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6章 悲摧的叫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06章 悲摧的叫驴

二嘎子奚落挂在树上的吴寒说:“你想在树上做窝儿啊。”

  吴寒说:“你再得瑟,我非用银针打你!”

  二嘎子一听吴寒这么说,吓得吐了吐舌头,吴寒的银针他可是知道的,那都是淬有剧毒的,见血封喉,真要让他射中了自己,自己直接就得完蛋。

  想到这儿,二嘎子连忙说道:“老吴,你看,我不就是和你看玩笑吗,你瞅你这样子,还当真了。”

  “二嘎子,你能不能快点儿,把老子给弄下来!”吴寒声音冷冷的说。

  “好啊。”看到吴寒那不上不下吊在半空的样子,二嘎子真的有一种想爆笑的冲动。

  不过二嘎子最终还是将吴寒放了下来。

  吴寒刚一下来,照着二嘎子的屁股就是一脚。

  二嘎子就说:“吴寒,我把你救下来,你不但不感激,反而踢我,这是什么道理?”

  吴寒说:“从来没有人敢笑话老子,这一脚是你笑话老子的代价!”

  “行,你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吴寒,我算是记住你了。”

  吴寒扫了二嘎子一眼,然后从腰包的小包里取出一个东西交到了二嘎子的手里。

  “这是啥?不是毒药吧。”二嘎子说。

  吴寒眼一瞪,说道:“这是正宗的长白山野人参,有上百年了,你要是不要就还给我。”

  “要!这样的好东西,干嘛不要!”二嘎子将那人参一把抢在手里,然后才问道:“我说老吴,你刚踢了我一脚,这怎么又给我人参呢?”

  吴寒就说:“老子恩怨分明,踢你是因为你取笑我,这赏你是因为你救了老子的命,明白了吗?”

  “懂了,老子这叫好人有好报。”二嘎子脸上乐开了花儿,这百年长白野山参可是极为名贵的药材,这么一株,可是值很高价钱的,这个二嘎子是知道的。

  二嘎子乐呵呵将人参收起来,口中说道:“老吴,够意思,你这个哥们儿我交定了。”

  “走吧,这里离集结地并不远,咱们快去看看,应该还可以找到其他人。”

  “嗯。”

  二嘎子与吴寒向着前方而去。

  大兵与东北虎的运气不错,落到了一片空地上,两个人收了伞绳,发现两人之间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于是结伴而行,向着集结地走去。

  远远的看到一队巡逻的德国兵经过,两个人趴在雪地中,等巡逻兵走过才站起来。

  东北虎说:“大兵,看来德国人的防御很严密啊。”

  “是啊,要尽快到集结地行动,否则天一亮就麻烦了。”

  两个人立即加快前进的脚步。

  不得不说,天公作美,今晚的天上没有一丝风,所以,大多数的队员都顺利的到达了集结地,韩锋看人来的差不多了,这才说道:“你们看到团长了吗?”

  刘洪就说:“我跳伞的时候,看到团长正开着飞机向前飞,说是要用飞机去撞德国人的机场。”

  “什么,团长去撞德国人的机场了?那可是九死一生啊。”众狼牙一个个将心提起来。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

  “老徐不会有事的。”

  说话的是冷铁锋。

  冷铁锋就说:“老徐的驾驶技术我是知道的,他完全可以在让飞机撞向机场的同时跳伞成功。”

  “可是那样的话,团长很可能落到德军防守的核心地带。”鲁汉说。

  冷铁锋说:“放心吧,以老徐的本事,我相信,还没有人能伤得了他。对了,叫驴怎么没来?”

  “叫驴是最后一个跳伞的,弄不好也掉到德军的核心区去了。”刘洪说。

  冷铁锋眉头一皱,口中说道:“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咱们立即去炸机场,如果机场有飞机,那咱们连飞机一起炸!”

  “是!”众人应了一声,跟在冷铁锋的身后向着前方飞机场的位置悄悄潜过去……

  叫驴的运气很不好,可以说是背到了极点,他是除了徐锐之外最后一个跳伞的,而他跳伞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一股空中的对流,直接将他吹向了飞机场。

  在数百德军的众目睽睽之下,叫驴的降落伞就这样孤零零的飘落。

  一些德军举枪想要向叫驴射击,如果他们射击的话,就算是有十个叫驴也死得妥妥的。

  可偏偏孤零零飘落的叫驴引起了负责机场安全的奥托强烈兴趣。

  奥托很是纳闷儿,苏联红军什么时候也有了伞兵了,敢于在夜间跳伞,这是连勃兰登堡特教种兵都不敢做的事情。

  最他妈邪门儿的是,你跳就跳呗,干嘛只跳了一个人,奥托很是好奇,急于知道这个苏联伞兵属于哪支部队,有什么使命,所以下令所有德军不得开枪,一定要活捉苏军伞兵。

  就这样,在德军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叫驴飘飘忽忽的落到了飞机场,然后,足有上百支机枪、冲锋枪、步枪对准了他。

  叫驴一看这架势,就想拉响身上戴的光荣弹,结果几个特种兵一拥而上,将叫驴捉住。

  其间叫驴也曾挣扎,打伤了几个特军特种兵,这更加引起了奥托的好奇,自己的特种兵个个身手了得,竟然不是这个苏联伞兵的对手,不一会儿,四、五个特种兵被叫驴打倒在地。

  不过德军特种兵再一次冲上来,一个家伙竟然使用了巴西柔术,锁住了叫驴,让叫驴动弹不得,而这使用巴西柔术的正是奥托。

  见抓住了叫驴,奥托很高兴,然而就在这时,天空中出现一阵嗡鸣声,最后,一架失控的飞机,摇摇晃晃的向着飞机场地面撞来。

  “上帝啊!”奥托大叫一声。

  “轰!”

  一声巨响传来,天上的飞机已撞到了飞机场的停机坪,砸在了停机坪上二十几架飞机中央。

  巨大的爆炸响起,那天上坠下的飞机已成了一团火球,火星四溅,很快将四周其余的飞机都引燃。

  “轰!轰!”

  大火引燃了几架轰炸机机腹内的炸弹,片刻之间,那一片停机坪已变成一片火海,冲天的火焰如群魔乱舞,将二十几架德军的战斗机与轰炸机吞噬。神棍医生

  尖利的警报声划破夜空,虽然几辆消防车开了过来,但面对着这种情况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片停机坪上的二十几架飞机被烧成灰烬。

  奥托看到这种情况,气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他决定要审审这个伞兵,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

  奥托直接将叫驴提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绑在了椅子上,这时,一个德军士兵一把摘下了叫驴的护目镜,奥托一看,不由心中一动,这个苏联伞兵竟然长着一幅东方人的面孔。

  一瞬间,奥托已经明白,怪不得这一段时间勃兰登堡特种兵所参加的战斗处处碰壁,果然是那支中国狼牙部队来了!

  “你是中国人?”奥托会多国语言,这其中也包括中文,虽说奥托的中文说的有些不伦不类,但是叫驴还是听明白了奥托的意思。

  叫驴嘿嘿一笑,口中说道:“不错,老子是中国人!”

  看叫驴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奥托说道:“你属于那支神秘的恶魔部队?”

  “老子是狼牙,不是什么恶魔!”叫驴说。

  “你们的指挥官是谁,有多少人,现在都在哪里?你们这次的使命是什么?”奥托问。

  叫驴眨了眨眼睛,对奥托说:“想知道狼牙的秘密,你们是白日做梦!”

  “什么叫白日做梦?”奥托的中文一般,一下子并没有理解白日做梦的意思。

  叫驴哈哈一笑,口中说道:“想知道狼牙的秘密吗?你过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奥托一点头,来到了叫驴的近前,口中说道:“你可以说了。”

  “呸!”

  叫驴一口唾沫吐向了奥托的脸上。奥托用手一抹脸上的唾沫,眼中发出愤怒的寒芒。

  “你算个吊!”

  叫驴然后放声大笑,这笑声如一支锥子,直扎奥托的心脏。

  “吊……”奥托一皱眉,片刻后,他终于想明白了吊的含义,那代表的是人体的某个部件。

  熊熊的怒火自奥托的胸中升起,他意识到,自己受到了侮辱,眼前这个中国人对自己的那种从骨子里的藐视是他无法承受的。

  奥托是骄傲的,多少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和奥托这样讲话,眼前的中国人却这样藐视自己,这是自己所无法容忍的。

  奥托将白色的手套摘下,随后从腰间取出了鲁格手枪,对准了叫驴的脑袋。

  他希望眼前的这个中国人在自己的枪下屈服,那样,自己就可以报复刚才的耻辱,他希望从叫驴的脸上看到一丝恐惧与惊惶,然而,奥托最终还是失望了,从叫驴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惧怕的模样。

  奥托说:“向我求饶,也许,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哈哈哈……”叫驴放声大笑,用一种极为藐视的眼神看着奥托。

  奥托脸上的肌肉抖动起来,脸上的那道刀疤看起来愈加的阴森可怖。

  “你这是在找死!”奥托咆哮,撸开出了手枪的保险,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叫驴的脑门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