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投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0章 投敌



“给我进去吧!”

东北虎一脚踹在老酒屁股上,老酒便一个滚地葫芦滚进了牢房,紧接着,后面至尊宝也被大兵一脚踹进了牢房。

两人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便看到了坐在角落里面的南霸天。

至尊宝和老酒便立刻连滚带爬到了南霸天跟前,开始大声哭诉。

“大哥,大哥唉,姓徐的太******不是东西了,当初用得着咱们兄弟时,对咱们兄弟是百般的拉拢,现在用不着咱们了,就随便找个由头要枪毙了咱兄弟,这******简直就不是个人,活土匪,简直就是活土匪哪。”

“大哥,大哥呀,早知道这样,当初咱们就不该跟了姓徐的。”

“哎呀,这个姓徐贼不是东西,不就杀个鬼子么,屁大点事,要按我说,大哥你非但没错,反而有功,杀鬼子就是有劳,就该嘉奖。”

“谁说不是?说什么拿枪口对准自己人,拿枪口对准自己人的又不止是我们青牛寨的弟兄,他们一中队、二中队的人难道就没有拿枪口对准我们?难道咱青牛寨的弟兄就不是独立大队的?任啥只处罚咱们?凭啥只枪毙咱哥几个?”

“大哥,要我说,人家压根就没把咱们青牛寨的弟兄当自己人。”

至尊宝和老酒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半天,南霸天却是始终一言不发。

好半天之后,南霸天才终于长叹一声,黯然道:“心寒,心寒哪!”

“谁说不是?”老酒便立刻大声附和,“当初要不是大哥你收留,姓徐的和他的那些个残兵就连个落脚地都没,能有今天这光景?现在日子好过了,风光了,就他娘的想一脚把咱兄弟伙给踢开,简直他妈不是人。土匪,是活土匪。”

老酒一口一个土匪的骂着,却是忘了,他们不久前还在青牛寨当土匪。

至尊宝跑到栅栏前看了看,发现附近没人看着,便又回到南霸天跟前,然后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哥。徐锐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他想拿咱兄弟仨立威。那是做梦,腿长在咱们自己身上,咱跑他娘的。”

老酒也附和道:“对,此处不留爷,自有爷处。”

“跑?跑得了么?徐锐可不好糊弄。”南霸天却摇头苦笑道,“再说就算跑出去了,这天下都乱成这样了,到处都在打仗,又能够跟到哪里去?”

老酒小眼睛骨碌碌的一转。小声道:“大哥,我们还真有一个好去处,就怕说来出大哥你跟我急。”

南霸天道:“你说,我不急。”

老酒便道:“去日本人那里。”

“你让我去当汉奸?!”南霸天便立刻急了,牛眼瞪得老大。

老酒赶紧躲到一边,遮着脸惶然道:“你看,老三你看。大哥他刚才明明说了不急的,结果还急了。”

“那也得看你说的是什么事。”南霸天道,“你让我当汉奸,我能不跟你急吗?”

至尊宝却悠悠说道:“大哥,我倒觉得老九说的在理,如今这世道可不比从前。小日本都已经打下大半个中国,今后就是日本人的天下,别看姓徐的现在挺风光,可最后免不了还是要被小日本剿灭,咱们跟了日本人,准没错。”

“要去你们去,反正我不去。”南霸天道。“老子宁可死也绝不当汉奸。”

至尊宝跟老酒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不再多说什么了,但是两人都已经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认同,更在心底决定,只等天黑他们的人来救他们,就把南霸天也一并带走,直接去蒲城投鬼子去。

现如今,除了投鬼子他们真没别的去处了。

再然后,老酒和至尊宝也跟着蹲到了牢房角落里,开始闭目养神。

时间在枯寂无聊中缓慢的流逝,天色终于黑下来,晚饭之后,帮着修建营房以及防御工事的民夫纷纷散去,整个沙桥墩营地便逐渐的沉寂下来,等过了九点,整个沙桥墩更变得死一般寂静。

零点过,看守劳改营的两个守卫开始抱枪打磕睡。

黄守义被劫走后,徐锐加强了劳改营的守卫力量,将守卫从一人加到两人,看守力量整整翻了一倍。

某一刻,两个守卫突然噗嗵一声,翻身某倒在地。

再然后,十几个蒙面身影便从阴影中窜出来,其中一个的嘴里还咬着吹管,显然刚才就是他用**香迷倒了俩守卫。

后面一个黑影手脚麻利的从一个守卫身上找到钥匙,上前打开了锁链。

至尊宝和老酒早就知道会有这出,所以根本没睡着,当即上前摇醒南霸天。

南霸天从睡梦中迷迷糊糊醒过来,看到面前站着十几个黑影,立刻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当时就急了:“老三,老九,你们要干吗?”

老酒道:“大哥,什么都别说,赶紧的跟我们走吧。”

“不行,我不走。”南霸天道,“我就是死也不当汉奸!”

“大哥,快走吧。”至尊宝道,“算小弟求你了,走吧。”

“要走你们走,我反正是不走。”南霸天却似乎决心已定。

至尊宝跟老酒对视一眼,突然一掌切在南霸天的后脖子上,南霸天便立刻呜咽一声昏死过去,至尊宝又上前背起南霸天,一边往外走一边小声说:“大哥对不住了,小弟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姓徐的杀了你,我们走。”

不到片刻,一行十几个人便走了个干干净净。

又过了许久,其中一个守卫幽幽醒轩,一抬头就看到牢门敞开着,再一看,原本关在牢房里的南霸天、至尊宝还有老酒已经不见,便立刻大叫起来,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徐锐是从睡梦中被叫醒的。

等到徐锐穿好衣服走出来,冷铁锋和特战分队的几名队员早已经完全集结。

徐锐很注意保护机关安全,所以特意让他的特战分队跟他的队部呆在一起。

看到徐锐慢腾腾的走出来,冷铁锋便皱了下眉头,心忖老徐今天是怎么了?平时他们冲出来时,老徐早就好整以暇的等在院子里了,可今天他却是最后一个?冷铁锋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赛红拂,心下有些怀疑徐锐反应迟钝是不是因为赛红拂?

可赛红拂刚才却是头一个出来的,看起来似乎又不太像。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徐锐一边系武装带一边问道。

“南霸天、至尊宝还有老酒跑了。”冷铁锋道,“跟他们一起不见的,还有四中队的十六名队员,老徐,我早已经提醒过你了,让你留心至尊宝还有老酒的心腹,你不听,还说什么不能无缘无故抓人,现在果然出事了。”

徐锐说道:“那还废什么话,赶紧的追啊。”

当下徐锐带着特战分队衔尾疾追,不过刚追出下沙桥还不到十里路,徐锐便忽然间停下脚步,摇头说:“不用追了,他们已经跑远了。”

“不追了?”冷铁锋讶然道,“老徐,这可不像你的性格?”

徐锐火道:“我说不追就不追了,老兵你废什么话?”

说完,徐锐转身就走,留下一众特战队员面面相觑。

“老徐今天吃枪药了?”冷铁锋很无辜的摊了摊手。

东北虎、大兵、钻山豹、霸天虎等人你看我,我看你。

“走了。”赛红拂却招呼小桃红一声,跟上了徐锐脚步。

只有窜天猴看着徐锐的背影,默默的在心里对自己说:大队长,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下手杀了我们扛把子,你是故意的,你想放扛把子一条生路,只不过,大队长此举对扛把子来说却未必就是好事,扛把子,你可千万不要当汉奸哪。

(分割线)

川口平次是一名标准的军人,拥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

一大清早起来,川口平次在宪兵队司令部的院子里练了半小时的剑道,待身上微微出汗才收剑回鞘,然后准备洗漱用餐。

川口平次已经正式接任浦县宪兵司令一职。

为了应对徐锐以及独立大队的威胁,蒲县的驻军也有龟田一郎时期的一个步兵大队增加到了现在的一个步兵联队。

川口平次刚刚洗完脸,便有卫兵进来报告:“联队长,北门的卫兵抓到了十几个支那军的奸细,自称是大梅山独立大队的逃兵。”

“纳尼,大梅山独立大队的逃兵?徐锐的兵?”川口平次闻言顿时精神一振,这倒是个好消息,自从走马上任后,川口平次一直苦于对于徐锐这个对手了解不够,小鹿原俊泗虽然去了趟梅镇,也刺探回来不少的情报,便没有多少他想要的情报。

“马上把他们带过来。”川口平次随手将毛巾搁到脸盆架上,又吩咐卫兵,“对了,把黄桑也请过来,他比我们更加了解对手。”

当下川口平次匆匆吃了一点早餐,便径直来到宪兵队司令部。

在办公桌后面坐下还不到半分钟,黄守义便先到了,黄守义因为精通日语,现在已经成了川口平次的临时翻译官。

“太桑。”黄守义哈着腰,向川口平次打招呼。

“黄桑。”川口平次对黄守义却很客气,笑道,“坐。”

黄守义便悬着半个屁股,在旁边一张太师椅上坐定了。

没多久,便有六个日本兵押着三个“奸细”进了川口平次的办公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