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3章 逃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03章 逃脱

    这青年名叫海森堡,是狙击手学校毕业的学生,看到能做自己曾经的校长,有着狙击之王的科林斯的观察员,海森堡无的激动。 



    “嗯,一会儿一定要稳住,不要乱动,以免暴露了目标。“科林斯说。



    “是!校长!”海森堡兴奋的说。



    海森堡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一位非常优秀的队员,当下他与科林斯一同来到了彼得大厦的顶端,只见这彼得大厦方原来有苏军构筑的阵地,现在正好用来做狙击位。



    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俯看对面的苏军阵地,以科林斯的枪法,完全可以击对面下方苏军方面的任何一个人。



    “这真是一个绝佳的狙击位置。”海森堡说。



    科林斯点了点头,下一刻,他的目标看向了远处的莫斯科大酒店,口说道:“海森堡,看看对面的大楼,把可能的狙击点一一记下来。”



    海森堡一点头,用望远镜向对面莫斯科大酒店观察,随后说道:“楼顶有一处可疑狙击位,十二楼与十一楼九点钟的窗口位置可以威胁到我们的安全。”



    “嗯,好好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埋伏。”



    海森堡看了半晌,然后说道:“现在还看不出来埋伏,不过有三处地点是可能的狙击点。”



    “好,海森堡,你时刻紧盯住这三处可疑的狙击点。”



    “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海森堡冻的脸色惨白,全身哆嗦,不时活动一下手臂与腿,以免身体被冻僵。



    然而科林斯却如一根钉子一般趴在那里,动也不动,仿佛与周围的事物融为一体。



    看到科林斯稳如泰山,不动如松,海森堡心很是佩服,心说不愧是德国最强的王牌狙击手,在这种严寒的恶劣环境下依旧可以一动不动,真的值得自己学习。



    “怎么,冷了吗?海森堡,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首先要有耐心与忍耐力,在北非的沙漠,为了狙杀目标人物,我曾经在滚烫的沙子潜伏了三天三夜,最终击毙了目标,在法国,我也曾在一条臭水沟里潜伏了一天一夜,成功完成了任务。”



    海森堡叹了一口气,口说道:“是啊,校长,我是极为佩服你的毅力与耐力的,你能取得今天的成,完全是因为你常人更加的坚强。”



    “海森堡,你有成为最优秀狙击手的潜质,只要你和我一样有毅力与耐力。”



    海森堡还想说什么,科林斯却低声说道:“不要说话,对面有动静。”



    海森堡连忙举起望远镜向前方看去,只见苏军阵地的不远处,开过来几辆汽车,前后各有两辆卡车,央是一辆黑色小汽车。



    海森堡眼睛一亮,口说道:“校长,也许是朱可夫到了。”



    “嗯,注意观察,确认目标后告诉我。”



    科林斯说完,将枪的瞄准镜对准了对面莫斯科大酒店的可疑狙击位,科林斯并没有发现对面有什么异常,于是将枪口调转过来,再一次对准了远处开来的小汽车。



    五辆汽车都停了下来,随后,从前后四辆卡车内跑下来足有六、七十个苏军,他们排成两排,严密监视着附近的一切,在确认四周没有危险后,间的小汽车后面终于开了门,随后,一个身着将军服的军官从小汽车内走了出来。将军家的小娇娘



    科林斯眼睛一亮,眼睛紧紧盯住瞄准镜,通过瞄准镜,科林斯可以看到那是一个身着将军服的男子,从肩章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是一个大将,而莫斯科指挥做战的大将只有一位,那是朱可夫。



    科林斯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目标终于出现了,他刚要射击,在这时,几个苏军从四面八方将朱可夫簇拥在央,向前而去,在这种情况下,朱可夫的头若隐若现,很难准确捕捉到他的身影。



    科林斯的枪口不断移动着,以极度的耐心寻找着一击毙命的机会,然而,朱可夫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在众人的簇拥,朱可夫来到了前沿阵地,远远的,只看到无数的士兵簇拥着他,朱可夫不断高举的手臂,似乎在做着讲话。



    科林斯依旧在耐心的寻找着机会,他相信,自己一定会寻找到绝杀的机会……



    莫斯科大酒店第十二楼的窗户前,冷铁锋将枪口伸出来,对准了对面的彼得大楼,通过瞄准镜不断寻找着科林斯的踪迹。



    最终,冷铁锋的目光在彼得大楼的楼顶处停下。



    “老徐,发现科林斯了吗?”冷铁锋通过步话机问。



    “看到枪口了,在彼得大厦的楼顶,前面有工事做阻挡,我这里只能看到枪口,我相信那是科林斯。”徐锐的声音通过步话机传来。



    “好的,我这里视线受阻,不过只要他露头,完全可以一击毙命。”



    “老兵,不要急,科林斯一定会露头的,他想完成任务,必须露头。”徐锐说。



    冷铁锋说:“朱可夫的保卫工作做的很好,现在科林斯没有机会动手,而没有机会动手,他不会露头。”



    “很快会有机会了。”徐锐说。



    “老徐,我们用一个大将做诱饵来诱杀一个狙击手,这会不会太疯狂了。”



    徐锐说:“老兵,在别人的眼里,我们狼牙正常过吗?”



    冷铁锋说:“妈的,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老兵,不要说话了,机会很快会来了。”



    朱可夫在前沿演讲一番,引来士兵们不断高举手臂大叫着乌拉,在这时,朱可夫可能是讲得兴奋了,竟然站到了麻袋,高举着手臂大声演讲。



    “机会来了!”



    科林斯看到了这一幕后精神一振,他知道,自己寻觅了半天的机会终于来到,科林斯将手指扣到了扳机,在他要开枪的一瞬间,脑海灵光一现,他不禁犹豫起来。



    “海森堡,注意观察对面的大楼。”



    “是!”



    海森堡应了一声。



    下一刻,科林斯猛的扣动了扳机。



    啪!



    子弹呼啸而出,带着风声向着下方的朱可夫袭去。



    啪!



    子弹准确击朱可夫的胸口,朱可夫轰然倒下。下方的苏军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我是红模



    科林斯刚要站起后撤,下一刻,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涌心头,在这时,海森堡高兴的站起来。



    “快趴下!”科林斯大叫。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子弹瞬间击了海森堡的脑袋,直接将他的头打爆。



    科林斯一咬牙,快速趴到了海森堡的尸体前,只见海森堡的脑袋竟然同时被两枚子弹射。



    “果然有埋伏!”科林斯身的冷汗淌下,刚才如果不是自己突然间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现在恐怕已和海森堡一样被击毙了。



    科林斯将身子紧贴在地,缓缓的向后爬去,在向后爬了几米之后,已到了对面大楼狙击枪的控制范围之下,科林斯猛地将自己头的钢盔扔起,下一刻,两枚子弹同时击了钢盔。



    也在科林斯扔起钢盔的一瞬,他已地一滚,直接滚到了楼梯口,向下用力一跃。



    啪!



    一枚子弹击了科林斯后面的小腿,顿时,鲜血如泉一般涌出,科林斯立即屈膝抱腿,身体成一个球形,已经滚到了楼梯之间的平台。



    只觉全身疼痛,特别是腿部痛得厉害,科林斯长吁了一口气,取出一卷纱布将自己的小腿包扎好,这才一瘸一拐的向着楼下而去……



    “可惜,让另一个家伙给跑了,只打死了一个!”冷铁锋气得拳头砸在了窗口处。



    “老兵,看身手,逃跑的那个应该是科林斯。”



    冷铁锋说:“是啊,咱们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连朱可夫都被击杀了,竟然还是让科林斯逃走了,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买卖亏大了。”



    徐锐说:“科林斯这家伙老奸巨滑,让他跑了是真的,不过朱可夫却并没有被击杀。”



    冷铁锋说:“你怎么知道?”



    徐锐说:“你下去看看知道了。”



    再在楼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徐锐和冷铁锋下了大楼,来到了楼下的苏军阵地处,只见苏军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都让开,我们是狼牙!”徐锐用英语大叫。



    苏军有懂英语的,一听是狼牙,纷纷相互转告,将道路让开,徐锐和冷铁锋来到了朱可夫的面前,只见朱可夫倒在地,脸色惨白,不断剧烈的喘息。



    “他不是朱可夫!”冷铁锋失声说道。



    徐锐说:“当然不是朱可夫本人,朱可夫怎么可能冒这么大的危险,而只是为了干掉德军的一个狙击手呢?这不过是朱可夫的替身而已。”



    这时,地面的“朱可夫”不断大口喘着粗气,最终,他终于缓过气,缓缓的站起来。



    “他不是被枪击了吗?怎么会没有事情?”冷铁锋问。



    徐锐说道:“同志,把你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吧。”



    狄安娜这时已经赶到,将徐锐的话翻译过去。



    那假朱可夫随即从身取出了一大片钢板……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