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0章 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70章 巷战

    战斗间歇,德国人派出几十个士兵来运尸体,徐锐吩咐谁也不要开枪,然后派了几个战士走出去,将己方战士的尸体搬回来。(  .    .   )

    很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敌我双方这样默默的搬运着尸体,擦肩而过,看起来很和谐,可谁都知道,这背后蕴藏着巨大的风险。

    双方阵亡士兵的尸体都被抬了回去,整个巷口处,看起来一片雪白,若不是那星星点点的红色,很多人都不会想到,这纯洁的白色下面,隐藏的是巨大的残酷与血腥。

    “伊万,你怎么了?”身后传来一阵吵杂,徐锐走了过去,看到一个战士倒在地,鲜血不断从他的腹部一股股涌出。

    “医务兵!”徐锐大叫。

    一个医务兵跑过来,按压着伊万的腹部。

    医务兵口大叫:“快把纱布给我!”

    很快,一只手将一卷纱布递过来,那医务兵根本没有将纱布打开,直接按在了伤口,可是那伤口依旧在不断向外喷血,将整个纱布都染成了红色。

    “我会死吗?”伊万痛苦的说着。

    “你不会死的,我们一定会救活你!”医务兵说着。

    “妈的,该死,还有纱布吗?还有纱布吗?”医务兵大叫。

    “已经都用光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回答。

    那医务兵徒劳的放下了按在伊万伤口的纱布,眼含着泪水。

    “妈的,该死,我太疼了,给我打一针……”伊万说这话的时候,一口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来。

    医务兵忙跑到药箱前,从药箱里取出一支吗啡,来到了伊万面前,给他的肚子扎了一针。

    伊万停止了痛苦的呻吟,只是不断大口的喘息着。

    “该死,我一定是要死了……”

    没有人说话,每个人的眼都闪动着悲伤。

    “妈妈……妈妈……”伊万大叫了起来。

    “伊万,你还有什么心愿?”徐锐说。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伊万痛哭。

    没有人说话,围在四周的人都低下了头去,他们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伊万是不可能存活下来的。

    “我要见妈妈,我要见妈妈……”伊万的声音低沉下去,他喘息得更加剧烈,最终,一切都平静下来……

    徐锐用手将伊万无神的双眸合,口说道:“抬走吧。”

    伊万的尸体与另外十几具尸体整齐的摆在巷子的拐角处,看着这些尸体,每个人都默不做声,在刚刚,他们还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可是现在,却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人们不禁在想,也许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躺在这里,成为他们之的一员。

    空气流动着哀伤的气息,每个人都默默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他们不知道这一仗要打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来,但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圣王天尊

    不知不觉,黄昏已经降临,残阳如血,寒风凛冽,每个人的心都沉甸甸的。

    直到此时,徐锐才感觉到有些饿,他这才想起,从早到现在,自己和狼牙的兄弟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了。

    徐锐从干粮袋里取出一块冻得如石头一样的黑面包,用力的啃了两口,只觉这面包异常难以下咽,徐锐用匕首扎在了面包,在身后正在燃烧的木头蹿起的火苗烤了一会儿,然后放在嘴里大嚼。

    “同志们,抓紧时间吃东西,防止德国人晚夜袭。”徐锐说。

    “二嘎子,你和鲁汉马吃饭,抓紧时间休息。”徐锐通过步话机联系二嘎子。

    “收到。”二嘎子应了一声,与鲁汉放下了枪,然后从干粮袋里取出面包,着楼顶的雪嚼起来。

    “这面包真难吃,还是我们山东的窝窝头嚼着有味道,越吃越想吃。”鲁汉吃了两口面包,往地一吐,靠在墙壁仰头看向了天穹。

    “鲁汉,对付着吃点儿,一会儿才有力气打德国佬。”二嘎子说。

    鲁汉却说:“二嘎子,你后悔参军吗?后悔来到苏联吗?”

    二嘎子说:“没啥后悔的,俺家本来连块地都没有,是新一团给俺家分了地,为了这,俺也要参军打鬼子!至于来苏联,虽然俺不明白为啥要帮苏联人,不过团长自有他的道理。”二嘎子说。

    “嗯,我也这么想的,团长不会坑我们,只要跟着他,一定可以打跑小鬼子,老子可以回家种地了!”鲁汉说完这话,心神有些恍惚,已经几年没有回家了,也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在徐锐与德军在莫斯科河北与德军鏖战时,冷铁锋带着狼牙的主力来到了克里姆林宫的南部防线,远远的听到一片密集的枪声,从枪声的方位来判断,此时德军正在与苏军进行巷战。

    来之前,冷铁锋已经得到情报,德军出动了特种部队参加巷战,苏军损失惨重,冷铁锋将战士们召集过来。

    冷铁锋说道:“前面是战场了,德国的特种部队在前面等着我们,咱们刚刚在克里姆林宫和他们交过手,虽然打胜了,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德国人的特种部队素质是很高的,远超普通德军。”

    “一会儿打起来,咱们每四人为一组,各自为战,用步话机联系,最大限度的杀伤德军。”

    “是!”

    众人应了一声,立即按小队进行了战时编组,狼牙的突击小组由四人组成,包括队长,一个狙击手,排爆一人,火力支援一人,战术医生由队长兼任。

    实践证明,这种突击小组的编制是极为合理而高效的。

    当下,狼牙编成十几个小队,向着前方快速突进。

    此时的克里姆林宫南部防线,已经成了一片火海,由于德军特种部队的渗透,苏军的防线已完全乱了,只能与德军进行逐楼,甚至逐屋的争夺。

    巷战是极为残酷的,狭窄的待道、复杂的环境、看不见的敌人、杀人于无形的枪火,街道巷战充满了诡异和不可预知的因素,在这种情况下,维系士兵生命线的则是巷战战术的运用。诡闻异录

    一座大楼之下,冷铁锋摘下头盔,蜷缩躯干前进到与墙角平行的位置,将躯干调整到正常姿势,这样一来,冷铁锋可以观察到街道的全部,并且这个位置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直接瞄准的。

    冷铁锋迅速以蹲姿紧贴墙壁,东北虎则拿着机枪面向墙壁站在扣角处,以尽量不暴露过多轮廓,这样的做法好处是,东北虎只需向外跨一步便能进入交火,将腿收回便能退回墙内。

    当然,东北虎的站姿向敌人射击无疑增加了被敌人击的机率,而且可能会误伤到冷铁锋,而冷铁锋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东北虎,到我前面来!”冷铁锋大叫。

    片刻后,冷铁锋将拐角位置让给了东北虎,东北虎立即将机枪两角架打开,以卧姿向对面的德军射击,力求压制住德军的火力,与此同时,冷铁锋则在东北虎的身后以蹲姿向德军射击。

    不得不说,东北虎使用机枪的技术炉火纯青,简单是入了化境,看他的机枪射击,完全是一种艺术享受。

    在东北虎的P—27射击下,远处的德国人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一个德军刚将头从拐角处露出,被冷铁锋一枪爆头。

    在冷铁锋小组与德军在街角鏖战时,叫驴带着他的小队也与德国特种兵展开了血战。

    此时叫驴的狼牙四人小组正背靠墙面作横向移动,这样做的好处是,小队能在第一时间压制住对面窗户的敌人火力,而自己又处于方窗户敌人的射击盲角之。

    在这时,机枪手大兵发现对面二层小楼的窗户内悄悄伸出了两个枪管,大兵咆哮一声,立即开枪做火力压制。

    与此同时,叫驴与王强、李正地一滚,迅速来到了对面的楼前,身子紧贴住墙面,叫驴一枪打碎了身旁的一块玻璃,将一枚F1柠檬手雷扔进了屋。

    轰!

    一声巨响传来,烟雾滚滚,两声惨叫从楼内传出,叫驴一脚踢开了大门,王强地一滚冲进了屋子,手的波波莎对着一个正在向楼梯攀爬的德国特种兵是一梭子,那德国特种兵身子一歪,从楼梯滚下来。

    王强迅速冲向楼梯,对着楼梯方一边开枪,一边贴着内侧的墙壁向移动。

    在这时,一个黑影冒着烟从方掉落,却是一枚手榴弹。

    王强闪电般捡起手榴弹扔向了楼。

    轰!

    一声巨响传来,硝烟弥漫。

    王强快速向两步,身子趴在了楼梯口,手的波波莎不断扫射,硝烟散尽,王强冲了二楼,只见地面横七竖八倒着三、四具德军特种兵的尸体。

    “啪!”

    一声枪响从身后传来,却是一个德国特种兵躲到了楼梯口的侧面,枪口对准了王强,不过他刚一露头要开枪,被身后爬来的叫驴一枪打爆了脑袋。

    给所有的尸体补了枪,在确认屋内并没有活着的敌人之后,叫驴松了一口气,口说道:“妈的,德国人的特种部队真是难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