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5章 特战交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95章 特战交锋

徐锐看着大王,觉得大王与二皇还是有共通之处的,说到底,狗的祖先也是狼,狗只是狼的亚种而已。

  也许是看出了徐锐的想法,大王站起了,身上毛发战栗,恶狠狠地瞪着徐锐。

  “你个狗日的,老子连想想都不成吗?”徐锐白了大王一眼,口中说道:“大王,你竟然敢威胁我,是不是呆得太闲了,老子非不敲打敲打你不可。”

  大王朝着徐锐直呲牙,不过他还真不敢攻击徐锐。

  一旁的二嘎子来了精神,看着大王就说:“原来这条狗也有害怕的人。”

  大王一听,猛地一个虎扑,将二嘎子扑倒在地,牙向着二嘎子的喉咙咬去。

  “我靠!救命啊!”

  二嘎子拼命护住自己的脖子,不断叫救命。

  不过却没有人去帮他,冷铁锋笑了笑说:“大王是狼,它最反感别人叫他狗,你小子触到了大王的逆鳞。”

  “我以后不敢了!快让它走啊!”二嘎子大叫。

  “行了,大王,快点回来吧!。”徐锐说。

  大王这才不甘心的回到徐锐身旁,撅着屁股啃着那块光秃秃的骨头,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瞟向二嘎子。

  二嘎子从地上爬起来,口中说道:“好家伙,一句话差点儿要了我的小命儿。”

  徐锐就说:“你们别惹大王,它高傲的很,有狼王的尊严,容不得别人说他的不是。”

  二嘎子连连点头,说道:“好家伙,以后可不敢说它的坏话,否则连命都要搭上。”

  “行了,吃饱了的话,都好好休息一下,估计很快就要有任务再派给我们。”

  二嘎子就说:“团长,我想不明白,咱们家门口的日本鬼子还没有赶走呢,却万里迢迢来到苏联打德国人为的是什么。”

  徐锐就说:“首先,苏联人为了让咱们狼牙参战,给了八路军五个步兵师和一个炮兵师的装备,为了这些装备,老子必须来。

  其次,德国人与日本人是盟友,如果德国人打败了苏联,那么日本人就可以从西伯利亚得到德国人的援助,或者是德国兵直接到中国参战,你想想,如果这样的话,那中国还能坚持多久?”

  二嘎子一吐舌头,口中说道:“要是这么说,咱们还真必须帮助苏联人不可了。”

  “当然,道理我和你们说清楚了,现在大家既然来到了苏联,就要同仇敌忾,与苏联人一起打德国佬,要知道,这不光是苏联人的事,同样也是中国人的事,咱们八路军也不能白拿苏联人的东西。”

  徐锐刚说到这里,别多夫从远处走过来,一脸的凝重。

  当看到别多夫的神色时,徐锐眉头一锁,他知道,一定又有不好的消息传来。

  果然,别多夫开门见山的说:“徐锐同志,有个不好的消息,德国人的特种部队再一次投入了战斗,而且,据说他们这次派出了王牌,有着狙击之王称呼的科林斯上校。”

  “科林斯?就是那个德国狙击手学校的校长?”徐锐问。十年之约我们一起走下去

  别多夫一点头,口中说道:“是的,就是那个科林斯,据说科林斯的枪法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我们已有很多战士牺牲在了他和其他德国狙击手的枪下,只今天早上,被德军狙杀的士兵和军官就有二百多人。”

  “什么?一个早上就被狙杀了二百多人?”徐锐不由一惊。

  “是的,鉴于德军狙击手的巨大威胁,我军已后撤了五百米,将街区让给了德国人。”

  徐锐知道,现在的莫斯科是寸土必争,德国人向前前进了五百米,已经是一段很长的距离。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德国人距离克里姆林宫的距离就更近,对克里姆林宫的威胁也更大。

  “徐锐同志,我知道狼牙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已经很辛苦,很疲劳,可是……”

  徐锐打断了别多夫的话,正色说:“别多夫同志,你不用说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请下命令吧!”

  别多夫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神情,口中说道:“徐锐同志,谢谢你的理解,你是苏联人民真正的朋友!”

  当下,别多夫为徐锐说了任务,那就是在夺回今天早上被德国人抢回去的五百米长街区。

  徐锐欣然领命,不过徐锐却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就是昨天自己缴获的那四辆坦克要加满油料随自己出征,同时,徐锐还要了五枚火箭筒以及相应的火箭弹,四辆卡车。

  别多夫立即满口答应,一定满足徐锐的愿望。

  别多夫没有食言,半个小时后,四辆4号坦克,四辆卡车就已准备就绪,卡车里放着五具火箭筒以及相应的火箭弹,徐锐立即吩咐众人上车,向着交战区而去。

  一路上,二嘎子与罗小力聊的很是开心,两个人年纪相差不多,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

  二嘎子就问罗小力:“听说你是从陕北来的?”

  “是啊。”罗小力很自豪的说。

  二嘎子说:“我听产过陕西,好像很穷的样子,很多人挨饿。”

  罗小力一听就说:“别听别人乱说,陕北是穷,可是在八路军的管理下,人人有衣穿,有饭吃,老百姓虽然不富裕,可是一个个很有奔头,很开心。”

  二嘎子就说:“我们东北的生活条件不错,自从新一团来了之后,还给我们家分了地,现在顿顿都能吃饱,逢年过节还可以炒个鸡蛋,杀个鸡改善伙食,对了,冬天我们还能吃到猪肉炖粉条,白面豆包。”

  罗小力就说:“你们东北的生活这么好啊。”

  冷铁锋就在一旁对罗小力说:“傻小子,东北的生活水平是中国最高的,经济也是整个亚洲最发达的,东北人的生活水准好着呢,你看到长春没?就是现在的新京,在全亚洲最先实现了电气化,是全中国第一个辅上下水管道的,还有哈尔滨,繁华程度比上海也差不了多少。

  “要是这么说,日本人把东北建设的倒也不错。”罗小力说。

  冷铁锋说:“是的,不过日本人建设东北,全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并不比关内好,更没有什么尊严。”诡缠人

  二嘎子也说:“是啊,在东北,日本人吃大米,朝鲜人吃高粱米,中国人只能吃玉米和小米,根本就把中国人当成了三等人。”

  “还这样?”罗小力吃了一惊。

  “是啊,我邻居家的一个小孩儿生了病,就想吃点大米,他爸爸费了好大劲儿才给他弄了点儿大米,可是他病的重,给吐了出来,正好被路过的日本兵看到,于是日本兵把这孩子的肚子生生剖开。”

  “还有,那年我十岁,干活儿的时候看到一个中国人踩到了日本开拓团的地头儿,结果让那些日本人装在麻袋里活活烧死了……”二嘎子说不下去了。

  “是啊,东北的百姓不仅苦,人更没有尊严,新一团来了之后才有了盼头,所以,我们一定要把东北的同胞从日本人的手中解放出来!”冷铁锋坚定的说。

  “行了,兄弟们,东北咱们是早晚要光复的,不过现在咱们要先把德国人打败,快到地方了,都做好准备。”徐锐的声音响起。

  “是!”

  狼牙们停止了聊天,开始准备战斗……

  北风呼啸,奥古斯特正坐在大楼内的一角,不断咀嚼着牛肉罐头,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自从上次在斯摩棱斯克与瓦西里的那场狙击对决受伤之后,奥古斯特一直没有完全恢复,再加上不断的征战,让他的伤情不断反复。

  此时的奥古斯特只觉胸口钻心的疼痛,他咬着牙打开了胸口的纱布,只见那伤口处虽没有化脓,却不时向外渗出血水。

  奥古斯特上了些药,然后用纱布将伤口再一次绷紧。

  “队长,痛得厉害吗?”

  一个特战队员问。

  奥古斯特点了点头。

  那队员取出一粒小药丸,放到了奥古斯特的手中,然后说道:“队长,吃了它吧。”

  奥古斯特一皱眉,口中说道:“这就是日本人研究出来可以提神,让人感觉不到疼痛的A类药品?”

  那队员说:“是的,我试过了,很有效,吃了之后根本不知道疲劳与伤痛。”

  “好吧。”

  奥古斯特点了点头,虽然他明知道这种药丸有很强的副作用,但还是将药丸扔进嘴里咽了下去。

  片刻之后,奥古斯特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润,只觉身轻体健,伤口也不再发痛,甚至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精神很亢奋。

  奥古斯特抿了一口酒,咽到了肚子里,这才说道:“真的很管用啊。”

  “是的,我昨天吃的,吃后很精神,只是今天早上身体极为疲劳,不过我又吃了一粒,就又有精神了。”那队员说。

  “队长,远处有坦克和汽车开过来!应该是苏联人回来了!”机枪手德克叫了起来。

  奥古斯特眉头一皱,苏联人今天早上在这条街道上损失惨重,被迫放弃了街道,怎么突然之间又返回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