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6章 夺取坦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86章 夺取坦克

钻山豹带领着狼牙撤出了下科特雷火车站,远远的看到,那些苏联犯人已被德军打得溃散,不断被德国人用子弹射杀。

  “轰!”

  一声巨响传来,钻山豹看到,一股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那刺目的光芒将整个夜空都映成了白昼。

  随后,更多的爆炸声响起,一团团的火焰腾空,整个下科特雷火车站成为了一片火海。

  一列火车被炸得车厢飞到半空中,满是火焰,翻滚着落到地面上,将车站的的屋子砸塌,紧接着,一列接一列的火车相继爆炸,整个下科特雷车站就如同在燃放烟花一般,不断的爆炸,火光冲天,映亮了半个莫斯科的天空。

  “搞定!”

  看到这一幕,韩锋放声大笑,十四列火车的物资,怕是剩不下什么了,如此一来,南部的第二集团军一时之间怕是无力再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老韩,干得漂亮!”钻山豹一挑大拇指说。

  韩锋就说:“豹子,你们打的也漂亮,这一次,虽然没有找到冯.博克的中央集群司令部,不过能炸掉这么多的物资,德国人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啊。”

  韩锋说:“老余,与别多夫联系,就说我们已炸毁了下科特雷火车站,站上的十四列火车与车上的物资一并被炸,我部即将返回。”

  “老韩,为啥要返回?在德国人的后面再搞他一下子多好。”钻山豹说。

  “团长和队长他们还没有行动,我们的这次行动,必然引起德国人的警惕,如果我们一路大张旗鼓的返回,时不时打一打德国人,那么就会把德国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认为狼牙主力在撤退,从而放松警惕,团长和队长他们才好下手。”

  “老韩,你小子脑子里的弯弯绕可真多,怪不得团长让你带队,我是服了。”钻山豹说。

  韩锋一笑,口中说道:“豹子,咱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看团长和队长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韩锋的目光看向了远方。

  此时的徐锐带着山鸡、二嘎子、刘洪、鲁汉等狼牙正在不断向前行进中。

  与下科特雷火车站相比,杜拉索夫庄园处于偏远的东南方向,距离苏军的控制区很远,而徐锐等人一路前行,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然而在前进到一片住宅区时,徐锐却听到,远处响起了一阵隆隆的坦克马达声。

  徐锐立即吩咐战士们进入早已空无一人的大楼内,仔细趴在窗口观察着前方。

  没过多久,远处一排排的坦克车灯亮起来,随后,足有上百辆坦克向着前方不断行进,从大楼前方驶过。

  徐锐放下了放远镜,口中说道:“看样子,德国人是想用坦克直接攻击前方的克里姆林宫啊。”

  “卓格力图,立即给别多夫发报,告诉他最少一个坦克团的战车正在从西南方向逼进,想要偷袭克里姆林宫,让他早做准备。”

  “是!”卓格力图应了一声,立即发报去了。

  就在这时,远处又开来了十来辆坦克,不过这十来辆坦克却在附近停下来,最前面的一辆坦克指挥车似乎是出了毛病。女尊大人不好惹

  这些坦克内的士兵纷纷打开仓盖儿从里面钻出到前面来查看。

  隐约间,徐锐听到一个军官说:“看来,要等后面的维修车了。”

  “团长,怎么办?”山鸡问。

  徐锐就说:“送到嘴边的肉,咱们自然是要吃了,二嘎子,你在上面掩护,控制制高点,其余人和我摸上去把坦克夺下来!”

  “是!”众人应了一声,跟在徐锐的身后走出了大楼。

  这些坦克兵看到徐锐他们走出来也没有什么反应,以为徐锐和狼牙不过是德军的一支步兵部队而已。

  徐锐此时身着一件少校军服,手里拿着一支MP40冲锋枪,口中用纯正的德语大叫道:“你们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前进?”

  “报告长官,我们的坦克抛锚了。”一个上尉说。

  “全都下车,全体集合!”徐锐大叫道。

  “为什么?”那上尉眉头一皱问。

  “有紧急事情发生,上尉,你必须服从命令!”

  “是!”

  那上尉不敢再多说什么,立即下令让自己的坦克连全都下车,片刻后,十辆坦克中的五十个车组人员已排成两排站好。

  徐锐一乐,向身旁狼牙使了个眼色。

  下一刻,十几支冲锋枪同时对着这些坦克兵就是一通猛扫,没等这些坦克兵反应过来,就已被全部摞倒。

  徐锐笑呵呵的说:“狗日的,这么容易就被骗。”

  山鸡说:“那是因为团长你太狡猾了,把这些德国佬当猴儿耍。”

  徐锐就说:“你个山鸡,连话都不会说,啥叫狡猾?那叫睿智。”

  “对,是睿智,你瞧我嘴这个笨,拍马屁都拍到马脚上。”

  “行了,兄弟们,上车!”

  “是!”

  狼牙们应了一声,纷纷扔下了手中的MP—40冲锋枪,换上德国坦克兵的MP—38可折叠冲锋枪,那几杆毛瑟98K狙击枪狼牙们舍不得扔,就挂在了坦克的外面。

  徐锐来到了那辆坦克指挥车前,发现这指挥车不过是副轮有些问题,用了不到五分钟,徐锐就将这坦克指挥车修好。

  在雪上蹭了蹭手,徐锐和二嘎子、山鸡进入了指挥车内。

  徐锐所在的坦克指挥车,是以一辆三号H型坦克为平台改装而成,缷载了早期三号坦克配备的50MM42型火炮,固定炮塔后车体两面增设观察口,仅留有一挺MG34机枪用来自卫,至于坦克炮,完全是摆设的假炮用来作为伪装。

  车上安装有远程无线电接收天线,指挥官坐镇其中指挥其余坦克完成战术动作。

  徐锐一上车就实验了一把,与各坦克进行了联系,结果无线电联系通畅,徐锐很是高兴,当即下令将多余的五辆坦克炸毁,然后由山鸡开着指挥车,自己坐在指挥车里指挥着剩下的五辆坦克向前开进。

  徐锐的坦克一马当先,其余五辆坦克排成一队列于他的坦克后,向着前方而去。重生之农妇御夫

  克里姆林营,当别多夫得到徐锐送来的情报时大吃一惊,如果真有一个装甲团从南翼袭击克里姆林宫,那么克里姆林宫将处于极度危险中。

  别多夫立即向徐锐要求确定坐标,在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之后,别多夫立即向朱可夫进行了报告。

  朱可夫对这个情况很重视,立即下令西南方面军下属重炮师立即开火,一定要消灭这个装甲团。

  下达命令后,朱可夫这才松了一口气。

  别多夫就说:“朱可夫同志,现在看来,徐锐同志和狼牙在这场战役中起了很大的作用,狼牙的韩锋刚刚来电,他们已摧毁了下科特雷车站,炸毁了囤积于下科特雷车站的十四列满载物资的列车,冷铁锋也已发来消息,他们夺得了两辆欧宝闪电卡车,正在向目标靠近中。”

  朱可夫说:“现在看来,徐锐同志和狼牙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希望徐锐同志能完成最终的目标,斩首成功,从而彻底稳住莫斯科的局势。”

  别多夫说:“我相信以徐锐同志的能力和狼牙的战斗力,他们一定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好,别多夫同志,与徐锐同志和狼牙随时保持联系。”

  “是!”别多夫向朱可夫敬了一礼,转身而去。

  半个小时后,别多夫一脸兴奋的回到了朱可夫的办公室。

  “朱可夫同志,根据前线侦察的结果,德军一个装甲团,大约一百辆坦克受到我军重炮袭击,大多被炸毁,南线的德军攻势经此失败后士气大减,进攻的势头已得到了抑制。

  “打得好!”

  朱可夫兴奋的站起来,他知道,整个南线的德军坦克加起来也不过几百辆,一下子被干掉了一百多辆,南线德军的进攻必然大受影响。

  如此一来,短时间内,南线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别多夫说:”徐锐来电,狼牙已缴获了数辆坦克,正在向杜拉索夫庄园前进中。”

  “徐锐干得漂亮,既然下科雷特火车站不是德军的指挥部所在,那就要看杜拉索夫庄园和格列夫教堂方向了,相信中央集群的指挥部应该在这两处的其中之一,接下来,就要看狼牙的了!”

  看着别多夫的背影,朱可夫暗自想着,徐锐和狼牙,真的可以力挽狂澜于即倒吗。

  ……

  格列夫教堂,位于莫斯科南部,克里姆林宫和下科特雷火车站南部。

  此时的格列夫教堂附近遍布岗哨,德国第2集团军的指挥部就设在这里。

  古德里安很是恼火,在白天的战斗中,他的一只耳朵被狼牙打掉,这对于一向注重自己仪表的古德里安来说简单是奇耻大辱,为了报复苏军的袭击,古德里安决定,派出重炮师,轰平克里姆林宫,以示对苏联人的惩罚。

  重炮的体积很大,本来古德里安要求今天晚上要将重炮运到下科特雷火车站,然后就地组织炮击,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刚刚得到战报,下科特雷火车站竟然受到了苏军特种部队的袭击,整个火车站已全部被炸,十几列火车与车上的物资全都被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