雁月道,“但是你们得给利息。”

“行,给利息,半分利。”王沪生摇摇头,笑着对徐锐说道,“老徐,你以前老跟我说雁子是财迷,我还不相信,不过今天却是信了,她还真是个财迷。”

肖雁月撅嘴不依道:“王书记,我只收你半分利已经很够意思了,居然还说我财迷,信不信我现在就改主意,收你一分利?”

“可别。”王沪生赶紧摇手讨饶,“你要收我一分利,我们梅山银行还没开张,立刻就要关张大吉了。”唯恐肖雁月又出什么幺蛾子,王沪生便赶紧进入到了下一个议题,“现在讨论下一个议题,关于建立民兵组织的事。”

徐锐道:“这个没什么好讨论的,必须得办。”

肖雁月、大兵、刘金标和冷铁锋也纷纷点头。

“很好,关于建立民兵组织的议题一致通过。”王沪生欣然点头,接着说道,“那么现在又多了一个新议题,民兵组织的装备该怎么解决?”

“这个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徐锐一锤定音,“从明天开始,独立大队各个单位除了机炮小队以外。全部换装日械装备,淘态下来的国造装备全部用来装备各村民兵,雁子,这你可得听我的,不许私下打折扣啊。”

见徐锐表了态,要把淘态下的国造装备全部移交给民兵,王沪生便忍不住跟刘金标交换了一记眼神。两人都从对方眸子里看到了兴奋之色,大梅山根据地的军政分开。独立大队的事务他们插不上手,但是民兵却是归民主政府管的。

如果徐锐真把淘汰下来的国造装备移交给民兵,那大梅山抗日根据地民兵的装备,甚至比别的根据地的正规军都还要好,王沪生可是知道独立大队的装备水准的,步枪基本上都是汉阳造或者中正式,机枪其本是仿捷克或者马克沁,甚至还有几门迫击炮,**领导下的抗日武装有几支能有这装备水平?

肖雁月有些肉疼的道:“机枪也给啊?”

“给。”徐锐干脆的道。“捷克式、马克沁都给,迫击炮就算了。”

肖雁月哦了一声,便再没有第二句话,手上却用铅笔用力在纸上写画,似乎要将那张纸戳穿似的。

徐锐又扭头对王沪生说:“老王,装备你不用担心,别的我不敢夸口。但是全中国那么多根据地,我信不信,我们大梅山根据地的民兵,装备一定是最精良的!”

“是,这个我完全相信。”王沪生眉花眼笑道,“这得多谢老徐你的支持。”

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老王,支持你工作是我应该做的,但是反过来,你可也要大力支持我的工作哟,将来根据地扩大,独立大队扩编,你可不能扣着民兵不放。不让他们参加我们独立大队哟。”

“瞧你说的。”王沪生道,“我是这样的人吗?”

“这很难说。”徐锐很严肃的说道,“你看着就像个奸商。”

“老徐你这……”王沪生指了指徐锐,旋即哈哈大笑起来,与会的刘金标、冷铁锋还有大兵等人便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只有肖雁月没笑,她还在心疼那些武器装备。

王沪生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说道:“现在进入最后一项议题,就是关于四中队长南霸天该如何处置的问题,我首先表一个态,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于南霸天一定要严肃处理,但是也不能够一棍子打死,得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了,王沪生又问徐锐:“老徐,你的意见呢?”

徐锐却摆了摆手,淡然道:“我想先听听大家的意见。”

冷铁锋说道:“我提议将南霸天当众鞭笞八十,然后枷号示众三日!”

“这可不行,绝对不行。”王沪生立刻反驳道,“这是旧军队的做派,咱们**军队不兴打骂体罚这套,绝对不行。”

肖雁月说道:“我提议关他三天禁闭。”

大兵也说道:“最好能够先饿他三天。”

王沪生说道:“关禁闭可以,不给吃饭可不行,这不还是体罚么?”

冷铁锋说道:“只关三天禁闭也太便宜他了,他这可是聚众闹事,虽说没有闹到哗变那一步,但是性质也是极其恶劣的,必须予以严惩,否则的话,谁敢担保将来不会有人效仿南霸天再聚众闹事?谁要是心里不爽了就聚众闹事,那还得了?”

刘金标说道:“只关三天禁闭好像是有些轻了,关十天禁闭怎么样?”

肖雁月和大兵表示同意,冷铁锋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关十天禁闭,这处罚也可以说不轻了,关禁闭的滋味可是不好受,三天两天的还能够忍受,十天八天的,把你关在一个小黑屋里,没人说话,没有事做,真能把人逼疯。

关过一次的,绝对不会再想被关第二次。

王沪生把目光转向徐锐:“老徐,你觉得怎么样?”

“十天禁闭还是太轻了。”徐锐摇了摇头,又道,“有一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乱世当用重典,急病需用猛药,青牛寨、青风寨的这群积年惯匪,一般的处罚手段根本就不足以震慑他们,必须得用重刑。”

王沪生小声道:“那你的意思是。”

徐锐目光一闪,沉声道:“枪毙!”

“什么,枪毙?”王沪生失声道,“老徐,不至于吧?”

冷铁锋、大兵、肖雁月还有刘金标也是面面相觑,枪毙?

“必须得枪毙。”徐锐沉声道,“否则不足以震慑这群土匪。”

“我反对枪毙,这事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王沪生道,“我提议对此进行表决,不同意对南霸天执行枪决的请举手。”

说完王沪生第一个举起手。

肖雁月、大兵和刘金标也跟着举手,只有冷铁锋没举。

徐锐却嘿然道:“表决无效,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精神,在大梅山抗日根据地,我有最终裁决权,这次我就行使最终裁决权!”

(分割线)

夜深了,南霸天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因为看守劳改营的守卫已经告诉他,距离劳改营直线距离不到一百米的大队部里,此刻正召开会议,这次会议将决定他的命运。

南霸天正等着焦躁,牢房外面忽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抬头看,透过劳改营的简易木栅栏,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往劳改营这边走过来,只看这走路姿态,南霸天就知道是徐锐来了。

“柱子,你去那边,不要让人靠近。”徐锐走到近前,将守卫打发到旁边去站岗,然后径直打大门,走进了关押南霸天的营房。

“大队长。”南霸天便赶紧立正敬礼。

“坐吧。”徐锐招呼一声,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看到徐锐沉默不言,南霸天的一颗心便开始下沉,难道处罚很严重?

忍了好一会,南霸天终究还是没忍住,小声问道:“大队长,你决定怎么处罚我。”

徐锐转过头,用冷浚到让人心慌意乱的目光盯着南霸天眼神,幽幽说道:“枪毙。”

“你说什么,枪毙?!”南霸天闻言顿时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大队长,不是吧,就因为我杀了个鬼子,你要枪毙我?”

“你杀的不是鬼子,而是医院的医生,是自己人。”徐锐说道,“不过,这并不是我要枪毙你的主要原因。”

“那又是因为什么?”

“因为你在挑战我的权威!”

“大队长,我没有,我没挑战你的权威!”

“你先别急着否认,南瓜,你知道狼群依靠什么维持秩序吗。”

“我知道,依靠狼群对头狼的绝对服从,依靠头狼对狼群的绝对控制。”

“可你破坏了这个规则,独立大队刚成立那天我就对你们说过,永远不要将枪口对准自己人,枪,是用来杀敌人的,不是用来杀自己人的,所以,永要不要将枪口对准自己人,谁要是不听,立杀无赦!”

“可掏枪的不止我一个,为什么只枪毙我?”

“因为是你第一个掏枪,是你先破坏的规则。”

“大队长,我不服!”南霸天道,“我可以死,但绝不能够这么个窝囊死法。”

“好。”徐锐冷然道,“你不想这样窝囊的死,那我允许你选择另一种死法,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因为这种死法一样不好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