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4章 战场死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94章 战场死神

当朱可夫听徐锐说活捉了冯.博克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冯.博特可是中央集团军群的司令官,德国元首的爱将,统帅着二百万大军,徐锐和狼牙竟然把他给抓住了,这简单是太过骇人。

  “冯.博克在哪里?”朱可夫兴奋中又带着些急切问道。

  “冯.博克就在外面。”

  “好,把他带进来,我想和他好好谈一谈。”朱可夫说。

  不一会儿,冯.博克被带入了休息室,朱可夫让人将门关起来,与冯.博克进行长谈。

  徐锐与冷铁锋坐在会议室的外面,别多夫就说:“徐锐同志,冷铁锋同志,我真的很佩服你们,如果不是你们优异的战绩,怕是现在莫斯科的防线已经崩溃,有时候,我恨不得加入你们狼牙。”

  徐锐说:“我们狼牙可是只收中国人。”

  别多夫不由哈哈笑起来。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冯.博克被带了出去,随后,朱可夫让三人进入办公室。

  只见朱可夫面色凝重,口中说道:“我刚才与冯.博克进行了交谈,冯.博克是个务实的人,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现在看来,莫斯科战场的局势非常严重。

  德国人不但占据着质量上的优势,还占据着数量上的优势,今天幸好是狼牙堵了一下子,否则第19集团军必然全军覆没,到那时,整个莫斯科的防线也必将崩溃。”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如果有需要我们狼牙的地方尽管开口,狼牙必然义不容辞。”

  朱可夫就说:“你们狼牙打了一夜,也很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下,冯.博克对我说,德国人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已经整编完成,马上就要开赴前线,到时,还是靠狼牙来对付他们。”

  “好的,狼牙随时等候召唤。”徐锐一点头,与冷铁锋转身而去。

  看着徐锐远去的背景,别多夫就说:“徐锐同志和狼牙这次立下了大功啊。”

  朱可夫一点头说:“是啊,干掉了中央集团军和第2集团军的指挥部,让南线德军陷入混乱之中,让岌岌可危的南线趋于稳定,徐锐和狼牙确实有很大的功劳。”

  “朱可夫同志,现在南线的德军失去了指挥,正是一个歼敌的大好机会啊。”别多夫说。

  朱可夫摇了摇头,说道:“可惜啊,一来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出击南线,二来,我刚刚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德国人在冯.博克的指挥部被抓走后,已重新组建了中央集团军群司令部,由京特.冯.克鲁格元帅为司令官重新整顿中央集团军。”

  “哎,德国人的行动速度真快,这样一来,进攻德国人的机会就错过了。”别多夫叹了口气。

  “是啊,根据得到了最新消息,古德里安并没有死,他已经苏醒,被运到了后方,现在的第2装甲集团军由威廉.冯.托马暂时掌控,古德里安依旧是名义上的第2集团军司令,德国人的应变好快,这么短的时间,已经再一次掌控了部队。”

  别多夫说:“不管怎么说,经过狼牙的打击,德国人虽然攻势如潮,但想一下子吞掉莫斯科也有些困难。”念奴娇:冷王的爱妃

  朱可夫说:“这只是暂时的,在莫斯科大的战略上,德国人依旧远强于我们,占据数量与质量上的优势,相信用不了多久,德国人就将再一次组织大规模的进攻,莫斯科前途未卜啊。”

  “我们的援军什么时候才能赶到?”别多夫说。

  “由于德军飞机轰炸,我们的火车运输速度很慢,还需要几天才行,希望我们能撑过这最为坚强的几天吧。”

  “别多夫,通过这几仗,可以看出,狼牙完全体现出了他们的价值,我想,未来的战斗中,他们必然起到更大的作用。”

  “报告,朱可夫同志,有情报显示,德国人的特种部队正在集结赶往前线。”

  “什么?”朱可夫一惊,无可奈何的说:“德国人的特种部队,只有狼牙能与他们抗衡,看来,只能让狼牙再次出马,希望徐锐同志能够体量我们的苦衷吧。”

  别多夫说:“我去和徐锐同志说。”

  “嗯……”

  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夜,整个莫斯科街区已是一片粉妆玉砌,洁白而又纯洁的雪花覆盖住鲜血与杀戮的痕迹,唯有不时响起的炮声在提醒人们,这依旧是在战争年代,莫斯科依旧在德国法西斯侵略的利爪之下,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可能倾覆。

  惨白而没有一丝力气的阳光投射在残破的大楼上,楼下,四、五个苏军战士正在不断的呵着气,这么冷的天气,就算是耐寒的苏联人也有些无法承受。

  一个高个儿士兵问另一个矮个儿士兵:“冈察洛夫,你是哪里人?”

  “我是格鲁吉亚人,邦达列夫,你是哪里人呢?”

  邦达列夫说:“我是立陶宛人。”

  “立陶宛,欧洲的心脏,那里是一个好地方。”冈察洛夫说。

  “是啊,立陶宛靠近波罗的海,风光非常美。”邦达列夫说。

  “邦达列夫,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

  邦达列夫说:“噢,这是一块老蜜蜡,是神甫在我出生时赐给我的礼物,有了它,我就可以逢凶化吉……”

  邦达列夫说不下去了,在他心脏的位置出现一抹血花儿,随后,邦达列夫无力的倒了下去。

  冈察洛夫一惊,向四周张望,下一刻,一枚子弹正在他的额头,冈察洛夫的额头喷出一股红色的液体,随后扑通一声栽倒。

  “狙击手!”

  身旁的一个苏军上尉大叫,随后,一枚子弹击中他的脖颈动脉,一股如泉的鲜血喷出,上尉想要用手去按自己脖子上的动脉止血,可是,他的手是那么的无力。

  “扑通!”

  上尉趴在地上,鲜血将地面的雪白染红了一片。

  余下的两个苏军战士慌忙向远处跑去。然而没跑几步,他们的后背就都中了一枪,趴到地上就再也不动了。全世界星光

  大楼附近的窗口处,科林斯将包裹了麻布的枪管缩回,退回到了黑暗之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那五个苏联战士不是他杀的一样。

  “上校,这是你击毙的多少个苏军了?”奥古斯特问。

  科林斯淡定的说:“315个。”

  “上校,您是德国真正的狙击之王。”奥古斯特说。

  科林斯随意应了声:“嗯,一群牛腩部队,真的提不起我的兴趣。”

  奥古斯特问:“上校,您还记得苏芬战争时,芬兰战场上的那支恶魔部队吗?”

  科林斯眼睛一亮,口中说道:“就是打败白色死神的那支部队?”

  “对,他们是狼牙特种部队,来自于中国,而现在,他们又出现在了莫斯科的战场上!”

  一丝寒意从科林斯的眼中迸发而出,科林斯是知道狼牙的,也知道狼牙中有很多优秀的狙击手,狼牙的首领徐锐更是一个顶尖的狙击手,也许,这一次,自己真的不会寂寞了。

  科林斯说道:“我好像有些迫不及待了。”

  对于科林斯来说,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多少次,自己杀敌如麻,已到了麻木的地步,杀的人越多,自己反而越空虚,自己的对手真的太弱了,根本提不起自己的一点兴趣。

  当真正的对手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科林斯反而有了一丝兴奋,也许这世上,只有那支恶魔部队才能让自己提起对战斗的热情与兴致吧。

  “狼牙在哪里?”科林斯问。

  奥古斯特说:“我上一次与他们交手是在克里姆林宫,当时我的几十个部下不幸被狼牙干掉,万幸的是,我逃了出来。

  狼牙的战斗力,比苏芬战争时又有了提升,上校,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只要狼牙知道勃兰登堡特种兵出动,一定会出来拦截,我们很快又会与狼牙见面了。”

  科林斯就说:“奥古斯特,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相信你的话,希望狼牙不要让我失望,这一次,我要让他们知道德国军人的厉害。”

  “是啊,上校,据说这次古德里安将军重伤,冯.博克将军被俘,都是狼牙做的,如果不能消灭狼牙,那么,第三帝国的颜面何存?

  我们必须战胜狼牙,让这些东方的黄皮猴子付出代价!”

  “我的枪,已经好久没有遇到对手了。”科林斯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步枪,猛得瞄向前方,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清晨,克里姆林宫附近的兵营中,徐锐美美的喝着咖啡,感觉精神好了许多,身旁的大王不断咬着一块牛排,牛排上连一丁点儿肉星儿都没了,可是大王依旧在啃食着。

  徐锐就说:“大王,你就算啃出火星儿来也啃不出肉来。”

  随后,徐锐将一块牛排扔到了大王嘴边,大王却高傲的将牛排用抓子推到一旁,依旧用力啃着那块没有肉的骨头。

  徐锐突然就觉得,这大王怎么与死去的二皇有了共通之处,莫不是狼一驯化过来,某些习气也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