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5章 徐锐要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075章 徐锐要跑

    虽然山下奉文已经下了命令,让第三十八师团保持对通化县城的压力即可,但是第三十八师团的师团长古川真之介,却还是很想在通化之战中表现一下,以尽可能的赢得山下奉文的认可,这样的话将来晋升大将也就有希望了。

    因为坊间传言,山下奉文很快就要从陆军大将晋升陆军元帅,真要是这样,他就能成为继闲院宫载仁之后,日本陆军第二个现役元帅!如果能够有一个现役的陆军元帅替古川真之介说话,晋升大将还是有希望的。

    不要要想晋升大将,太难了。

    所以古川真之介才挖空心思想到了挖地道,并对此寄予厚望。

    这会,古川真之介就在他的临时指挥部里焦急的等待工兵联队的最新消息,因为工兵联队挖掘的四条地道,其中两条已经快要通到城外孤峰的山脚下了,只要再往前挖掘二十米左右就可以埋设炸药,进行爆破了。

    然而就在这时,第三十八师团的参谋长大津魁忽然铁青着脸走进了指挥部,气急败坏的对古川真之介说道:“师团长阁下,支那军刚刚使用大口径重炮,对孤峰西侧的山脚阵地实施了炮击,导致我三处坑道工事严重受损,数十名工兵惨遭活埋!”

    “纳尼?”古川真之介瞠目结舌的道,“支那军哪里来的重炮?”

    “哈依!”大津魁重重顿首道,“这点确实让人费解,因为特务机关的情报,支那军在撤离奉天之前,已经炸掉所有的大口径重炮,仅只带了少量的迫击炮以及火箭筒,所以理应没有重炮才是,但是,我们的坑道阵地遭到重炮轰炸也是不争的事实!”

    “八嘎!”古川真之介沉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大津魁想了想,忽然间说道:“师团长,我有个同学曾在华中派谴军当参谋,有次聚会听他提起过,在扫荡大梅山之时,当时徐锐的部队曾经使用了一种大口径的重炮,一种用汽油桶制作的类似于臼炮的重武器,威力极大,但射程却只有数百米!”

    “用汽油桶制作的臼炮?”古川真之介恼火的道,“支那人真是狡猾狡猾滴!”

    大津魁道:“师团长,支那人有了这种臼炮,工兵联想再想挖掘地道,并对孤峰实施爆破怕是很难了,要不然还是让工兵联队停下来吧?”

    古川真之介叹息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

    ……

    通化县城,四营指挥部。

    第十二连的连长潘勇兴冲冲走进指挥部,向林蔚报告道:“营长,老金刚刚打电话过来说,鬼子已经停止挖地道了。”

    旁边的余奇便立刻说道:“看来我们的飞雷发挥作用了。”

    “这是毫无疑问的结果!”林蔚嘿嘿一笑,又道,“飞雷这玩意儿,射程虽然近,但用来对付鬼子步兵、还有破坏这样的地道却是非常有用!” 三国演业

    停顿了下,林蔚又说道:“老子倒要看看,在挖掘地道失败之后,小鬼子还能想出什么样的进攻招数?”

    话音刚落,一个通信兵进来报告:“营长,团部急电!”

    “团部急电?”林蔚轻嗯了一声,一挥手说道,“念!”

    “是!”通信兵答应一声,展开电报念道,“四营:你部已经顺利完成掩护任务,着即从通化撤离,五营会在三道江接替你们担负后卫,团部!”

    “知道了。”林蔚一摆手,又对潘勇说道,“老潘,立即给老金打电话,让十连马上放弃孤峰阵地,回城与营主力会合!”

    “是!”潘勇答应一声走了。

    ……

    柳河,鬼子远东军司令部。

    小林浅三郎正向山下奉文报告远东军左路军最新进展:“司令官阁下,左路军一部已过了紫荆关,另一路也过了居庸关,正从南北两个方向朝北平方向攻击前进,此外海军陆战队也从大沽口登陆,正朝着天津方向攻击前进。”

    山下奉文道:“看来整个华北的局面很快就能够恢复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猛一顿首,又说道,“不过,左路军的另外一路在向河套方向攻击前进时却遭到了八路军的顽强阻击,几次强度黄河都失败了。”

    “这也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山下奉文点了点头又道,“因为河套是陕西的门户,河套一旦失守,中共的老巢陕北地区,也就彻底的暴露在了皇军的兵锋之下,所以这对于中共或者八路军来说,完全是生存之战,他们一定会不惜代价的。”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说,“不仅是八路军,支那政府军还有阎锡山的晋军也参与了黄河保卫战中,正是因为支那政府军以及阎锡山晋军对皇军侧翼的威胁,才导致皇军不能将全部兵力投入到强度黄河之战中,不然皇军还是有希望突破黄河天险的。”

    山下奉文道:“这也在情理之中,当再次面临民族以及国家的生存危机,支那人肯定会再一次联合起来,不过,这次他们真的高估帝国还有皇军了,因为在现阶段,皇军勉强也就是恢复华北局面,撑死了夺取河套,不可能再向陕西腹地发动大规模攻势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也是不无遗憾的道,“可惜帝国的财政已经接济不上,要不然我远东方面军完全有机会一举荡平中国!”

    “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山下奉文摆摆手,又踌躇满志的说道,“眼下我远东方面军已经赢得了远东会战,不仅解除了来自苏联的威胁,更夺取了几乎整个远东地区以及大半个西伯利亚地区,帝国的外部安全环境已经极大改善,战争潜力也有了极大的提升,只等再过三五年的时间,将这些战争潜力转化为结结实实的人力物力之时,帝国就又有能力对中国发动大规模攻势,灭亡中国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极限强者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卑职十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两个老鬼子正在憧憬将来的美好愿景时,一个通信参谋忽然走了进来。

    通信参谋快步走到山下奉文面前,顿首报告道:“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第三十八师团报告,通化的支那军突然之间撤走了。”

    “纳尼?”小林浅三郎讶然说道,“通化的支那军突然撤走了?”

    “哈依。”通信参谋重重一顿首说,“通化的支那军确实撤走了。”

    “八嘎,这事可就怪了。”小林浅三郎看了山下奉文一眼,又道,“司令官阁下,支那军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放弃通化?至少短时间内,第三十八师团根本就攻不破孤峰要塞,只要孤峰要塞不丢,通化县城也就稳如磐石,支那军为什么要突然间放弃呢?”

    山下奉文的眉头也是一样蹙紧了,当下走到墙边看着地图沉吟不语。

    小林浅三郎跟着走到大地图之前,说道:“司令官阁下,这其中会不会有阴谋?卑职可听说徐锐此人非常善于使用阴谋诡计。”

    说到这,小林浅三郎突然吓一声,说道:“当年在上海,徐锐这个家伙可是一把火烧掉了近卫师团,他该不会是想故伎重施,一把火把第三十八师团也烧了吧?”说完了又扭头吩咐通信参谋,“命令,第三十八师团不可轻易进入通化城内!”

    “哈依!”通信参谋重重一顿首,急匆匆的转过身离开了。

    这时候,山下奉文忽然眉头一动,说道:“不好,徐锐这是要逃跑!”

    “纳尼?”小林浅三郎讶然说道,“逃跑?徐锐的残部刚刚才从奉天逃到长白山区,连脚跟都还没有站稳呢,这就又要逃跑?何况,他们如果连在长白山区都站不住脚,还能够跑到哪里去呢?”显然,小林浅三郎不认为徐锐会逃跑。

    山下奉文摇头说:“徐锐所部绝对是要从长白山区跑路了!”

    看到山下奉文如此肯定,小林浅三郎也是不由得不相信了,沉声道:“司令官阁下,如果徐锐所部真要从长白山区跑路的话,他们又会往哪个方向去?往东北窜入到延边山区,还是兜头杀回辽东平原?或者干脆跨过松嫩平原前往兴安岭山区?”

    说到这停顿了下,小林浅三郎又接着说道:“南下朝鲜似乎也有可能。”

    “这个真说不好,全部都有可能!”山下奉文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好消息就是,我们远东方面军早已经在长白山区通往外界的各个必经路口,部署了重兵,徐锐要想冲破我远东方面军的围追堵截,逃出长白山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说道,“在吉林、牧丹江以及延边三地,都已经有我远东方面军的重兵集团入驻,只等环绕长白山的封锁沟修建成形,整个长白山区就会被皇军围得水泄不通,徐锐所部再想从长白山区突围而出就绝无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