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0章 恶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00章 恶战

几个狼牙同时举起冲锋枪对着前方的十几个哨兵就是一通疯狂射击。

  十几个哨兵倒在血泊之中,徐锐拿开倒在地上军官的头盔,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军官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再看鞋钉,与苏军也是完全不同,竟然真是德国人装扮的。

  “团长,你怎么发现他们是德国人假扮的呢?”大兵问。

  徐锐就说:“德国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都是纯正的日耳曼人种,日耳曼人种的特点是眉骨高,鼻梁高直,眼睛带些蓝色,金发,而苏联人属斯拉夫人种,与他们从外貌上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我看他们的相貌有些差距,所以就用德语诈那德国人,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我可以看得出,他是听懂了我的话的,所以断定他们就是德国人假扮的。”

  “团长,你真是牛啊,这要是我们,一定看不出来的。”大兵连连赞叹。

  “行了,都上车吧,德国人在这里设了路卡,估计就是怕我们赶去克里姆林宫增援,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克里姆林宫!”

  “是!”

  汽车再一次向着克里姆林宫飞驰,而此时的克里姆林宫,也确如徐锐所料,情况万分危急。

  “砰!”

  一声巨响传来,几个伞兵炸开了克里姆林宫的大门,然后冲出去,向着布于门前的苏军阵地狂暴扫射。

  “嗒嗒嗒……”

  苏军猝不及防,被几个伞兵扫倒一片,一瞬间乱成一团,奥托大喜,立即下令强攻,直接将苏军在克里姆林宫外围的防线打穿,杀入了克里姆林宫中。

  奥托手持着一支冲锋枪,一边向前扫射一边进攻,在他的率领下,德国特种兵打得苏军尸横遍野,德国特种兵已杀入了克里姆林宫中。

  见已打进了克里姆林宫,奥托立即与科林斯兵分两路,科林斯爬上了一座塔楼,用狙击枪控制住制高点,奥托则带着人不断冲击。

  现此情形,克里姆林宫内的近千苏军纷纷赶来增援,不过德国特种兵的单兵素质极高,短时间内,苏军被打的节节后退。

  奥托此时已经知道了朱可夫的所在,立即带着部队向着朱可夫所在杀去,奥托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干掉朱可夫,那么外围的苏军就有将他们包围并消灭的危险。

  “嗒嗒嗒……”

  奥托看到,前方的门口,百余名苏军在待垒后面组成了一道防线,两挺DP—27轻机枪不断吼叫,一个苏军军官指挥着士兵将门口死死守住,自己的特种兵被干掉了几个人后,进攻的势头被遏制住。

  奥托眉头一锁,一丝阴冷的眼神闪现,接过了一支毛瑟98K狙击步枪,奥托对准远处的苏军机枪射手“啪”就是一枪,这一枪,正中那机枪射手的眉心,那机枪射手直接趴到了街垒上,鲜血将麻袋染成了红色。

  奥托看到,一个苏军战士立即却操纵机枪,奥托随即又是一枪,将第二个苏军战士也爆头,不一会儿,围绕着那挺机枪,已有七个被奥托爆头,那机枪俨然而为了一个死亡的禁区,没有人再敢靠近,直接哑火。无乔不成抒

  “冲!”

  二十几个特种兵向着街垒冲去,冲锋枪的子弹如雨点向着苏军阵地倾泄,打得苏军抬不起头来,奥托心中一喜,只要冲过了这段街垒,那么就可以直接进攻朱可夫所在的克里姆林宫主建筑了,到了那时,活捉朱可夫,救回冯.博克就是弹指之间的事。

  德国特种兵的火力十分密集,打得苏军根本无法抬头,只见那些苏军全都将身子缩回到了街垒后面,随后,数十枚F1柠檬扑天盖地向着德军扔去。

  “轰!轰轰!”

  柠檬手雷每枚杀伤范围是二十五米,数十枚柠檬手雷将阵地前方百余米全都罩住,德军猝不及防,被炸倒了十几个,余下的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不过剩下的德军士兵却死战不退,不断向前靠近,不等苏军投出第二波柠檬,他们已冲到了街垒的近前。

  “嗒嗒嗒……”

  冲锋枪吐出一串串的火舌,打得苏军士兵纷纷倒地。

  奥托此时也是很得意,自己的特种兵的战斗意志与战斗力终究要比一般的军人强得太多,苏联军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特种部队对手,这样打下去,自己一定可以活捉朱可夫,立下不世之功!

  奥托冷笑一声,啪的一枪,对着一个冒头的苏军士兵就是一枪,又是一枪爆头,打得苏军心惊胆颤,在他的身旁,奥托看到,机枪手马克不断操控MG—34通用机枪进行着点射,这机枪手对机枪的操控极为精准,每次都是三点射,将苏军的火力压制的死死的,连头都不敢冒。

  眼见着那十几个德军特种兵就要冲过街垒,向主建筑进攻,奥托心中也是兴奋起来。

  此时的克里姆林宫主建筑中,朱可夫看德国人就要冲破前方的街垒,心知已到了最后时刻,如果让德国人冲过来,那么凭着指挥部这些非战斗人员,很难挡住德军的进攻。

  朱可夫摸了摸腰间的红星手枪,他已决心,如果真的到了最后关头,那宁可自尽,也不能让德国人俘虏。

  朱可夫当即下令,所有非战斗人员,包括自己的作战参谋,随从,甚至连后勤人员都全部拿起武器,增援前面的苏军街垒。

  朱可夫从腰间拔出了手枪,口中说道:“别多夫,你在这里守着,我带着所有非战斗人员前去增援前方。”

  别多夫拦住了朱可夫,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从职务上来说,我是你的卫队长,理应保护你的安全,前面就交给我了,你不要离开这里,红军不能没有你,苏联不能没有你!”

  别多夫说完,向朱可夫敬了一礼,从腰间把手枪拔出来,口中大叫道:“同志们,跟我去增援!”

  随后,朱可夫带着近百名后勤人员向着前方的街垒增援。

  与此同时,其它区域的红军也已发现了德军的主攻方向,同时向着街垒扑过来,不一会儿的功夫,街垒后面又聚起了数百红军,不断向德军射击。

  德军特种兵虽然武器先进,但毕竟人数太少,在损失了三人后,只好主动退了回去。重生之靠山吃山

  别多夫立即级织着士兵加强街垒,同时调上了一挺DSHK重机枪,压制远处德国机枪手的火力。

  不得不说,DSHK重机枪的火力是十分凶猛和残暴的,子弹打到了一个德国特种兵身上,直接将这特种兵的一支手臂打断。

  看到这里,奥托钢牙紧咬,口中大叫道:“迫击炮!干掉前面的重机枪!”

  两个德国特种兵跑过来,将迫击炮架起,来了个三连发,打得前面的街垒硝烟四起,利用这个机会,奥托再一次集结了一百多个特种兵进行冲锋,与此同时,奥托让一支五、六十人的特种兵小队试图绕到另一侧,攻击苏军的另一处街垒。

  奥托的战术指挥是非常成功的,他的部下成功的托住了苏军的主力,就在苏军不断向着奥托前方的街垒聚集时,那支五、六十人的特种兵小队却利用苏军兵力空虚的机会成功一举突破了另一处街垒,杀向了克里姆林宫的主建筑。

  别多夫看到德军突破了街垒后,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如果真让德国人冲进了主建筑,端了朱可夫的指挥部,甚至活捉朱可夫,那莫斯科战役也就不用打了,别多夫立即招呼了上百苏军士兵准备去增援,堵住口子。

  此时的奥托发现,对面的苏军中有一个指挥员模样的人,正在不断招呼着人去被打开的缺口增援,奥托立即将枪口瞄准了这个指挥员。

  “啪!”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对面的那个苏军指挥员倒在地上,奥托大吃一惊,自己还没有开枪,对方怎么倒下了?

  向身后的塔楼上看了一眼,奥托看到了科林斯,他知道,这一枪一定是科林斯开的,科林斯不愧是狙击学校的校长,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复杂的环境,他竟然都可以一击毙命,只凭这一点,单单从狙击上,科林斯是强于自己的。

  别多夫倒在地上不断的大口喘息着,一个医务兵正在给他包扎,然而,一卷的纱布下去,瞬间就被血水浸得通红。

  医务兵急得满脑子是汗,而别多夫只是大口的喘息着。

  “咳咳……别……忙了……我……不……行……了……”别多夫断断续续的说。

  “别多夫同志,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不会死的。”医务兵带着哭腔说。

  一个少尉就问:“别多夫同志伤到了哪里?”

  “他伤到了动脉,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无法止住血。”那医务兵说。

  “给他打一针吗啡吧。”少尉声音低沉的说。

  “不……吗啡……留给……其他……同……志……”

  别多夫的声音开始消失,那双大眼中已扶去了神采。

  “别多夫同志!”医务员大叫,不断用力摇着别多夫。

  别多夫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别多夫仿佛看到了家乡的顿时静静向前流淌,看起来是那么的美。

  “回……家……了……”

  别多夫头一歪,已经停止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