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小桃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2章 小桃红



先不说南霸天他们当了汉奸的事,再说大梅山根据地,已经进入到了快速发展阶段,由于此前镇压洪九公、燃灯道人以及刘黑七等人的积极影响,再加上二五减租及无息贷款,抗日民主政府迅速取得了老百姓的认同。

县大队、区小队等民兵武装迅速组建完成,甚至连儿童团都组建了不少个。

尤其是县大队,几乎吸纳了之前梅镇保安队所有队员,人数超过了三百人,都快有一个营的编制了,这使得肖雁月在移交武器装备时,很是肉疼,超过一个营的武器装备就这样从她手里溜走,这对于一个视装备如命的人来说,真正是要了亲命了。

王沪生又提出向独立大队借一批骨干老兵来担任军官,同时负责训练民兵。

徐锐对此全力支持,专门从刚刚伤愈归队的两百多老兵中选了二十人,前往各大队、小队,对于这项训练工作,徐锐不会有一丝马虎,因为这些民兵可是独立大队的未来兵源,大梅山独立大队要想壮大,就必须依靠这些民兵。

民兵的训练正在有条不絮的展开,独立大队的训练战备更没有落下。

四中队受到了南霸天等人的牵连,被取消了番号,一百多队员被打散,分别编入到了另外四个中队。

其实一开始,徐锐就想把青牛寨的土匪进行打散混编,但是考虑到里面有至尊宝、老酒这样匪性难改的匪油子,徐锐担心他们带坏了另外几个中队的兵,所以没有进行混编,但现在至尊宝、老酒这些个积年惯匪都已经跑了,就也没有这顾忌了。

四中队的队员虽心有不忿,却也无话可说,谁让他们四中队犯下了大错呢?而且中队长南霸天和至尊宝、老酒两个小队长也畏罪潜逃,还跑到蒲城投小日本当了汉奸,害得他们全中队的弟兄都挺不起腰杆做人,所以只能忍下。

前次沙桥墩阵地战。独立大队伤亡的确不小,尤其是李海的三中队,几乎被打残,李海本人也受了重伤,到现在都还躺在医院里没出来,但是从最后效果来看,却是极好的。全歼了龟田的宪兵大队之后,独立大队的整个气质为之一变。

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独立大队的官兵说起小鬼子时,已经带着很明显的蔑视了:小鬼子么,战斗力不咋滴,都说小鬼子拼刺刀有两下子,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都说鬼子阵地战厉害,什么迂回侧击、步炮协同很有一套,可那又怎么样?一个冲锋照样得屁滚尿流;以前小鬼子是小母牛晒太阳,牛逼哄哄,可那是因为没遇上咱们独立大队!

徐锐很喜欢独立大队现在的这份傲气。作为一名指挥官,你不能有任何骄傲,正如**说的,战略上要藐视敌人,但战术上却一定要给予敌人足够的重视,哪怕是最弱最不起眼的对手,也不能有一丝轻视。

但是对士兵来说。骄傲却是必不可少!

一支军队,士兵越骄傲,战斗力越强!

混编之后,新的一中队、二中队、三中队以及五中队展开了紧张的战备训练,冷铁锋被迫离开特战队,负责各个中队的整顿训练。

徐锐也没有闲着。继续加强特战分队的训练。

在奇袭蒲城之战、蚌埠突出部之战中,特战分队全都展现出了强大的破坏力,这可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关键时刻足可以扭转一场战役的胜负!

今天,徐锐重点训练的狙击小组,天还没亮就带着钻山豹和小桃红来到原上。

“狙击分为静态狙击和动态狙击,两个种类。所谓静态狙击就是打静止目标,动态狙击就是打移动目标,静态狙击你们已经练得极好了,今天开始要练的就是动态狙击,在开始正式训练前,我先给你们俩做一下示范!”

徐锐说完就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钻山豹和小桃红便立刻打起了精神。

此时,原上一垄垄的冬小麦早已经开始抽穗,饥饿了整整一个冬天加一个春天的麻雀终于迎来了一年四季中最美好的收获季节,一群群的飞入麦田中,欢快的啄食麦粒。

徐锐捡起一块石头扔入前方的麦田,麦田里便立刻扑翅翅飞起一大群的麻雀。

几乎是在麻雀飞起的同时,徐锐的枪也响了,叭的一声响,前方凌空飞起的麻雀群中便立刻有一只麻雀应声掉落下来。

钻山豹的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

小桃红更是拍着小手叫起来:“大队长好棒。”

“好棒?”看着小桃红红朴朴的漂亮脸蛋,徐锐忍不住心神一荡,这种词汇,身为穿越者的他,想不想歪都不可能啊,而且细想起来,从他穿越到这个时代也快半年了,他已经半年没碰过女人了,是不是应该找机会来上一发?

“大队长?大队长?”钻山豹连喊了两声,徐锐才如梦方醒。

徐锐便干咳了一声,说道:“那啥,现在接着讲动态狙击的要领,动态狙击的要领概括起来其实就只有四个字:眼到枪到!意思是说,你的眼睛看到了哪里,枪口就要紧跟着指向哪里,而且在枪口到位的同时,立刻扣下扳机!”

徐锐叭啦叭啦讲了一大堆,把他所有的经验之谈都倾囊相授。

钻山豹听的很认真,连一个字都不肯漏过,小桃红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因为她读懂了徐锐刚才的那眼神,小桃红打小是赛红拂的丫寰,后来又跟着一起进了中统,无论是小时候在赛红拂家,还是后来在中统,她都听过、也见过男女之事。

讲解了半天,徐锐最后总结道:“总而言之,从你的眼睛发现目标,再由眼睛将目标信息反馈给大脑,再由大脑下达指令给你的手指肌肉,最后由手指肌肉带动手指扣下扳机,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反射弧,动态狙击的训练目标,就是尽量缩短这段反射弧,不过,这并不是一踌而就的事,需要长时间的练习,现在分头练习。”

“是。”钻山豹敬了一记军礼,兴匆匆的跑开了。

小桃红却踌躇着没有走开,只是看了徐锐一眼,又马上低下头。

徐锐便道:“小桃红,你怎么不去练习啊?是刚才没听清楚吗?”

徐锐刚才就注意到了小桃红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应该没有听清楚。

小桃红低着头,轻嗯了声,又小声的说道:“大队长,你能给我再讲一遍吗?”

“当然。”徐锐笑笑,便把刚才讲过的又重新讲了一遍,可是等他讲完了回头一看,却发现小桃红一对美目正定定的看着他,眼神里分明没有焦点,看这样就知道她又走神了,当下走上前去,拿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下。

“嗳嗳,小桃红你在想什么呢?”

“嗯啊?”小桃红恍然惊醒,遂即一张俏脸便变得通红。

徐锐的右手便往前微微一伸,落在了小桃红的小脸蛋上。

小桃红的五官轮廓虽然没有江南标致,也没赛红拂妖冶,却胜在精致,一张圆嘟嘟的包子脸白里透红,也别有一番风情,既便以徐锐那挑剔的审美,小桃红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百里挑一的美人。

被徐锐的手摸在脸上,小桃红便立刻感到自己的一张脸烧灼起来,烫得让她心颤,她想此刻她的脸一定很红很红,一颗心更是怦怦狂跳个不停,不知不觉间,小桃红的呼吸逐渐也变得急促起来,她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气了。

徐锐的目光便顺着小桃红天鹅颈般的玉颈,落在了小桃红胸脯上。

小桃红并没有穿军服,事实上,特战分队的队员基本都不穿军服。

小桃红穿了一身粉红色的劲装,宽边腰带束得很紧,就显得她的柳腰格外的纤细,原本尺寸并不大的胸便显得格外的怒放。

徐锐的眼神非常犀利,带着浓烈的侵略性。

小桃红感觉到了徐锐目光中流露出的热意,徐锐的目光就像两只犹如实质的大手,正在她的****上肆意的蹂躏着,让小桃红感到一阵阵的酥麻,整个人就跟被电流击中似的,一阵阵的发颤,两条**下意识的并紧。

小桃红死死抿紧玉唇,才没让自己呻吟出声。

徐锐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在当兵之前,徐锐曾游戏花丛,也曾是撩妹高手,他自然看得出,小桃红已经解除了武装,如果,他在这个时候攻城略地,小桃红连一丝的反抗能力都没有,不过,他还是想给小桃红最后逃生的机会。

徐锐低下头,咬着小桃红粉嫩的耳垂问:“小桃红,你想好了吗?”

小桃红当然知道徐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问自己,你想好了吗?或者说,你真的已经准备好做个女人,做他的女人了吗?小桃红扪心自问,发现自己内心并不抗拒,有的只是莫名的羞喜,是的,她已经准备好了,她想做他的女人。

只是,她不能在小姐之前给她,想到这,小桃红便一把推开徐锐,跑开了。

徐锐愣下了,不能啊,这妞明明已经千肯万肯了,怎么突然间又改主意了?

小桃红跑出去十几步,忽然又停下脚步,回眸看着徐锐说:“大队长,我不能够抢在我姐的前面跟你好,什么时候我姐跟你好了,我再给你。”

“啊哦。”徐锐心神一荡,买一送一?还有这样的好事?

不过细想想,现在可是民国,这样的事情貌似挺正常。(未完待续。)