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2章 小鬼子要挖地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52章 小鬼子要挖地道

    切列夫无奈的笑笑,又说道:“斯大林同志说了,对于中国同志,要客气一些,尤其是对于苏维埃的老朋友,徐锐同志,更要给予足够尊重。”

    “足够尊重?狗屁。”徐锐道,“当初他出卖我们,这也算是尊重?”

    切列夫便满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接茬,因为这个事根本没法抵赖。

    好在徐锐也没有计较的意思,很快就岔开了话题:“这么说没啥事了?我们的百姓可以在珲春岭东麓安顿下来,没错吧?”

    “可以,当然可以。”切列夫连连点头道,“中国边民想在珲春岭东麓呆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哦对了,为了表达苏维埃政府对中国朋友的善意,我们还可以给迁居到珲春岭东麓的中国边民提供御寒的毛毯以及油毡。”

    “是吗?”徐锐道,“你们能够提供多少?”

    对于送上门的好处,为什么不要?不要白不要。

    切列夫想了下说道:“五百条毛毯,一百筒油毡,够不够?”

    “五百条毛毯,一百筒油毡?打发叫花子呢?”徐锐道,“我说切列夫,你怎么说也是远东方面军的政委,再说我们也是好几年的交情,我还救了你的命呢,结果,你就这样对待你的老朋友兼救命恩人?”

    切列夫苦着脸说道:“不是,我们远东方面军现在也不宽裕。”

    “再不宽裕还能比我们更惨?”徐锐哼声道,“五千条毛毯,一千筒油毡,给就给,不给就一条毛毯都不用给。”

    切列夫摇摇头说道:“行,给,给还不行吗?”

    停顿了下,切列夫又道:“不过,被你们羁押的边防连是不是该放回来了?”

    徐锐便回头对着卓力格图说道:“阿图,立刻给边境打电话,让把人给放了,对了,人可以放,但是武器装备留下,这点要说清楚。”

    切列夫能够听懂中国话,当下苦着脸说:“达瓦里希,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好不好的,做了再说。”徐锐轻哼一声,端起桌上的搪瓷茶缸,将里面装的足有小半斤的伏特加一口喝干争,再然后一抹嘴巴说道,“我走了,不必相送!”

    目送徐锐身影远去,切列夫只能苦笑摇头。

    在珲春县城,第三十六师团部。

    小林浅三郎急匆匆走进来,报告道:“司令官阁下,航空侦察兵有消息了!”

    第三飞行团的航空侦察机,始终在关注着珲春岭东麓的动静,侦察机虽然不能飞过珲春岭的山脊线,因为山脊线的东边就有苏联空军的伊尔十六战斗机在巡航,但既便只在珲春岭山脊线的西边巡航,也照样可以看清楚东边的动静。

    山下奉文急道:“怎么样?新一团跟苏军有没有打起来?”

    “没有打起来。”小林浅三郎摇头说,“新一团把人放了,苏军也没有报复。”穿书修真万人迷

    “竟然没打起来?可惜了。”山下奉文闻言顿时大呼可惜,半小时前,听说徐锐竟然下令把苏联的一个边防连给扣了,山下奉文和小林浅三郎等一干高级将领真是高兴坏了,心想这下新一团铁定跟苏军打起来,再不刘也要爆发一次军事冲突。

    当时山下奉文还嘲笑徐锐,居然也会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

    可是现在,山下奉文却被事实打脸了,而且打得啪啪作响。

    大津魁却哪壶不开提哪壶,顿首问道:“苏联对帝国的警告无动于衷,大本营又不肯授权我们跟苏联远东方面军开战,那么对五家山要塞的围困已然是毫无意义,我们第三十八师团还要开赴珲春岭吗?”

    “八嘎,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滴?”山下奉文刚刚因为被徐锐给实力打脸而感到脸面上挂不住,结果大津魁还这么没眼力见,当下就恼了,怒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无论苏联是否屈会服于帝国的压力,对五家山的封锁都是势在必行!”

    “哈依!”大津魁讨个没趣,赶紧顿首,然后灰溜溜的去了。

    目送着大津魁的身影远去,小林浅三郎说道:“司令官阁下,对五家山要塞的围困肯定是势在必行,但是珲春县城百姓的迁移工作,还有图们县、延吉县以及汪清县等几个县百姓的迁移工作,恐怕只能暂缓了。”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又道:“不然,如果继续强行推行移民政策的话,肯定会导致这几个县的百姓,完全倒向新一团!如果没有苏联人从中作梗,就算他们全部倒向新一团,也没什么大问题,大不了全部杀了。”

    “可是,现在有了苏联人从中作梗,新一团完全可以将他们护送进入苏联的国境,并以难民的身份留居下来,而皇军却又不能够进入苏联国境,所以,新一团就可以从这些百姓中获得充足的补充兵源,五家山要塞的攻坚战恐怕就要旷日持久。”

    山下奉文点头道:“小林君你说的对,移民的事先停下来吧。”

    就这样,被山下奉文寄予厚望的釜底抽薪计,就正式破产了。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的一顿首,又说道,“司令官阁下,既便新一团得不到兵源补充,五家山要塞的攻坚战恐怕也不是短时间内能结束的,不久前,我曾经专门咨询过当时的关东军参谋次长矢野音三郎,根据矢野君的陈述,五家山要塞因为是整个对苏防御工事的起点,所以工程规格十分之高,是十七座国防要塞之中最为坚固的!”

    顿了顿,小林浅三郎又接着说道:“再加之前关东军为了对苏备战,在五家山要塞的仓库里囤积了海量的军需物资,以新一团的兵力规模,两年内都不会有粮弹短缺之虑,所以一味强攻的话,五家山难免会成为第二个旅顺!”

    山下奉文深以为然的道:“强攻,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卑职建议挖地道,直接将地道挖到五家山主峰底下,再实施工兵爆破!”小林浅三郎说道,“这样做虽然会耗费很长的时间,但是可以将损失减到最小!而且可以化被动为主动,逼迫新一团主动出击,前来破坏我们的坑道!”
剑醉冷
    “哟西!”山下奉文欣然道,“立刻从国内召集土木工程专家前来珲春,再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一个工程方案出来!”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

    徐锐已经回到了五家山要塞,王沪生也跟着回来了,至于珲春县十六个乡镇的难民的安置,则有政治部的同志专门负责,并不需要他这个政委一直跟着,事实上,王沪生反而更担心徐锐这个团长又闯出什么祸来。

    直到进入团部,王沪生都还在数落徐锐:“老徐,咱今后能不能别这样了?再这样,我早晚被你吓出心脏病,你要是希望我早点死你就直说,一颗子弹就能解决的事,哪里犯得着这么费事,你说是吧?”

    徐锐没好气的道:“我可没子弹给你自杀,打鬼子都不够。”

    说完,一回头看到狄安娜也跟着进了团部,便道:“我这没事了,你回野战医院吧。”

    狄安娜幽怨的看了徐锐一眼,转身落寞的离开了,目送狄安娜窈窕的身影慢慢远去,王沪生轻轻的叹了口气,狄安娜对徐锐的情意就是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事实上狄安娜也丝毫没有隐瞒,斯拉夫女人向来就是敢爱敢恨的主。

    可惜,却碰上了徐锐这个有妇之夫,这就尴尬了。

    不过,徐锐身上的情债可不止狄安娜一个,还有小鹿原纯子院长。

    现在又多个战俘,井上千代子跟徐锐之前似乎也有些夹缠不清了。

    摇摇头,王沪生忍不住说道:“老徐,你这一身情债,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徐锐却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摇摇头说道:“我这还有一摊子事呢,哪顾得了这些?”

    说完了,徐锐又让杜俊杰把地图拿了过来,这个时候,杜俊杰已经根据侦察到的情况将鬼子的兵力部署在图上标注出来,当然,只是大致的部署,至于小鬼子确切的兵力部署,除非能直接搞到鬼子参谋部的地图,否则是绝不可能知道的。

    王沪生便关切的问道:“老徐,你真觉得鬼子会强攻五家山要塞吗?”

    “山下奉文不傻,所以不可能强攻!”徐锐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鬼子最有可能的做法,还是在表面上摆出长期围困五家山的架势,然后偷偷挖地道,实施工兵爆破,爆破虽然是笨办法,很耗费时间,但是所需的代价最小。”

    王沪生皱眉说道:“五家山属于岩山,挖掘地道的工程难度非常高。”

    “难度高不等于完全不可能!”徐锐沉声道,“老鬼子如果请来专业的土木工程专家,还是有可能挖成地道的!所以我们必须早做防备!”

    “怎么防备?”王沪生说道,“好像完全没法防备啊?”

    徐锐沉声道:“如果山下奉文真准备挖地道,一定会从日本借调土木工程专家过来,你让影子留意一下,如果真有这方面的消息,则在第一时间将土木工程专家的名单发过来,最好还能弄到专家队伍的确切行程!”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