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8章 明修栈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168章 明修栈道

    当下徐锐给萨武什金和切列夫讲了大量的游击战理论以及术语,把两个苏军高级将领听的一愣一愣的,因为他们还真没有系统的研究过游击战,在印象,游击战是不得台面的非典型战争,可让徐锐这么一说,似乎还挺高大的?

    切列夫道:“徐锐同志,游击战真的能有这么好的效果?”

    “那可不。!”徐锐说道,“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两个,如果不开展游击战,那么滨海边疆区将毫无悬念的沦陷,但是如果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我不敢说十足把握,但是七八成的把握却至少还是能有的!”

    萨武什金和切列夫对视了一眼,七八成把握已经很高了。

    事实,在此之前萨武什金也不止一次跟切列夫探讨过远东方面军以及滨海边疆区的前途以及命运,而每次探讨的结论是,滨海边疆区将肯定沦陷,远东方面军最后剩下的五万军队也将毫无悬念被日军歼灭,当然,他们也能选择缴械投降!

    所以徐锐说有六七成把握守住滨海边疆区,已经足够让他们两个惊喜莫名了。

    当然了,萨武什金和切列夫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徐锐,无论如何这仅仅只是徐锐的一家之言而已,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却必须开展过游击战才能知道,但不管怎么说,如果不开展游击战,滨海边疆区必定沦陷,而如果开展游击战,则或许还有最后一线生机!

    因为这,萨武什金还有切列夫愿意试试,万一游击战真有徐锐说的那样好呢?

    从萨武什金还有切列夫的表情,徐锐能够看得出来,他们两个明显已经动心了。

    当下徐锐便图穷匕现,把此行的最终意图亮了出来,沉声说道:“不过,游击战还有一条最为核心的十六字宗旨!”

    “十六字宗旨?”切列夫问道,“哪十六字?”

    徐锐嘿然说道:“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听完切列夫的转译后,萨武什金明显有些难以理解,因为在苏联人明显是不推崇这样的作战理念的,在列宁格勒、在莫斯科以及在斯大林格勒,苏联红军面对德军的进攻,都是寸步不肯退让,宁肯逼着大量壮丁进市区送死,也要跟德军殊死相拼。

    只能说,苏军能够坚持到最后,完全是因为苏联人口资源充足!

    换个人口少点的国家,像斯大林这样的搞法,早被德军灭国了!

    面对萨武什金的质疑,徐锐道:“萨武什金同志,我必须提醒你,滨海边疆区现在已经成为苏联的一块飞地,现在你们不仅得不到来自苏联腹地的军需物资,更得不到苏联腹地的人口的补充,你觉得,凭借滨海边疆区的五万苏军以及五十多万人口,能坚持多久?如果现在开战,能坚持多久?两年?一年?或者六个月?”

    切列夫便立刻用俄语跟萨武什金轻轻嘀咕几句。

    徐锐听不懂俄语,但是大概能猜到切列夫跟萨武什金说了些什么。拜托了请让我毕业

    果然,听了切列夫的劝告之后,萨武什金的态度软化了下来,说:“好吧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关于游击战的十六字的宗旨,是完全正确的!但我想说明的是,基洛夫斯基、契卡洛夫斯科耶、乌苏里斯克等城市绝对不能够轻易放弃!”

    “当然不能够轻易放弃。”徐锐道,“但是最终肯定还是要放弃的。”

    “不不,绝对不能放弃。”萨武什金连连摇头说,“如果放弃了这些城市,我们远东方面军只怕连三个月也坚持不了,因为我们的工业都分布在这些城市之,失去了城市,失去了所有工厂,若没有工厂提供武器弹药,我们还能拿什么跟日军战斗?”

    徐锐顺势说道:“为什么不迁走工厂?可以将工厂迁到更安全的地方啊。”

    “将工厂迁到更安全的地方?”萨武什金茫然了,“还有更安全的地方?”

    “当然!”徐锐指着地图说道,“萨武什金同志还有切列夫同志,你们看,我准备依托珲春岭打造一个大型要塞,珲春岭的这十几个山头将会全部被打造成跟五家山一样的要塞,依托这十几个坚固的要塞,足可以抵御住来自陆地方向的日军的进攻!”

    顿了顿,徐锐又道:“如果再能从伏罗希洛夫要塞拆走一具伏龙芝级战列舰的主炮,在罗斯岛建一座海防要塞,那么整个珲春岭要塞更加的固若金汤了!”

    萨武什金和切列夫闻言皆下意识的点头一下头,因为从军事,徐锐的这一说法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如果真能够把珲春岭的十几个山头都修建成跟五家山要塞一样的军事要塞,再在罗斯岛修建起一座海防要塞,那么这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基地!

    关键是,这个军事基地的防御正面不到百公里,这一点很重要!

    因为正面宽度越窄,日军能展开的兵力越少,压力也越小!

    当下萨武什金说道:“徐锐同志,你的意思是将全部工厂迁往哈桑斯基县?”

    徐锐道:“确切点说,是将全部的工厂迁往珲春岭东麓的山脚下,新建的所有工厂,无一例外将全部隐藏在珲春岭的山腹!否则,将来日苏重新开战之后,这些宝贵的工厂将很难从日军航空兵的狂轰滥炸之下幸存!”

    “将工厂隐藏到山腹?”切列夫的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说道,“这个主意不错!我看不仅是兴凯湖区的工厂需要搬迁走,连海参崴的工厂最好也搬走,把所有的工厂统统都搬到珲春岭的山腹去,这样可以免受日军航空兵的轰炸了。”

    “我觉得这样可行。”徐锐尽量表现得淡定,心下却早已大喜过望。

    萨武什金却还有些犹豫,皱眉道:“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各种建筑材料先不说,关键还是工程的设计以及施工,需要专门的技术人才,可我们没有!我们滨海边疆区只有一些基础工程师,但是没有能够主持设计这样浩大工程的高级工程师!”易烊千玺许我一世

    “我有!”徐锐嘿然说道,“巧了,我正好有一个高级工程师!”

    萨武什金仍然有些犹豫,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些说不出的忧虑,把滨海边疆区的工厂从兴凯湖区迁到珲春岭东麓,在他的感觉,总像是把鸡窝搬到黄鼠狼的窝边,总是那么的不让人踏实,徐锐该不会存了什么企图吧?

    切列夫劝说萨武什金说:“萨武什金同志,我觉得徐锐说的有理,如果日本真的再一次跟苏维埃开战,那么以滨海边疆区的防空力量,那是无论如何也抵御不了日军航空兵的狂轰滥炸的,所以,提前将工厂搬迁是很有必要的。”

    萨武什金没有立刻表态,紧盯着徐锐问道:“徐锐同志,你真可以在珲春岭打造出一个固若金汤的大型要塞?”

    徐锐直接反问道:“萨武什金同志,你担心什么?”

    萨武什金沉声道:“据我所知,山下奉调集了超过四个师团的精锐力量,正对你们新一团据守的五家山要塞展开围剿,坦率的讲,对于你们新一团能否最终守住五家山要塞,我都持怀疑态度,所以,你哪来的信心可以在珲春岭打造出一个固若金汤的要塞?”

    “我知道你会说这个!”徐锐嘿嘿一笑,又道,“萨武什金同志,还有切列夫同志,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国的一个成语呢,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萨武什金听了转译之后自然是满头雾水。

    切列夫却道:“徐锐同志,这个成语说的是汉高祖刘邦出汉的典故吧?”

    “没错!”徐锐点了点头,又道,“凭借韩信所献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成功骗过了西楚霸王项羽,轻松袭取了关八百里秦川,这也为后来刘邦与项羽逐鹿天下,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以及政治基础!”

    听完切列夫的解释之后,萨武什金勉强听懂了。

    不过萨武什金遂即又道:“不过这跟珲春岭的要塞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徐锐道,“珲春岭乃是苏天然的国境分隔线,日军大举进剿五家山要塞,也对珲春岭东麓的苏联国境构成重大安全威胁,当年的张鼓峰事件你们忘了?所以,苏军完全可以此为借口,在珲春岭东麓修建防御工事!”

    萨武什金愕然道:“搞了半天,这工事要我们来修?”

    “当然不是。”徐锐摇摇头说,“只是借假你们苏军的名义而已,一应事务俱由我们新一团负责,包括招蓦以及组织民夫!”

    萨武什金终于被说服了,说:“好吧,只要斯大林同志同意组建联合指挥部,我们开始着手修建珲春领要塞工事,并将所有工厂都搬到珲春岭要塞去!”

    话音才刚落,一个通信参谋便抱着一个件夹匆匆走了进来。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