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8章 自杀马车-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88章 自杀马车

    冷铁锋决定采用自爆卡车袭击格列夫大教堂的第2集团军指挥部。 



    决定之后,冷铁锋直接下令道:“等第一辆汽车炸开了德军的防线之后,我们再出动第二辆卡车,直接撞击格列夫教堂,给格列夫教堂的德军指挥部以毁灭性打击!



    每次撞击之前,我们开车的人都要提前跳下车,如此一来,可以不必牺牲。”



    东北虎想了想说:“队长,这样的话,虽然可以击破德军的防线,但对驾驶员要求的难度太大,而且算从车及时跳下来,能否安全撤退也是个问题,驾驶员生存的机率不高,不如用马车吧,将马眼睛一蒙,然后把马尾巴点着火,让马车冲入德军的阵地,这样可以不用牺牲宝贵的狼牙而完成我们的目标。”



    冷铁锋一听,口说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与其让人去牺牲,还不如让马去牺牲,咱们先弄几辆马车再说。”



    东北虎说:“德军的部队配备了大量的马车,所以马车是很好找的,不如我带几个兄弟去弄几辆马车去,顺便再弄回来点炸药。”



    “好!”冷铁锋点了点头。



    叫驴说:“还是让我去吧。”



    冷铁锋说:“那你准备带谁去?“



    叫驴说:“那我带大兵、李正、还有……罗小力吧。”



    “罗小力?你确定?他可是一个新兵。”冷铁锋说。



    “既然他与我们一起行动,我应该相信他,让他暂时选补王强的位置吧。”



    “好吧。”冷铁锋点了点头。



    当下,叫驴带着大兵、李正、罗小力向着远处而去,说起来,这德国人为了后勤运输,真的配备了不少的马车,如光是17坦克旅装备了1500辆马车,而在南线的德军第2集团军配备的马车更是只多不少。



    所以,叫驴很容易从附近找到了几十辆德军的马车,叫驴嘿嘿一笑,远远的看到,这十几辆马车都拴在树,十几个德军围坐在一处篝火旁烤火。



    叫驴带着大兵、李正和罗小力向着德军走去,四人每个人都拿着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



    几乎同一时间,叫驴与大兵、李正冲去,直接干掉了三个德国人,其余的德国人这才反应过来,向着三人一拥而。



    叫驴手匕首一切,已切开了一个德国人的喉咙,这时一个德国兵从侧面向叫驴扑来,这个德国兵都身高马大,叫驴一下子被扑倒在地。



    与此同时,第二个德国兵也向着叫驴扑来,叫驴一刀捅死了身的这个德国兵,然后一个兔子蹬鹰,一脚踢到第二个德国兵的卵蛋,那德国兵惨叫一声,气绝身亡。



    “叫驴!”



    罗小力大叫一声,却是一个德军军官从腰间拔出手枪要向叫驴开枪,一旁的罗小力取出匕首,一刀刺进了那德军军官的后背。



    罗小力还是第一次近身杀人,吓得松开了匕首,身子在那里瑟瑟发抖。



    几乎与此同时,大兵和李正也干掉了余下的几个德国兵,地面,十来个德国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那里。



    叫驴看了正在瑟瑟发抖的罗小力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口说道:“好样的,罗小力,你这个兄弟老子认了!”



    罗小力冲叫驴强挤出一丝笑意,当下,四个人把马车解开,将十几辆马车都赶到了冷铁锋所在之处。我的初代提督



    打开了马车的帆布,只见一个个的大箱子,冷铁锋撬开两个箱子,发现里面装着大口径炮弹。



    冷铁锋一喜,口说道:“这么多的炮弹,完全可以顶替炸药。”



    当下,冷铁锋等人将汽车停在一处偏僻无人处,然后二十多个狼牙拉着这十几辆装满炮弹的马车向着格列夫教堂而去。



    格列夫教堂,戒备森严。一支支巡逻队不断走来走去,教堂的外围,摆放着沙袋,大门两侧的沙袋各放着一挺G—34通用机枪。



    冷铁锋看到德军的这架势,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德国人是早有准备啊,看来,想要打下格列夫教堂怕是很难啊。



    冷铁锋将身子缩回来,用步话机联系远处的叫驴和东北虎。



    “队长,情况怎么样?”



    “德国人的防御很严,我们根本无法靠近,看来,使用马车做自杀性攻击是唯一可行的方案,立即将马车都准备好,叫驴,你带着几个人去赶马车,其余人隐蔽,不要暴露位置。”



    “是!”



    叫驴放下了步话机,带着十几个狼牙来到了十几辆马车前,叫驴取出布,将马的眼睛蒙,然后将马尾巴蘸油脂,用火柴点燃了马尾巴,最后驱赶着马匹向前奔跑。



    第一波一共是五辆马车,马尾巴被点燃之后,几匹马感到疼痛一路嘶叫向着前方猛暴冲击。



    德军很快发现有几辆马车冲来,最开始,德军还以为是自己部队的马车受了惊,立即大叫让马车停下,然而那马车不但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越跑越快。



    德军这才察觉不妙。



    叫驴从远处看到,德军的机枪与步枪响起来,直接将冲在前面的两匹拉车的马打倒在地。



    不过这么一折腾,后面的三辆马车却已经不断的靠近。



    “嗒嗒嗒……”



    第三辆马车冲到德军阵地前轰然倒下,可没等德军喘过一口气,第四辆马车已经冲到了阵前。



    叫驴看到,一个勇敢的德军士兵手拿着P—40冲锋枪冲出来,对着拉车的战马猛扫,那战马翻滚着倒在地阵地前。



    还没等德军庆幸,最后一辆马车却已到了近前,与第四辆马车撞在一起。



    是现在!



    叫驴的狙击枪啪的打出一枚子弹,这子弹呼啸而出,向着马车的炮弹射去。



    “轰!”



    烈焰焚天,巨大的爆炸声,德军位于格列夫教堂外围的阵地化为一片火海,五辆马车拉的大口径炮弹不断爆炸。



    十几个幸存的德军浑身是火从阵地冲出,不断惨叫着,在雪地打着滚,想要扑灭身的大火。



    整个格列夫教堂的外围已成了人间地狱,剧烈燃烧的火焰如群魔乱舞,将夜空映成赤红一片。



    “叫驴干得漂亮,再来点带劲儿的,把第二波马车也放出去!”



    “是!”冒牌召唤师



    叫驴嘿嘿一笑,一挥手,余下的六辆马车立即被点燃了尾巴,被驱赶着向前方飞奔。



    “帝啊!”



    格列夫教堂内,卡尔校被巨大的爆炸声震得耳膜发颤,只见整个教堂的玻璃被完全震碎,卡尔并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立即透过教堂的窗户向外看,这一看,卡尔的瞳孔急剧收缩,他看到,六辆马车向着教堂狂暴猛冲。



    “不!”



    卡尔跑着推开了古德里安办公室的大门,口叫道:“将军,快走!”



    “卡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古德里安问。



    “将军,有自杀马车袭击,我们必须马离开这里!”



    “好,我马……”



    “轰!”



    “轰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云霄,整个格列夫教堂在爆炸声摇摇欲坠,最后轰然倒塌。



    透过溅起的尘沙与迷雾,卡尔清醒了过来,他一眼看见倒在地,浑身是血的古德里安。



    “将军!”



    卡尔爬到了古德里安近前,一探鼻息,发现古德里安并没有死,于是想要背起古德里安,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一条腿已被砸断,卡尔一咬牙,在废墟拼命向外爬去。



    在这时,四面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教堂的不远处,数不清的枪口向外喷射着火焰,将正在附近幸存下来顽抗的德军不断打倒在地。



    几个德军士兵立即冲过来将卡尔扶起来,卡尔不断喘息着,口说道:“快把将军背走!”



    “校,我来背你!”



    一个德军士兵来背卡尔,卡尔却说:“我不行了,不要管我,把将军背走,将军是德国的英雄,不能让他落到苏联人的手里。”



    “可是校你……”



    “把枪给我,我来掩护,快走!”卡尔大叫。



    那士兵向卡尔郑重的行了一记军礼,将手的P—40冲锋枪将到了卡尔的手,然后转身掩护着古德里安向远处跑去。



    “嗒嗒嗒……”



    卡尔不断开枪,给狼牙造成了很大阻碍。



    远处的冷铁锋已发现了卡尔的这个点,对着卡尔啪的是一枪,这一枪打了卡尔的左脸,卡尔的左半边脸被打烂,可是依旧奋力射击,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追!”



    冷铁锋大叫一声,带着狼牙冲了格列夫大教堂的废墟,经过两波自杀马车的袭击与狼牙的进攻,守卫格列夫大教堂的数百名德军除了十几个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德军第2集团军的指挥部被彻底摧毁。



    虽说没有见到古德里安的尸体,但冷铁锋相信,这一次古德里安的命再大,不死也会重伤,冷铁锋来到了卡尔刚才射击的地点,当他看到卡尔没了一支腿,左边脸也被打烂,打光了最后一颗子弹才气绝时,心也是不由暗赞,这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