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1章 徐锐的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01章 徐锐的计划

随着朱可夫卫队长别多夫的战死,整个苏军在克里姆林宫内的防守一片混乱,德国人即将穿过街垒,攻入主建筑中。

  朱可夫已经从腰间拔出了红星手枪,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准备自杀,以身殉国。

  “朱可夫同志,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刻,你千万不能这样!”第五集团军司令戈沃罗夫说。

  “戈沃罗夫?你怎么来了?”朱可夫问。

  “是你叫我来汇报军情的,你忘了吗?”戈沃罗夫问。

  “嗯,戈沃罗夫同志,难道你想让我成为苏联历史上第一个被俘虏的元帅吗?”朱可夫问。

  戈沃罗夫却说:“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你看,我们的增援不是来了吗?”

  “嗯?”朱可夫向着外面看去,果然,三辆卡车径直冲过来,挡在了主建筑的前面,随后,一些士兵从车上跳下,向冲过来的德军士兵发动了反冲锋。

  徐锐大叫:“老兵,这里交给你了!”随后进入了主建筑中。

  “老徐,放心吧!”

  冷铁锋“啪”的一枪,将冲在最前面的德国特种兵一枪爆头,随后,这些德国特种兵放缓了前进的步伐,然而狼牙却得理不让人,不断向德军特种兵发动攻击,利用自己在技战术上和心理上的优势挡在了这支德国特种部队前进的方向,并将他们不断向后驱赶。

  “嗒嗒嗒……”

  东北虎手中的MG—34通用机枪不断向前扫射,东北虎一边射击一边说道:“妈的,还是德国佬的通用机枪用着带劲儿,重机枪的性能,轻机枪的重量。”

  一旁的余必灿就说:“东北虎,看到前面那个德国佬的火力点了吗?能不能压制住?”

  东北虎就说:“老鱼,你就瞧好儿吧!”

  随后,东北虎来了几个长点射,不得不说,看东北虎使用机枪,完全是一种艺术上的享受,机枪被他使用的炉火纯青,每一次射击都是长点射,将德军的那挺机枪死死的压制住。

  利用这个机会,余必灿利用手中的狙击步枪将一个德国特种兵一枪爆头。

  “老鱼,好枪法!”东北虎佩服的说。

  “嘿,不要忘了,老子可是四将之一。”余必灿得意的说。

  一王四将,这可是狼牙中巅峰的存在,余必灿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

  “东北虎,火力压制!”余必灿大叫一声。

  东北虎这才发现,一个德军特种兵一扬手臂,想要扔手榴弹。

  东北虎一个长点射,打得那德军低下头,余必灿则一枪打爆了那德军手中的手榴弹。

  “轰!”

  那德军身旁的两、三个德军同时倒了下去。

  “老鱼,真牛啊!”一旁的韩锋大叫一声。

  钻山豹却冷哼一声,并不服气,一枪将德军的机枪手爆头,然后得意的看了余必灿一眼。

  余必灿翻了翻白眼儿,也不去理睬钻山豹,枪口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圈黎圈外,总裁不谈爱!

  由于狼牙的及时赶到,在主建筑外挡住了德国特种兵进攻的线路,一时之间,朱可夫的军部转危为安。

  而这个时候,布防于克里姆林宫四周的苏军开始进入克里姆林宫内增援,短短的十分钟内,足有近千的苏军涌入了克里姆林宫,一时之间,德军的压力大增。

  看着如潮水涌来的苏军,奥托暗叫一声可惜,功亏一篑啊!

  如果没有狼牙的插手,那自己的人马必然可以抓到朱可夫,可是现在,狼牙挡在前方,自己的人马跟本就攻不过去,越拖下去,苏军越多,对己方越是不利,这些特种兵是特种部队的精英,训练极为不易,如果在这里全军覆没,那自己也只有自杀向元首谢罪了。

  奥托知道,为了保存实力,自己只有撤退一途了。

  奥托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相反,他是一个很重实际的人,在看到无法达成进攻目的之后,奥托果断下令撤退,随后,奥托带着不足百人的特种部队一边抵抗一边撤出了克里姆林宫,从苏军防御的薄弱环节一举突围成功,然后化整为零,再一次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终于把德国人打退了吗?

  朱可夫长出了一口气,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从心底涌起。

  还好狼牙堵住了口子,否则,一旦被德国的特种兵消灭了指挥部,那整个莫斯科战役必然会以失败而告终。

  朱可夫的脸上写着坚定与沉着,在最危险最困难的时候,朱可夫一直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而不是去逃跑,他足以自傲了。

  “徐锐同志,这一次,你干得很漂亮,要不是你的狼牙及时回援,今天事情的后果就难以设想。”

  “徐锐同志,你是怎么想到德国特种兵会袭击克里姆林宫呢?”朱可夫问。

  “我在进攻德国特种兵占据的街道时,发现德国人的防御并不很强,这与德国特种兵的战斗力并不相符,所以我断定,德国特种兵不过是想在巷战中拖住狼牙,而他们的主力部队,一定是要偷袭重要的目标,而在整个莫斯科中,还有什么重要的目标能比得上克里姆林宫呢?”

  朱可夫说:“有道理,徐锐同志,你的思维很清晰,想法也很有条理,看来这一次,我们还是大意了,还好,你的狼牙最终出现,当然,别多夫指挥的也不错,对了,别多夫在哪儿?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别多夫同志他……牺牲了……”一个参谋说道。

  “什么?别多夫牺牲了?”朱可夫不由一惊,愣了半晌,别多夫是朱可夫的亲信,卫队队长,与朱可夫的关系很好,他的死对朱可夫心理上的冲击很大。

  朱可夫目光看着窗外,口中说道:“我要再看别多夫一面。”

  “别多夫同志的遗体就在外面。”

  朱可夫对着镜子正了正自己的衣领,戴上了军帽,带着徐锐和戈沃罗夫向着门外走去。

  此时的克里姆林宫广场空地上,摆放着一具具的尸体,加起来足有几百具之多,这其中大多数是苏联红军,也有少部分是德国特种兵,德国人的尸体与苏军的尸体分开摆放,苏军的尸体摆的整整齐齐,而德国人的尸体则被胡乱的堆在一旁。汉劫

  别里夫的尸体被摆在了所有苏军尸体的最前面,他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双睁开的大眼已失去了光泽,变得混浊不清。

  朱可夫来到了别里夫尸体的前方,看着脚下的尸体,朱可夫嘴角不自觉得抽动了一下,随后,他取下了自己的军帽,向别里夫的遗体行了一礼。

  这一刻,没有人说话,一切是如此的寂静,朱可夫就这样伫立在寒冷的风中。

  半晌,朱可夫站直了身子,将帽子戴上,转身向着远处而去,恍惚间,所有人都感到,他的身影是如此的高大……

  朱可夫将徐锐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着徐锐,朱可夫的脸上现出一丝苍白,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

  朱可夫说:“徐锐同志,德国人竟然袭击莫斯科城防司令部,打死了这么多的红军战士,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徐锐点了点头说:“朱可夫同志,我们抓到了一个未死的德国特战队员,据他所招供称,这次行动是由德军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队长奥托发起,而打死别里夫的,则是奥托的得力助手,来自于狙击学校的校长科林斯。”

  “科林斯?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朱可夫说。

  “嗯,科林斯虽然只是上校军衔,但他是德国狙击手学校的校长,枪法已经出神入化,是德国最厉害的狙击手。”

  朱可夫说:“徐锐同志,你们狼牙能不能杀了科林斯,一来可以振奋我军士气,二来可以为别里夫报仇雪恨。”

  徐锐想了想说:“可以。”

  “你打算怎么做?”朱可夫问。

  “狙击手虽然隐藏于暗处,但是黑夜对于他们来说,却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山,整个狼牙中,能够对付科林斯的也是屈指可数,所以我决定带着冷铁锋队长,一起猎杀科林斯。”

  朱可夫问:“噢?可是你们怎么能找到科林斯呢?”

  “我们可以给科林斯设个局,摆下一个他无法拒绝的诱饵。”

  “什么诱饵?”朱可夫说。

  “科林斯最想干掉的是谁?”徐锐问。

  “整个莫斯科,科林斯最想干掉的非我莫属,你是说……”朱可夫不由一惊。

  徐锐一笑,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看来,只能委屈你一下了,只要你到前线的阵地视察,并且把消息散布出去,我想,德国的特种部队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也一定会派出枪法最好的科林斯来狙杀你,所以,你是最好的诱饵。”

  朱可夫口中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你不会让他真的狙杀了我吧。”

  徐锐说道:“当然不会,只要你按我说的办法去做,那么,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最多是有惊无险。”

  “噢?你打算怎么做?”朱可夫问。

  “朱可夫同志,我打算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