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9章 回援克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299章 回援克宫

朱可夫说道:“嗯,徐锐同志的意见很重要,立即命令克里姆林宫周围的防空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进入战斗位置,一旦发现德国的飞机立即开火!”

  “是!”

  别多夫刚出去不久,远处就传来一阵杂乱的叫声,朱可夫透过窗户向外看去,只见远处的天边飞来了一架飞机,随后,又飞来了三架,看飞机的体型,似乎是远输机。

  当看到这四架运输机飞来时,朱可夫清晰看到飞机上的德军标志,不由大吃一惊,德国人简直太狂妄了,他们的飞机竟然直接飞到了克里姆林宫的上空,根本就没有把苏联的空军当回事啊。

  “通通通!”

  克里姆林宫附近,苏军的高炮阵地不断发现一连串的炮弹,想要将飞机打下来,这时,只见飞机敞开了大肚皮,空中顿时出现了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儿。

  “是德国人的伞兵!德国人空降了!”外面,吵杂声四起,朱可夫也是大吃一惊,望着天上密密麻麻的降落伞,朱可夫的心凉了半截儿。

  就在这时,四周苏军的高射机枪不断的开火,透过窗户,朱可夫看到,一个德国伞兵直接被高射机枪的子弹打得血肉横飞,尸体迅速掉落到地上。

  朱可夫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冯.博克,宁可战死,也不能让德国人俘虏。

  不过就在这时,朱可夫发现了一个可喜的事情,此时天上正刮着西北风,如此一来,有部分的德国伞兵被刮飞出了克里姆林宫的范围,也就是说,只有一部分德国伞兵落到了克里姆林宫内。

  朱可夫快速的数了数,天上一共约有一百来个伞兵,去掉打死的一部分,再去掉被刮走的一部分,能落到克里姆林宫的德国特种兵绝对不会超过三十人。

  “命令,所有人都拿起武器准备战斗,一定要消灭所有来犯的德军!”朱可夫说。

  “是!”

  所有人,包括非战斗人员都拿起了武器,准备与德军决一死战。与此同时,克里姆林宫内驻扎的上千士兵开始严密的防守,这些士兵不断向天上开枪,将大部分空投的德国伞兵打死,最后,只有二十几个德国伞兵成功的降落在了克里姆林宫。

  然而,这些伞兵刚一落地,立即遭到了拥有着巨大人数优势的苏军的围剿,双方立即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一个伞兵的运气很不好,虽然躲过了地上的子弹,但却刚好落到了克里姆林宫一片空旷地,这里刚好是苏军密集的地区。

  刚落到地面,还没等他割断伞绳,四周已经冲过来了三十多个苏军士兵,这些苏军士兵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苏军士兵一个个拿着枪对准了伞兵,叫他投降。

  那伞兵却猛的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口中大叫道:“元首万岁!”

  “轰!”

  一声巨响传来,伞兵与十几个附近的苏军士兵同归于尽。

  就在这时,一阵激烈的枪声从门口处响起来,原来是四、五个伞兵聚拢到了一起,向着克里姆林宫的一处大门发动了攻击,这些伞兵都携带着MP—40冲锋枪,每个人的战术动作都非常娴熟,一落地立即割断了伞绳,按着预定方案,向着大门发动了攻击。女配逆袭记

  不得不说,这几个特种兵的战力很强悍,而且降落的地方苏军很少,所以他们竟然占据了优势,不断向大门靠近,此时,克林姆林宫门外不远处,二百德国特种兵已蓄势待发。

  奥托与科林斯听到克里姆林宫内的枪声后,立即将手中的烟头儿一扔,一挥手,二百特种兵已聚于他的身后。

  这些会俄语的德国特种兵渗透进苏军控制区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出发时的二百特种兵,连一个都没有少。

  此时,奥托与科林斯带着二百特种兵快速来到了克里姆林宫外,只要大门一开,他们必将蜂拥而入。

  奥托的手心儿全是汗水,他已听到大门内激烈的枪声,当下带着特种兵向着克里姆林宫走去。

  此时的克里姆林宫外,戒备森严,大量的苏军士兵将克里姆林宫包裹在里面,克里姆林宫的外围到处是街垒、路障与铁丝网,奥托和他的士兵不得不在一处街垒前停下。

  “站住,干什么的?”远处,一个苏军军官大声喝问。

  “我们是第19集团军的,听到克里姆林宫遇袭,奉命来这里增援。”奥托用俄语大声说道。

  “我们没有接到这个命令,立即退回去!”那苏联军官大声喝斥道。

  “同志,我们也是为了增援,要是不能完成任务,会受到处罚的。”奥托说。

  那苏军军官疑惑的看着奥托和他手下的士兵。

  这时那苏军军官说道:“把你们的帽子摘下来!”

  “好吧。”奥托点了点头。

  下一刻,这些德军特种兵将头上的钢盔都拿下来,那苏军军官一看,发现这些“友军”大多数是金色的头发,心中不由一惊,他知道,金色的头发,大多数是日耳曼人,在苏联军队中,留有金长头发的人员比例不可能这么大。

  那苏军军官已经意识到,这些“友军”,很可能是德军假扮的。

  “准备战斗!”

  苏军军官向后低声说了一句,随后扭过头来大声说道:“第19集团军的谢廖夫师长还好吗?他是我的老乡。”

  “你说谢廖夫啊,他很好,就是他派我们来的。”奥托说。

  “他们是德国人假扮的,快开枪!”苏军军官大叫起来。

  下一刻,子弹如雨点向着奥托和他的特种兵袭去。

  奥托快速卧倒,躲过了袭来的子弹,犹不死心的喊道:“同志,不要误会!”

  “谁和你误会,第19集团军根本就没有一个叫谢廖夫的师长,你们是德国人!”那苏联军官一边叫着一边开枪。

  奥托脸色一沉,他知道,自己还是泄露了身份,只能强攻了。

  当下一挥手,几个特种兵拿着苏军的DP—27轻机枪冲过来,将机枪架起来与苏军进行对射。末日轮盘

  与此同时,四个德军将两门迫击炮抬了出来,两门迫击炮来了个三连射,打得对面的苏军阵地硝烟四起。

  双方激烈的交锋,德军特种兵采取攻势,利用自己娴熟的作战技巧不断向着苏军阵地逼近,在靠近苏军阵地后,立即用手中的冲锋枪对苏军进行火力压制。

  德军的配合与作战技巧十分娴熟,机枪与狙击枪相配合,冲锋枪突击,不断向苏军逼近,打得苏军抬不起头来。

  奥托焦急的看着克里姆林宫大门的方向,如果里面的特种兵能控制大门,与外面进攻的部队里应外合,那么,自己的特种部队一定可以杀进去,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攻入克里姆林宫,否则,一旦苏军在外面的部队增援过来,那自己这二百特种兵将尸骨无存!

  就在奥托和科林斯进攻克里姆林宫的同时,徐锐带着狼牙的大部分坐着三辆汽车向着克里姆林宫急驰。

  “老徐,你说朱可夫会相信我们的话吗?”冷铁锋问。

  徐锐说:“老兵,朱可夫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一定会相信我们的话,虽然克里姆林宫防备森严,但我怕他们依旧不是德国特种兵的对手,既然我们能从德军中干掉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指挥部,那么德国人也有可能干掉苏联人的指挥部,一切皆有可能。”

  冷铁锋就说:“要是这么说,咱们真的要争分夺秒,要是朱可夫被德国人俘虏了,那莫斯科保卫战也就不用再打下去了。”

  “是啊,我们必须赶在德国人占领克里姆林宫之前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嘎吱……”

  汽车嘎然而止。

  徐锐不由一皱眉,自车后大叫道:“为什么停车?”

  “团长,前面有苏军的哨卡,要进行检查。”前面的司机说。

  “下车,通通下车!”前方传来了一阵叫嚷声,徐锐和冷铁锋带着几个狼牙跳下了车,只见一个苏军军官走过来,拿着那司机的证件不断翻看着。

  “我们是狼牙,有急事要回防克里姆林宫!”那司机焦急的说。

  不过那苏军军官依旧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口中说道:“我必须对你们的汽车进行检查。”

  看到这里,徐锐心神一动,走到了那军官身前,在那军官的身上扫了一眼,那军官的相貌引起了徐锐的注意。

  这军官眉骨高耸,两只蓝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

  徐锐心头一动,再看向不远处的那十几个苏军哨兵,见他们竟然与军官的相貌特征极为相像,都是眉骨高耸,高鼻梁,蓝眼睛。

  “柏林的冬天冷吗?”徐锐问道。

  那军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用无比诧异眼神看向了徐锐,直到此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徐锐的那句话竟然是用德语说的。

  “是德国的奸细!”

  徐锐大吼一声,从腰间拔出手枪对着那军官就是两枪,下一刻,几个狼牙同时举起冲锋枪对着前方的十几个哨兵就是一通疯狂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