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0章 狂飙突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90章 狂飙突进

徐锐坐在装甲指挥车内,向着杜拉索夫庄园前进。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阻拦,德军见到自己的坦克都没有产生怀疑,几小时后,徐锐的坦克部队便顺利的到达了杜拉索夫附近不远处。

  车队停了下来,徐锐用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杜拉索夫庄园,与狼牙们商议对策。

  “团长,别多夫来电,韩锋他们已经炸毁了下科特雷火车站,干掉了十四列运送物资的火车,冷铁锋也已炸毁了格列夫大教堂,那里是德军第2集团军的指挥部,古德里安生死不明,第2集团军的指挥机构被全歼。”卓力格图说。

  “嗯。”徐锐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

  狼牙的战斗力摆在那里,徐锐相信他们一定能完成任务。

  不过韩锋和冷铁锋的小队干掉的都不是中央集团军群的指挥部,那么德军中央集群的指挥部很有可能就在杜拉索夫庄园。

  徐锐随口问了一句:“别多夫还说了什么?”

  “别多夫说,朱可夫正在酝酿一场攻势,趁着德军第2集团军混乱的时候派出军队进攻莫斯科南线。”

  “什么?”徐锐心中一惊。

  “朱可夫要进攻?”

  “是的。”

  “不好!朱可夫如果进攻,必然失败,弄不好,整个莫斯科防线都会崩溃。”

  “团长,为啥这么说,古德里安的指挥部被摧毁,这确实是一个反攻的好机会啊。”一旁的刘洪说。

  徐锐摇了摇头说:“如果换成缺乏通讯设备的日军,那么指挥部被端,苏军的攻势一定会成功,可是,我们的对手是德军,拥有着完备的指挥与通讯系统。

  虽说古德里安的指挥部被摧毁,但是中央集团军完全可以能过通讯设备接管和代替古德里安的指挥部,朱可夫贸然出击,必然会遭受失败。”

  “那该怎么办?”二嘎子问。

  “卓力格图,立即回电别多夫,就说德军必有准备,让他们不要贸然出击,以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是!”

  不一会儿,卓力格图收到电报,向徐锐说:“团长,别多夫来电,他说朱可夫心意已决,攻势马上就要展开,不能更改。”

  “团长,怎么办?”所有人都看向了徐锐。

  徐锐深吸一口气,思索了一下说:“如果古德里安的第2集团军指挥部被摧毁,那么中央集团军群指挥部必然直接代替第2集团军指挥部的职能,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干掉中央集团军群的指挥部,那么第2集团军就会真的失去指挥,这样的话,苏军出击部队还有平安返回的希望。”

  “原定计划不变,韩锋和冷铁锋扑了空,那杜拉索夫庄园就极有可能是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指挥部,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中央集团军群指挥部和冯.博克,这样,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团长,我们听你的!”众人纷纷表示。

  “立即上车,准备行动!”

  “是!”

  “各车注意,立即向杜拉索夫庄园全速前进!”

  “是!”

  各车车长声音纷纷通过无线电向徐锐传来。致命女佣:腹黑冷少接招吧

  “山鸡,走,咱们这一次,给德国人也玩儿一次闪电战!活捉冯.博克!”

  “是!”

  山鸡立即将油门儿一踩到底,开动指挥车向着杜拉索夫庄园隆隆而去。

  ……

  杜拉索夫庄园,一片灯火辉煌,门口处,两个站岗的德军不断向手中呵气。虽然德军的后勤保障不错,每个士兵都发到了冬衣,但是今年苏联的冬天特别的冷,不要说这些来自于相对温暖地区的德国人,就算是苏联本地人也觉得难以忍受。

  “这该死的鬼天气,巴泽尔,有烟吗!”

  “给,这可是正宗的古巴雪茄,我好不容易弄到的。”巴泽尔将一根雪茄递给埃尔温。

  埃尔温点燃吸了一口雪茄,眼睛一亮,口中说道:“真是好东西,比德国烟要烈得多。”

  “巴泽尔,听说你原来是煤矿工人,那可是一个不错的职业,足可以让全家衣食无忧,你为什么要参军呢?”埃尔温问。

  巴泽尔也点燃了一根雪茄,吸了一口后才说:“我所在煤矿的老板是个犹太人,后来被盖世太保抓走了,煤矿收归公有后产量却大幅下降,工资也越来越少,不足以养活家人,没办法,为了生活,我只能来当兵。”

  巴泽尔接着说:“埃尔温,你家里有自己的农场,衣食无忧,为什么也要参军呢?”

  埃尔温说:“经济危机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农场卖了,后来我成了巴伐利亚山里的一个伐木工,每天只是勉强生活。为了生活好一点儿,所以也只能来参军。”

  巴泽尔就说:“说起来,元首刚上台那两年,我们的生活真的好了许多,家家户户的餐桌上有了牛肉,人人都可以喝到牛奶,吃上可口的面包,不过这几年,怎么日子反而一年不如一年了呢?”

  巴泽尔接着说:“元首说,是犹太人夺走了我们的财富,可是犹太人抓走之后,我们的日子怎么反而过得差了呢?”

  埃尔温就说:“巴泽尔,不要怀疑元首,没有元首也就没有今天德国的强大。”

  巴泽尔说:“我只是觉得,为什么侵占的地方越多,我们的日子反而越不好过呢?元首是不是也有失误的时候?”

  “巴泽尔,永远不要质疑元首,元首将德国从经济危机的深渊中拉出来,这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我们日耳曼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一定可以统治世界。”

  “统治世界?我倒是觉得,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回到煤矿去当矿工,而不是在这遥远的苏联挨冻。”巴泽尔说。

  “好了,巴泽尔,这些话千万不要到处乱说,否则,盖世太保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埃尔温说。

  一想到盖世太保,巴泽尔的身子不由一颤,盖世太堡对付反对者的手段,那可是让人不敢想象的,想到这儿,巴泽尔喃喃的说:“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哎,这个时候,总归是要小心点儿好。”埃尔温叹了口气说。

  “埃尔温,你听到什么声音没?”巴泽尔问。

  “没听到啊。”

  “你再仔细听,好像声音越来越大了。”

  埃尔温侧着耳朵倾听,半晌,他说道:“好像是坦克的马达声。”带着书灵修个仙

  “是坦克的声音,应该是我们的坦克。”

  “嗡嗡……”

  坦克马达声越来越响,越来越亮,远远的,可以看到,五辆坦克与一辆装甲指挥车向着杜拉索夫庄田快速行进中。

  “站住!”

  埃尔温与巴泽尔看到,一队巡逻队向着那队坦克迎上去,十几个人排成两路纵队,为首的军官示意坦克停下。

  就在这时,那辆最前面的指挥车不断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前进的速度,一下子从几个德军人的身上猛地轧过。

  “上帝啊,埃尔温,我看到了什么?”巴泽尔大叫道。

  “怎么回事?坦克难道疯了吗?”埃尔温也说。

  这时,远处的坦克向着巴泽尔与埃尔温所在的庄园门口疯狂猛冲,势如奔雷,狂飙突进。

  “上帝啊!到底发什么了什么?”巴泽尔大叫。

  “那不是我们的坦克,是苏联人在袭击!”埃尔温终于反应过来。

  “嗒嗒嗒……”

  坦克机枪发出一连串的叫声,将正前方的巴泽尔与埃尔温扫倒在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巴泽尔看到,埃尔温被坦克的履带碾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前进!”

  徐锐对着车载无线电大吼,狂飙突进。

  “前进!”

  五辆坦克紧紧跟随在除锐的车后,向前方飞驰。

  “快停车!”

  远处,一队巡逻的德军士兵大叫,徐锐冷哼一声,下一刻,二嘎子控制着车载机枪对着前方的德军一通乱扫,将十几个德军扫倒在地。

  这枪声也惊动了庄园内的德军,一阵尖利的警报声响起,随后,无数的德军从四面八方涌出,向着坦克杀来。

  “排成箭形阵,二号车在最前方,三号车、四号车在左翼,一号车、五号车在我的右翼,立即向德军发起攻击!”

  “是!”

  各车车长纷纷应声,然后排成了一个箭头形,发出隆隆巨响,向着前方狂飙突进。

  杜拉索夫庄园内,冯.博克正在布置任务,准备将出击的苏军聚而歼之,就在这时,远远的听到一阵杂乱的叫嚷声,冯.博克立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元帅,有五辆坦克和一辆装甲指挥车冲进了庄园!正在向着指挥部攻击前进,您还是快躲一躲吧!”

  冯.博克问:“苏联人的坦克怎么会来到这里?”

  “是苏联人夺了我们的坦克,然后发动了攻击,元帅,快走吧!”那军官说。

  冯.博克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恼怒,口中说道:“难道我的卫队是纸糊的吗?不过是一支苏联人的小股部队而已,要他们立即消灭这支苏联人的坦克分队!”

  “可是元帅……”那军官还要说什么。

  “丹尼尔上校,难道你没有听到我说什么吗?”冯.博克寒着脸说。

  “是!”

  卫队长丹尼尔见冯.博克主意已定,一咬牙,口中说道:“所有战斗人员都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